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26章【面壁思过】

    经过华山弟子挖地三尺的拉网式搜查,最终还是没有能将所谓的淫贼九尾狐找到,最后只能愤恨的扔下一句,该死的淫贼,一定又是跑了。

    “师弟,你私自下山做如此苟且之事,请你跟我们回华山接受处罚。”陆承天非常愤恨的盯着凌峰呵斥道。

    九尾狐一副为主人抱不平的样子,站出来道:“你们凭什么这样对待我家公子,我们都是他的丫鬟,老爷已经将我们许给公子,我们就是公子的人。我们在自己家中做正常伦理,怎么会成了见不得人的苟且之事,难道夫妻之间洞房花烛也是苟且之事吗?”

    “不错,老爷之所以让我们跟着到华山来,就是为了让公子能为凌家传宗接代……”紫菱跟着起哄,站出来为凌峰说话。

    凌峰简直被这两个女人气死,这样荒唐的话也亏她们说得出来。丢脸不说,这让他凌峰日后如何抬起头来做人,还想泡两位美丽的华山师姐做老婆,现在看起来,还是躺在床上做梦比较实际。

    陆承天被九尾狐和紫菱这么句一抢对白,反而急得不知道说什么了,脸涨的通红,简直是一副被气炸肺的样子。正所谓君子不与女子争斗,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覃畹凤淡淡的说道:“不管怎么样,在上山修炼期间,未经允许私自回家探亲是触犯门规的,师弟,请你跟我们回华山接受处罚。”

    “什么私自回家,公子是路过遇上我们,我们请他回来坐坐,顺便喝杯茶水,这也要处罚吗?”紫菱担心公子受罚,继续的争辩。

    “紫菱,住口。”凌峰实在不能让她们这样荒唐的诡辩下去,低低头的对着覃畹凤道:“师姐,我跟你回去接受师娘的处罚。”

    “既然如此,走吧。”覃畹凤对着凌峰说道。

    凌峰道:“师姐,我还有些话要交代,你等我一下。”

    覃畹凤白了凌峰一眼,道:“我们就在大门外等你,你尽量快点。”

    “谢谢师姐。”凌峰说完,把紫菱和九尾狐带进房间,把门关起了。

    “说,你到底是谁?”凌峰抓住九尾狐的手腕问道。

    九尾狐使劲挣扎,却没有挣脱,道:“放手。你救了我一次,但是你脱光我衣服侮辱了我,咱们算是扯平,以后谁也不欠谁的。再说了,刚才我可是给你说了好话的……”

    凌峰冷笑的道:“你是江湖上的淫贼九尾狐,我是华山弟子,抓你是天经地义的。”

    “我呸,狗屁华山派。”九尾狐充满怒气的道:“我最恨就是满口仁义道德的名门正派,其实骨子里连魔教都比不上,你们除了暗地里使诈,还能做什么?”

    凌峰道:“我不管你对华山派有何成见,你首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九尾狐道:“我凭什么告诉你……啊……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凌峰在九尾狐说话的时候,突然从怀中掏出一个药丸,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九尾狐没有反应过来,药丸便已经下到了肚子里面。

    凌峰嘿嘿两声,道:“既然你不说自己是谁,我又不能长期看着你,为避免你给我家人带来伤害,只能让你服下千日蛊,它很听话的,平常不会有什么特别反应,一千日之内服一次解药即可,如果不服,势必七孔流血而死。”

    九尾狐听了,心中大为愤怒,瞪着凌峰就是一阵臭骂:“你……没想到你堂堂华山弟子,竟然使出如此歹毒的手段对付一个弱质女流……”

    凌峰丝毫不理睬,道:“你还是一介女流?!算了吧,我大师兄和师姐是何等人物我最清楚,他们都奈何不了你,至少证明你不是泛泛之辈。”

    “哼,他们的轻功比起我差太远,还是华山派大师兄,简直丢人现眼。”九尾狐听到我说起陆承天,当即露出不屑的神色。

    凌峰伸手点开了她被封住的穴道,“我还你自由,现在你可以把自己的来历跟我坦白了吧。”

    九尾狐哼了一声,道:“休想,除非我死了。不过就是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们华山派的。”

    凌峰确定这个女人跟华山有仇,当然这个仇恨不会是她引起的,一定是上辈子的恩仇,她不过是二十岁的姑娘,或许从父辈哪里得知跟华山有仇,所以就针对华山而来。

    凌峰审不出什么,外边的陆承天和覃畹凤又催得紧,无奈之下只能吩咐紫菱看好这个九尾狐,自己则是跟随覃畹凤上华山。

    陆承天下山半个月没能抓住九尾狐,自己是大没有面子,于是继续安排弟子在镇上巡视,自己出来已经有半个月,也是时候回华山复命,唯一的战果就是把凌峰给抓了。

    师傅陆青枫又闭关修炼去了,师娘主持大局,听到凌峰下山跟自己婢女约会,师娘气愤之余,宣布凌峰去思过崖面壁半年,并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不准离开华山半步。

    凌峰不服气说道:“师娘,弟子是奉您之命下山练功,只是路过小镇顺便回家一趟看望了紫菱那个丫头,并我不妥之处,为何要对弟子如此重罚?”

    师娘气道:“你有没有做出不妥之事,心中最为清楚,难道你还要我去对你所犯之事做个调查再进行处罚吗?这一件事,有你师兄和师姐作证,你有何话说。幸好没有别派的弟子知道,要不然旁人定会指责我华山派对弟子管教无方!”

    凌峰心里虽然不服气,终究是理亏,于是低头认错的道:“是,弟子知罪。”

    师娘又道:“我会修书一封给你父母,让他们把小镇的庄园搬走,让你安心在华山习武。”

    凌峰想到从此要跟紫菱分开,心里不是滋味,但是也没有话说,只能点头应是。

    师娘严肃森然的道:“峰儿,你以后给我注意生活上的问题,要不然休怪我无情逐你出师门!”

    凌峰道:“是,师娘。”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和蔼可亲的师娘怎么一下子对自己严格了起来,甚至有点不太合乎情理。

    再看师娘,只见她的脸色愈来愈严峻,隔了半晌,才道:“罚你面壁半年,将这件事从头至尾好好的想一想。”

    凌峰躬身道:“是,弟子恭领责罚。”

    一旁的陆菲儿颇为天真的问道:“娘,你让师弟面壁半年?那么这半年之中,每天面壁几个时辰?”

    师娘道:“什么几个时辰?每日自朝至晚,除了吃饭睡觉之外,便得面壁思过。”

    陆菲儿是从来没有被处罚过,自然不知道面壁是怎么回事,而且自从上次事件,她心里也对凌峰产生了歉意,因此她觉得自己此次应该帮助一下自己的小师弟,也算是赎罪。于是她急道:“娘,那怎么成?每天面对墙壁岂不是将人闷也闷死了?难道连大小便也不许?”

    陆承天、何伟秋他们听了都掩嘴而笑,如果不是师娘在场,早就哈哈捧腹大笑了。

    师娘喝道:“女孩儿家,说话没半点斯文!”

    陆菲儿被母亲骂,心里感觉委屈,道:“那人家是不懂嘛,难道问也不可以吗?”

    一旁的覃畹凤解释道:“师妹,面壁思过就是静坐在山洞里,华山弟子很多都有犯过,当年祖师爷还在玉女峰思过崖上面壁三年,不曾下峰一步。”

    陆菲儿伸了伸舌头,道:“那不一样,祖师爷跟我爸一个样,面壁就像闭关修炼一样,就是关他十年都不会闷的。”

    师娘道:“你再胡说,我把你也罚去面壁。”

    “我……”陆菲儿看着自己母亲一脸神色凝重,也就不敢再说话了。转而她又看了一眼凌峰,那意思是对不起了,帮不上忙。

    凌峰看着陆菲儿的眼神,心里一阵温暖,现在看起来,这陆菲儿也并不是那么的骄横无礼,至少现在还是挺可爱的。于是冲着她点点头,表示感谢。

    陆菲儿见凌峰对她表示感谢,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又道:“娘,那师弟面壁思过岂不是把修炼中断了吗?有空的时候我是不是可以上去跟他切磋一下,顺便跟他聊天解闷。”

    师娘哼声道:“放肆,峰儿去面壁思过,你跟他聊天说话,那还能叫面壁思过吗?”

    “真霸道。”陆菲儿嘀咕了一声,道:“那、那总要有人给师弟送吃的吧?”

    师娘道:“反正不是你,自会有人送饭菜给他。”

    “哼。”陆菲儿是没辙了,小脚一跺地板,转身回房去了。

    师娘吩咐凌峰回房间收拾一下行装准备去面壁,同时也给沈雁冰修书一封,要求她把华山脚下小镇的庄园搬走,否则就要将凌峰逐出师门。

    沈雁冰只能把庄园从小镇搬到了距离华山五十里外的华阴县城,这一决定让紫菱伤心不已,不过比紫菱更伤心的人则是凌峰的五师姐谢琳岚,听到凌峰下山跟婢女约会,她为此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生气和哭泣了三天三夜。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