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倚天屠泷别记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2 部分阅读

    患次业哪茄凵裣袷且盐页粤怂频模 ?br />

    张无忌突然又说道:「难道你和周姑娘真的不能友好相处吗?我真希望你们能冰释前嫌!」

    赵敏诡异地笑着说道:「呵呵,我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你一直以来都对周芷若念念不忘,前几天你还看了、摸了她的处女小穴,你一定又是色心大动,想娶她作老婆吧!」

    张无忌被赵敏说中了心思,红着脸支吾道:「我——我是很喜欢她——这个你也——也知道呀!」

    赵敏满脸失望地问道:「那我呢?你喜欢我吗?」

    张无忌一把抓住赵敏的纤纤玉手,说道:「我当然也喜欢你呀!这么长时间了,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

    赵敏接着又问道:「那我和周姑娘你更喜欢谁呀?」

    张无忌尴尬地笑着说道:「都喜欢,都喜欢!」

    赵敏没好气地说道:「你呀,真是贫嘴!我不准你这样含糊其辞地回答!」

    张无忌想了想,便在赵敏耳边轻声说道:「我喜欢周芷若清纯的样子,我喜欢你骚媚的样子,如果在床上的话,我想我会更喜欢你一些的!」

    赵敏脸色通红,柔声问道:「我真的很骚吗?」

    张无忌点了点头说道:「是呀,你那小骚穴里流的水水,味道更骚,不过我喜欢!」

    赵敏俏脸含笑,说道:「你说的我可不信,我看你现在是不喜欢我了,很长时间都没碰过我了,我看你是有了周妹妹,把我早忘了!」

    张无忌急忙喊冤道:「你也知道,最近接连遇到一连串的危险,再加上周围老是有人,我也没机会呀!」

    赵敏低着头,接着说道:「你太偏心了,送给我的那根木棒,也要回去送给了别的女人,害得人家天天晚上小穴都骚痒得不行,好难受呀!」

    张无忌怜惜地吻了吻赵敏粉色的脸颊,说道:「敏敏,真是委屈你了,等回到中土后,我再给你做一根。我知道你的小骚穴想要被大肉棒插了,现在这荒岛四处无人,义父和芷若他们也离这里很远,就让我用大鸡巴好好满足满足你!」

    说完,他把赵敏压在地上,一边在她身上胡乱的摸着,一边在她粉嫩的脸上不停的亲吻着。

    赵敏皱着眉头,不断喊道:「张无忌,不要在这里弄,光天化日的,多羞人呀!」

    张无忌也有半个多月不知小穴的滋味,前几日虽然小昭临走前曾经用嘴帮他舔过,但那毕竟不是温热湿滑、紧窄又富有弹性的小肉穴,此刻温香在怀,他的鸡巴早已硬得一塌糊涂,岂能放过赵敏?他将嘴唇在赵敏的脸上狂吻着,双手也隔着衣服抓着她那丰满坚挺的双峰不断地揉搓。

    赵敏嘴里虽然说不要,但刚被张无忌亲吻抚摸,小浪穴里边已经感到湿润了,而且越发骚痒,她双手紧紧地勾住张无忌的脖子,闭上双眼,轻启两片湿润欲滴的嘴唇。

    张无忌也毫不客气,他一口吻住赵敏的双唇,顿时感到一片柔软,伸出了舌头,贪婪地吮吸着赵敏口中的津液。

    赵敏也「嘤咛」一声,忘情地吮吸着张无忌的舌头,吞咽着他的津液,香舌跟她的舌头缠绵地交织在一起。

    张无忌迫不及待地一把扯去赵敏的外衣,使得她上身只剩一件小肚兜,她雪白细嫩的粉脖、圆润的香肩露在外边,那对浑圆白嫩的丰乳也鼓涨涨地呼之欲出。

    那件小小轻薄的肚兜根本无法遮盖赵敏那丰硕的乳房,被高高地撑起,肚兜得上方和两侧都露出了一小片白腻的嫩乳,而肚兜的顶端则是两粒明显的凸点,肚兜得下边露出的是平坦光滑的小腹,那纤细的柳腰盈盈可握,在下边便是一件小小的亵裤将小丘般的阴户包裹着。

    张无忌惊奇的发现,赵敏的那件小亵裤中间竟然是镂空的花纹,使得那黑红色的阴户若隐若现,几根微卷的阴毛钻了出来,而小亵裤后边的布特别少,将大半个浑圆的翘臀露在外边。小亵裤能穿城这样,真是太淫荡了,这分明是在诱惑男人去操她。他看得欲火焚身,跨下的肉棒硬得生疼,双手忍不住一把扯去赵敏上身的肚兜,一对雪白柔嫩的乳房颤颤微微地弹跳了出来。

    赵敏故意用手遮住胸前的一对尤物,但那可爱的淡红色乳头还是从指缝里露了出来,那半遮半露的娇媚样子更加激起张无忌的内心的欲望。

    他一手捉住一只嫩乳,用力地抚摸起来,柔软又富有弹性的乳房在他的手中变换出各种形状,张无忌觉得手中的乳房柔软且弹性十足,顶端的两粒粉红色的乳头已有花生米般大小,捏起来硬得如小石子般。

    赵敏兴奋得禁不住轻声的呻吟了起来:「啊——哦——哎吆——哦——」

    张无忌见赵敏已经渐入佳境,就越来越用力地搓弄着她的乳房,那白皙娇嫩的乳房被蹂躏得显出一道道红印来,乳头由于大量的充血,变得紫红紫红的。他用手指按住她的乳头,像按钮一般深深地压了下去,然后突然松开,那调皮可爱的乳头顿时弹跳起来,十分有趣。

    由于赵敏的乳房十分丰满,所以双乳之间形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沟,看起来就幽深迷人,令张无忌忍不住把自己的头部埋在那深深的乳沟中狂舔着,呼吸着那淡淡的乳香。他感到脸紧紧地贴在温暖光滑的乳房上,颤抖且富有弹性的双乳不断地积压着他的脸颊,令他感到快要窒息,他的头不断地左右乱蹭,使得自己能轮流亲吻着两侧乳房。

    张无忌自然也不会放过赵敏那两颗兴奋的乳头,张嘴含住一粒乳头轻吻起来,他的舌头舔在乳头顶端的敏感处,牙齿似重若轻地咬着乳头的四周,双唇含住乳头不断地吮吸着。

    赵敏的乳房的兴奋点被张无忌不断地刺激着,使得乳房不断地膨胀、出现片片红潮,他嘴里的呻吟声伴随着袭来的快感一声高过一声,不断地哼叫着:「哦——啊——好舒服——好美呀——你舔得我——啊——爽死啦——哦——」

    张无忌的手不断向下探去,手指钻进赵敏的小亵裤,直捣她的阴户,一摸才发现那里早已洪水泛滥,小亵裤也湿得一塌糊涂,两片娇媚的花瓣轻轻张开了,他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塞进她湿淋淋的小穴中。

    赵敏的小穴突然受到刺激,忍不住立刻惊呼了一声,双腿反射似的紧紧地夹在一起,但随即又主动分开了她那雪白粉嫩的修长大腿。

    张无忌扯去赵敏那由于湿透而变得几乎完全透明的小亵裤,将头埋进她的双腿之间,这样便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那淫靡的小浪穴。只见一丛细软乌黑的阴毛均匀的覆盖在赵敏那肥厚的阴户上,发情的大阴唇由于淫水的滋润而张开,两瓣暗红色小阴唇已经湿得透亮,看上去闪亮亮的。那阴唇的上端是一粒娇嫩暗红的阴核,此刻已经涨得又大又硬,在淫水的浸淫下看上去晶莹剔透。

    他伸手轻轻地碰了一下那可爱的阴核,赵敏的身体便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嘴里也发出:「啊——」的一声轻叫,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张无忌会心地一笑,便用两根手指捏住那颗快乐的肉芽,不断地揉捏着,而赵敏也被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娇躯不断地颤抖着,嘴里发出一声声幸福的呻吟。

    张无忌看到赵敏那淫靡的两瓣小阴唇虽然仍紧紧闭合,可是上面却粘着亮闪闪的淫液,淫水顺着阴唇狭小的缝隙渗了出来,沿着会阴部形成了一道泊泊的小溪向下流去。他伸出手指,蘸了些淫水后便伸进了紧闭的阴唇中,不断地抽动起来,不时地将手指勾起来抠弄娇嫩的腔肉。一根,两根,三根,他的手指撑开了久未开启的神秘之门,原本被小阴唇阻挡在内的大量淫水此刻像山洪爆发般从小穴内涌出,喷了他一手。湿淋淋的手指抽插在水汪汪的小淫穴内,发出「扑哧——扑哧——」类似于交合的声音,而且十分响亮。他一边用手指抠弄着,一边问道:「小淫妇,怎么样呀?舒服吗?喜欢这样吗?」赵敏舒服得一塌糊涂,敏感的地带被心爱的男人的手指插着,令她感到整个人轻飘飘的,又好像从高空中急速往下掉,大量淫水的流失使得她的小穴里空荡荡的,整个人感到似乎像是被掏空一般,她扬起头大声的呻吟起来:「啊——哦——我要——再深点——再深点——哦——」她浑身发出一阵阵抽搐,一双纤纤玉手胡乱地抓着,两只雪白细嫩的粉足胡乱地蹬着。

    张无忌知道赵敏现在最需要大鸡巴狠狠地操她,于是便迅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一根粗大通红的肉棒坚挺地在赵敏眼前有力地晃动着。他突然听到:「啊——」的一声惊叫,他原本以为是赵敏发出的,但是转念一想那分明不是赵敏的声音,那会是谁呢?那声女子的惊叫声似乎从别处发出,他便寻声望去,发现在右边不远处的灌木后边有一个人影,虽然看不清脸,但从那没被遮挡住的衣裙可以辨认出那女子是周芷若。原来是芷若妹妹来了,张无忌心中又惊又喜,自己和赵敏在这里媾和竟被她发现了,自己健壮的裸体和硕大的鸡巴也被她看见了!

    他不想叫出周芷若,因为那样会让大家都感到很尴尬。现在反正都已经被她看见了,干脆就让她看个够吧!自己正好可以在周芷若面前展示自己男人的魅力,炫耀自己巨大的本钱和精湛的床上功夫,也让不谙性事的周芷若多了解一些男女之间的事。他心中越想越激动,又偷偷地朝芷若的方向望了遗言,她还在那里呆着,心里大概由于害怕和震惊,娇躯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而赵敏依然是一连痴迷的样子,她还沈浸在张无忌刚才的爱抚当中,根本没有发现周芷若在不远处。

    张无忌半跪在地上,然后拍了拍赵敏的乳房,问道:「想要我的大鸡巴吗?」

    赵敏双眼朦胧地点了点头,伸出一只手便迫不及待地抓住张无忌的肉棒。

    张无忌坏坏地一笑,又问道:「是小嘴想要还是小穴想要?」

    赵敏突然浪笑着说道:「我都要!」

    张无忌抓了一把赵敏的乳房,接着便说道:「那你先用嘴吧,我最喜欢你痴痴地舔鸡巴的样子,那样子好淫荡呀!」

    赵敏含笑地趴在张无忌的胯间,深情地凝视着他的大鸡巴,只见那龟头涨得好像一颗蘑菇,两颗沈甸甸的睾丸悬挂在大大的阴囊内,肉棒黑的发紫,上边的青筋毕露。她用嫩白的小手套住肉棒轻轻的套弄,小嘴准备凑上去亲吻。

    张无忌突然奇思妙想,将赵敏的手拉到一边,对她说道:「你不要用手,光用嘴就可以了!记住,不准用手呀!」

    赵敏的眼神充满疑惑,但她还是将手收了回去,张开樱桃小嘴,便要将龟头含进嘴里,眼看香舌就要碰到马眼了,张无忌的身体突然向后移了点,令她这一下扑了个空。她只好将身体向前移了点,再次张开嘴要去含龟头,但张无忌这次却将鸡巴甩到了一边,令鸡巴正好从赵敏那娇媚的小脸蛋蹭了过去。

    她似乎明白了张无忌这是在故意逗她,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准备伸出手去捉住大肉棒。

    张无忌眼尖手快,迅速地将赵敏的双手打了回去,故意假装板着脸说道:「说好不能用手的,你怎么不听话呀!」

    赵敏感到万分无奈,火辣诱人的大鸡巴就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可就是怎么也舔不到,左一下、右一下、上一下、下一下、前一下、后一下,每一次都跟那根粗大火热的鸡巴失之交臂,只能任由肉棒在脸上蹭来蹭去。

    张无忌看到赵敏的头扭来扭去,但就是舔不到他的鸡巴,那若有所失的样子看起来颇为有趣。他故意将肉棒晃来晃去的,也是因为他知道在不远处灌木后的周芷若正在朝这里看,这样便可以让她更清楚地看到他引以为傲的大鸡巴。

    赵敏终于趁张无忌意淫的时候,一口便含住了他的大龟头,小贝齿轻轻咬住肉冠处,伸出舌头去舔他的马眼。

    张无忌看到赵敏嘴里含着他的龟头那开心的样子,便笑着说道:「好了好了!刚才是逗你玩的,你想要用手摸就摸吧!」

    赵敏连忙伸出她那细嫩的小手套在大肉棒的根部,小香舌在粗大的肉棒上舔着,舌尖挑逗着渗出粘液的马眼,牙齿在龟头上轻轻刮着。

    张无忌舒服得浑身颤抖着,嘴里也忍不住发出快乐的呻吟声,他看着在自己胯下趴着的赵敏卖力地舔弄着自己的鸡巴,那样子看起来好淫靡呀!

    赵敏顺着张无忌的肉棒朝下吻去,一直舔到了包裹着大蛋蛋的阴囊,那蛋蛋太大了,她只能用小嘴含住半颗,香滑的嫩舌在上面来回的舔弄,舔完一边接着又舔另一边,弄的整个鸡巴上边都沾着她香甜的津液。

    张无忌虽然已经被赵敏舔得很爽了,但他心里仍想着正在不远处的周芷若。对于男人来说,没得到手的永远是最期待的,尤其是周芷若在他眼里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纯洁的少女,而且也算是和他是青梅竹马,能够操一操周芷若那娇嫩的小穴是他埋藏在心中已经很久的心愿。他现在这样做,就是为了让周芷若看到男女交合的淫靡景象,挑逗起她内心中对于男欢女爱的向往。他不但要给周芷若造成视觉冲击,而且要让她听到淫乱的欢爱声,于是他便大声地对赵敏说道:「敏敏,喜欢吃我的鸡巴吗?」

    赵敏一边舔着肉棒,一边幸福地笑着点了点头。

    张无忌又问道:「为什么呀?」

    赵敏的口舌依然盘绕在肉棒上,她只能在喉咙深处发出含糊不轻的咽呜声:「好大——好硬——热——哦——喜欢这——这味道——啊——」

    张无忌对赵敏的回答很满意,他将手伸到她那毛茸茸的阴户,那里已经湿得粘乎乎的,小阴唇也张开了一条小缝,不断地蠕动着。他觉得赵敏的阴户已经足够地湿润了,现在正是插入的时候,便示意她趴在地上,撅起粉嫩浑圆的小屁股,以便他从后边插入。

    赵敏虽然舍不得嘴里的肉棒,但她知道自己饥渴的小浪穴很快就会被沾满自己口水的肉棒充实,因此便迫不及待地趴在地上,高高地挺起屁股,双腿尽量地分开,让自己的阴户完全地暴露在张无忌的眼前。

    张无忌朝周芷若藏身的灌木丛望去,只见她正露出半张脸朝这里望着,由于看到张无忌朝她的方向望去,她连忙将头又藏了回去。他心中十分得意,冰情玉洁的周芷若竟然也会偷窥赤裸裸的男女交欢,看来那小妮子也是少女怀春。他故意使坏,将身体向右转去,这样他的大鸡巴就正正地对着周芷若,虽然距离很远,但只要周芷若忍不住偷偷从树后边朝这里望一望,便可以清楚地看到威猛硕大的鸡巴。

    赵敏早就趴好了,等着张无忌去操她,但却迟迟不见他的行动。此刻她的阴户整个暴露在空气中,被风一吹空荡荡、凉飕飕的,她现在急需火热的大鸡巴填满自己的小穴,于是便扭摆着白嫩的翘臀,娇声地说道:「无忌,你不要再逗人家了,快点插进来吧!用你的大肉棒操我,干我的小穴,狠狠地戳进来,快呀!」

    张无忌看到赵敏那骚浪的样子,恨不得马上就操进着小淫妇的骚穴中,他捉住自己的肉棒,用龟头在那湿淋淋的阴户上蹭了蹭,又将龟头顶在她的阴核上,但就是不急于插入,他知道赵敏比他更心急。

    赵敏那敏感的阴核被龟头顶着自然很爽,但她的小穴里早已搔痒得不行了,急于被大肉棒操一操,于是她又扭着屁股,希望能将小穴口顶住大龟头。她的小阴唇蹭了几下龟头,找准了方位,屁股便向后狠狠地挺去,大肉棒「扑哧」一声深深地插入她的小骚穴,她忍不住「啊——」的一声尖叫。

    张无忌的鸡巴一旦插入久违的小穴,便不由自主地抽插起来查禁,他的五指紧紧地陷入赵敏丰润的园臀,一抓一推地摇动着,那娇美的阴户自然一次次地来回套弄在大肉棒上。

    「啊——哦——啊——哦——好舒服呀——好美呀——啊——好久没有这么爽——爽了——我太幸福了——哦——」赵敏趴在地上浪叫着,由于张无忌的动作很大,她已经无法用双手支撑身体,只好俯在地上,只是将俏臀高高抬起,前后左右扭动着,享受着张无忌给她带来的快乐。

    张无忌今天特别的用力,每一次插入都将龟头顶在赵敏的花心,她的阴唇也被弄得翻进翻出,直插得她淫水乱溅。他的嘴里还大声叫道:「操死你,操死你,操烂你的小浪穴,操翻你的小骚穴!」

    赵敏这时被操得媚眼如丝、面泛红晕,浑身发热,雪白的圆臀胡乱地扭动着,嘴里发出一声声浪叫。由于小穴好长时间没有被操过,因此里边娇嫩的腔肉变得异常敏感,加上肉棒次次直击花心,因此没过多久,她的小穴传来一波波电流般快感,四肢绷得紧紧的,秀目紧闭,小浪穴腔壁一阵阵的收缩,俏脸上风情无限,大量的骚水喷涌而出,她泄身了!

    张无忌没想到赵敏这么快就达到了高潮,而他却没有丝毫泄意,坚硬的肉棒依然插在热浪浪的小穴内。他笑着对赵敏说:「舒服吗?还想不想继续呀!你爽了,我还没爽够呢!」

    赵敏已经累的像是半瘫痪了,她妩媚地笑了笑,有气无力地说道:「人家还想要——」

    张无忌便说道:「你想要就要自己来,我躺在地上,你俯在上边自己动,你想怎么爽就怎么爽,好吗?」

    赵敏脸上还洋溢着高潮后的余蕴,她此刻只想躺在地上享受大肉棒的主动插入,但她见张无忌已经躺了下去,便只好有些不情愿地张开大腿跨坐在张无忌的腰间。

    张无忌此时躺的位置正好将脚对着周芷若的方向,这样赵敏也会被对着她,而周芷若也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肉棒和赵敏的小穴交合,而且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赵敏张开修长的玉腿,露出湿靡的阴户,白净的小手往下扶住张无忌的肉棒,轻轻捏了捏,然后对准她湿滑的肉洞,摩擦了几下,将小穴口顶着龟头,轻轻蹲坐下去。

    坚硬硕大的肉棒直直地插入赵敏兴奋湿滑的肉穴中,她轻轻左右摆动圆臀,又将俏臀轻轻抬起,又稍稍落下,试探了几下,然后双手撑在的张无忌宽厚结实的胸肌上,浑圆丰翘的小屁股开始上下有节奏地套弄起来。

    张无忌躺在地上闭上双眼,享受着赵敏那小骚穴对自己肉棒的摩擦,他此刻脑海里想着的是不远处的周芷若,他幻想着周芷若在他的上边娇吟求欢,自己的肉棒此刻正插在周芷若那娇嫩的小穴中。

    赵敏却并不知道这些,她俏脸微红,秀发乱舞,两个丰满的娇乳上下欢快地跳动着,由于她是趴在张无忌身上,因此乳房不断地拍打在他的身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张无忌忍不住张开手掌握住那对丰乳揉捏起来,手指夹住她的乳头搓弄着,身体努力向上挺着,试图将那对粉红的乳头含进嘴里。

    赵敏低着头,看着张无忌那饥渴的样子,故意将身体抬起,令他无法含住她的乳头。她又朝两人的交合处望去,只见他的黝黑的肉棒不断地翻开的她的暗红的肉缝进进出出,她两瓣阴唇绽开,一张一合的,「滋滋」的淫水从小穴里流了出来,顺着他的肉棒往下流,将两人的阴毛弄得湿连到一起。

    张无忌见赵敏由于已经被操得筋疲力尽,软绵绵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小骚穴虽然又滑润又紧窄,但是套弄得很缓慢,还常常不知什么原因挺了下来,这令他不能酣畅淋漓地大干。他只好双手从她后面抓住她的两瓣富有弹性的臀肉,用力往上一抬,又往下一放,上下地推弄起来。

    赵敏的圆臀由于受到外力的作用,上下起伏得十分欢快,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像受惊的兔子般在胸前蹦跳着。她娇喘吁吁,美丽的胴体发出一阵阵颤抖,小穴里强烈地收缩抽搐起来,整个人瘫软了。她累得忍不住躺倒在地上,希望张无忌压在她身上抽插。突然,她惊叫了一声:「是谁?谁在哪里?」

    原来,赵敏躺下去的时候,眼睛正好瞄见了不远处灌木从中偷窥的周芷若。周芷若大概由于想看得更清一些,所以整个人都从灌木后边钻出来,并朝张无忌他们走得更近了些。赵敏由于是倒着倒下去的,她并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

    张无忌被赵敏这一声惊呼吓了一跳,觉得龟头一麻,精关大开,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射进她的小穴深处。

    赵敏原本受到了惊吓,此刻又被热滚滚的精液浇在花心处,舒服得她全身颤抖起来,秀发散乱地遮盖在她俏丽的脸上,张大着小嘴不断娇喘,娇躯死死地瘫在地上,但是胴体上吓得香汗淋漓。

    张无忌朝周芷若藏身的方向望去,只见周芷若已经悄悄离开了,只留下一个模糊远去的背影。他故作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一惊一乍的?哪里有人?是你看花眼了吧!害得我这么早就射了!」

    赵敏用手撑着上半身,回头望去,自然什么人也看不到,她满脸惊异和疑惑,自言自语道:「我明明刚才看到有人,怎么又不见了?」

    张无忌只好抚弄着赵敏的秀发说道:「傻丫头,肯定是你刚才快要泄身了,所以才会视力模糊、意识不清!」说完,他便从她仍然收缩绽放的小穴里抽出肉棒,上边已经是湿漉漉地沾满她粘白的淫液和他乳白的精液。

    赵敏的阴户也沾满了她流出的淫液和张无忌射进小穴而溢出来的精液,卷曲的阴毛湿粘成一片。

    张无忌见天色已晚,便取出一块随身携带的干布,将他的鸡巴和赵敏的阴户擦拭干净,一边擦着,他一边说道:「今天已经太晚了,我们赶快回去吧!」

    于是,张无忌和赵敏便各自穿好衣服,准备回去。由于两人在野外欢爱,耽搁了时间,只找到一味草药。

    张无忌带着赵敏回到原处,谢逊、周芷若和殷离都在那里等着,他将那味草药捣烂了,喂殷离服下。

    谢逊突然问道:「无忌呀,你们跑到哪去了?让我好担心呀!我还让周姑娘去找你,但她说她也没找到你们!」

    张无忌偷偷地朝周芷若看了一眼,只见她也在偷偷看他,她的脸色显得有些羞红,连忙低下头去。他只好支吾着说道:「这个岛挺大的,树林又多,我们也差点迷路!」

    赵敏突然趴到张无忌耳边轻语道:「刚才我看到的那个人影,很可能就是你梦寐以求的那个周妹妹,你说是不是呀?」说完,她还在张无忌的耳边呵了一口气。

    张无忌被赵敏说中了心思,赤红着脸说道:「我怎么知道,也许是你看错了!」

    当晚,大家各自睡下,张无忌却辗转悱侧,迟迟不能入睡,他的脑海里一会儿是周芷若那清纯的小脸,一会儿是赵敏那丰满的乳房,一会儿又是小昭那金黄色的阴毛,殷离、杨不悔、雪岭双姝等等,那些和他有种种关系的少女都浮现在眼前,他不禁暗骂自己太花心了!这时候,他发现周芷若似乎也没睡着,娇躯转来转去,突然,她起身朝岸边走去。

    张无忌也悄悄地跟在周芷若后边,一直跟她走到了海滩上。只听见传来一阵阵抽泣的哭声,显然是周芷若发出的。他再也忍不住了,轻轻地走了过去,将手搭在周芷若的香肩上,柔声问道:「芷若,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把你惹哭了?」周芷若大吃一惊,她扭头一看是张无忌,便更加痛哭流涕,并扭动着肩膀试图摆脱他的手,嘴里说道:「你不要碰我,男女授受不亲!」

    张无忌看到美人落泪,心中也是一阵难过,他安慰她道:「芷若妹妹,你不要哭了!你这样哭我会很心痛的!」

    周芷若冷着脸,眼角的泪花晶莹闪亮,她轻哼了一声,说道:「你会心痛我吗?我算是你什么人呀,我哭我的,你不要管我!你还是心痛赵敏那小妖女吧!」

    张无忌猜想周芷若大概是因为下午看到的事情吃醋了,他便直言说道:「你下午去找我们的时候,我其实早发现你在那灌木丛后,现在我们彼此都看到了对方身体的全部,你就干脆嫁给我吧!你放心,我会像对待赵敏那样对待你的,让你享受做女人的甜蜜和幸福!你说好吗?」周芷若脸色发青,她一把推开了张无忌,一巴掌扇到他的脸上,怒斥道:「你怎么把我跟赵敏那妖女扯到一起,她杀了我师父,我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你要是一直迷恋她的话,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理你!」张无忌的脸火辣辣的,他没想到周芷若竟这样恨赵敏,看来自己想要同时得到她们两个人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周芷若看到张无忌脸上那个红红的五指印,心中突然一阵酸痛,眼圈更加红了,纤纤的素手轻抚着他的脸,她语气突然变得异常温柔,自责地说道:「无忌哥哥,我不是存心打你的,你不要怪我好吗?我只是想到了师父的惨死,这一切都是赵敏造成的,你不要再被那小妖女迷惑了!」张无忌连忙解释灭绝师太的死其实于赵敏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其实赵敏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坏,希望她不要对赵敏有什么成见。

    周芷若突然倒在张无忌的怀里,柔情蜜意地说道:「无忌哥哥,只要你肯杀了那个小妖女替我师父报仇,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你要怎么样都行,我都听你的!下午你们做的那些事情,我——我也愿意!」张无忌此刻温香在怀,看到周芷若竟然对自己主动投怀送抱,这本来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她提出的要求竟然是如此的苛刻,毕竟他也很喜欢赵敏!他只好抱紧周芷若,始终沉默不语。

    周芷若突然脸色发青,挣扎开张无忌的拥抱,撅着嘴说道:「张无忌,你变了,真的变了,你再不是我心目中的那个张无忌了,你现在已经被妖女迷住了,是非不分、善恶不辨,我再也不要理你了!」说完,她便哭着跑了回去。张无忌望着月色下周芷若远去的身影,心中一阵惆怅,他感到十分迷茫,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