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55章【师娘·抗争】

    当凌峰救灵蕊上岸时,灵蕊已经是中销魂迷情淫香散极深,而且这种毒又是没有解药的!为了救她,凌峰只有接受眼前的事实,占有她!

    灵蕊的衣服已经被她自己剥除,赤裸的玉体展现在凌峰的眼前,柳眉星眸,瑶鼻樱口,肤如凝脂,此时胸前绳结已经解开,只见淡蓝色肚兜下双峰微颤,有如成熟的水蜜桃。傲人的双峰顿挺立在空气中,雪白的酥胸美丽而骄傲,乳峰顶一颗红樱桃诱人之极。丝绸长裤已经扯下,一条薄绫的淡粉色亵裤展现在眼前,上面绣了一只娇小的凤凰。疯狂中,灵蕊自己将最后的亵裤也脱下,青春、健美、雪白的肉体完全裸露出来。

    凌峰有点不知所措,但是还是下决心红着脸将灵蕊搂入怀中,熟练的吻了起来,只觉灵蕊性感的躯体充满活力,充满质感,真正的羞花闭月,凌峰用他灵活老练的舌头梳遍灵蕊的雪白的肉体。灵蕊突然感到浑身一阵燥热,一阵热流涌出。凌峰也感觉到了灵蕊身体的变化,俯身观看,只见芳草地涌现出一串晶莹的露珠。凌峰忍不住用双手在她的雪白粉嫩的胴体上来回抚摸着。灵蕊已经受不了心中欲火的焚烧,樱唇里娇哼着,叉开两条雪白丰润的大腿让凌峰骑在她的身上。

    凌峰全身压在了灵蕊柔软如蛇的羊脂玉体上。“我要……我要……”身下的灵蕊俏脸被欲火烧得通红,樱桃小口里发出了放浪的娇呼声。

    “啊……”凌峰的用力这自然又换来灵蕊一声娇柔的惊叫。随着凌峰猛的一用力,冲破了阻碍,深入进灵蕊的深处,她娇哼一声,少女丧失贞操的刺痛令她不由自主的抱紧了身上的人儿,两颗珠泪缓缓从晕红的桃腮上滑下。

    灵蕊的纤腰一挺,白嫩的玉花体猛然绷直了,那柔软腻滑的甬道紧紧地咬住了深深凌峰的男性权柄,在抽搐着达到了第一次高氵朝。随着灵蕊体内狂泄而出殷红的处子鲜血,宛如桃花落地一样醒目!灵蕊终于在凌峰的冲击下,告别了纯真的少女时代!

    虽然灵蕊是第一次,但人类的本能似乎不需要教,灵蕊自由发挥的浪叫着,彷佛置身於暖洋洋的山谷看红日升起,又像被涨潮的海水推着,一波又一波的随波逐流,不管飘向何方。这就是做女人的快乐,做女人真好。灵蕊快活得无法形容,也不知道是春药的缘故,还是她身体本来就潜伏着巨大的淫荡,她用不连贯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欢喜:“真好,师兄来吧!使劲,喔喔,受不了!啊,我死了……”

    这时候的灵蕊全是淫声浪语,哪有什么正派侠女风度,原来的文静、贞洁、温柔的灵蕊完全不见了,只见乳波臀浪,淫语连连。凌峰也快乐的不得了,宝贝不停的做活塞运动,甜美酣畅的感觉充满着整个宝贝,继而传遍全身。

    灵蕊渐渐达到高氵朝,花蕊不停收缩,一股股淫毒从体内排出,“啊,呜呜。我丢了……”灵蕊进入最快乐的小死状态,全身绷直,继而瘫软如泥。

    在灵蕊的大叫声中,凌峰感到灵蕊不停的收紧,夹得自己舒适极了,一波一波的快感进入脑海。于是猛烈而快速的冲击了十余下,腰脊一麻,阳精猛烈地射向灵蕊,只有这样才能最彻底的清洗她体内的淫毒,同时大量的射入使花蕊受到更强烈得法刺激,二人同时达到人生的顶峰。

    “啊……烫死我了……”灵蕊失神的叫着。

    ※※※※※※※※※※※※※※※※※※※※※※※※※※※※※※※※※※※※※※※※※※※※※※※※※※※※※※※※※※※※※※※※※※※※※※※※※※※※※※※※※※※※※※※※※※※※※※

    而在此时,山崖小岭之上,吴征闪开白君仪砸来的大石,赶紧地疾点自己穴道,终于止住了流血。但是他身体更虚弱了。

    吴征惊魂未定中,又看见了阴魂不散的白君仪,眼前的她虽然美丽如女神,但是更像是追魂夺命的女鬼,吴征惊呼道:“该死!”

    白君仪强忍着体内淫毒的爆发,冷冷道:“不错,该死的人正是你。”

    吴征恨声道:“哼!我死了,谁给你解毒!这里只有我一个男人。”

    白君仪冷道:“我就是死,也不会苟活着。”

    吴征步步后退,一直到了悬崖边上,也就是刚刚灵蕊下坠的地方,他不时的看着下边。

    白君仪冷笑:“你打算也跳下去?”

    吴征转动著贼眼:“有何不可?”

    白君仪冷笑:“你不怕摔死?”

    吴征道:“我受的这种伤,面对着你,迟早也是死!”

    白君仪冷冷的道:“那你又为何还不跳?”

    吴征奸笑:“这个嘛……”

    白君仪道:“以你现在的伤势来看……跳下去即使不摔死也是半条命。”

    吴征奸笑两声“嘿嘿……”

    白君仪道:“剩下的半条嘛,只怕在我白君仪手下也走不过十招去!”

    吴征不由心惊胆跳:“你是说:如果我往下跳,你也一定跟著往下跳?”

    白君仪并不回答“哼哼!”两声。

    吴征道:“你让我跳下去,为何不现在就过来取我性命?”

    白君仪何曾不想,只  是刚才一击已经将她体内的淫毒完全激发,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内劲,别说是受伤的吴征,就算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只怕她现在也没有把握擒下。她在等,哪怕是能恢复一点点功力也好,于是冷笑的道:“何必急在一时?我喜欢猫抓老鼠的游戏。”

    其实吴征是在盘算著敌凌峰处境,他又开口试探著道:“你还不急吗?你中了我的销魂迷情淫香散,想必毒性早已开始发作;你的功力再高,修为再深,只怕也撑不了多久啦!”

    “哼!你要不要试试。”白君仪又哼了一声!

    吴征仍在探试著:“下面是一潭池水,你那小徒弟在下面一定活着,如果我跳下去抓了你的小美人徒弟;你一定会后悔的,难道理一点都不在乎吗?”

    白君仪仍是镇定冷笑:“你再激我提要下手杀你,莫非你是想早下地狱?”

    吴征一阵得意:“我峰一定不会死得比你早,因为我一定不会主动跳下去!”他心里已经有了七八分的把握,白君仪已经是强弩之末。

    这才是说到白君仪的重点,但是她只能不动声色,脑中尽可能盘算著对策,因此吴征也不敢动分毫。

    吴征夸张地大笑道:“被我猜中了,不是吗?你既无法过来杀我,我也不会往下跳;咱们俩人就只好在这里干耗著,比一比谁的命长……哈哈!不过到时候你淫毒爆发,只怕便宜的人是我,哈哈,天下第一美女的美味,我喜欢。”

    尽管受到吴征的刺激,但是白君仪还是不理会,安心的调息静气。

    白君仪调息的时候惊惧发觉,那毒已深入了骨子里,也根本不是内功修为能抗拒得了的。更糟的是,吴征根本不给她静、心调息的机会,不断地疯言疯语,极尽淫秽地挑逗著:“你那徒弟究竟十五还是十六?我看反正是含苞待放,情窦初开……此刻只怕再也忍不住淫毒攻心,欲火焚身啦……哈哈!”

    白君仪咬牙不加理会。

    “如果被那个男人遇上了,哈哈……一定是淫荡如同母狗一样扑上去!”

    白君仪恨不得能掩住自己耳朵,她再也无法忍住,厉吼:“闭上你的狗嘴!”

    吴征非但没有闭嘴,反而夸张描述女子中了淫毒之後,如何找男子消魂,如何欢畅蚀骨……

    突然银光一闪,长剑疾飞而至,白君仪终于强硬出手,就是死,也不能让吴征得逞!

    “玉女飞仙!”

    这是华山玉女十八剑的精华,也是当年白君仪的成名剑招,不知多少高手恶徒丧命在她的此剑之下;此刻含怒出手,更是孤注一掷,势在必得。

    劲道之足,涵盖之广,使得吴征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如要保命,只有翻身下跃。吴征果然仓皇下跃,而白君仪正是要逼他下去,随著亦纵身而起,向下扑去。谁知那吴征果然狡猾之极,早已防她有此一著,预将自己腰带缠在一旁的小树上,使身子只是悬空吊住,并未真正跌下。

    白君仪号称华山神女,黑白两道闻之丧胆,岂是省油的灯,就在与吴征错身而过的一刹那,长剑疾挥他悬吊著的身子,左手挥掌横扫疾拍,砰地击中吴征的面颊,惨叫声中,鲜血横飞,吴征当即身首异处。

    白君仪已如殡石般飞坠而下……

    噗通一声,她也跌入水中,沉入潭底……

    接下来的遭遇也与灵蕊完全一样;在湍急水道中翻滚冲流许久,直到精疲力竭,方得浮出水面。

    挣扎爬出,也是因为求生本能。

    她也因为被这一番折腾,弄得血气翻涌,淫毒迸发。就在她感觉到绝望时,她看见了令她绝望又充满希望的事情!

    白君仪在淫邪毒害的痛  苦中,睁开眼睛所见的,是那令她悬念挂心的侍女灵蕊,一如吴征所描述的那样,正在与男人正在赤裸肉搏,抵死缠绵……

    白君仪痛心疾首,她最耽心的事终於发生了,灵蕊沾辱了师门。她怎能接受眼前的打击,顿时眼前一轰!几乎晕眩过去!

    正当她感受绝望的时候,突然又看到了希望,至少是她可以接受的希望,趴在灵蕊身上的男人,正是自己心里喜欢的弟子,凌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