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33章【娇娇师姐】

    当一切平静下来,凌峰为陆菲儿披上长袍,让她靠坐在自己怀中。陆菲儿看着席子上的落红,想着方才情状,仍是俏脸生晕。

    凌峰轻声道:“菲儿!”

    陆菲儿侧头仰望,面露浅笑。

    凌峰问道:“会不会太累?刚才弄痛你了吗?”

    陆菲儿低声笑道:“还好。”说着低头想了一想,道:“师弟,我们自己做了这种事,可不能……可不能先让爹娘知道了。”

    凌峰笑道:“这个我知道,去现在我们年龄还小,他们一定会让我们以练武为重。等我学艺有成,一定准备份大大的聘礼上华山。”

    陆菲儿微笑道:“嗯,其实只要你能学艺有成,出人头地,我相信其他的都不成问题。何苦娘亲也是喜欢着你的。”

    凌峰一笑,想起自己喜欢的师娘,转眼变成了自己的岳母,心里顿时也是百般滋味。道:“菲儿,师傅师娘应该不会阻拦我们在一起的吧?”

    “当然不会。”陆菲儿抿嘴一笑,甜蜜的说道:“不过在华山上也不能表现太露骨了。”

    忽然凌峰横抱陆菲儿,笑道:“那如果没有人的时候呢?”说着往她双乳吻去。

    陆菲儿虽然已识云雨,仍是不改羞涩,挣扎着笑道:“啊,你、你别胡闹啦!”她现在将身子倦成一团跪在床上,将头埋在膝前,身上盖着早上穿的那件长袍,她就象沙漠中的一个小沙丘。

    凌峰一看便明白了,陆菲儿有着过人的领悟能力,她根据自己的体形,选择了一个最合适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既让他可以接受,而她自己又不必承受太重的负担。可以说陆菲儿的心非常的细,很擅于保护自己。

    陆菲儿的样子更加刺激了凌峰的欲望,依法跪在她的身后,将长袍掀起一半,看着她诱人的后身。她的臀部真的不小。虽然说她不到十四岁,但在凌峰眼里,她已经发育跟十六七岁的女孩没太多区别,实在是太迷人了。

    凌峰爱抚着她,以便使她彻底消除恐惧,达到忘我的境地。然后从她的后面搂住她的腰,抚摸着双手能够达到的所有地方,她的身体在微微地颤动。

    陆菲儿很善解人意,喃呢地说:“小疯子,你需要什么我很清楚……不要怕,今晚我也是……也是豁出去了,来吧……”

    凌峰心里一喜,这个女人真是太可爱了,这一刻,凌峰打心底里爱上了这个可爱的女人。于是伸开胳膊将陆菲儿紧紧地搂在了怀里,他可没想到事情进展的如此之快,几乎没有犹豫,一使劲将陆菲儿拦腰抱起重新平放在床上,低头就寻找她的嘴巴。

    陆菲儿春情勃发,感到不住的晕眩,手脚四肢酸麻无力,只任得他为所欲为。

    凌峰知道她已经无意反抗,便更加放肆起来,右手大胆的轻采她胸前的蓓蕾。陆菲儿抵不住那阵阵新奇的快感,不自主的扭动起娇躯来了。

    凌峰见一招奏效,于是得寸进尺,魔掌疾伸而入,肉贴肉的抓着了她的乳房。她的乳房美妙的程度,实在让灵魂感到销魂。细嫩粉幼,又带弹性,饱饱满满的一手握不完全……

    这一次,凌峰持续得更久。这就把陆菲儿害惨了,这小妮子差点没虚脱在凌峰的怀里。

    在这个过程中,凌峰还是有点怜香惜玉,等陆菲儿有些受不了的时候,凌峰就退出,进行接吻、抚摸,等陆菲儿缓过气来,他就再次进入她的体内,使出自己全身的力气冲撞着。

    凌峰真是高兴啊,高兴的全身都是力气!一直折腾了一个时辰,自己也没有把自己身上的力气发泄完。凌峰知道逍遥御女心经开始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尽管之前自己也已经很强大,可是也没有强大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陆菲儿已经是极度狂潮,凌峰就是没有软下来,尽管陆菲儿早已经昏死过去,看着她满头的汗水和颤动的眼睛,凌峰也只能退出来抱着她,满足地笑了起来。

    重新缓过气来,陆菲儿动了几动,睁开眼睛冲凌峰满足地笑了一下,伸手拉他过去。凌峰乘机再次爬在了她身上,双手抚摸着她的脸亲了亲,坏坏地笑着说:“菲儿,难为你了。”

    陆菲儿没有说一旁句话,双手搂住凌峰的脖子说:“夫君,你还真是厉害!我、我看过书的,上面说男人最多不会坚持半柱香,可是你、你太厉害了!”女人一般都不会轻易说这样的话,一来会让人觉得自己很淫荡,二来就是那个男人真的很强大。陆菲儿能这样说,就足以证明凌峰性功能绝对是超强型。

    情小说阅读网PwkrXszXjXwk2nDvi2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赞美更能激发一个男人的雄心和自豪,这也是陆菲儿发自肺腑的话,实在太舒服了,刚才她都纵情的狂叫了,尽管叫什么已经记不清,但是她可以想像得到自己的疯狂,此刻全身就像散架一样。

    凌峰充满自豪,不免得意的说道:“菲儿,你还要来吗?”

    “去你了,把人家当什么了?”陆菲儿娇嗔责怪的说了一句,同时揽住凌峰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不舍得地松开手。

    凌峰嘿嘿一笑,点了点陆菲儿的鼻子说:“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现在离天亮还有段时间,不做爱怎么度过这段时间啊?”

    “你,你怎么会有使不完的力气,难道男人都这样吗?太吓人了!”陆菲儿戳了凌峰一指头,笑着说道。

    “只有你夫君才如此……谁让你这般迷人。”凌峰翻身抱紧了陆菲儿,兴奋的说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天天陪你。”

    “嗯,不过现在不行,等我们成亲了,我天天跟你一起。”陆菲儿抱着凌峰的腰说道。

    凌峰吸了口气,嬉戏的道:“是吗?那你吃得消吗?”

    陆菲儿抱着凌峰,说道:“吃不消我、我就找几个姐妹来,一起围攻你。”

    “哈哈,求之不得!!”凌峰心里想着,如果自己喜欢的女人都这样想,自己可就艳福齐天了。

    “你想得臭美!!没我允许,你、你可不能乱娶小妾!要不然我跟你没完。”陆菲儿说完在凌峰脑门上戳了一指头。

    凌峰嘿嘿一笑:“菲儿娘子,到时候我不愿意娶,但是你为了围攻我逼着我娶那可怎么办?”

    “那只能是便宜你了……”陆菲儿嘻嘻又亲了凌峰一下,道:“你……你是不是觉得我刚才很淫荡啊?”说得这里,她的脸蛋已经完全的通红起来。

    “是有一点哦。”凌峰嬉戏的将陆菲儿按倒在床上,捏了一下她的玉峰说道。

    “你还说,羞死人了。”陆菲儿这一次真的是羞得脸蛋通红,眼睛都不敢睁开。

    凌峰紧搂陆菲儿,深深一吻,轻轻搓着她的背部。陆菲儿唔嗯几声,细声道:“夫君,你……你又想要了?”

    凌峰靠在她耳边,轻声道:“难道你不想要吗?”

    陆菲儿大羞,低声娇嗔:“哪有这样问的……我……我还痛着呢!”

    即使现在还是赤裸相拥的状态,陆菲儿依旧难掩羞赧之情,此时在凌峰抚摸之下,芳心如醉,不自觉地呻吟起来。

    “这一次我会轻一点……”凌峰抓住她衣襟,轻轻拉向两旁,展露在眼前的是一对光洁如白瓷的乳房,乳端如同有些湿润光亮。凌峰伸出食指,轻触着那颗引人遐思的突起,柔声道:“菲儿,你美极了。”

    凌峰让陆菲儿坐在自己腿上,捧起那娇贵的双乳,略一低头,吻了上去。陆菲儿玉体轻抖,颤声道:“夫君,凌大哥……别……啊……嗯嗯……”

    凌峰吻着挺立的酥胸,心中忽地怦然一跳,道:“菲儿,你这儿好香啊。”

    陆菲儿一阵害羞,低声道:“你……你别羞我啦。哪有你这样说话的……”

    凌峰嘻嘻的说道:“我说的可都是真话,真的很香呢……要不你闻闻!”口一张,舌头往她玉珠上舔去。

    “唔……”陆菲儿略感心慌,眼睫颤动,忽觉胸前一热,一股暖流冲来,全身颤抖。“哎呀……凌大哥,不要啦……好……好丢脸哦……啊……”陆菲儿被挑逗得心魂俱酥,纤纤素手按在凌峰颈后,不住声地呻吟,整个人是如此的迷人。

    凌峰无比温柔的抚弄着陆菲儿,双手不断的抓弄着。引得陆菲儿浑身一颤,娇声阵阵,不能自己。

    陆菲儿直羞得耳朵也红了,偏偏凌峰故意吻得极久,连舌头也伸了过来。两人吻毕之时,都弄得她唇齿白稠,脸红心跳。

    陆菲儿一脸羞态,轻声嗔道:“凌大哥,你怎么这样子啦!”凌峰微笑道:“你生气啦?”陆菲儿脸一红,低声道:“才不是,人家……人家才不像你,人家怕羞嘛。”

    凌峰忽然捉住陆菲儿双手,笑道:“等一下你还会更害羞,你信不信?”

    陆菲儿知道他有意取笑,脸蛋更红得如熟透的苹果一般,她似乎知道凌峰接下来将会做什么似的的,于是娇嗔的低声道:“凌大哥,你,你真坏死了……”

    凌峰握着她纤细的手腕,陆菲儿深深吸了口气,脸上如有醺醺之态。

    经过一番火热的前戏,凌峰已是如同身置炭火,眼见陆菲儿不胜娇羞的神态,忍不住热血上涌,把陆菲儿搂进怀中,激烈地爱抚热吻起来。

    “啊,啊呀……哈啊……”陆菲儿发出了令她自己都听了脸红的呻吟,埋首于凌峰厚实的胸膛间,吻着他的身体,也将柔软的嫩乳往他不住推送。

    两人炽热地交缠在一起,双双倒在锦床上。

    凌峰品味着陆菲儿光滑柔嫩的肌肤,诱人的乳香布满她上下每一寸胴体。凌峰亢奋已极,一举分开了两条美丽的长腿,往那鲜艳的秘地冲入。

    “唔……啊……”陆菲儿蹙起蛾眉,极力压抑着不叫出声来。然而这只是她自身的小小矜持罢了,转眼间,她的吟叫声已销魂到了让凌峰也禁受不住的地步。

    从第一次至现在,一天晚上,两人已不知交合了多少次,面对心中无限爱恋的凌峰,陆菲儿哪里能够自制,随着凌峰的进攻,神情越发娇柔,动作也是渐渐没了顾忌,跟刚才第一次共享云雨的景象天差地远。

    陆菲儿雪样的胴体在凌峰充满冲劲的来袭之下,已显得鲜润欲滴。少女变少妇,一夜之间就发生了蜕变,尤其是在逍遥御女心经的滋润调整之下,陆菲儿简直惊艳动人。

    凌峰知道陆菲儿体态虽然弱不禁风,但这般交欢仍能受得起,当下使足精力,奋力挺进,直摆布得她娇躯乱颤,纵声娇啼,一张床上凌乱不堪,处处沾湿,两人下身碰撞之声不绝于耳,又快又响。

    陆菲儿正自轻飘飘地,忽地凌峰一个翻身,躺在床上,陆菲儿反在其上。凌峰抱住她的粉臀,挑逗着紧密的沟股,道:“菲儿,你坐起来。”

    陆菲儿心头袭上一阵羞意,一边迎合猛烈的摆动,一边无力地从他胸膛爬将起来,腰枝似乎不堪负荷,如欲折断。陆菲儿楚楚可怜地望着凌峰,慢慢扭起腰来。

    凌峰捏着她丰盈细嫩的香臀,眼里观看她摆身晃乳的撩人体态,下身更感受到她笨拙却认真的服务,真是兴奋得血脉贲张,低声道:“菲儿,你……你比刚才做得更好了。”

    陆菲儿轻呼一声,满脸娇羞,眼波盈盈,如要滴出水来,娇喘着道:“你……你又在……啊、唔……又在……笑我……了……嗯啊……我还是躺下来吧,这样怪羞人的……”

    凌峰却不肯翻身,抓住陆菲儿的腰际,帮着她猛力动了起来。陆菲儿浑身火热,阵阵力道自下身贯入,强烈的快感逼得她浪态百出,身体已受不得自己控制了。

    “啊、呃呃……唔……啊……不……行……不行了……啊……”陆菲儿右手撑在凌峰胸膛上,和爱侣交欢的浓情蜜意便淹没了一切。

    此时的陆菲儿已然深深溶在一片激情之中,再也支持不住,大叫一声:“夫君~~~!”右手一滑,整个身体重重朝凌峰身上卧倒,腰间做出了最后一下律动。

    同一时间,凌峰全身之力奔腾而出,直冲霄汉般向上注入心爱的身体之中。

    “啪”地一声,陆菲儿伏贴在凌峰身上,星眸紧闭,接受了这道慑人的威力。

    仿佛为了久不能见而加送的心意,凌峰无止尽似地爆发着,少女的花园密道一阵又一阵地紧缩,阳刚的精华灌满了娇弱的秘地,甚至逆流而出。

    风平浪静,床上一片狼藉,爱侣互相搂抱着,被子甚至已落下床去。

    陆菲儿脸蛋靠在凌峰面前,轻声道:“向大哥,你以前不会喘成这样喔。”

    两人相拥而眠,直至天将破晓。陆菲儿转醒之际,自己已穿好了衣衫,道:“凌大哥,我要先下山了,免得娘亲怀疑。”

    凌峰点了点头,给她穿上衣服,陪送着她一起下山。

    陆菲儿虽然口里说得若无其事,但要和凌峰分别,难免依依不舍,眼中流露出缱绻之意。毕竟这一别有可能会长达半年之久,要知道他们刚刚有了肌肤之亲,干柴烈火,情窦初开又是初尝禁果,一定会倍受思恋之苦。

    凌峰送她到山下,捧着她的脸,陆菲儿勾着他的颈部,两人深吻一番,互相凝望。

    陆菲儿柔声道:“凌大哥,你一定要努力,我会等你回来的。”

    凌峰拍拍她的肩,道:“放心好了,我没事的,说不定师娘见我表现出现,会提前让我结束面壁下山的。”

    陆菲儿点点头,道:“我不管你,反正你一定要表现好,至少不能比那个王秉皓差,要不然别说爹娘不同意,我、我也不同意的。”

    凌峰心想其他人不说,比起那个王秉皓还是绰绰有余的,于是斩钉截铁的道:“放心好了,这次面壁下山,我一定能将他打成猪头饼。”

    “这样最好!!”陆菲儿充满的欢心,道:“其实这王秉皓不中用得很,当初刚入门的时候,一套入门剑法练了半年,还是没半点样子。日练夜练,还说什么笨鸟先飞,比起你来差太远了。”

    凌峰笑道:“那是,我是什么人,可是小师姐的夫君,怎么会比人差。”

    “臭美。”陆菲儿格格娇笑,说道:“不过你、你有祖传双修秘籍,别的不敢说,内力方面一定超过了他。只要你勤练飞凤双剑,下山后定能将王秉皓打得屁股开花……”

    凌峰笑道:“打他屁股开花就没必要了,如果他敢缠着我的小师姐娘子,我非把他全身的毛都给剃了。”

    陆菲儿一愣,道:“为什么要把他的毛剃了?”

    凌峰乐道:“让他出家当和尚去,再不识趣的话,把他小弟弟也剃了,直接去做太监!!”

    陆菲儿一听,扶住石壁,笑得花枝招展,说道:“你、你真是坏死了。这招不错,如果你以后不听我的话,我也把你的毛给剃了!”

    凌峰笑道:“剃我毛不打紧,只要不把小弟弟剃就可以了。我还要做小师姐的夫君的,如果我成了太监,你岂不成了寡妇……”

    “去你的!!”陆菲儿笑道:“听话就不剃,不听话就剃。到时候我把你给休了,改嫁去!!”

    凌峰笑道:“好娘子,千万不要,你要是改嫁了,我定要死掉掉的,到时候我做鬼了,也不会放过你那个老公的!!”说着,故意伸出舌头翻白眼的装出一副鬼样子。

    “呵呵,你是象说变鬼也不放过我吧,那我就陪你一起做鬼夫妻!!”陆菲儿心里是无限的欢心。

    凌峰见天已经蒙蒙亮,生怕师兄师姐们发觉不见了陆菲儿,若有风言蜚语,那可大大的不好了,说笑了一阵,便催她离开。

    陆菲儿兀自恋恋不舍,道:“凌大哥,跟你一起真开心,到时候我见不到你一定会闷死的。”

    凌峰道:“小师姐,你千万不要死,你死了我一定会跟你到地府去做鬼夫妻的。”

    陆菲儿点点头,道:“凌大哥,你脑子好使,你面壁的时候多想几招飞凤双剑。等你下崖之后,陪我去练剑。”

    凌峰点点头。

    陆菲儿上前给了凌峰一个热吻,便离开了玉女峰。

    凌峰看着陆菲儿远去的背影,心里想到自己以后要一个人在山上面壁,心里是无比的失落。上天居然给我凌峰这样的桃花运,为什么偏偏又要制造这样的分离之苦,这分明就是要人命嘛。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