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荣誉1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荣誉1第105部分阅读

    拗剖轿淦髯氨福爰虻サ木统缘舯痹秸罹竦耐跖剖σ桓霾奖乓簿挥心敲慈菀住?br />

    机械化步兵第308师作为越军第一个主力步兵师,不但组建较早,而且参加战役战斗多,经验丰富,官兵素质较高,装备精良,战斗力强,是越南人民军的绝对头号王牌。当初这支部队刚成立的时候,不但接受了中国军事顾问的全面指导,而且还来到中国越南…砚山军营,接受过中国军队的‘丛林猛虎’…第13集团军的整训,可谓是师出名门。

    然而却正是这样一支王牌,不到六个小时的时间内,整个师溃不成军,第102团全军覆灭,如此令人愕然的结果不但使得河内政府跌破了眼镜,甚至就连中国方面也吃了一惊。‘越人阵’究竟有多少的战斗力?这个问题又一次摆在了面前。

    秘密设立于越南…海防海军基地内的中国驻越特种作战司令部很快的拿出了方案,派遣多支精锐的侦察部队深入南方腹地,进行任务侦察。摸清楚‘越人阵’的相关作战实力,为中国军队接下来可能的武装干涉,提供相应的参考情报。

    由第85机步师侦察营的精锐骨干组成的‘蓝色分队’是这多支侦察分队中唯一的一支来自普通陆军师的侦察单位。第13集团军直属特战大队、广州军区利剑大队,无论哪支单位的名号和来头都要比‘蓝色分队’响亮的多。然而挑大梁的却并不是那些王牌单位,而是被那些‘兵王’们所瞧不上眼的‘蓝色分队’。这倒不是别的原因,而是由于第85师属于数字化中型师,无论是情报资源共享还是数据链接都要比那些特战单位占据优势。而且单兵素质虽然要比特战大队们差一点,但却也是要远强于任何一支普通作战师。加上作为专业数字化侦察兵,第85师侦察营玩起技术手段来要比特种部队更拿手。

    第85机步师并不隶属于中国驻越特种作战司令部,近卫集团军在‘东亚战争’之后被划归到了机动集群司令部的编属下,属于军委一级快反单位。由于南方局势紧张,这支近卫集团军是整个机动集群司令部编制内唯一调防到中越边境的作战单位。

    此次作战行动,第85机步师直属侦察营是临时被配属到驻越特种作战司令部下来的,虽然在之前侦察营也是多次深入南方作战,但那都是挂属着机动集群司令部的作战编制内。

    然而这一次的作战任务无论是作为分队指挥员的岳海波还是整个中国驻越特种作战司令部都没有想到会发展成现在这样的一种局面,搭乘直升机绕道老挝,而后由柬埔寨…蒙多基里省进入越南,与嘉莱省、多乐省一带做侦察活动。

    配属作战的还有越南政府军总参谋部直属特工部队…第305特工师的一个连。

    可是在谁知道在完成任务撤回的途中,竟然遭到了‘越人阵’的突然袭击,第305特工师的那些精锐居然一触即溃,本来就没有多少作战兵力的‘蓝色分队’只能选择向被雨林给覆盖着的南耶博利山山区撤退,选择从那里步行撤退往柬埔寨。

    游弋在南中国海的南方舰队第1…1航母分舰队一直是分队的联系保持者,可是由于撤退进入了完全一片绿色海洋的南耶博利山,广阔苍郁的热带原始森林使得所有的通讯手段都无法发挥出原来的作用,蓝色分队早在24小时之前便失去了和舰队的联系。

    注1:《功勋》的时间背景是在‘东亚战争’一年后,这个时候的第85机步师已经编组成了中性化师,主人公当然也要小小的升官一级了。岳海波晋升为中校情报处长,萧扬是第253机动团上校团长,而原253团团长刘天年升任师长,贺平大校晋升少将,为集团军司令员。这些在后面的故事情节里都将会提到。《功勋》定位是多点组成线、多线组成面,有着‘江北磐石’(这些在《荣誉》里有过介绍的)之称的第85机步师将会是最重要的一个点。

    功勋…试读版 第七章节 托拉博拉山

    更新时间:2008…10…27 22:09:17 本章字数:3700

    蜿蜒的喀布尔河静静流淌着,从上游冲刷下来的泥沙使得星夜下的河水泛卷出令人作呕的浑浊之色。开伯尔山口在黑沉沉的夜幕下如同突兀张开的血盆大口一样让人感到心惊胆颤,鬼斧神工样劈凿出的山体满是斑驳淋漓之色。萧索的山风吹来,干涩干涩的。

    一支马队沿着破破烂烂、崎岖不平的山路而来,蹄步声在死寂的暗夜里听上去是那样的清晰。扛着老式苏制武器的武装人员吆喝着驼马,喘着粗气翻越这片山口,只要越过开伯尔山口,就是巴基斯坦了。月亮悄然的隐没在云朵之后,眨动的星星好奇的看着这支乱糟糟的马队。

    “你这个蠢货,不知道爬上山头放哨吗?”一个头目样的武装分子眨巴着眼睛,冲着不远处抱枪发呆的哨兵大骂到“真是见鬼了,你们这些愚蠢的家伙。”

    忽然之间,头目楞在了那里,侧头看了看点缀着无数星辰的如同黑天鹅绒样的夜空,旋即骂道“快去放哨,要是不能活着通过山口,我们都会被那些该死的异教徒给宰了的。”

    几个武装分子连声应诺,背着枪、手忙脚乱地向远处的山口处爬去。头目翻了翻白眼,嘴里骂骂咧咧着转身向队后走去“嘿,你们这些狗崽子别拖拖拉拉的,要是不能翻过开伯尔山口,你们就等着那些欧洲佬割掉你们的舌头,砍掉你们的脑袋好了!”头目冲着一群牵着骡马的武装份子咒骂着“阿基米,你要是再不管好你那头牲口,我就宰了它给大家伙儿填肚子!”

    “最好把他那漂亮的老婆也拉过来犒劳犒劳我们!”马队里一片粗野放肆的讥笑“阿基米,你那漂亮的老婆在家里会不会被那些异教徒给抢过去!”“阿基米,不如让你老婆跟我吧!”

    队后那个叫做阿基米的年轻人涨红着脸,拼命约束着自己那匹死活不肯再往前走的小矮脚马,“真主啊,请惩罚那些异教徒吧!这样我们也用去像地老鼠样到处躲藏!”阿基米低声咒骂着,面庞上那肮脏的污垢下依稀可以见到一份未及褪尽的稚气

    “嗨,你这个蠢头蠢脑的畜生,快走,快走!都是你害得我被那些蠢货嘲笑!”阿基米挥舞着鞭子,抽打着死活不往前走的小矮脚马。

    看着渐渐远去、拐过弯口的马队,阿基米有些急躁了起来,可是无论怎么抽打、驱赶,这匹驮着一门60毫米迫击炮的小矮脚马就是不肯往前走。

    为什么要去参加这支‘圣战组织’,阿基米自己也搞不清楚。那天他是在集镇上买东西时,浑浑噩噩地就被抓到了这支武装组织中来了,甚至没能和自己刚刚新婚的妻子说声一句话,就被迫扛起了这支苏制‘卡什尼科夫’步枪。

    对于什么‘圣战组织’,阿基米压根就没有什么兴趣,这些野蛮人和曾经的塔利班几乎没有什么差别,虽然他们也和那些异教徒打仗,但在阿基米看来,这些原教旨主义者更像是群土匪。吸毒、抢劫、跟这些野蛮人待久了,阿基米觉得自己都变坏了。要不是头目们看得紧,阿基米早就想跑回家了。

    这支乱哄哄的队伍两天前刚刚在贾拉拉巴德吃了败仗,在那些异教徒的杀戮下,至少有一半的人被打死了,也不知道是谁最先提出来撤退向巴基斯坦的意见。头目们吵吵闹闹了好半天,才达成了最后的意见…向巴基斯坦撤退。

    自从1979年的那场战争以来(也就是苏军入侵阿富汗),无论是对付苏联人还是应对后来美军为首的北约部队围剿,直至今日,逃往巴基斯坦北方部落长老区这条路都是被看作为武装份子们最后的生机之路。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境地区的崇山峻岭是这些游击队最好的庇护。

    看着远去的队伍,阿基米低声咒骂着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从怀里掏出早已经干巴巴的馕和着羊皮水袋里的冷水大快朵颐了起来。刚刚还死活不肯往前走的小矮脚马也安静了下来,低头在沙土斑驳的土砾之间寻找不多的几根枯黄。萧瑟的冷风呼啸怪嚎着,扯动起漫天的沙尘。

    阿基米拉了拉裹在身上的毛毯,原本绣着各种图案的毛毯已经肮脏得快要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咕咚…咕咚…的仰头灌了一大通凉水,阿基米站起身来,满意地打了个饱嗝。手中的这支ak…47也不知道有过多少年的历史了,木质枪托上满是划痕,扳机也被磨得发光,不过对于阿基米来说,这些都并不重要,像他们这样的武装分子根本就没有受到过什么正规化的训练,操起枪来就打便是了。阿富汗人向来是有尚武精神的,谁家没上一两支枪,从‘莫辛…纳干’到‘卡什尼科夫’,从中国造‘56式’到‘臭名昭著’的‘rpg…7’,再古老的武器都能够在阿富汗找到。馕、阿富汗毛毯、羊皮水囊、再加上一杆枪,基本上也就是这些武装份子的全部家当了。几十年的战火让这个国家从上到下都学会了‘枪杆子里出政权’这个道理。

    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阿基米上前去牵起正在啃着草根的小矮脚马,马队都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得赶上去才行,要不然回头那些头目们非用藤条抽死自己不可。正拱着沙砾啃吃草根的小矮脚马不情愿的哼哼着。“你个畜生,快走,快走!”阿基米挥舞着鞭子。

    一阵尖利的呼呼声从山后传来,阿基米诧异的抬起头来,一架涂有红黄红三色同心圆的武装直升机从突兀着岩石的山坡之后爬了出来。机首下,黑森森的火炮张牙舞爪的摆来摆去。

    “真主啊,异教徒的直升飞机!”阿基米倒抽了口凉气,大半截的话硬生生地给咽了下去。

    …哈…阿基米**着马鞭“畜生,快走!快走!要不然我们都得去天国!”受惊的小矮脚马被阿基米驱赶着慌不择路的顺着山路一路狂奔。更多的直升机闪着夜航灯从远处钻了出来,阿基米惊恐地看着天空中那些飞掠而过的直升机,连滚带爬地躲到一处避风的山凹下,木然发呆。“真主啊,他们是去对付马队的吗?”阿基米喃喃自语到。

    “阿基米那个蠢货又跑到哪里去了?”头目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马鞭,一边破口大骂着“这个狗崽子要是敢开小差,我一定扒掉他那身臭皮囊!”

    “还有他那漂亮的老婆!”几个武装份子淫邪放肆的大笑着。忽然之间所有的人都闭上了嘴。

    头目面带疑惑地站在原地,仰头看着星空。…轰…一声巨大的爆炸猛然爆裂而来,红黑色火焰袅绕着翻腾而起。“异教徒的伏击!”头目惊愕的呼喊到,一片飞溅而来的破片倏然而至,飞红四溅,失去脑袋的尸体…噗通…栽倒在地,如同剥皮的青蛙样抽搐着。

    受惊的驼马到处乱跑,此起彼伏的巨响接连而开,十余架隶属于西班牙卡斯迪雷佐斯骑兵旅…第11伊斯帕纳骑兵团的‘虎’式had型攻击直升机气势汹汹地从山路的顶端…开伯尔山口处钻了出来。星星点点飞舞的曳光弹飞窜在夜色中,一些扛着rpg…7火箭弹的武装份子还没有来得及发射,便被火链样而来的机炮弹给杀得血肉飞溅。

    旋叶搅动空气的低沉怒吼声中,一架架nh…90运输直升机悬停在山麓两侧,全副武装的荷兰陆军kct突击队…第108特种作战连、第104长距离侦察巡逻连的精锐突击兵们鱼贯滑降而下,c…8a1突击步枪喷吐而出的炙热弹丸精确点杀着慌乱四逃的猎物。

    窝躲在山凹之中,看着远处那闪动着的火光,阿基米知道整个马队都完蛋了,他甚至觉得有些庆幸,还好自己落在了队后,要不然再也回不了家了。一声又一声巨大的爆炸震彻着天野,。寒寒索索、提心吊胆了好一阵,阿基米终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直至他被人踹醒。

    “阁下,这里还有个活着的!”迷迷糊糊之中,阿基米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话。

    从昏睡中被一脚踹翻,生硬的靴底带来的剧痛让阿基米的睡意顷刻之前便烟消云散了。一群普什图人举着手中的步枪冷眼看着自己,阿基米翻了翻眼,…嘿…他们的枪可是要比自己手里的这支好多了。还泛着烤漆的幽兰呢。咦,枪呢,阿基米摸不着身边的那支‘卡什尼科夫’,这个睡得迷迷糊糊的家伙才醒过神来,自己成了俘虏了!

    眨巴了好半天,阿基米看看漫天的星辰,天还没亮呢!一张满是络腮胡的大脸凑了过来,“哪里人?游击队?平民?贩毒者?”一长串绕口的普什图语让阿基米云里雾里的楞住了。

    “塔吉克人?”络腮胡又换上了塔吉克语询问到。阿基米微微往后缩了缩身体,点点头。

    络腮胡站起身来,在一个披着毛毯的身影的面前恭敬而立,低声嘀咕了片刻。“你是游击队?和前谷的马队是一起的?”络腮胡笔走过来,画着手势询问到。

    阿基米又点点头,他已经吓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一个劲的喃喃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络腮胡别有意味的笑了笑,“我们不会杀你的,因为我们是帮助你们的人!”

    络腮胡挥挥手“好吧,先把他带走!”两个武装人员走过来,扶起阿基米。

    吓得不知所措的阿基米可怜巴巴的看着络腮胡,而后者只是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害怕。

    阿基米微微松了口气,在走过那个披着毛毯的身影一旁时阿基米注意到,那张毛毯下有着一张东方人的面庞,而那如同隼鹰样的锐利眼神则是让刚刚缓过神的阿基米又一次被吓到了。

    记得父辈们常说,古老的东方有一个美丽的国度,他们曾经是这片土地的主人,难道这个如同幽灵样的东方人就是来自那个古称‘大唐’,现在叫‘中国’的东方国家?阿基米费力的吞了口唾沫。

    功勋…试读版 写在后面的话!

    更新时间:2008…10…27 22:09:31 本章字数:540

    两年了,《荣誉》在今天终于画上了一个并不是很圆满的句号。

    或许说再见的时候总是有些伤悲,当结束《荣誉》的那一刻,有些伤感,又有些失落。

    不过总算还好,《功勋》一个新的故事又开始了,终局只是开始而已

    从今天开始,《功勋》将开始全面正式更新,在《荣誉》里的试读版本将告终。

    对于我来说,《荣誉》并不理想,但却又是骄傲,高居于榜首,说明大家的肯定,但过去毕竟只是过去,不是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嘛!

    跑图书馆、查资料、泡在网前、下班回家就码字,小绿牺牲了一切的时间、付出了百倍的精力,只想告诉大家,其实小绿很努力的。

    写书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大家。我不希望给大家带来遗憾,不希望用粗制滥造来糊混大家,既然你们选择支持我,我也定要以最好的文字来讲叙我的故事。

    有时候一句话,一段文字,都是反复琢磨,有时候半天的内容都被推倒重写,从用词到语言,小绿希望让大家感受一份真实。

    尽管是yy但我不希望是过份的yy,还有就是,我真的希望有一天中国能够成为我书中的这个中国!

    如果你还喜欢小绿的文笔,如果你还想听小绿将故事讲下去,那么请期待《功勋》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