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27章【师姐情愫】

    当日傍晚,凌峰拜别师娘,与师兄师姐作别,携了一柄长剑和衣服,自行到玉女峰绝顶的一个危崖之上。危崖上有个山洞,是华山派历代弟子犯规后囚禁受罚之所。华山思过崖山洞很多,但是真正最有名就是玉女峰绝顶的思过崖山洞,这个山洞不是谁都可以进来的,自从风清扬、令狐冲从这里面壁思过,成为武林传奇之后,这个思过山洞就成了华山禁地。因为在此山洞的墙壁上,留下了华山派最为精髓的武学,只有华山派嫡传弟子,且是被师傅惩罚受命,才能到此山洞来面壁思过。

    由此看来,虽然是被罚面壁思过,师娘更像是有意栽培凌峰,至少到目前为此,在嫡传弟子中除了陆承天和覃畹凤,还没有第三个弟子能享受玉女峰山洞的面壁思过待遇。

    当然,这一切凌峰并不知道。当陆承天知道凌峰面壁思过的山洞是神女峰绝顶之时,整个人都气炸了,想当初自己也只能是在那个山洞面壁三个月,出来之后便是武功大进,此刻凌峰进去半年,岂不是突飞猛进?师娘明着是惩罚凌峰,暗地里却是在扶持他啊!!

    陆承天不服气,但是不服气也不可能更改师娘的决定。

    神女峰到了绝顶,光秃秃的寸草不生,更无一株树木,除一个山洞外,一无所有。华山本来草木清华,景色极幽,这危崖却是例外,自来相传是玉女发钗上的一颗珍珠。当年华山派的祖师以此危崖为惩罚弟子之所,主要便因此处无草无木,无虫无鸟,受罚的弟子在面壁思过之时,不致为外物所扰,心有旁骛。凌峰进得山洞,见地下有块光溜溜的大石,心想:“这就是著名的掌门石吧?据说来这里面壁思过的华山弟子,都极有可能成为华山掌门,这里当年也有风清扬前辈和令狐冲的坐印,嘿嘿,想不到今天我凌峰也有幸来这里面壁。”

    凌峰出了山洞转悠,在不远明的地方有一股溪流穿越而过,这就是自己半年之内

    凌峰收拾了一下山洞的石床,在上面铺上被子,放上枕头,然后在山洞转悠,只见石壁上左侧刻着“风清扬”三个大字,是以利器所刻,笔划苍劲,深有半寸,看这三个字便知道当时风清扬心里是充满了愤怒。再看一圈,还发现了令狐冲写了一些字,但是就没有风清扬写得刚劲浑厚。的确,当年令狐冲前来面壁的时候,还不成气候,至少还不是田伯光的对手,令狐冲真正厉害是后来学了独孤九剑及一连串的奇遇。

    既来之,则安之。

    既然是来受罚的,也要好好的跟前辈学习,反正自己逍遥心经和逍遥剑法还没有完全贯通,也正好利用这个机会静下心来进行修炼。

    可是两天下来,凌峰发现自己错了,错得很厉害,因为他根本就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这光秃秃的山顶上就他一个人,一天除了练武还是练武,别说闷了,就是发疯也是有的。送饭那个老头,一天只来一次,多数都是中午上山,因此凌峰早餐都是吃第一天剩下的隔夜饭菜。对于一向娇生惯养的江南首富少爷来说,这同样是致命的。饭菜都是素菜,青菜豆腐,汤水是不可能有的。这些都不要紧,更要命的是那个老头就像聋哑人一般,每天除了送饭就是送饭,一句话也不说。每次凌峰跟他打招呼,他屁都不放一个,转身就走,这可把凌峰憋得,几乎就是要死。

    凌峰这个时候后悔来华山了,这什么狗屁面壁思过,简直比谋杀还要残忍,你说风清扬和令狐冲就怎么这么能忍?难道练武功的人都可以不吃饭、不说话?简直他妈的扯蛋。

    想到这里凌峰是郁闷至极,一声长啸,倒纵出洞,在半空轻轻巧巧一个转身,向前纵出,落下地来,站定脚步,这才睁眼,只见双足刚好踏在危崖边上,与崖缘相距只不过两尺,适才纵起时倘若用力稍大,落下时超前两尺,那便堕入万丈深谷,化为肉泥了。

    靠,不是这么悬乎吧?凌峰因为身上流淌着逍遥派前任十六位掌门的内劲,尽管掌控运用还没有达到登峰造极,但是使用来飞跃几下,还是可以运用自如的。

    凌峰傲然绝顶悬崖,闭上眼睛,仿佛大地群山都在自己脚下,天地皆在自己心中的感觉。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或许这就是登高望岳的最佳表现吧。

    “石蕊天风送香气,我来绝顶赏莲花。玉萧鸾凤和鸣处,四岳三江映彩霞。”凌峰站在绝顶,不由心中开阔,于是出口成章的朗诵了一首。

    “好诗,好诗!!”忽听得身后有人拍手笑道:“想不到小师弟你不但胆识过人,还有如此文采,实在是难得。”

    来人居然是陆菲儿!?

    凌峰有点意外,转过身来,只见陆菲儿手中提着一只饭篮,笑吟吟的道:“七师弟,我给你送饭来啦。”放下饭篮,走进石洞,转身坐在大石上,说道:“你站在这悬崖边上,潇洒得很,不如我也来试试!”

    “师姐,使不得……”凌峰心想玩这游戏可危险万分,自己如果不是逍遥心法打底,只怕一个不小心就坠到万丈深渊了,陆菲儿之前是胜过自己,不过得到逍遥王真传之后,她的武功远不及自己,力量稍一拿捏不准,那可糟了。

    “有什么使不得的,我是你师姐,你这个师弟都能做的事情,难道我这个师姐做不得?”陆菲儿一心要赛过凌峰,心中默念力道部位,双足一点,身子纵起,也在半空这么轻轻巧巧一个转身,跟着向前窜出。

    陆菲儿只盼比凌峰落得更近峰边,窜出时运力便大了些,身子落下之时,突然害怕起来,睁眼一看,只见眼前便是深不见底的深谷,吓得大叫起来。这一惊吓,整个芳心没了方寸,自然也就不知道使劲的方向了,身子一坠,眼看就要掉到万丈深渊去。

    “师姐,小心……”凌峰也是大惊,不管三七二十一,伸出臂膀,一把将陆菲儿抱住,两人浪漫的在悬崖边上打转转,那一刹那,四目相对,陆菲儿是心魂未定,可是又泛起阵阵的涟漪,那种感觉很奇怪,很温馨和甜蜜。

    凌峰抱着陆菲儿落下地来,两人落地,只见双足距崖边约有一尺,比起刚才凌峰站的地方又更近了一步。

    “师姐,你、你没事吧。”凌峰问道。

    “我没事,你放手!”陆菲儿娇气的说了一句,挣脱凌峰的怀抱。

    凌峰这才发现自己把陆菲儿抱得紧紧的,一阵温香软玉,让自己都忘记了彼此的身份,当即收回抱住陆菲儿的手臂。

    陆菲儿惊魂略定,笑道:“我是你师姐,你都没事,我怎么会有事。”

    她嘴里虽然要强,但是凌峰见她已吓得脸上全无血色,也是揭穿她,只是微笑的说道:“师姐当然厉害,不过这挺危险的,以后还是别玩了,要是师父、师娘知道了,非罚我面壁多加一年。”

    陆菲儿定了定神,退后两步,笑道:“那我也得受罚,咱两个就在这儿一同面壁,岂不好玩?天天可以比赛谁跳得更远。”

    凌峰一愣,道:“咱们天天一同在这儿面壁??!”向石洞瞧了一眼,不由得心头一荡:“我若得和其他师姐在这里日夕不离的共居一年,岂不是连神仙也不如我快活?唉,哪有此事!”于是说道:“师姐,你怎么来了?”

    “给你送饭来啊!”陆菲儿微笑的说道:“本来是哑伯给你送的,但是我觉得娘亲对你不公平,你回家看看又不是什么大事,为什么要罚你面壁。如果说要罚,也要罚大师兄,出去半个月了,九尾狐的影子都没找到,丢华山的脸面。”

    凌峰听了,微微一笑,心里也不回答。这陆菲儿也是单纯天真了一点,如果她知道自己下山跟紫菱幽会是做那种事情,只怕恨不得要骂他凌峰是大淫贼,受罚活该。谢琳岚不正是这么想的吗?

    想得谢琳岚,凌峰心里一痛。她还比不上陆菲儿对自己好,唉,人情冷暖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