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42章【华山掌门】

    凌峰下山虽然得到师娘和师姐们的一致欢迎,但是同样引来其他师兄的一片妒忌和恨意。

    尤其是大师兄陆承天,自从凌峰下山之后,他就没有主动跟凌峰说过一句话。见了面哼都不哼,凌峰作为晚辈只能陪着笑脸,但是心里却在骂他祖宗。

    师父陆青枫终于出关了。

    华山派的掌门,天下武林的盟主,凌峰上山八个月有余,还是第一次拜见自己的师傅。

    凌峰作为嫡传弟子尚且如此,其他的华山小字辈弟子更加是对这个掌门闻所未闻,放眼当今武林,这也算是一件嗤嗤的怪事。

    因此,当华山弟子得知掌门几要召见检阅所有弟子的时候,所有华山弟子发出了雷鸣一般的欢呼,看得出大家对于陆青枫充满了敬意和崇拜。不愧是武林盟主的气派。

    此刻,华山掌门陆青枫道长与师娘白君仪高坐大厅的主位,接受弟子们的行礼。凌峰也在人群里。他直起腰之后,仔细观察这位掌门,只见陆青枫看起来并不算老,头发大部分还是黑的,头戴道冠,身穿青布道袍,面色红润,眼睛不大,却有光彩。说不上非常英俊,但是也绝不是尖嘴猴腮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和颜悦色,跟陆承天的傲慢气质大不相同。

    陆青枫看起来很有一派掌门的风范,至少很有风度,武林盟主不是盖的。可能因为长期闭关修炼的缘故,陆青枫看起来有点白皙,皮肤甚至有点细腻,难道他练功达到了脱胎换骨的地步?!

    陆青枫简短地谈话,无非是夸奖师娘能干,众弟子听话,使得华山在江湖上威名远播,让他这个做师父的可以安心的闭关修炼……反正,都是一些客套的废话。等众弟子退出后,陆青枫特地留下嫡传弟子。这时他走下座位,挨个地看着。他用了欣赏的眼光,一一地看过。

    当他来到凌峰跟前时,凌峰急忙弯腰行礼,说道:“师父在上,弟子凌峰在这里给您施礼了。弟子头一回见到师父,想不到师父竟这般年轻。”

    陆青枫哈哈一笑,说道:“你就是凌峰呀,长得蛮机灵的,像个聪明人。我听你师娘说了,说你很努力,将来一定会成为人才的。”

    凌峰向师娘投去了感激的一瞥,师娘也表现出很欣慰的表情,冲着凌峰微微一笑,宛如仙子一般诱人。凌峰心神一荡,虽然有点想入非非,但是还是对着师父毕恭毕敬的然说道:“多谢师父夸奖,多谢师娘的栽培,弟子一定加倍努力。”心里却想着:“这个陆青枫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讨厌,可比陆承天强多了。”

    陆青枫点点头,转而又走到其他嫡传弟子身边叮嘱一些。

    “我闭关也有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你们武功进步得怎么样?明天早上你们七个到比武场上集合,我要亲自检查你们的武功!”陆青枫看着七个嫡传弟子,突然宣布说道。

    “是,师傅。”大家答应一声,都各自散去了。

    陆菲儿被陆青枫和师娘留下,也算是一家人团聚一下。凌峰跟谢琳岚走在一块儿,问道:“师姐,师傅检查武功怎么个检查法呀?是不是师父挨个试验我们啊?”

    谢琳岚一笑,说道:“这怎么可能呢?只是每个人和对手试试,师父一看就明白了。”

    凌峰哦了一声,说道:“那我一定会找咱们华山上功夫最差的一试身手。”

    谢琳岚笑道:“那你又错了。你跟谁比武,不是你说了算的。按照规定,咱们嫡传弟子只能跟嫡传弟子比武的。明白了吗?”

    凌峰点头道:“明白了,师姐,那我跟你比好了,你让着我一点。”

    谢琳岚说道:“跟谁比,是师父宣布的。不过师弟这段时间你武功进步神速,跟谁比都不必害怕才对。”

    凌峰心想,自己最近武功大增,在华山之上,除了陆青枫之外,估计无人时自己敌手,可是问题在于他修炼的是逍遥派的武功。如果对比的时候用出逍遥派的武功,被陆青枫发现了,那还不是自寻死路。话说回来,如果不用逍遥派的武功,自己拿什么跟其他的师兄师姐过招?

    看样子也只有独孤九剑了。可是自己练习独孤九剑这么久以来,还没有真正招人对招过,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师弟,明天比武你小心一点,尤其是跟师兄比试的时候……”谢琳岚好像想起了什么,心中不免有点担心,尤其想到陆承天和王秉皓曾经对凌峰不利的时候。

    凌峰一愣。谢琳岚的话让他感到了温暖,于是微笑的道:“放心好了,我可不是半年前那个什么都不会的菜鸟了。师姐,要不今晚你再陪陪我吧……”

    “小混蛋……”谢琳岚看到凌峰如此色迷迷看着自己的模样,正想狠心的扭头离开,可是看到凌峰渴望的眼神,又于心不忍,于是低声温柔的说道:“别这样好吗,现在实在不方便,更何况明天还要比试。”

    柔软的气息忽然吸入凌峰的鼻孔,让凌峰一阵瘙痒,很诱人的感觉。凌峰突然抱起谢琳岚,将她双脚抱离地面,自己的脑袋恰好埋首在谢琳岚的丰满之间,鼻孔中不断的吸入淡淡的茉莉花香,配合着从饱满处所带来的阵阵波动,那丰满的酥胸,散发着成熟的韵味,显得非常诱人,让凌峰一时间竟然精神恍惚起来。

    “啊……你,你疯了吗?会被人看见的……”谢琳岚惊讶不已,但是又不敢大声的斥骂,只能轻声地娇嗔责怪。

    “我不管,我就要你!”凌峰说完再也没有过多的话,已经伸手触摸谢琳岚那丝织的衣服。“你知道的,御女心经只会让我更强,要我明天赢,今晚你就要陪我。”

    谢琳岚的身子一怔,双手抓住凌峰的魔掌,口中急切的说到:“可是,可是我们这样会被人发现的,啊,你这小混蛋……”她非常着急,因为这次她不知道该如何反抗,而且经过了被凌峰滋润调教以来,她的抵抗已经不是那么坚决了,连她自己也没有感觉到,她称呼凌峰为小混蛋时的语气非常柔情,就好像在叫好哥哥、夫君一样亲密。

    凌峰似乎也明白谢琳岚的想法,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到:“后面山崖有个隐秘的山洞,没有人会发现的。记得前天晚上我们在餐厅疯狂的时候你的声音也很大。”凌峰故意的挑逗着,说完不给谢琳岚一点机会,魔掌已经顺着她的胸口滑了进去。

    谢琳岚顿时脸上一红,又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景,的确虽然刚开始她的反抗非常剧烈,但是迷失的情欲到了最后关头,她还是忍不住的哼了起来,连她自己都觉得羞耻。她扭动着身体,躲避着凌峰的魔手,但是却忽略了如果要反抗的话,只要推一下凌峰就能够挣脱他的怀抱。

    凌峰抱着谢琳岚飞快的穿越树林,来得隐秘的山洞,然后靠近她的嘴唇,形成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直直的逼向谢琳岚,好像一座大山一样,令人仰止,谢琳岚在这一刻竟然忘记了反抗,眼睁睁的看着凌峰的嘴唇附上自己的红艳。

    谢琳岚心中有些震惊,可是凌峰的气势让她完全臣服,甚至于自己自动放弃抗争。

    凌峰手指顺着里边的抹胸已经滑入到最深处,感受着上边的细腻,接着开始由慢到快的揉捏,好像铺满天空的白云,所有的心绪一下子都涌了上来。当凌峰的魔掌越来越快的时候,谢琳岚的身体却越来越绷紧,身体也配合着贴近凌峰的躯体,虽然凌峰的年纪比她小,但是胸膛却很结实,雄伟。她的双手再也无法挽据身体的反应,开始慢慢的融化,变推为抓,搂着凌峰的腰肢。

    一阵长长的亲吻,谢琳岚的脸上被憋得红红的,气喘不继,在凌峰的侵袭下,她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只好把自己的头使劲地朝后仰起放开喉咙,让气流进入自己的肺部。

    两个人的身体慢慢的倾斜,好像水中触礁的船只一样,慢慢的、慢慢的沉没,随着一声轻轻的响动,周围的荒草一阵激荡。仰头看看蓝天白云,天那么高,那么蓝,几朵云欧零散的挂在天边,但是也给人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就这样谢琳岚压躺在地上。

    凌峰的手已经不满足这种形式,魔掌已经顺着群角伸了进去,隔着亵衣抚摸着她那光滑的大腿,另一只魔手仍然在谢琳岚的胸前肆虐着,带动着她的感官。

    “嗯……”谢琳岚忍不住的发出一个声调,但是马上意识到现在是白天,说不定外边就有弟子,于是强忍着快感说道:“小混蛋,不要这样了,我受不了,快点好吗?”

    “我的好师姐,刚才你可不是这样的,你就不怕其他师兄师姐笑你的淫妇吗?”凌峰得意的用手拨过那薄如蝉翼的遮拦,手指令谢琳岚难以控制的从喉间发出了喘息。

    谢琳岚已经无法压制体内的欲望,她的身体变得异常的敏感,于是毅然道:“我不管了,就算是被天下人骂成淫妇贱妇我也不管了,谁,谁让你是我的夫君,跟夫君洞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说完扯开身上的衣物,露出了欺霜胜雪玲珑曼妙的身体,一向端庄矜持的师姐赤裸于凌峰的身前。

    动情的谢琳岚,风情更甚以往,凌峰强忍情火,嘴上还不放过她道:“你不要做好师姐了吗?”

    谢琳岚娇嗔的道:“人家都己经向你投降了,你还不放过人家吗?从现在起我不再是你的师姐,而是你的小荡妇。峰弟过来吧,狠狠的占有你专有的小荡妇。”堕落的玉女脸色淫荡妖艳,跟以前端庄矜持的师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凌峰知道若是说得过头反而不好,也给谢琳岚与平时绝不相同一幅淫荡的表情引得欲火大增,人如虎一样扑了上来,狠狠发泄着升腾的火气。谢琳岚热情迎合着,至死方休缠着凌峰,两人是在交欢,也是在双修,当下按照逍遥御女心经心法运转真气。阴阳平衡互补,在两人体内交错提升,直至炉火纯青。

    狂潮八次之后,谢琳岚连动也无力动一下,额头上布满了汗水,只剩酥胸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两个人互相拥抱着,感受着风雨过后的平静。

    此时的谢琳岚更像一个小女孩子她有些害羞发把头埋在凌峰的怀里,柔软的小手轻轻的摸着他的胸膛,眼睛不住地眨着,望着凌峰。

    凌峰只是用手捋了捋她额头上因为疯狂而被汗珠打湿的头发,什么也没有说,呆呆的望着天空,眼神中充满了寂寥。

    “好娘子,你在想什么?”凌峰轻轻的抚摸谢琳岚的娇躯,盯着谢琳岚的眼睛,一动不动。

    “我在想,我们能一辈子都这样下去吗?”谢琳岚小心翼翼的说道,经过这些天来的风雨洗礼,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把凌峰当成自己一生的唯一,生命的全部。

    “当然,你永远都是我的小淫妇,我一个人的小淫妇。”凌峰的内心充满火热和激动,以至于他的手都有些颤抖。

    “峰弟,我爱里!”谢琳岚激动的趴在凌峰的胸膛之下,温存良久,直至日落西山,她才爬起来,不顾自己的赤裸身体,替凌峰穿上衣服,又帮助他把凌乱的头发整理整理,好像一位温顺的母亲。

    “小淫妇,你真好。”凌峰笑着说道。

    “你知道就好。”谢琳岚娇羞的低头的道:“不过我只对你一个人好。”

    凌峰就像是谢琳岚全部的天空,主宰了她生命的全部,幸福的全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