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63章【师娘·戏水】

    师娘本来就是天资聪慧,凌峰传授一遍,她基本就领会了。凌峰是高兴不已,于是忍不住就要对师娘身上实践逍遥御女心经的双修驻颜。

    师娘默默配合,羞涩得也不说话了,凌峰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她不堪忍受,按住了凌峰的手。

    凌峰将手指送到鼻前,成熟的气息飘入,不由赞叹了一声。师娘“嘤”的一下红云满布,侧过身去。

    凌峰将下身凑上前去,硕大在她柔弱的股间轻轻点击,她阵阵颤抖,蜷起了身子。

    凌峰侧躺在她身后,搂着她的纤腰,缓缓进入湿润温暖的秘道,一面亲吻她的粉颈和耳朵,柔声道:“娘子,你真好!”

    师娘甚是情动,“唔”的一吗声。

    凌峰知道她正当虎狼之年,一旦尝到甜头,则兴趣极大,且不会象少女那般娇羞。凌峰拉过她的手放在屁股上,摆动下身缓缓抽送,一面含住她的耳垂轻轻啮咬,师娘微微喘息,玉手反搂着凌峰的屁股,一面大力揉捏,一面向自己按压。

    凌峰心中激荡,将她的腿曲到胸部,让玉臀挺出更方便深入,一面揉捏丰满的**。七星玉珠带出阵阵温暖的花蜜,二人身下的床单早湿成一片,薄被里掀起阵阵热浪,让人很是焦躁。

    凌峰掀开被子,跪了起来,扶住她的大腿,迅猛快速刺入。

    师娘“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凌峰一手按住香肩,一手扶住大腿,摆动腰肢快速行动,小腹“啪啪”的撞上她侧卧的玉臀,师娘凤目半闭,晕红的俏脸上尽是舒适畅快,玉手不住摩挲凌峰的大腿。

    酥麻的交合快意不住从对方传来,逍遥御女心经双修开始发生作用,两人身体就像漂浮在半空一样翻腾,凌峰从未有象今日这样频繁交汇,只觉体内龙虎交汇、气血通畅,浑体舒泰,额头胸前后背微微汗出,相当舒适。师娘口中呢喃起来,玉体颤抖,蜜壶内阵阵收缩,喷出了大量蜜液,但是奇经八脉都发生了惊人的扩容,内劲大增,虽然身体有点疲累,但是精神和气息、内劲都在成倍的增长。

    云雨翻滚停歇,当凌峰舒立起身来,缓缓退出。殷红的宝蛤口微微开合,吐出股股和蜜液的混合物,甚是迷人。

    师娘面色绯红,凌峰却故意让她看啦淫靡的场景,并淫笑道:“好看吗?”

    师娘粉颈都红了起来,昵声道:“好看……”

    凌峰哈哈大笑,师娘“嘤”的一声把头埋入枕里,凌峰将她抱了起来。

    师娘羞道:“夫君,你要……”

    凌峰笑道:“咱们去洗澡!”

    “可是,被人撞见多不好……”师娘生怕遇到其他的弟子。

    凌峰呵呵的道:“这么晚,还能有谁,何苦这个别院除了师娘你没有人可以进来。”

    白君仪这一说,也感到浑身香汗淋漓,很是不舒服,道:“那我去放水。”师娘企图想从床上站起了,起床只觉玉腿乏力,几乎摔倒。

    “还是抱着你去吧。”凌峰说着,抱着师娘往浴室走去。放好水后,凌峰和师娘进入水池中,进感觉水温适中,暖暖的,身体浸在其中顿感浑身的疲惫去了一大半。

    凌峰看着师娘那曲线玲珑、丰满成熟,如莹似玉,雪白似霜的胴体,禁不住用双手在她身上轻轻的抚摸,还特意将她的双腿拉开,再蹲下来要为师娘清洗,师娘一见连忙并拢双腿,娇羞的说:“峰儿,你要干什么?”

    “我要帮你清洗!”凌峰显得很认真的说道。

    师娘顿时脸红耳赤,急忙摇头的道:“不,嗯,不要,羞死人了,我自己会洗。”

    凌峰执意的道:“好娘子!我是你夫君,为你服务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有什么可害羞的,你要学会享受,就像女皇一样。放松心情,好吗?”

    师娘大窘,道:“可是,妾身从来也没让别人洗过,更没有像现在这样打开双腿让别人看嘛!”

    凌峰有点生气的道:“这就是你不对了!我是你的夫君,又不是外人,更何况娘子你都被我干了,刚才在床上摸也摸过了,看也看过了,你还害的什么羞嘛?”

    师娘更加不知道如何是好,道:“刚才是在床上做……做爱嘛,当然不同,现在又没有……妾身总觉得不习惯。”

    “娘子!俗语说:习惯成自然,第一次你不习惯,慢慢的你就习惯而自然了,所以我今天来替你洗,以后玩完后我都要替你洗。”凌峰认定的事情,岂能这么轻易的放弃。

    “嗯……”师娘感受全所未有的甜蜜。

    “娘子!好吗?”凌峰充满童真的问道。

    “嗯……好嘛……随你了!”师娘无奈的闭上眼睛道。

    于是凌峰把师娘粉腿拉开,美艳极了,使他叹为观止,看了一阵后,慢慢用水去清洗,很细心,也很温柔,最后还用上了舌头,让师娘顿时发浪起来。“嗯……嗯……啊!”

    “好娘子!你怎么啦?”凌峰故意的问道。

    师娘娇躯一阵颤抖,说:“亲弟弟,好夫君,你好坏,弄得人家好──好痒啊──!”说完双手扶着凌峰的双肩,不住的娇喘。

    “好娘子,你真美,我真有点妒忌陆青枫,他居然占有了你长达十五年的青春,如果我能早点来这个世界就好了。他以前给你用嘴吻过、舐过、咬过吗?”凌峰吃醋的问道。

    “嗯!”师娘一阵颤抖,全身发痒难受。

    “到底有没有?”凌峰追问道。

    “没有!!”师娘玉齿紧咬下唇说道。

    凌峰一阵得意,道:“好,那我以后也要吻它,舐它、咬它、让娘子你痒死。”

    师娘故意的娇嗔说道:“哼!你敢?”

    凌峰一阵耍赖的说道:“我怎么不敢,我现在就要让你痒得受不了,向我求饶为止。”

    “你呀!真坏。”

    两人打情骂俏了一阵,凌峰将师弄得狂泻了一堆在浴池边上。

    凌峰一看对师娘道:“娘子!你看,地上那一堆光光亮亮的是你的**,白白的一块一块像豆花似的,这里面大部分是你的,也有一部分是刚才我射进去的,是我们两个的混合体。”

    师娘一听再低头一看,粉面飞红,急忙拿面盆到浴缸内盛了一盆水去冲,耳边又听凌峰道:“娘子!真可惜!”

    师娘一愣,不明白的道:“可惜什么?”

    “可惜那么多的浓精,射进你身体里,现在又把它冲洗出来,若是放久一点,说不定明年娘子你一定会为我生一个白胖儿子了。”

    师娘听了,神情一紧。道:“不行,要是被别人发现就遭了,你别吓唬妾身啦!”

    “ 我就要你生,反正我都要娶你,如果陆青枫不要你更好!”说完抱起师娘放入大浴缸内坐好,自己则坐在她的背后,一边给她擦拭,一边贪婪地看着师娘的背部及臀部,雪白肌肤,曲线优美的背部,细细的腰背下,衬着雪白肥大的屁股,诱惑迷人极了,即用手摸在肥大的屁股上,肌肤是又白,又嫩,又滑腻,使他爱不释手,师娘被凌峰摸得臀部痒酥酥的。

    “宝贝,不要摸了,洗好了澡先睡一觉,养足精神,明晚随你爱怎样摸就怎样的摸,爱怎地玩,就怎地玩,好吗?”师娘感觉真的有点累了。

    凌峰这一次居然真的没有折腾师娘,白君仪从浴室出来,到卧室一看自己和凌峰疯狂在上面干了几乎一天,洁净雪白的床单此刻是狼籍不堪,一片凌乱,到处是一滩滩黄白相间混合着阴液和阳精的秽液,并且床单上还散落着数根黑长微卷的阴毛。白君仪心中羞意油然而生,皎洁的娇颜飞红,芳心轻跳,她立将床单换了下来。

    换好后,凌峰已洗了澡出来道:“娘子,啊,换了新床单,好漂亮。”或许师娘刚刚洗澡的缘故,圆润白皙的香肩上散披着湿淋淋的黑发,凹凸有致光洁如玉的娇躯一丝不挂显得特别迷人。

    凌峰看见娘洁白如玉的娇容,由于刚洗了澡而变得红润迷人,容光明艳。她婀娜多姿的身姿上下柔肌滑肤晶莹如玉毫无瑕疵,欺霜塞雪凝脂      般滑腻的酥胸上,傲挺的一对豪乳结实饱满洁白,挺翘在**顶上的乳珠红玛瑙般鲜红诱人,玉腰纤细,粉臀圆润而丰挺,一双玉腿匀称而修长,她两只大腿之间毫无一点空隙,紧紧的合并在一起。

    白君仪见凌峰的星目色迷迷地上下看着自己,她心中羞意油然而生,俏脸飞红,纤纤玉手一伸遮掩住芳草萋萋鹦鹉洲,难为情地娇羞道:“峰儿,不许你这样看我。”

    凌峰虽然已和娘赤裸裸的翻云覆雨多次,但是从未及这样细看。此刻,看来只令他心猿意马,欲念萌发,七星玉珠顿时高举雄纠纠的竖立起来。凌峰翻身而起,大吼的道:“我不但要看,还要弄……”

    “啊,不是说要休息一晚吗?还来?”白君仪媚眼看见那七星玉珠怒张赤红,春心荡漾,淫兴也起,但是还是有点担心吃不消。

    凌峰道:“明晚是明晚,先把今晚的做完先。”他抱着白君仪肤如凝脂晶莹剔透的玉体就向床而去。

    白君仪被凌峰顶撞芳心如秋千般摇      荡,欲火攻心,浑身骚痒,她曲线玲珑粉妆玉琢的胴体主动向床上一倒,珠圆玉润颀长的嫩腿向两边一张,妙态毕呈,春光尽泻。白君仪美艳娇丽的玉靥春意流动,杏眼含春看着凌峰,媚声道:“小坏家伙,还不快来。”

    面对这活色生香的美妙娇躯,凌峰哪还忍得住,一跃上床,他跪在娘敞开的粉腿间,七星玉珠顿时逞威,顺利地到底。

    白君仪嫣红的香唇一张,“啊”地娇唤出声,娇靥浮现出甜美的笑容,舒爽地接纳了七星玉珠,两人不知道是第几次赴巫山行云布雨了,自是一夜春宵,尽情承欢,直到次日凌晨,久久方才无比畅美地云收雨歇,方才疲倦地沉沉入睡……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