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44章【华山扬威】

    陆青枫惊讶之余,可是围观的华山弟子却为这样难得一见的对决感到无比的兴奋,全部屏住了呼吸,所有的人都为凌峰使出的剑法所震撼。他们不敢相信这绮丽无敌的剑法是出自一个入华山不到一年,年纪尚不及十六少年之手,而这个少年之前更是闻所未闻的一个菜鸟。华山从来都是出产奇迹的地方,少年英雄比比皆是。

    现在最激动的人有三个,师娘、谢琳岚、陆菲儿!陆菲儿更是几乎要叫出声来,她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小师弟的武功会高至如此地步。终身幸福所托对人,她怎能不开心。

    这时,比武场上却是风起云涌。

    要知道高手对招,所有感官无不投入发挥,听觉更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往往不用目视,只从其兵刃破风或衣袂飘动的响音,可有如目睹的判定对方的招式、速度至乎位置的微妙变化。

    凌峰的武功造诣已经超出了听觉的范围,他此刻完全是感觉,触感。对于王秉皓来说,如此充满音乐美感的可怕剑法,他还是首次遇上。而这个人还是自己一生之中最大的敌人,情敌。

    “起……”王秉皓大喝一声转,把凌峰长剑的啸吟完全压下去,似若阳光破开层云,光照大地。手上的长剑化为滚滚巨浪,一波一波缓慢而稳定地向凌峰的剑招迎去。如有实质,却又是实中藏虚;似是千变万化,又如只是朴朴实实的一剑之势。其中精微奥妙处,尽显华山剑法的精妙、无敌。不得不说,王秉皓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尤其他产生恨意的时候,爆发出来的能量惊人。

    凌峰在防御,他更像是在锻炼自己对敌的经验,左扑右挡,显得游刃有余。

    现场所有的人看得目眩神迷,两人的比试,在大家看来应该是一边倒的对决,可是没有想到演变成了如此激烈的龙争虎斗。两人剑法如此的高明神奇,大大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简直可以用叹为观止之馀,大开眼界来形容。

    “当!”

    两剑再度交击,凌峰与王秉皓相持十余招之后,祭出独孤九剑。王秉皓丝毫不示弱,同样以独孤九剑还击。

    两强相争,按理说凌峰的内力和独孤九剑修为都远在王秉皓之上,可是少了一些对敌经验,因此王秉皓与凌峰对垒,居然不落下风。当然,这也有凌峰没有尽全力的缘故,考虑到自己内功强大,如果硬是以内力将王秉皓打败,难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因此凌峰只是用了三成功力对付王秉皓。

    虽然只是三成功力,但是对于王秉皓来说,他要用百分之百的全力方能与灵魂对抗并不处于下风。剑气相撞震慑全场的激响往四周扩散,彷如在平静的大湖投下万斤巨石,震撼激荡,直教人人耳鼓生痛。

    凌峰衣袂飘飞,借势脚不沾地御剑飞退,英俊无匹的脸容,犹挂着一丝满足的笑意,他的长剑遥指王秉皓,直退回原位。

    王秉皓双目一瞬不眨的凝注凌峰,眼睛里充满的是仇恨的杀气,他的心灵几乎就是被扭曲了一样。“杀了你!!”这就是他心底里的潜台词。

    顿时,王秉皓手上长剑弹上半空,虚划几下,就像书法大家,提笔在纸上龙飞凤舞的疾舒胸臆,他却借长剑画出心意。

    人人看得大惑不解,可是均能感到王秉皓的虚招,隐含无比深刻的后着,本身已是一种玄之又玄的霸气。

    凌峰仍是那副潇洒从容的神态,而不论场内场外,可能亦只有他和陆青枫可以达到这样的从容,能看破王秉皓心意的级数。

    陆青枫看到凌峰的反应,心里暗暗称奇,想不到一个自己从未传授武功的弟子,居然能使出如此炉火纯青的独孤九剑,从他舒展的剑法看来,其独孤九剑的威力不下第五层啊,想当年自己修炼的时候,足足用了二十年才能达到,可是眼前的凌峰才不过十六岁。

    面对王秉皓充满仇恨的杀意,凌峰当下不敢怠慢,剑吟再起。

    王秉皓虚洒的几剑,实是他接踵而来的攻势的起手式,不但把速度提升至极限,还把全身功力聚集在一击之内,整个人的精气神,升至他所能舒展剑式的最巅峰的境界,杀气全收束在长剑锋之上,充满冰雪般冷凝迫人的气势,其威势直可在一长剑之内与敌分出胜负。

    “飕!”

    凌峰不敢怠慢,忽然只见他往侧移开,他长剑横过虚空,循着似早已安置在空间中,弯弯的弧曲线路,击向王秉皓刺来的长剑,不理天下间千般万样的诸般武术。

    剑啸声同一时间充盈场上,一改先前的气象万千、惑人心魄,此刻却是潇逸跳脱的清音,合形而成一种如诗似画,既浓郁又洒脱的意像,高低韵致的音符,一个接一个地被冷静精准的安置在空间内,本身亦似有种防御性的作和魔力。最终,凌峰的长剑劲劈向来犯的长剑。

    “铮!”

    两人同时剧震,旋身飘开,竟然交换了位置。

    王秉皓把长剑收到背后,猛然立定,另一手竖掌胸前,此一击未能如愿,他整个人已经充满了恨意。

    凌峰站到原地,仍是那么潇洒闲逸,转身立定,长剑斜垂身侧,欣然道:“师兄,好一招白雪压顶!”

    王秉皓唇角飘出一丝冷笑,淡淡道:“算你有点见识。”

    “再看我的拨云见日!”王秉皓大喝一声,顿时天地为这一句话而变得风云大作起来!更增添两人正面交锋前那山雨欲来的紧张气氛。

    王秉皓一剑挥出,犹如流星划过!剑声带着星光与剑气直冲凌峰而去!

    如此打法,只有一个解释,王秉皓要破釜沉舟,最后一击,不成功便成仁。

    难道他要同归于尽!?

    速度极快,王秉皓突然似若由天降一般,现身在凌峰身前三尺处,一剑击来。

    华山弟子全部都在全神贯注、目瞪口呆地看着二人的决战。

    师娘、谢琳岚、陆菲儿三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想惊呼,想让凌峰躲避。可是都没有办法叫出声来,完全被王秉皓全场的威势所震撼!!

    “轰隆!”一声巨响!

    没有任何言语可形容王秉皓那一剑的威力和速度。那是他毕生的精力和心血,甚至带着必死的信念,这一击,如同彗星撞击地球一样。

    凌峰的双眼却爆出无可形拟的精芒,手中长剑化作一道长虹,先冲天而起,忽然速度激增,有若脱弦之箭,游龙破浪般几下起伏急窜,电射在王秉皓的剑锋之上。

    “轰隆!”之声再度响起,并卷起方圆十丈之内的尘沙落叶!

    狂沙大作,所有的人都无法睁开双眼!任由比武场中央发出惊人的爆炸之声。

    天空则轰鸣之声不绝,威势骇人至极。

    当爆炸声平息,狂沙散去!一切又恢复的平静,艳阳依旧高挂在天空。

    胜负已分。

    当在场所有人都睁开眼睛,无不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慑着,只懂呆瞪着眼。

    凌峰傲然立于原地,而他的对面一丈之远的地方,王秉皓除了脸色发青,嘴角更是有着一丝血丝滑落,显然是受了伤!

    “师弟赢了!!”就在全场都在惊呆愣住当场的时候,陆菲儿第一欣喜的喊出话来,全场的华山弟子随即响起雷鸣一般的欢呼。

    就在凌峰以为自己可以扬眉吐气,出人头地的时候,陆青枫突然站起来冷冷的道:“凌峰,你到奖惩堂来!”说着,也不管华山弟子的发愣,一个人独自离开。

    “奖惩堂!?”凌峰一惊,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陆菲儿迎上来,拉着凌峰的手,道:“师弟,说不定是我爸看你表现出色,要好好奖励你。”

    凌峰担心的道:“可是……可是他不像是要奖励我的样子。”

    这个时候师娘也站了起来,她显得温柔很多,道:“峰儿,你还等什么,别让你师父久等了。”

    “是师娘,我马上就来。”凌峰应声的道。

    师娘跟随陆青枫的脚步也去了奖惩堂,凌峰在众弟子的欢呼之下,跟着师娘而去。一旁的王秉皓此刻只怕比死了还要难受,只有陆承天、何伟秋他们过去安慰这个同病相怜的师弟。的确凌峰的到来,已经吸引了所有华山女弟子的注意,甚至成为她们心中的白马王子,这个对于华山的男弟子来说,绝对是一个打击。

    凌峰进了奖惩堂,陆青枫让他把门关上。

    凌峰点头把门关上,刚转身,只见陆青枫顿时抢到凌峰面前,伸出右掌,拍拍连声,接连打了他两个耳光,怒声喝道:“小畜生,你到底是什么人?”

    凌峰还没来得及明白是怎么回事?整个人就被陆青枫打得有点头晕脑胀,身子晃了晃,跪倒在地,道:“师父、师娘,弟子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师娘见陆青枫打凌峰,心疼的道:“青枫,你、你这是干什么?”

    陆青枫恼怒已极,喝道:“干什么!?凌峰,我问你,这半年之中,你在思过崖上思甚么过?练甚么功?”

    凌峰道:“弟……弟子没……没练甚么功?”

    陆青枫厉声又问:“好一个没练过什么武功,你说,独孤九剑谁教你的?”

    师娘一听,气不过的站出来道:“独孤九剑剑谱是我给峰儿的,有什么你冲我来好了。峰儿是师妹儿子,他来华山不是受气的。你这个做掌门的没有传授峰儿武功,今天倒好,第一次见面,你就给峰儿耳光,他哪里得罪你了?”

    陆青枫气道:“是师妹的儿子也罢,我就怕他出身歪门邪道,坏了我华山的名声。你说,你对付秉皓最后那一招,是什么招式?你别告诉我这也是独孤九剑?”

    凌峰一惊,他回想了一下,的确最后跟王秉皓对垒的时候,自己因为形势所逼,不自觉用了逍遥剑法中的“风卷残云”,没想到自己没留意,却被陆青枫发现了,难怪他一脸的不高兴。这个时候,凌峰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自己学了逍遥派的武功,于是嗫嚅道:“弟子……弟子想也没想,眼见危急,随手……随手便使了出来。”

    陆青枫冷笑的道:“我就料到你会这么说,可是逍遥派的风卷残云是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能随便使出来的?”

    凌峰跪倒地上,道:“师父,我的确不知道这是什么逍遥派的剑法,这些天我在思过崖面壁,看壁上有一些剑法,于是很好奇,就临摹了一些……”

    “青枫,你何必这样,峰儿是我引见的。他所学的都是我传教的,如果你怀疑,就怀疑我好了。”师娘这个时候站出来为凌峰讲话。她看到凌峰给自己丈夫击打之后,双颊高高肿起,全成青紫之色,怜惜之情,油然而生,说道:“峰儿,你起来罢。”转头向丈夫道:“师兄,峰儿资质太过聪明,能悟出一些招式并不奇怪,如果所练的是邪派武功。如今迷途未远,及时纠正,也尚未晚。”

    陆青枫见妻子这么说,自己也很无奈,毕竟是一派掌门,武林盟主,不能气度太小,于是点点头,向凌峰道:“你起来。”

    凌峰这才敢站起身来,可是心头迷茫一片。

    这就是自己所喜欢的华山?这就是堂堂的武林盟主吗?自从被陆青枫打了两个耳光,凌峰就开始怀疑起自己当初的选择来。

    可惜对与错都无从更改,在武林的世界了,遵循着这样一个原则,一日为师,终身为师。背叛师门,那是万万不能做的事情。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