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60章【师娘·征服】

    云雨之后,苏婷和秦夙的淫毒彻底解除,凌峰懒洋洋躺在床上,一边吻着秦夙娇嫩香舌,一边在苏婷的酥胸上摸来摸去,微笑道:“好啦,你们好好休息一下,我要去巡视了!”

    “师兄,让我们侍候你更衣。”苏婷完全融入了一个小妾的角色,她与秦夙一起服侍凌峰穿上衣服,甚至跪在地上,小心地捧起李小民的脚,替他穿上了鞋。

    凌峰敢说这绝对是她们第一次这样侍候一个男人,这就像是帝皇式的服务,只有一个女人爱自己爱到发狂,才会这样心甘情愿的服侍男人。凌峰心中欢喜,伸手摸摸苏婷娇嫩玉颊,微笑道:“婷儿好乖,你们休息一下,等我有了空就来陪你们。”

    二女听凌峰这么说,掩面羞惭不已。

    见她们对自己一片情深的模样,凌峰心中大畅,搂着她们两个娇软的身子,一阵亲吻之后,才又把她们放回床上。

    隔壁的师娘听到凌峰离开房都间,心里终于长叹了一口气,心想终于结束了。正要以为可以睡一个安稳觉的时候,门却被推开,凌峰从外边进来。

    “师娘,你可否安好?弟子给你请安来了。”

    “你、你怎么来了”师娘一阵惊讶,失声的问道。

    凌峰微微一笑,道:“我刚才在隔壁听到师娘在房里喘息,心跳不整,我生怕你得病了,所以特意过来看看。”

    内室里只剩下师娘和凌峰两人,这孤男寡女的,师娘有点忌讳,于是默然片刻,板着脸道:“你回去吧,我看你也累了。”

    凌峰笑道:“不,我今晚要陪师娘。”

    师娘怒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凌峰笑道:“师娘你生气了,难得弟子做错了吗?如果是,请你处罚弟子!”

    师娘怒道:“你……你究竟想怎么样?”

    凌峰笑道:“弟子想怎么样,师娘难道会不知道吗?”

    师娘神色复杂的打量凌峰半晌道:“你在想什么,有时我的确不知道!”

    凌峰笑道:“自从弟子救了师娘,师娘你一直闷闷不乐,甚至不止一次的想到自寻短见,这对于弟子来说,是最不愿意看到的。弟子今晚前来,就是想要打开师娘的心结,让我们一起快乐的生活!”凌峰一边说着,一边笑嘻嘻的看着师娘。

    师娘眼中露出痛恨,鄙夷道:“原来你想早有预谋,想不到我也会看错人!”

    凌峰轻轻笑了起来,师娘瞪着凌峰道:“有什么好笑?只怪我瞎了眼,引狼入室!”

    凌峰道:“如果师娘真的那样看我,我也无话可说,但是我是真心的希望师娘你能象菲儿、琳岚甚至夙儿、婷儿那样幸福。”

    师娘的俏脸顿时掠过一缕红霞,凌峰目光灼灼地望着她,缓缓道:“既然师娘你已经是守活寡,何必还要为陆青枫守贞洁,他值得你的付出吗?”

    师娘面色微红,移开目光,黯然道:“你不用说了,你说的一切不过是为了你占有我这副皮囊的借口。”给凌峰的感觉就是,她的心已死,对这尘世根本没有了任何的依恋。

    凌峰怜惜的望着眼前的师娘,只见她两淌未干的泪痕尤挂在苍白的俏脸上。原本深邃透有神光的眸子再找不出丝毫色彩,只剩空洞,死寂的空洞。

    此刻,房间里的彼此都没有说话,寂静得有点可怕。

    师娘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坐着,如同一樽没有生命的雕象。虽说心里早有准备,却未料到竟是如此结果,颇让凌峰受不了。思绪不停的在脑中飞转着,照师娘此刻的情形,劝说是没用了。

    凌峰心里突然想到一个打开师娘心结的办法——以毒攻毒。这法子能否管用,凌峰心里没一点底,不过现在也顾不了那么许多,只有放手一搏了。

    凌峰仔细打量了师娘两眼,突然走上去揽着她,并迅速的制住穴道。

    师娘惊道:“你,你做什么?”

    凌峰将她放在床上,认真道:“师娘,弟子也是为你着想……”

    师娘大骇,显然已清楚这是个蓄谋已久的阴谋,惊道:“峰儿,快把我放开,我不能再对不起你师父!”

    凌峰摇头道:“师娘,我也是为了你着想,一次失贞是不忠,两次也是一样,师娘你何苦欺骗自己呢?”

    师娘求道:“峰儿,你别在错下去了。放开我吧!”

    凌峰走上前去揽住师娘道:“师娘,你再说什么也没有用,我主意已决,既然你死都不愿意让我给你幸福,那么我只能在你死之前再享受人世间最美妙的幸福!”

    师娘闭上眼鄙夷道:“无耻之徒,你怎么对得起我,还有你师父?”

    “你知道我从来不把陆青枫当做师父,他也没有当我是徒弟。”凌峰对师娘道:“你也知道我不会在意你的言语,何必多费口舌?”

    师娘啐道:“无耻!你这是欺师灭祖的行为!”

    凌峰微笑道:“你若绝不肯屈服,就咬舌自尽吧,不过这样的话,只怕武林更加会谣传你是中了淫毒被人救了,发现失贞,无颜面回华山而自杀的!”

    师娘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个后果,沉着脸不语,良久嘴硬道:“我就当是被野狗咬了一口,一个人一辈子难免要被狗咬的!”

    凌峰心想只咬一口才怪,笑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客气了!”说着慢慢褪去衣衫,师娘紧闭凤目,满脸红云。凌峰笑道:“君仪,你又不是没见过,干嘛怕羞?”既然一心要把她当做自己的娘子,凌峰也不把她叫做师娘了。

    白君仪银牙暗咬,似乎打定主意不理凌峰,她虽然内力深厚,但被制住的大椎穴是人体六阳经汇聚的要穴,要想冲开没两个时辰绝无可能。

    凌峰脱光赤裸之后,正色道:“看看,我这可是七星玉珠。”

    师娘长长的睫毛不住颤动,犹豫是否要睁开眼。凌峰笑道:“不看吗?那就直接进去了!”

    “你……”师娘大惊,突然睁开眼来,顿时脸如红布。原来凌峰的七星玉珠虽已意气风发,但还未尽展雄姿,箫身挺直,紫光流转,晶莹剔透。她瞟了两眼,哼了一声闭上了眼,凌峰压上她柔软的身子,她不由惊呼一声。

    凌峰笑道:“这七星玉珠可好玩了,竟然会变大变小的,第一你见的时候不是这样子,你看看现在是不是又变了一个样子?”

    师娘俏脸晕红,呸了一声,神态甚是娇媚。凌峰心中大荡,强吻上她的樱桃小嘴,师娘左右闪避,却因穴道被制幅度不大,凌峰只小心不被她咬着,终饱尝了一番吹气如兰的小嘴。

    凌峰离开她的樱唇,师娘一副泫然若泣的黯然模样,凌峰翻下她动人的娇躯,侧卧一旁撑起头认真地问道:“君仪,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我吗?”

    师娘脸红啐道:“做梦!谁会喜欢你?”

    凌峰微笑道:“那你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好?”

    师娘霞飞双靥,却恨声道:“我对你好是师娘对弟子的关心爱护,你狼心狗肺,才会以为是男女间的感情!”

    凌峰有趣的看着她晕红的脸,柔声道:“无论是你对我的关爱,还是男女间的情爱,本质都是互相的吸引。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疯狂的爱上了你,我觉得娶老婆就应该是师娘你这样子的。天下没有第二个像你一样好的女人,所以,我只想你做我的娘子。仅此而已。”

    师娘见事情似乎有了转机,睁开眼以最诚挚的目光瞧着凌峰道:“峰儿,你放了我吧!师娘我不会在意的!”

    凌峰摇摇头,道:“你已浪费了十五年的青春,你以为陆青枫会带给你幸福吗?他最爱的人是他自己,他最喜欢的是武功,你不要浪费光阴为他守寡!一个女人一辈子能有多少个十五年?十五年前你还是天下第一美女,现在呢?如果在过十五年了,难道你就没有为自己想一点吗?”

    师娘气的又闭上了眼,凌峰看着她起伏有致的动人身躯叹道:“你虽然三十多了,但凌峰早说过你就象凌峰的姐姐!”

    师娘哼道:“你终于承认早对我有不轨之心了吧!”

    凌峰笑道:“人好好色,恶恶臭,好色之心,人兼有之,难道欣赏你也是过错?每个人既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关键看你是否能把恶的那面控制好。”

    师娘不屑地哼了一声,却没有言语,凌峰轻轻抚摸她光滑的脸颊,忍不住亲了上去,师娘拼命躲避,就是不让凌峰遂意,凌峰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今天起已经是你真正的夫君,你不可以反抗我!”

    师娘一震,脸红起来。想起今天凌峰为自己解毒,虽然两人没有拜堂,但的的确确是有了夫妻之实。

    凌峰躺在她身侧,轻轻的一遍又一遍的吻着她嫩若凝脂的脸颊、耳垂和粉颈。师娘的呼吸轻快起来,凌峰再吻上丰润的红唇,这次她没有拼命躲闪,却也没有迎合。

    凌峰用舌尖在她的唇间挑逗着她的舌头,一手抚上酥胸。

    师娘浑身一颤,皱起了秀眉,凌峰轻轻揉捏,隔着衣衫体会着她饱满乳峰那令人刻骨铭心的滑腻柔软,身心俱爽,舒服得几乎要呻吟出来。凌峰解开她的衣衫,褪去米黄色的小衣,圆润滑腻的酥胸展现在眼前,雪白的肌肤泛着层温玉般的光泽,半球形的丰满**微微荡漾,殷红的葡萄似乎已肿胀挺立起来。凌峰轻轻捻着了那两颗诱人的葡萄,她眉宇间甚是烦恼,喉间忍不住发出一声极其轻微的呻吟。

    凌峰轻轻舔着她的耳垂柔声道:“君仪,就当我是你夫君吧!”

    师娘却道:“不,绝不。我劝你快把我放开,不要再错下去!”

    凌峰一阵烦躁涌上,就想一把将她余下的衣衫撕去,立即又压下这念头,转而更温柔的抚摸,并将一颗蓓蕾含入口中,师娘“嘤”的一声,无限娇羞,凌峰用舌尖在口中快速挑动,再用牙齿轻轻啮咬,她的神色烦恼无比,咬紧了牙不发出声音。那殷红的葡萄在凌峰口中更加肿胀坚硬起来,凌峰把手从她的胸前缓缓下移,在肚脐上挑逗片刻,接着向下插入她的下裳。

    师娘如同受了惊吓的羔羊,虽然不能运气,但是四肢已经可以稍微的运动,于是不停的乱踢乱打,在挣扎、反抗,却又显得那般无力。就在这无力的挣扎下,她被剥的只留下肚兜和亵裤。

    凌峰没再继续剥光她,双手旧归征途其迷人的女体。这么是因为,凌峰要逐步的击碎她的心灵。

    今天替她解毒的时候,她是神智不清,而现在凌峰要清楚的明白她是被怎么玩弄,怎么蹂躏的。没一刻,她全身裸露的部分留满了凌峰的唇印。

    她空洞的眸子亦流出无声的泪,无力反抗的纤手此时紧紧抓着床单,指尖已经泛白。

    对了,凌峰就是要叫她恨,至少强过她番才那般无边的空洞,没一丝感情。

    现在好了,知道恨了,也算有  了感情。有了感情就一定有突破口,找到突破口,凌峰就能想法子劝她。当然如此还不够,凌峰定要让她恨的彻底。

    凌峰淫笑道:“嘿嘿!华山神女,果然不凡,不愧是武林第一美女。君仪,你知道吗?你真的好美,好迷人,叫人恨不得一口吞了。你瞧瞧这身材,该凸的凸该凹的凹,雪白的肌肤又嫩又滑。比起二十岁的少女一点也不逊色!”其实这也的确是凌峰肺腑之言,她的肌肤弹性、光滑、柔韧性,一点不比谢琳岚、陆菲儿她们差!甚至更胜一筹,成熟的肌肤散发出诱人的芬芳!

    说的同时,凌峰的大手还在玉肌上游滑,“我凌峰何等荣幸,竟能享受君仪娘子如斯美妙的身子。”瞅到她脸上微微的动容,凌峰又作急色道:“娘子,请恕夫君无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伸手去解亵裤,眼角却留意  着她的神态。便在凌峰除去她身上最后防线那一刻,凌峰清楚的看到她眼中闪过一道哀伤和悔恨。这让凌峰更肯定了自己的做法。

    白君仪娇美的女体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中。凌峰的眼死定定的看着这诱人的女体再移不开去,甚至拒绝产生这种念头。倒不是凌峰装的,而确实是太美,太诱人,太勾魂了。

    凌峰的手不受控制的沿着那美丽、平坦的小腹探向,在接近几寸的地方,她娇躯一震。修长的美腿紧紧并拢,似抵御外来者的入侵。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