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54章【师娘•淫香】

    就在凌峰赶去帮师娘追敌寇的时候,这时的白君仪正与敌寇斗智斗勇的交战中!

    那敌寇是被谢琳岚斩断手臂,那种伤势岂能一下子就能上得住血!沿途的血迹就像泼水似的,师娘追踪起来并无困难!

    不过那敌寇的确了得,居然流血这么多,也没有昏倒。不过按照白君仪的推算,就算本事再高,也不可能无休止的让血流出体外,因此他一定是点了止血穴道,接下来应该会找地方止血。这个敌寇已经受伤,肯定不会跟随其他的偷袭者一起撤离,而是落在人后。师娘心里唯一担心的是,这个混蛋的身上也没有解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华山派那些中了淫毒的女弟子就凶多吉少了。

    此刻,白君仪拉著灵蕊,一路追踪血迹而去……。

    一阵紧急追赶,白君仪突然觉得血气翻腾,其实刚才她为灵蕊擦拭血迹的时候,因为不小心也碰到了血迹,也就是说销魂迷情淫香散的毒性也通过肌肤血液渗透到了她的体内,而且因为自己的奔跑,毒药已开始在体内发作了!不过在师娘怀中的灵蕊中毒更深,首先禁受不住,两腿一软,几乎栽倒,于是喘着气说道:“师娘,我不行啦,你自己去追他!”

    白君仪急道:“不行,此刻全你毫无自保能力,万一你遇上男人就麻烦了。我不能丢下你不管。”不由分说,她抱起灵蕊,再沿血迹追去。

    地上血迹渐稀,只是偶而出现斑斑点点,白君仪暗恨这恶贼的命还真长。血迹将她引到荒郊野外,血迹一直进到了一间破烂的关帝庙里。半边墙脚下,有沙土混凝的几滴血迹,毫无疑问,这贼人一定是已逃到关帝庙里面去了!

    白君仪抱起灵蕊,提气纵身而上,仅有丈余的破墙,竟然险些失足,她知道是那歹毒药力侵蚀了自己体力,如果再这样下去,只怕自己支撑不多久了……

    白君仪在焦虑的时候,突然灵蕊娇喘一声,挣扎醒来,白君仪看她满脸赤红,眼充血丝神情吓人。不由担心道:“灵蕊,你怎么啦?”

    话犹未了,灵蕊竟哗地扯开自己衣襟,急促喘息著:“师娘,我热,好热……”说着,灵蕊又扯下内衣,露出酥胸:“我……我受不了啦!”

    白君仪又惊又急,只得狠心出手,一指点在她委中穴上,令她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然而她自己也觉得胸臆之间,奇热焦燥不已。她知道自己也支撑不了多久,此刻分秒必争,非要马上得到解药不可!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白君仪抱著灵蕊落下墙头,再仔细搜寻几乎已经看不见的血迹……

    那细微的血迹,将她引到一口残破圯塌的古井之前;莫非那恶贼知道自已被追得紧了,知道自己大限已至,恶贯满盈,临死投井,图个全尸?

    她伸头向古井望去,深邃漆黑,枯湿不知;拾起块石头扔下去,许久方听到回音,却又一路不停地向下滚落,终至连回音也没有了。

    这不像是一口古井,更像是一条隧道,通往地府的通道。

    白君仪深深知道这种销魂迷情淫香散是江湖上至淫之毒,这种毒性会蚀入骨髓,神仙难救,中者立刻就会理智尽失,淫心大发,丑态毕露,尽会做出枉顾廉耻之事。白君仪毕竟是华山派的神女,师出玄门正宗,修为深厚,方能支撑至今。但是时间一久,只怕功力都会被耗尽,那时候就无法挽回了。她此刻觉得血气翻涌,胸口作恶,难道销魂迷情淫香散马上就要发作!?

    白君仪想到销魂迷情淫香散发作的后果,与其教自己和灵蕊受尽折磨和凌辱,丢人现眼的被男人捉弄地活著,这样不但辱及自己,更要沾污华山派,倒不投身此井,一死了之!白君仪脑海顿时闪过要时的念头!

    一念至此,白君仪不再犹豫,抱了灵蕊,就要踊身跃下……

    “嘿!”突然旁边传来一阵轻微的得意笑声,尽管笑声很小,却挽救了正要跳下古井隧道的白君仪。

    白君仪听到笑声,就在纵身要跳的一刹那,突然飞身,拔出长剑,直刺笑声传出的方向。她确信笑声来自于自己苦苦追击的淫贼,因为这里不会再有第三个人。这淫贼一定是故意将血迹沾到古井隧道的旁边,扮成自己跳井的假象,而他偷偷的藏匿在墙体的后面。

    “嘭……”一声撞击。

    白君仪的玉女剑将关帝庙破旧的残墙赚到,整个关帝庙就像要倒塌一般,瓦砾横梁轰然倒下。

    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之後,白君仪不顾一切的抱着灵蕊翻滚躲闪,跌落在尘土飞扬的杂物堆中。全身又酸又疼,周身骨骼,似乎全都散开来;幸好没有被落石横梁砸中……

    “碰……”又是一阵颤动,白君仪见整个关帝庙就要轰然倒塌,不顾一切将灵蕊先抛到庙之外,自己跟着飞奔而出。

    “嘿嘿……”

    当白君仪逃出庙里的时候,又一次听到了这冷酷又淫荡的笑声。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过度的原因,白君仪感觉自己此刻体内毒性又开始要发作,在翻腾,那是一种比痛苦更难耐的痛苦,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灵魂深处的,却又是极其浮浅庸俗的肉欲饥渴之苦。

    就像有千万只虫蚁,在噬咬著她的心……

    就像沙漠中渴望甘泉,在渴望著男性健壮有力的臂膀。

    渐渐陷入幻境,白君仪几次要伸手撕扯自己衣裳;只因一点灵智未泯,咬紧牙根强行忍住。

    懊丧痛悔中喃喃呻吟:“灵蕊!我对不起你!师娘没能给你找到解药!”

    “嘿嘿,华山神女,十年前的天下第一美女……哈哈!!”原本轻微的笑声,此刻变成了阴恻恻的哈哈大笑。

    白君仪悚然而惊,举目四望。只见在不远处,一个头发凌乱,手臂残缺的身影一步步走来,白君仪壮胆厉喝道:“你是人是鬼?”

    那双眼睛在幽暗处更是阴阴冷笑:“此刻是人,难保不会变鬼!”

    一听是人,白君仪立刻紧握她手中的长剑,喝道:“你就是那个放毒的人?”

    “嘿嘿,我就是点苍山的吴征。”吴征亦同时喝道:“想杀我,想看看这个是谁?”

    接著火光一闪,吴征燃起了一块柴火上这才看清,刚才自己抛出的灵蕊已经被吴征所擒住,而且是在昏迷中,却正好挡在吴征那恶贼身前。

    白君仪估量著自己伤势,知道没有把握能纵跃过去抢救灵蕊,只能怒道:“淫贼,你想怎么样?”

    “嘿嘿……我想怎么样?今天能让我选择的路无非两条,要不活,要不死。不过今天我想走第三条路,就是临死也好,求生也罢,也要一尝华山美女的鲜嫩玉体……”吴征虚弱已极,却又吃吃邪笑起来:“你们砍下凌峰一条手臂,几乎要了我的命,谁知老天有眼上,将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妞送到我的手中!”说着,他的手居然是按在灵蕊的丰乳之上。

    “你……你无耻!”白君仪气愤的道:“亏你点苍山还是名门正派,居然使用如此手段,禽兽不如,也不怕为天下武林所不耻。”

    吴征哈哈一笑,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可是武林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再说了,你华山派也不见得是什么名门正派,要不是你华山弟子给我们师父戴绿帽,能有今天的事情发生吗?”说着,他一掌拍在灵蕊背上,将她震得醒来,喝道:“睁开眼睛瞧瞧,我是谁?”

    灵蕊终於弄清状况,却又被他制住穴道,动弹不得,惊叫著:“师娘救我!”

    吴征嘿嘿笑道:“此刻你师娘也毒性发作,没有解药,自身也难保啦,如何救你?”

    白君仪喝道:“交出解药,饶你不死!”

    吴征道:“这解药么……”他伸手入怀,取出一大把各式各样的药来,一样样仔细数著:“嗯……天心丸、剔红丹、酥合散、秃鸡香……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解药,你说怎么办?”

    白君仪又怒又恨:“该死的淫贼!”

    吴征大笑,又因虚弱而喘息:“我被砍去一条手臂,最多只能算是皮肉外伤,此刻已包扎止血,敷了金创药,吞了疗伤丹……”他吃吃而笑:“只要过那么个把时辰,吃点食物和喝水。我很快就能恢复体力……而你,可就没有我这么幸运啦,哈哈!”

    白君仪冷哼:“痴心妄想,此处怎么会有食物饮水?”

    “当然有。”吴征手指用力,灵蕊就痛得大叫。

    “喝她的血,吃她的肉,又不让她立刻断气死去,岂不是最好的食物饮水?”吴征更是淫邪地伸出禄山之爪,探入灵蕊衣襟之内:“哈哈,你这小徒弟今年多大?十六还是十七?敢情还是个情窦初开的黄花大闺女吧!你知不知道?处女精血滋阳大补!”

    “啊,师娘……”灵蕊挣扎惊叫。

    白君仪怒火攻心,更觉得全身炽热燃烧般难受,于是厉吼:“你敢!”她喊完之后,含泪举起长剑,道:“灵蕊,对不起了。”

    顿时,白君仪挥动长剑,卷起一阵剑浪,随着剑气带动,大地都发出惊天动地巨响,周围的石块木头被剑气卷起,夹着尘土杂物,漫天飞起卷成一团,轰然撞向吴征。

    白君仪已经下了必死之心,与其师徒被遭受侮辱,不如与之同归于尽。

    吴征万万没有想到白君仪会如此做,惊惶闪避,仓促中反掌推出,砰然击开大石,但落差巨大的冲击力,反将他击得口喷鲜血,反弹而出。

    吴征只觉右掌酸麻,左臂伤口再度迸裂,鲜血又似开了口的闸门,泉涌而出。

    而灵蕊则被吴征抛开,跌落在关帝庙一旁山崖之下……

    灵蕊被吴征这么一抛,一撞,不知怎的也能动了;急速坠落中,她惊慌呼叫,正以为自己命不长矣的时候,只听“砰”地一声,她已跌入一潭泉水中……其实所谓的悬崖不过是十来丈高的小岭,下面又是一潭池水,因此坠落并无危险可言。但是灵蕊毕竟是中毒之人,而且下坠之力使她不但呛了口鼻灌水,因此沉入水池颇深。

    当灵蕊挣扎浮起时,因为水流湍急,冲得灵蕊身不由己,连翻带滚……

    不知呛了多少水,也不知被冲了多远,水流终於渐渐减缓,灵蕊也终於能抬头换气,挣扎著浮出水面,挣扎著爬上岸来,痛苦地伏地呕吐、喘息……然而不止是呛水的痛楚而已,像这样一阵翻腾折磨之後,那股恶魔似的主母火,已不再受到控制,如脱缰野马般一发不可收拾。

    灵蕊体内的销魂迷情淫香散终于爆发,她已丧失了最后一点灵智,疯狂的撕扯自己衣衫……

    就在灵蕊欲火膨胀到了极点,不能抑制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男人。这个时候,不管对方是什么男人,只要是男人,她都会情不自禁的冲上去。这就是销魂迷情淫香散的威力……

    来人是凌峰。

    凌峰告别覃畹凤就往城西赶来。一路上,凌峰并没有留意地上的鲜血,他是凭着嗅觉和感觉一直寻踪而来!就在焦虑和毫无头绪的时候,他听到一声巨大的落石声,紧接着就是有人落水的声音。于是凌峰不管三七二十一,顺着清溪寻找,不巧就看见了从江面飘来的灵蕊!

    “师妹!!”凌峰大惊的叫了一声,毫不犹豫的飞身将灵蕊从水中救起!还未等凌峰开口问她怎么回事?师娘在哪里?只见灵蕊就象是发疯的母狗一样,疯狂地伸手抓向他,并且疯狂地撕扯他身上的衣服……

    灵蕊中的是世上最淫荡的春药——销魂迷情淫香散!除了交合,根本没有任何的解救方法!

    而此刻的凌峰就是灵蕊最好的解药。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