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45章【师娘真情】

    陆青枫看着凌峰,道:“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想不明白,我不妨告诉你关于逍遥派和我们华山派的恩恩怨怨。或许这样,你就能理解,为什么刚才为师如此之冲动。”

    陆青枫在大堂中间的椅子坐下,师娘做一旁,凌峰坐他们的下边。陆青枫长叹了一下,缓缓的说道:“事情要从我师父也是你的师祖白青松说起,三十年前,那时候你师祖还不是华山的掌门,但是在武林之上已经是鼎鼎大名的少侠,江湖上人称华山神龙。那时候师祖年少轻狂,结交八方豪杰,其中遇上了一个叫李逍的年轻人,两人一见如故。两人经常一起切磋武功,久而久之就成了无所不谈的好兄弟,师祖对李逍丝毫不设防,还把华山派独门绝学独孤九剑与对方分享切磋。谁曾想到,这李逍竟然是逍遥派的弟子,他设法接近师祖,就是为了谋取我派的绝学。当你师祖得知李逍是逍遥派弟子,当即与他绝交。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可是不到三年之后,李逍居然独上华山,单挑曾师祖,并杀死了我们的曾师祖。你师祖赶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李逍扬长而去。师祖白青松接任掌门,甚至被同门认为是勾结李逍谋杀掌门篡位。你师祖为了为师报仇,也为洗清冤白,下令追杀李逍。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的李逍已经是逍遥派的掌门,在江湖上淫人妻子,甚至跟魔教圣女勾结,谋害武林。师祖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经过十年的努力,终于是找到了李逍,约他在华山玉女峰之巅,最终将李逍擒下,并进行了公审。可惜此战之后,师祖在斩首李逍之后,最终因为闭关修炼恢复内功,结果……离开了我们!但是十多年来,魔教的人一直不死心,对我们华山虎视眈眈,无时无刻不想着颠覆我华山,扳倒武林正道……”

    凌峰听了陆青枫的话,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对逍遥派的武功如此忌惮,原来是这样的缘故。但是自己身上已经流淌着逍遥派十六任掌门的内劲,自己已经是不折不扣的逍遥弟子。而且陆青枫的讲述根本经不起推敲,其中白青松当初根本没有杀了逍遥王,而是关在湖底,目的是为了谋取逍遥派的武功。如此说来,白青松根本不是什么名门正派的正人君子。但是到了陆青枫的口中,感觉是非已经颠倒,他只有点头的应声:“弟子知错了。”

    毕竟自己还是华山弟子,凌峰再怎么也要假装一下。

    白青松就是师娘白君仪的父亲,从这一点来说,陆青枫也是沾了白青松的光才接任掌门的。难怪师娘在华山如此有威信,看来是有来头的。

    陆青枫喟然道:“峰儿,你两原是无心之过,不知者不罪。但想到逍遥派与我华山的世仇,今日我若不给你当头棒喝,以你的资质性子,极易走上邪途,那就不能挽回了。”

    凌峰应道:“谢谢师父拨点!”心里却想,如果我听你的走下去,说不定更加走上邪途。

    师娘同样安慰的说道:“峰儿,你资质过人,如果好好练习我华山武功,将来一定会有所建树。”

    陆青枫道:“峰儿,你在半年在思过崖练习的独孤九剑甚是不错,但是华山剑法一向以来都是先练气,再学剑招。所以过段时间我会传力紫霞神功……”

    凌峰不知道陆青枫的用意,低头说道:“是,弟子感谢师父栽培。”

    陆青枫道:“你先出去吧,今天的事情不要跟其他师兄师姐提起!”

    “是,师父。”凌峰点头的应是,转身离开。

    陆青枫等凌峰离开,转而对妻子说道:“你找一个时间,好好问问他,他到底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剑招。”

    师娘一惊,道:“你、你还是怀疑峰儿?”

    陆青枫冷哼的道:“思过崖上面残留的逍遥派剑招早就被师父当年刮掉,何来风卷残云?而且凌峰刚才比试时候用的内劲,丝毫不比秉皓差,请问他的内功从何而来?入门不到一年,他就是神仙也不可能达到这样的境界。你让我怎么不怀疑?”

    师娘心里也是一阵打鼓,因为她心里很清楚,自己虽然曾经把独孤九剑的剑谱给凌峰,可是当时他拒绝了。可是今天他却又使出了独孤九剑,试问这剑法他从何学来?这一点,师娘本身对凌峰也是充满的疑惑,但是对于自己丈夫对凌峰的怀疑,她还是很生气,道:“既然你怀疑他,为何刚才你不把心中的疑虑全部问一个明白。”

    “哼,你以为我问了,他就能回答吗?”陆青枫拂袖的说道:“他不但资质极佳,而且还很聪明,很滑头。”

    师娘显然不认同自己丈夫的的观点,道:“如果你这样认为的话,何不直接把峰儿逐出师门,用得着在这里猜疑吗?”

    陆青枫气道:“哼,如果他真的是逍遥派的人,对我华山派可是大大的有用。我怎么能放过这样一颗子,将邪派一网打尽?”

    师娘吃惊的看着自己的丈夫,道:“你,你难道想利用峰儿……想不到你这么卑鄙!”

    “我卑鄙?”陆青枫道:“如果他是逍遥派的弟子,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华山,为了正派武林。你别忘了,逍遥派跟我华山是世仇,我岂能容逍遥派安插棋子在我华山?我这也是以其人之身还之其人之道。”

    师娘坚持的道:“我不相信峰儿是逍遥派的弟子,你要调查,就去调查去!”说着,她根本没有理会自己的丈夫,一个人转身离开。

    陆青枫看着自己的妻子离开,心里更加充满的恨意。

    凌峰从奖惩堂出来,他心里对师父陆青枫的印象变得差了。他看得出来,师父跟白青松一样,存有私心。他们比起逍遥王还是差了很多,这也难怪,华山派一直不如逍遥派,堂堂武林盟主,谁愿意被邪门歪道压制。本来凌峰见到师父之后,还有点惭愧,毕竟自己在华山做了荒唐事,可是经此交谈之后,凌峰一点惭愧都没有,反而觉得师娘所托非人,这样的老公,嫁来何用?

    对师父的印象一坏,凌峰觉得逍遥王之前做的更是对的。

    陆菲儿看见凌峰出来,迎上一看凌峰鼻青脸肿的,不由心疼的道:“师弟,你这是怎么了?”

    凌峰心想还不是给你那个父亲打的,妈的,打我,老子上完你女儿,再上你老婆。想念至此,一刹那间,凌峰觉得自己变了,怎么会这样呢?难道说逍遥心法里面真歪门邪道的地方?“没什么,师父跟我切磋了一下,我不小心撞的。”

    陆菲儿高兴不已,道:“爹找切磋?那就是有意栽培你了,这是好事。我去煮一个鸡蛋,给你烫烫,明天就好。”说着,一溜烟的跑去了后山厨房。

    凌峰看着陆菲儿认真的样子,心想刚才自己是在不应该那样的想,不管怎么样,陆青枫是陆青枫,陆菲儿是陆菲儿,不是同一个人,自己对陆青枫有什么不满,也不应该发泄到陆菲儿的身上。更何况陆青枫现在也没怎么对待自己。

    陆菲儿刚刚走完,谢琳岚又走了出来,看着凌峰,关心的道:“刚才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师弟,我真替你开心。师父从来没有召集我们任何一个弟子单独的切磋过。”

    凌峰心想,切磋个屁,那是自己骗骗陆菲儿这个小丫头,自己没差点被陆青枫给废了。但是这些话又不能跟她们说,避免她们过度担心。“师姐,你不去弄一个鸡蛋给我烫烫?”

    “没正经,有师妹弄就可以了,我才不理你!”谢琳岚开始是白眼责怪,后面那一句就是撒娇一样的诱人了。“你也累了,回房休息吧。”说着,她也离开了,毕竟这里弟子来来往往的,实在不适合谈情说爱。

    “峰儿,你跟我走一趟。”就在凌峰出神的时候,师娘从后面迎上来对他说道。

    “师娘!?”凌峰一愣,接着“哦”的应了一声,跟随师娘到了后山无人的悬崖边上。

    师娘不出声,傲立崖边,想得如同神女一般圣洁,凌峰心里琢磨到师娘的几分意思,却不敢开口,而是低低头的在师娘一旁。

    “我给你独孤九剑的剑谱,可是你并没有要到,我很知道,你独孤九剑的剑法是从何而来?”师娘开口就是责问。

    “弟子该死。”凌峰早就料到师娘会这样问,于是低头认错。

    师娘摇摇头,道:“我不是要你死,我是问你从哪里练习到的独孤九剑。”

    “是师祖那里。”凌峰终于开口说道。

    “什么!?师祖,我爹?”师娘大惊,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凌峰地低头的说道:“我并不是胡说,师娘你还记得上次弟子跟大师兄比武吗?当时他把我打到了池里,我就是在哪里发现了池底有密室,后来晚上我去了池底,结果发现里面就是师祖闭关修炼的密室。”

    “你说的可都是真的!?”师娘惊讶不已。十五年来,自己父亲当年闭关修炼结果不知所踪,遍寻华山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为了掩人耳目只能说他闭关修炼因为血气不畅死了。其实这在当时,乃是武林一大疑案,只是大家没有证据,也就不了了之。

    白青松的妻子宁无双也因为丈夫失踪,无心于其他,于是隐居在华山做上了长老,不再理会凡尘俗世。虽然对外宣布白青松死了,但是宁无双和师娘她们一直没有放弃对白青松的寻找。

    凌峰将自己在池底的偶遇告诉了师娘,当然省去了逍遥王的事情。只是说白青松在池底密室修炼武功,结果走火入魔,暴病身亡。而且还说自己那一招风卷残云是在白青松另外一本手札上看到的,因为手札上没有注明是什么,因此也不知道是逍遥派的武功。

    师娘对凌峰的话并无怀疑,长叹道:“这个事情我当时听娘亲说过一二,父亲当年抓了逍遥王,逼他默写出逍遥派的武功。我估计父亲就是修炼了逍遥派的武功,才会导致走火入魔。父亲把修炼安排如此紧密,连我母亲都不知道他的下落,可以知道父亲当年修炼的一定不是本派武功。”

    凌峰没有想到师娘会如此评价自己父亲,看来这个白青松跟陆青枫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偏偏这个两个不是好东西的家伙都是华山派的掌门,一个还是师娘的父亲,一个是丈夫。

    师娘沉默了良久,道:“刚才你为何不对你师父说出这些?”

    凌峰鼓足勇气,道:“我、我根本没有觉得他是我师父,师娘,在华山派里,只有你和师姐们对我最好,其他的人根本没有当弟子是华山成员。恕我直言,师父……师父根本就是有私心。”

    师娘一惊,万万没有想到凌峰看人如此准确,的确,陆青枫正如凌峰所说,根本就是存有私心,这一点作为他的妻子,师娘无比的清楚。“今天你跟我说的一切,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起。如果别人问你独孤九剑的事情,就说是我教的,至于师祖手札上的武功,你以后不要再修炼了。有什么事情就找我,知道吗?改天找一个时间,带上你的避水珠,我跟你去池底的密室看看。”

    “弟子感谢师娘。”凌峰知道师娘是为了保护自己,心中是无限的感激之情。

    师娘道:“华山实在不太适合你,等你多学一点,选个时间你就下山去吧。”

    “师娘……”凌峰万万没有想到师娘会让自己下山。

    师娘道:“你跟菲儿、琳岚的事情我都知道,到时候琳岚跟你一起下山没问题。菲儿年纪小了一点,等她长大了,倒也可以嫁到凌家。”

    凌峰万万没有想到师娘会说出这样的话,而且对自己荒唐的事情一点不拒绝,这让他大为感动,差点没跪到地上给她磕一百个响头。如果不是师娘从心底里关心自己、爱护自己,她不会这样保护自己,这一点上,凌峰深深的体会到师娘对自己的真情。

    有了师娘的许诺,凌峰觉得自己此次华山学武并不虚此行,反而收获颇丰,一刹那的高兴,让他对师娘充满了感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