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11章 【生死之间】

    凌峰跟在覃畹凤的身后,二人一前一后,向后山走去。不过一会儿来到半山腰的一个地方,这里有一面长长的缓坡,坡的尽头就是悬崖峭壁。坡头的一面都是空的,另一面是来处的路,另一面是一面高起的石壁,石壁上还有一个洞,望去黑乎乎的,也不知道究竟有多深。

    二人来到缓坡上,越走越高。在经过山洞时,凌峰问道:“师姐呀,这个山洞是干什么的?里面有什么呢?”

    覃畹凤瞅了一眼山洞,说道:“这就是思过崖面壁的山洞,这种山洞在思过崖至少有一百多个,如果你不老实了,违反了门规,师娘就会把你送到这里来面壁。”

    凌峰一笑道:“我凌峰是最规矩不过的人了。我是不需要进这个洞的。不过真奇怪,要这么多山洞干什么?难道受罚的弟子都要在不同的山洞中吗?”

    “基本上可以这么说。”覃畹凤又说道:“不过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些山洞,华山历代都有弟子被押到这里受罚。那些受罚的弟子多数后来都成为名家高手了。”

    凌峰问道:“那师姐你们六个当中里面有没有在这个洞里待过的?”

    覃畹凤回答道:“都来过。”

    “师姐你也来过吗?”凌峰好奇的问道。

    覃畹凤应了一声“嗯!”就没有说话了。

    凌峰更加好奇了,道:“为什么啊?”

    覃畹凤淡淡的说道:“其实来这里不一定是做了什么坏事,有时候做了好事也会受到惩罚的。”

    “做好事也会受到惩罚!?这、这怎么可能?”凌峰不敢相信的说道。

    覃畹凤道:“记得有一次五师妹下山被人出言调戏,我一怒之下把对方的手给砍断了。回来的时候,被师傅责怪太凶残和杀气太重,因此被罚上这里面壁思过,还连累了五师妹一起。”

    “原来是这样。”凌峰点点头的说道。“那师兄他们呢?又是为什么被罚上思过崖面壁!?”

    覃畹凤说道:“大师兄的毛病跟我差不多,二师兄是因为喝酒误事。”

    凌峰心想,没想到陆承天也是这样冷漠和不讲理,难怪会被看成是一双,撇去别的不说,单从性格上分析,这陆承天跟覃畹凤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覃畹凤深吸一口气,望着远处的云朵,带着凌峰就来到了思过崖的悬崖边上。

    凌峰看着下面的万丈深渊,提醒道:“师姐,你还是往里站吧,那里很危险的。”他见覃畹凤坐在一块石头上,而那石头紧挨着悬崖。他生怕她掉下去了。

    山风吹得覃畹凤的头发乱舞,使她有一种野性之美。覃畹凤感慨道:“在这里一坐,可真舒服呀,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凌峰站在石头后边,望着远处越来越暗的群山,心里可没有覃畹凤那种闲情,问道:“师姐呀,你也有烦恼吗?”

    覃畹凤抱膝坐在石头上,说道:“你这是废话,只要是人,哪有没有烦恼的。人的一生不就是活在烦恼中吗?”说罢叹息一声,那一声叹息无比沉重。

    凌峰想了想说道:“就算是烦恼再多,咱们不也得活着吗?人生在世并不容易,千万可别亏待自己呀。”

    覃畹凤回过头问道:“你这话是听谁说的?”

    凌峰迎上她雪亮的目光,说道:“是自己说的呀,这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吧。人一辈子就是短短百年,舒服的活着最重要。要不然为什么人家要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覃畹凤点头道:“这话听起来真像一个及时行乐、没头没脑的家伙说的。也对,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说罢,转回头观察云海不再理凌峰了。

    凌峰见覃畹凤坐在石头上非常惬意,自己也想跟她一起看风景,只是担心有危险,只要一个不小心,就有坠落悬崖的危险。

    足有半天,覃畹凤也不吭声,凌峰只听见山风的呼啸声,松涛的轰鸣声。这里是一块高地,站在这里,只觉得天地广阔,人类渺小,可大发自然与人生的感慨。

    天地之大,宇宙的浩瀚,会让人产生一种全所未有的渺小。就算你本事再大,跟天地宇宙相比,也不过是区区一只蚂蚁般弱小,宇宙中的一粒沙子都算不上。

    这时覃畹凤突然说道:“凌师弟,你上来。”她转过脸,神情很平静,既不冷也不热。

    凌峰一愣,像中了魔法一样,想都没有多想,便往石头上爬去。他的胆子没那么大,像覃畹凤那样一下子跳上去,他怕跳过了头,再掉到悬崖下边去,那可划不来了。

    覃畹凤见凌峰那么小心的往上爬,便哼了一声,鄙夷地一笑,说道:“就你这个胆子也也配当华山弟子吗?师娘如果见到了,她一定会后悔收你入门。”

    凌峰脸上一热,便直起腰,壮着胆子向前一纵,准确地跳到覃畹凤身边并落下。

    覃畹凤夸道:“这样才有点男人的本色。”

    凌峰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又诱人的香气,说道:“师姐难得夸我一回呀。”目光一低,往下一看,只看得心惊胆颤的。原来呀,两人的腿下,就是悬崖边了。下面有多深,也看不出来,只见峭壁往下无底。

    覃畹凤板着脸问道:“凌师弟,你怕不怕死?”

    凌峰老实回答道:“只要是活人,哪有不怕死的。刚才我不是说了吗?好死不如赖活呀。”

    “我看你是不是真的怕死?”覃畹凤嗯了一声,猛地一身手,抓住凌峰的脖领子,将他拎了起来,玉臂一转,使凌峰悬在悬崖的上空。

    这下猝不及防,凌峰“妈呀”一声,四肢乱动,带着几分哭腔叫道:“师姐,你别开玩笑呀,这种玩笑开不得。”只要覃畹凤一松手,凌峰便归位了,是粉身碎骨的那一种。

    覃畹凤冷笑道:“凌师弟,原来你真这么怕死呀,我还以为你真是英雄好汉,胆大包天呢。”

    凌峰说道:“师姐呀,我只是普通的一个小男人,算不得什么英雄好汉的。”

    覃畹凤说道:“其实人跟天地宇宙比起来,就像沙子一样渺小。就像刚才我想杀你就跟杀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凌峰一听这话,想不到这个貌若天仙的师姐却如此开不得玩笑,连忙说道:“师姐呀,我的好师姐,你就算要杀我,你也得找一个理由呀。”

    覃畹凤嘿嘿一笑,说道:“凌师弟,你没听说师姐我喜怒无常吗?而且杀人有时候不需要理由的?”

    凌峰苦笑道:“师姐,我怎么听你这对话就跟杀手说的一样。”

    覃畹凤微笑的说道:“错,我跟杀手不一样。杀手杀人是有理由的,他们通常是为了钱,而我不是。”

    凌峰唉了一声,说道:“如果是为了钱,天下的杀手最应该杀我老爸,因为他最有钱。”

    覃畹凤笑了,笑得很开心。

    凌峰看着覃畹凤,整个人都迷醉了,道:“师姐呀,你实在应该多笑一些,你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好看。只要是正常男人,都会忍不住那样看你的。像你这样的美女天下只怕几百年也就能出一个。”凌峰越说越流利,越说越胆大。

    被凌峰这么说,覃畹凤的脸也红了。“你再这样没大没小的,我可真要把你扔下悬崖去……”说着,覃畹凤的手抖了两下,凌峰心里大叫道,千万不要推我下去。

    就在凌峰六神无主惴惴不安时,覃畹凤手臂一转,把他拽到了安全地方了。

    当凌峰睁开眼睛时,已经不见覃畹凤坐在石头上,她已经往来路离开了。

    等凌峰想追上去的时候,覃畹凤早走得没有影子了。她不见了,可凌峰仍然是一头雾水。他实在不明白覃畹凤为什么要领自己到来这里来。难道就是聊天这么简单吗?她的喜怒无常,实在让凌峰摸不着头脑。

    在这里待上好半天,凌峰这才返回去。

    凌峰一路上胡思乱想地回到住处。凡遇到人跟自己打招呼时,自己也只是哼哈答应着,再也没有出去时的兴奋跟骄傲。想得在悬崖石头坐的时候,如果覃畹凤当时一个不满意,自己可就命丧黄泉了。这美色自然是重要的,但生命更加重要的呀。没有了生命,再多美女都是白扯,更不要说百年,幸福生活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