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57章【师娘·排毒】

    凌峰终于给师娘解除了销魂迷情淫香散的淫毒,一旁的灵蕊自己刚刚才经历过那样的悸动;此刻又亲眼再次瞧见,更是刻骨铭心的慌乱,一颗心在砰砰跳,凌峰每一次在师娘身上的冲击,就如同冲到她身上一样。

    但是灵蕊又不能闭眼不瞧,她必须努力镇定,尽力冷静设法回忆刚才在危急中的疏导过程是了,就是如此……

    灵蕊开始盘膝而坐,运起华山玉女心经的内功心法。

    这个时候凌峰虽然还抱着师娘,但是他已经可以腾出手来,把灵蕊的左掌按在自己的后脑“大涎穴”,灵蕊明白凌峰的意思后,完全配合凌峰运功。

    凌峰自己则紧紧贴住白君仪腰际“肾俞穴”,一股强力的真力,缓缓地直通而入,将灵蕊体内那股凶猛无比的欲火渐渐集中,渐渐跟随著外来的强烈刺激,转向下腹丹田之处,再逐次顺流而下……看看时机成熟,灵蕊将按住凌峰脑后“大涎穴”的左掌,猛地真力一吸!那灼热如火的真力,就迅速传过凌峰的脊椎龙骨,直透“鸠尾 ”、“合约”。

    凌峰那条深入白君仪体内的果七星玉珠立刻就变成一具强力吸筒,强力地吸取出她那含有剧毒的阴精。

    被凌峰这样一吸,白君仪再也忍不住地长长哀呜一声,全身颤抖著,阴门大开,一泄如注她不由自主地全身抽搐著,肌肉内腑都在阵阵收缩、挤压,要将生命的汁液全都奉献给他的吸取……而那深入骨髓的恶毒淫药,亦阵阵随之排出。

    她毒性即解,痛苦已远离,随之而来的竟是一种难言的愉悦,轻松愉快地随著他的柔缓运动而传了过来,像是熨贴著她的灵魂。

    此刻的白君仪因阴精泄尽而虚脱,但因凌峰继续熨贴而得到舒畅的补偿,她全身体中毒的燥热火烫而转得冷凉,而此刻又渐渐开始恢复了体温……她极想回到真实的世界,却又意犹未尽地沉浸在凌峰的持续运动之下……

    凌峰知道她凶险已过,而且经过自己逍遥御女心经的配合,师娘暂时无碍只须调息复元即可,于是他离开了白君仪诱人的玉体。在一旁运功打坐起来!

    灵蕊则是扶住白君仪,关心的问道:“师娘,你感觉怎么样?”

    白君仪渐渐醒来,是怅然若失,看到自己的样子,再看到地上的一切和赤裸打坐的凌峰,她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既是自艾自怜,又是悔恨交加……一直以来自己除了丈夫之外,都是没有半点的越轨行为,始终都是忠贞如一,守身如玉,如今却落得一这样下场!白君仪不禁默默垂泪。当她看清眼前的男人是凌峰时,却是又悔又喜又惊,百般滋味在心头!

    灵蕊生怕师娘对凌峰处罚,急忙的解释道:“对不起,师娘,是我自作主张,要求师兄救你的……”

    凌峰在一旁道:“师娘,这也是逼不得以的方法!你不要怪蕊儿…小说整理发布于ωωω.ㄧбk.cn…”

    白君仪长叹,咬牙道:“不必说了,作孽啊!我们三人做了这样的事情,只怕只有一死才能谢上苍的列祖列宗……”

    凌峰不解的惊道:“师娘,我们为什么要死?”

    白君仪道:“这还要说吗?此事要是传出去,华山派颜面何存,你师父如何在江湖立足……”

    “师娘,恕我直言,我们活着难道就是为了华山派的颜面,为了师父在江湖立足吗?难到我们的生命还没有虚假的颜面更值得珍惜吗?”凌峰显得特别的激动问道。

    “你……”师娘白君仪一时之间还真被凌峰所问住了,道:“好,你可以不死,但是今天的事情绝对不能说出去,我已沾污了华山,辱及丈夫,只能以死谢罪!”

    灵蕊急得哭了起来:“师娘,不要丢下蕊儿不管……”

    白君仪长叹道:“师娘死了,你就跟着峰儿一起过日子去吧,还有菲儿,你们替我好好的照顾她。”

    凌峰突然跳了起来:“我不答应,凭什么要我照顾蕊儿、菲儿。我不要。”

    “你……”白君仪又是一怔。

    凌峰质问又道:“照顾蕊儿和菲儿本来就是你这个做母亲的责任,你怎么狠心抛下她们不管,让她们失去母爱,你这么狠心,难道就是为了做一位忠贞的妻子吗?你不要忘记,你还是一名充满母爱的母亲,你除了丈夫,还有女儿,你不能为了给丈夫守贞,就不去负担起母亲的责任,你这是逃避……”

    “你……”白君仪不知如何回答。

    凌峰又抢著说道:“如果你觉得自己对不起丈夫,这个好办,我娶你,光明正大的娶你。”

    “荒唐!!”师娘叱喝的道:“我是有夫之妇,怎么能娶我?”

    “你回去跟陆青枫说自己已经不是贞洁之人,他自然会休了你。既然他休了你,我娶你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凌峰丝毫不退让,言之凿凿,誓言旦旦。

    师娘白君仪顿时愣住了,灵蕊更是惊讶得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谁想到凌峰居然会有如此的想法,如此看似不切实际、异想天开却又可以行得通的想法。

    “这……这如何使得!小说整理发布于ωωω.ㄧб  k.cn?”白君仪结巴的疑问道。

    灵蕊这时道:“师娘,为什么舍不得,你、你不是经常埋怨师父对你不好吗?而且你们也有五年未同房了,他一年闭关修炼十一个月,剩下来有多少时间陪你,师父他……他还算是你的丈夫吗?”

    “蕊儿,你住嘴。”师娘白君仪突然脸色苍白,显然灵蕊说的都是实话,而且都是戳到了她的痛处。平时这些秘密连陆菲儿都不知道,皆因为灵蕊是师娘的贴身侍女,所以对她生活上的任何细节都是一清二楚。

    凌峰听到灵蕊这样一说,简直是高兴得抓狂,原来师父一早冷落师娘,甚至五年不同房,这,这是什么的概念啊,简直就是守活寡!

    “我再也没有面目活在世上了……”师娘白君仪说着,举掌拍向自己天灵盖,凌峰抢先一步抓住她的手,道:“师父不要你,我要你。我娶你难道就是大逆不道吗?我从没有把你当作我的师娘。最多你也只是比我大几岁的姐姐!我喜欢你!”

    白君仪何时接受过这样直白的爱情表白,顿时傻眼住了,喃喃道:“荒唐!荒唐!”

    灵蕊这时也上前紧紧抱住白君仪,哭求道:“师娘,师兄说得对,你别这样……活着,比什么都强。”

    白君仪一时不知说什么好,道:“蕊儿,你放手……”

    灵蕊哭泣的说道:“不,师娘,自古以来,夫妻不和改嫁的例子很多,既然师父对你不好,何必苦苦的为他守贞。人生不过短短几十秋,百年过后,大家不过都是一堆白骨,何必在乎现在这些颜面、贞洁!更何况师兄根本就是没有侮辱我们的贞洁,他是救了我们!”

    白君仪实在想不到自己的灵蕊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惊道:“什么?你说什么??”

    灵蕊道:“难道不是吗?今天之果,是起因于点苍山真阳子,还有那个恶贼吴征!我们没有错,师兄也没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

    说起吴征,白君仪顿时变的 生气的道:“哼,这个恶贼已被我击杀!”

    灵蕊道:“除了他,这世界还有多少他那样的坏蛋?他背后真正的主使还在逍遥快活,难道你就甘心这样让他逍遥法外?难道你不想将他们剪除,一洗今日之耻?”

    白君仪哼了一声,并不作答!

    凌峰道:“蕊儿说得对,我们更要留此有用之身,去消灭那些为害武林的坏蛋、恶贼,为民除害、替天行道。这样就死了,那岂不是正落入了那些恶贼的圈套……”

    白君仪长叹的说道:“世上行侠的多我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你们不用说了,我执意已决!”说完又要举起手掌!

    凌峰只好伸手点她了她的穴道!白君仪躲闪不及,叫道:“你、、你要干什么?”

    凌峰对灵蕊道:“蕊儿,给师娘穿好衣服,把她带回驿站再说吧!”

    “回驿站?!”灵蕊惊讶的道:“万一师娘她……”

    凌峰信心百倍的说道:“回到驿站,师娘一定会活下去的。师娘,你说是吗?”

    “峰儿,你?”白君仪这才明白凌峰的意图。

    的确,回到驿站,众华山弟子一旦见到师娘,肯定会欢欣鼓舞。而且师娘这个时候总不能自杀,因为弟子会怀疑,师娘为什么要自杀,一旦发现是失贞的事情,那么师娘就算死了,也是给华山抹黑。因此死了不但堵不住今天的事情,还会将事情败露,如此一来,死不如活着更能坚守秘密。

    不等不说,凌峰这一招是逼使师娘白君仪活下去的最好办法。

    灵蕊想通了点点头,整理一下师娘的衣裳!随凌峰一起回华山派的驿站。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