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59章【情逗师娘】

    秦夙见凌峰还没有动静,紧张地看着他,眼神中是慌乱又是热情,道:“还没有进来吗?”

    “现在就来。”凌峰微笑着一顶,秦夙娇体大震,却没有扭动臀部避开,她咬着牙等待着那痛苦的一刻。

    凌峰道:“不要太紧张,我暂时还不会进去的。”

    秦夙有些羞恼地道:“我、我,是女人第一次都……会紧张的……”她紧张地看着他的脸,那一张如星的眼眸闪烁着无限的柔情……她感到自己的胯间被一火热巨物塞住了,那种压迫的感觉越来越浓,就好象她的紧闭的身体受到侵袭。

    凌峰突然提七星玉珠挺进……

    秦夙清晰地感到凌峰正把往难她身体里压,仿佛到一定程度,凌峰的身体便因了她的皮肉的无法拉伸,继续的挺进,一阵微微的不适传遍她的全身,可她好喜欢七星玉珠上的温度,那种烫热的感觉……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那里浅浅的一道缝儿,会容得下这根超巨的东西,她感到微痛。

    眉头皱了起来,但没有喊出声,秦夙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凌峰,双手紧紧地攀在她的背上,一双白玉似的美腿正张开,却因为凌峰的突进,她双腿的肌肉在打颤,双腿渐渐地僵硬,但她怎么也不能令自己的玉蚌硬起来,女人的那里,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柔那么的软,有时候还湿湿的。

    “痛吗?”凌峰道。

    “一点点……很胀、很烫……我……喜欢……”

    凌峰笑道:“我也喜欢,你那里好肥,包夹得我紧紧的,很舒服。你,要不要我变小一些,待会全部进去之时就不会太痛……”

    秦夙道:“就……就这么大吧……我不要太小……太小没有那种胀痛的感觉,我……我想,我喜欢那种胀胀的感觉,好充实。”

    凌峰神秘地一笑,秦夙仿佛感觉到他增大了一些,胀得她的身体包好结实,那种仿佛象是身体胀胀的充实感,令她把一些些的痛也忽略了。

    “喝,我进去了!”凌峰沉腰一挺,没有任何犹豫,撕破所有的阻挠,迅猛的往她身体挺进。

    竹筒?!这虽然不是逍遥御女心经记载的十六极品女人,但是也是一种民间盛传的名品,这种女人宽度一直没有改变,里外都同样宽度,有如竹筒般直深,所以,很不容易到达花心,一般尺寸的男人,通常都没办法达到目的,败兴而返。碰到这类女人,既短又粗的男人如果没认清它的构造,只是如蛮牛般横冲直撞,不但白费力气,反而会把自己磨擦得皮破血流。好不容易进到里面时,往往都已满身大汗,全身瘫软,四肢无力,那里还有后劲完成好事呢?女人也一样,她没办法达到高氵朝,只有在旁干焦急。

    凌峰天生异禀,对付那种女人都是一套本领。

    “啊……痛呀……”秦夙双眼突睁,巨大的痛苦令她放声大呼,她的双手在凌峰撞破自己的处女膜的刹那,她的心脏也在那一瞬间似要停止跳动。在那一撞里,一种比痛苦更强烈的感觉传遍她的全身,初次的她受到这种冲击,僵的娇体的某些部分微微颤动,她定定地看着凌峰,这个男人的东西深入在她的身体里,象是把她的身体撑裂了,她痛得眼泪急急地流,嘴里呼着一字——痛。

    “呜呜……好痛……你的好大,男人的都这么大妈?”秦夙忍不住的问道。

    凌峰笑道:“我的特别大些……而且想要多大都行,只怕你吃不下,你喜欢吗?”

    “不喜欢。”秦夙略微“生气”的娇嗔。

    凌峰缓缓地抽出来,秦夙就直叫个不停。他抽出来一半,突然又挺了进去,“待会你就喜欢了,大的东西才叫女人爽!我要在征服你的心灵的同时,也征服你的身体,以一个男人的绝对姿态,把你往死里挺!”

    凌峰发誓似地道,在秦夙的身上冲刺着,一开始他还很温柔,当鲜血和布满秦夙的蜜道,清晰预兆也沾满鲜血和她的体液之时,那进出便顺畅起来,速度也渐渐地加快,到后面,一种撕开初次的不合适的狂暴展现在秦夙的娇嫩肉体,象是要把她完全撕毁,把痛苦摧毁,把性的快感推到颠峰……

    秦夙的初次推到了高氵朝,这种高氵朝一直持续,因为除了快乐,还要排毒,直到她渐渐地,快要昏睡之前,凌峰的心灵响起他的喝喊:你是我的女人,我给你一个孩子!

    秦夙听到凌峰的心灵呼喊,心头一喜,便昏睡了过去。

    凌峰出来,旁边的苏婷已经情欲满胀,他爬到她的肉体上,她是丰腴的,她的肉体充满质感,每寸肌肤都弹性十足,摸上去产生无比美妙的手感。

    “你看起来比夙儿健壮,但是我知道,你比她更柔弱。”凌峰抚摸着她的丰满的胸部,这胸比秦夙要大一些。

    苏婷娇躯扭动一下,适应凌峰的压睡,她的双手也主动的搂抱着凌峰,毕竟他身体的淫毒已经爆发,只听她叹道:“师兄你真强壮,刚才你和秦夙做那事之时,人家在旁边看着,虽然害怕,却不知怎么了,感到身体好象也期待你的进入,而且我那里……也流出了很多水,我以前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我是不是很淫荡?”

    凌峰哈哈一笑,道:“如果你这叫淫荡,那世间就没有纯洁的女人了。”

    “可你即将撕毁人家的纯洁,你这大坏蛋!”苏婷娇嗔,小嘴亲了一下他,又道:“我就喜欢坏坏的你,象邪魔一般的吸引着女人。”

    凌峰邪邪地道:“我坏吗,我是你们的好人……”

    苏婷大羞,娇嗔道:“我不来了,你逗人。”

    “要我亲亲你下面那张嘴吗?”凌峰温柔地道。

    “啊?”苏婷大为惊讶,实在没有想到凌峰会如此待自己,要知道在男权的社会里,几乎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像女皇一样享受。

    凌峰极为温柔的说道:“我想吻你美丽的小嘴……”

    苏婷思想毕竟还是很保守,挣扎的说道:“不,不要吻,那里好脏的。”

    凌峰缩爬下去,道:“我觉得这里是最纯洁最香甜的地方,如果不吻一个处女,不但自己亏本,还很对不起一个女孩子。”他俯首就把脸压了下去……

    “不……不要,噢,好痒……”苏婷一阵呻吟。

    凌峰听得大是兴奋,双手压着她的一双玉腿,不让她乱动,跪在她的双腿之间,挺着他的长枪……

    凌峰在那刻缩小了许多,他知道,虽然秦夙很细小,可苏婷的更是细小柔嫩,她绝对经不起进入秦夙时候的尺寸。

    “恩……”苏婷的身体被凌峰顶触着,身心惊颤,双手紧紧地搭搂着凌峰,紧张地期待着。

    苏婷闭着双眼等待了许久,没有得到如期而来的疼痛,只是那种瘙痒越来越浓,她的蜜汁也越来越多,都流到她的股沟了。

    “你还没有进来?”苏婷怯怯地道。

    凌峰的臀部往前一挺,紧紧地抿在她湿润口,笑道:“你很想我快点进来?”

    苏婷脸色微变,娇躯微微地颤栗,从凌峰传来的热度以及压力令她明白,那痛苦的时刻就要来临,女人永远无法避免的那一次痛……

    “嗯……噢,不……不,我不是那样想的。”苏婷否认道。

    “可我觉得你就是这么想,你就是想让我挺入你的身体!”凌峰笑说者,就在谈笑中,他已经进入。即使是如此,苏婷也痛得微微呻吟,她的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背,也像秦夙一样,等待着被他突破的那一瞬间。

    “啊!痛死我了,你,你这混蛋,啊啊!呜误,你竟然不说一声就突然进来?我、我恨死你了……”苏婷刹那间就开始后悔,她那里实在是太小了,被七星玉珠进入,几乎要把她的身体撕烂,除了痛苦还是痛苦,想不到他和秦夙做的时候那么快乐,和自己做的时候却叫她这么疼痛,苏婷感觉自己恨死他了。

    “呜呜,好痛啊!你为什么长得这么大,人家那里好小的……”苏婷的十指没有刺入凌峰的背肉,却无力地摆在床之上,因为太痛苦,她在那瞬间把手跌落下来。

    苏婷娇喘着,睁开了闭着的双眼,恨恨地盯着凌峰,凌峰却趴伏在她身上,他的双眼也看着她,他深深地在她的身体里。

    再挺,苏婷痛呼一声,头向后伸,身体一直,双手又攀上来紧紧地搂着凌峰的腰背,“噢噢……”

    凌峰知道她已经适应了,回眼看了看交合处,那里已经流出了她的处女之血,他轻轻地抽动着,温柔地道:“你的里面真的很狭窄,夹得我好紧,若我再增大一些,可能就伤到你了。”

    苏婷哭道:“人家本来就小嘛!你不知道人家是第一次吗?一点都不怜香惜玉,还这么粗暴,用你的大家伙插得人家这么痛。”

    凌峰微笑的道:“乖,等会就不痛。”

    苏婷道:“以后都不会痛吗?”

    “不会,呼……”

    “可是,以后人家那里会变得很大的,我不喜欢哩,呜……”

    凌峰笑道:“哪有这回事,不会变很大的啦!你这里弹性极好,回复能力很好的,永远都是这么小的,小小的夹得我真舒服,你的里面实在是又紧又温暖。”

    “可我觉得又胀又痛……我要哭……”

    “哭吧!哭得越大声越好,我要开始了,狠狠地对付你,好宝贝,我也忍你很久了。”

    凌峰说着,速度大增,不停地出入,阵阵淋漓的快感向他袭来,他发狂地耸动臀部,挺顶着苏婷。

    “啊啊,你坏蛋,我好痛啊!我受不了,忍不住呀!哇哇,以后不给你进来,你的家伙好大好长,要把我的肚子撞翻了,奥啊!求你,缩小一点,你太大了……”

    无论苏婷如何痛呼,凌峰也没有把尺寸缩小,更没有减低速度,遇到象苏婷这种窄小的女人,是男人都疯狂,即使她的小没有其他的妙处,但就是一个“小”字,便可以把其中所有的妙意表达出来了。

    凌峰在绣榻之上,与苏婷、秦夙两名美女云雨纠缠,娇喘呻吟之声,传了开去,透过墙壁,传到了另一间卧室里面。

    这间卧室,却是师娘白君仪的房间。

    原本师娘是给凌峰和二女把风,可是此刻她正在接受折磨。其实她根本不知道,这是凌峰故意把苏婷、秦夙二女折腾这样浪叫特叫的,因为他一早感应到师娘其实就在隔壁。

    墙壁根本无法阻挡苏婷和秦夙的浪喊淫叫……隔墙进入了师娘的耳中。

    这个时候,师娘就是想安静下来休息一下都不能,心中不由想起刚才在江边凌峰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欲火升腾,心里不由想凌峰那俊秀文雅的可爱模样,怎么会如此的有力巨大。

    正在芳心乱跳、辗转反侧不能入眠之际,耳边传来苏婷和秦夙那一阵娇吟之声,柔媚缠绵。

    师娘本是过来人,可是当听到这些温柔销魂的呻吟,隐含着激动兴奋之意,让她一听,便浑身发热起来。

    师娘玉手紧紧抓住自己身上的锦被,尽量的克制自己,可是听着秦夙、苏婷的娇吟之声越来越响,而凌峰那可恶的笑声也在轻轻回响,喘息声也渐渐增大,师娘眼前不由浮现出凌峰在江边搂着灵蕊还有自己在云雨的模样,又惊又羞,将脸埋在被子里面,低低地喘息。

    越是不想,就越是忍不住的想,挥之不去,师娘的心中一阵摇荡,耳边所听娇喘呻吟之声,似乎也变成了自己和灵蕊的呻吟声,彷佛自己和灵蕊一同在凌峰胯下承欢一般,不由又是羞惭,又是害怕,拼命地摇着头,想把这古怪的念头从心里赶出去,却又哪里能够静下心来?只是紧紧抱住锦被,红透双颊,低低地娇喘而已。

    师娘在床上,浑身如堕火炉一般,暗恨自己水性杨花,竟然对这比自己整整小一辈的弟子动了淫念。

    听到苏婷和秦夙的浪喊淫叫,要死要活的哭叫,师娘虽然抓狂,但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其实也渴望能那样自由的喊出来,那是一种最高境界的快乐享受……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