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51章【少年英雄】

    凌峰轻蔑的一笑,扫视一下后,不慌不忙的说道:“师姐,你一旁休息,这些无赖只会弄脏你的手,我一个人就可以。”

    覃畹凤看了凌峰,心里也想看看凌峰的武功到底如何,于是乐于退到一旁。

    “臭小子找死……”点苍山里突然跳出一个大汉,双目爆出凶光,脸色阴沉无比,死死地盯着凌峰,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

    “谁找死还不一定。”凌峰冷冷的道,怒目而视。

    这名大汉放佛被激怒了,猛然大喝一声,“锵”的一声响,拔出弯刀,一刀便往凌峰当头劈下,刀风“呼呼”,刀势极为凌厉。

    “啊!”覃畹凤身边的两名写女弟子见状吓得花容失色,尖叫起来!点苍山的刀法一向不错,这个大汉一招挥出,可以看出至少有二十年的积淀,在点苍山里应该是一名排的上号的角色。

    只可惜,今天他遇上的是凌峰。

    凌峰冷笑一声,胸有成竹,突然轻身一跃,空拳挡向来人的弯刀。

    全场大惊,就连覃畹凤都感到不可思议。

    空拳对尖刀,何曾见过这样的胆识,这样的少年英雄。

    刀快。

    拳更快。

    如闪电眨过。

    弯刀未至。

    凌峰的拳头已经重重的猛击在这使刀大汉的下巴处,“砰!”一声巨响。打得那大汉口喷鲜血,整个人直飞了出去。

    “轰!”的又是一声,那大汉顿时摔在地上,骨骼碎裂的声音传来。随着那大汉一声惨叫,顿时昏迷过去。

    凌峰随手夺过那大汉的刀,随手一扔,顿时由刀尖入地,一直到刀柄处,全部埋地里。

    如此深厚功力,居然出自如此年轻的少年,现场的每一个人都不由的为之震惊。

    “啊!三师兄……”在众点苍山的弟子齐声惊叫,那个大汉已经昏迷,如果不是凌峰手下留情,只怕他此刻已经是见阎王了。

    到了这一步,点苍山的弟子顾不上许多,一起拔出了刀刃,指向凌峰。

    那苏灿更是惊怕得面容扭曲,双目凶光四射,也拔出兵刃,“大家一起上呀!”的一声怪叫,持剑扑来。

    “锵……”凌峰这个时候长剑出鞘,挥动剑招一边挡去众人的围攻,随即大喝一声,另一只手竟拳头硬撼苏灿手中的利刃!

    “师弟,千万不可杀人!”覃畹凤感受到凌峰身上透出的杀气,生怕一旦杀了人会造成不可弥补的过错,于是在旁见状不由得惊叫出声。

    那苏灿平日也练了一些武功,见凌峰被自己的手下围攻,此刻还空手迎自己的长剑,心忖这小子送死。运足全身的功力,长剑象一条披练似的直刺过来。

    可是,他错了。

    拳剑终于相接,只听“轰!!”的一阵响声,苏灿手中的长剑竟然被凌峰的真气震成碎片。

    接着,一声宛如杀猪般凄历的惨叫声响起,苏灿的手臂从手掌到手腕到手肘到肩头,全部被凌峰这一记重拳轰碎!

    半身残废。

    凌峰没有要他的命,但是这比要了他的命还要难受。

    “师弟,不要。”覃畹凤见凌峰出手狠重,不由的惊呼起来。

    “啊……”苏灿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惨叫声,掉在地上,不住地惨叫扭动着。

    余下的几个大汉瞧得心胆皆寒,狂叫声中,纷纷朝凌峰扑来。凌峰嘴角泛起一丝冷酷的笑容,长啸一声,如猛虎出笼般冲入敌群,展开近身搏斗,只见他双手或拳或掌或爪,变化无端!

    凌峰的拳脚“呼呼!”生风,疾如闪电。横腿扫过,街道边那一颗宛如腰粗的大树竟然也“轰!”的一声倒下。

    大树况且如此,人更不屑一说。

    盏茶时间不到,战斗结束!

    没有一个人可以独立站起来,如果不是凌峰手下留情,只怕此刻躺在地上不是伤兵,而是死尸了。

    凌峰冷冷的看着点苍山的那一帮乌合之众,道:“回去告诉你们掌门,我叫凌峰,如果想报仇,我三天都在华阴县等他。”

    那些点苍山弟子哪里还敢出声,当即抱着重伤的弟子纷纷散去,只恨少生了两条腿不能跑得更快一些。

    “你、你闯祸了,知道吗?”覃畹凤气得全身发抖,对着凌峰怒气的责问。

    凌峰却是出奇的平静,道:“看这苏灿平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此番给他一点颜色,让他不敢再横行江湖。”

    覃畹凤气道:“你难道不知道他是点苍山掌门的养子吗?我们刚刚跟点苍山闹上,你这是火上浇油……”

    凌峰面不改色,更不会认错,霸气的道:“如果因为害怕惹事,害怕连累华山就不敢伸张正义,那江湖还有什么道义?还有什么正义?连最起码的行侠仗义都不敢做,华山派再威风又能如何?如果师父因为这件事情要处置我,我宁愿不做华山弟子。”

    一旁的女弟子苏婷和秦夙听到凌峰荡气回肠的宣言,眼睛里不由闪烁出敬仰的神色,的确像凌峰这样年少有为又英俊不凡的英雄,在江湖上屈指可数。

    “你……”覃畹凤压根没有想到凌峰这么冲动,更没有想到他会用这样的口吻来责怪自己。

    凌峰一字一字的说道:“我——没——有——错。”说着,转身离开。

    覃畹凤回过神来,追问道:“师弟,你要去哪里?”

    凌峰道:“我饿了,找吃的去。”说着,根本没有理会覃畹凤一个人离开。

    覃畹凤生怕凌峰出事,只得陪着他一起。

    华阴县虽说不小,但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凌峰一个打了十三个点苍山的弟子。不多时,茶楼的周围就开始有人最这朝凌峰指指点点的说些什么,但却是离得远远的,不敢靠近。

    毕竟谁都不想惹麻烦,正当凌峰思量着点苍山会派什么人物来报仇时,人群中传来了一阵骚动的声音,跟着一阵嘈杂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响亮。

    凌峰没有想到对方来得这么快,快得自己连午餐还没有吃。

    果然,一队背刀携剑的点苍山弟子,骑着骏马,杀气腾腾的从城门冲了进来。他们先去了凌峰打伤苏灿那条街,眼前的惨景让他们可谓是既惊又怒。惊的是他们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情,怒的是华山派的人居然如此张狂,华山弟子给点苍山掌门戴绿帽本身就是奇耻大辱的事情,现在又被一个华山派乳臭未干的小子以一打十三,这当真是令点苍山颜面无存。

    当点苍山真阳子接到飞鸽传书,自然是愤怒不已,当即下令自己的大弟子吴征率弟子将凌峰擒来,就算擒不来也要了解一个究竟,点苍山岂能一连吃华山派两个大亏?

    凌峰去茶楼吃午餐,覃畹凤不放心,自然也跟来。刚刚吃了一点,点苍山吴征就带着这一队人马来到凌峰等所在的茶楼,凌峰太帅,覃畹凤太美,吴征几乎不用寻问,即刻便认出了凌峰等几人。

    吴征下马,他身后有八个青年紧紧跟随,而其他人也陆续下马走了过来。

    华阴县的人毕竟见惯江湖纷争的,所以一见这架势就知道要打架,见点苍山这些人气势凶凶更是躲之不及。当吴征来到茶楼,径直的走向了凌峰,但在离凌峰还有近一丈的距离时停住了脚步。

    吴征三十岁样子,长得比起苏灿威武帅气多了,他将凌峰上下大量一番后,开口问道,“敢问阁下,我点苍山弟子与华山是否有仇?”

    吴征看得出凌峰深藏不露,而且一旁还有华山玉凤覃畹凤,再加上这里又是华山地盘,他可没有苏灿那么傻逼,为了慎重起见,他并没有立刻发难,当然这也要归功于凌峰刚才显出功夫太过惊人了。

    凌峰冷冷的道:“没有旧丑,可是他们调戏我师姐,实在该打。”凌峰说着,点苍山的弟子不由把目光转向了覃畹凤的身上。

    见到了覃畹凤的容貌,吴征立时不由得看得有些入神,但总算还有些定力,勉强收住了心神,只是他的那几个随从就没那么有出息了,看着覃畹凤竟然还有的人都流出了口水,当真是丢人极了。其实,这也是难怪,覃畹凤本来就是国色天香,人间难遇,是男人都难免会有些反应。

    点苍山的人本来是来问罪报仇的,但吴征没想到自己手下如此不争气,不禁气往上冲,冷哼一声,将那些点苍山弟子惊得回了神,却也还是趁机会偷偷的拿眼睛不时的扫覃畹凤一眼。其实,吴征自己又何尝不想这近在眼前的人间尤物呢?只是这美人可是带刺得很,要不然苏灿也不会变成了残废。

    吴征高声向凌峰叫道:“这位少侠,我点苍山对你是客气,你可不要不识好歹!打伤我掌门之子苏灿和其他弟子的人是不是你?说!”这些话声色俱厉的说了出来,只是凌峰还是不在乎,慢悠悠的喝了口茶,眼睛斜着瞄了他一眼,懒散的说道:“点苍山掌门之子苏灿是谁?没听说过。点苍山嘛……也不熟,敢问是不是专门欺负弱小,在平民百姓中称王称霸的,那些窝囊废呀?”

    如此侮辱点苍山,吴征再也沉不住气,“呔!小子,我点苍山是仁至义尽,你华山派欺凌我师娘在前,辱我掌门之子在后,今日绝不能饶你。说出你名字,免得将来没人给你收尸!”

    凌峰的回答却是轻蔑的一笑,“杀我?你明知那苏灿不是好东西,他平日里为祸乡里你等不加约束,如今我为民除害你等还来报仇,足见点苍山也不配称为名门正派,也罢,本少爷连你们也一并教训了吧!”说罢,只见他人影一晃,却又随即回到了原地,只是那两个紧紧跟在吴征的身后的随从竟然猛地向后倒着飞了出去。

    “乒乓……”,那两个随从在飞了三丈开外后,才掉了下来,将茶桌椅子砸倒砸坏不少,而两人直到落地才“哎呦哎呦……”的叫了起来,反观凌峰则是依然悠闲地喝着茶,好像没事人一样。

    如此武功,吴征哪里见过,当即抽了三口凉气。看着凌峰,心一阵不安,心想自己这回是遇上阎王了。

    吴征在倒吸凉气,担心胆颤,凌峰则是在冷笑,覃畹凤在捏汗,而一旁的苏婷和秦夙则是对凌峰滔滔不绝的敬仰。

    江湖,从来就是英雄出少年的地方,只要你有足够的本事。名誉、金钱、女人,均可唾手可得。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