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与爱同行(原名娇娇师娘)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10章 【华山师姐】

    华山弟子晚上都有站岗巡逻轮值的义务,因为人很多,因此基本上是每个月每人只有一次巡逻。

    没想到凌峰第一次出更巡逻,居然跟覃畹凤分在了一组。

    覃畹凤每天都是冷冰冰的,不爱说话,加上又是师姐,身份特殊,武功高强,深得师傅师娘喜欢,因此弟子们都不敢去招惹她。

    凌峰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别人不敢惹的,他偏偏喜欢。因此巡逻的时候,凌峰就跟在覃畹凤的后面。

    平常凌峰一见她,离老远就嬉皮笑脸的,并且很亲切地叫师姐。今天一见她,凌峰笑不出来了。并且不敢多看,到了跟前时,才小声叫了声师姐。这样子不知道有多么规矩呐。

    凌峰的变化怎么能逃过覃畹凤的眼睛呢?覃畹凤停住步子,瞅了瞅凌峰,瞅得凌峰惴惴不安,好像做错事情的小孩一样,生怕她一掌劈下来,把自己脑袋给被劈。

    覃畹凤淡淡一笑,说道:“师弟,你干嘛要跟在我后面?”

    她不笑还好,这一下,宛若百花灿烂,迷人至极,这是上山一个多月以来,他凌峰从未见过的美景。难道这师姐喜欢做女强人,喜欢看着男人对她毕恭毕敬啊。

    凌峰心里打定了主意,微微弯腰,眼睛瞅地,规规矩矩地回答道:“回师姐的话,师弟我是第一次巡逻,自然要跟着师姐,多学习一下经验。”

    覃畹凤抬头望望天,说道:“这巡逻有什么好学习的,无非就是看看有没有人闯上华山。既然你喜欢跟着,咱们一块走吧。”

    凌峰哎了一声,说道:“求之不得呀。”但脸上还是很正经的,没有一点喜悦之色。要是换了平常,覃畹凤这样跟他说,还不知道自己会乐成什么样呢,只怕魂都要乐飞了。可现在不行,怎么都乐不出来。

    覃畹凤的明眸注视着他,问道:“你到华山也有一个月了,感觉习惯吗?”

    凌峰老实回答道:“最初还真有点不习惯,不过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多些师姐关心。”

    覃畹凤沉吟一下子,说道:“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一个你准没有去过的地方。”

    凌峰连声说道:“好啊。”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能够跟覃畹凤单独相处,那是他凌峰的福气,他没有理由不偷着乐。

    覃畹凤走在前面,雪白的衣裙里裹着一个诱人的身子。莲步姗姗,裙角飞扬,倩影美妙,飘然若仙。光这画面就让凌峰着迷了,再加上她身上的香气不时飘来,更迷得凌峰的骨头都软了。

    凌峰紧紧地跟在覃畹凤的身后,感到无限的荣幸,无比的骄傲。他可是正跟着人人爱慕的华山师姐在一起呀。武林第二美女,这可不是盖的,要多美有多美。这样的福气,不是人人都得了,真是便宜了陆承天那个小子,要是自己早几年进华山就好了。可是他也不想想,自己早几年的时候,还是小孩提一个,覃畹凤能看得上一个毛孩大的儿童吗?

    覃畹凤带着凌峰绕着山路走,一路上碰到不少巡逻的弟子。无论是谁见到他们两人,都是恭恭敬敬地叫声师姐好。覃畹凤照例是脚下不停,对那些弟子点点头,哼一声,算是回应了。

    这些弟子无论是男的还是女的,都爱盯着覃畹凤看,几乎当凌峰不存在。这使凌峰很不舒服。怎么的,他这么大的人,你们没有瞧见吗?就算自己入派最晚,好歹也是师傅七个嫡传弟子中的一个,你们也得跟我打个招呼吧。妈的,看来这个月送的礼物还不够阔绰,这帮家伙还没买账呢!

    不过凌峰不是笨蛋,稍稍一想便明白了。覃畹凤在华山的影响多大呀,简直就是鹤立鸡群,自己目前顶多是个小角色,而且那一次入门比试武功,实在是给陆菲儿臭的,自己都成了米青虫了,这一虫怎么能跟凤凰比呢?覃畹凤的影响也决不是只靠外貌得来的,这是实力。

    不过凌峰转个弯想,突然觉得自己又很有面子,师姐一向冷冰冰的,今天却对自己微笑,而且还跟自己约会,就凭这个待遇,放眼华山,只怕这都是第一次。哈,覃畹凤的第一次约会就给了我凌峰,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福气啊。看看这些弟子眼里都透出了一个疑问,那分明就是疑惑和妒忌,他们根本不明白师姐怎么会跟凌峰走在一起。

    在大家的印象中,覃畹凤只跟陆承天一起走过,什么时候跟其他男弟子一起过?这一反常态的举动,大家都纷纷猜测起来,不知道还以为师姐跟大师兄之间发生了什么别扭或者意外呢。

    覃畹凤一向独来独往,对于师弟师妹们的猜测,从来不会理会,只要不是中伤造谣,就任凭他们猜测去。覃畹凤带着凌峰沿山路往后山而去。这后山凌峰并没有去过,但他是知道的。一直走就是玉女峰思过崖,那是华山弟子受罚的地方,要知道玉女峰思过崖是华山最有名的地方了,在这里接过受罚的人,其中不乏华山名人,其中风清扬和令狐冲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受罚的人,往往都是不循规蹈矩的人,可是偏偏又是这样的人最容易突破武学的框框条条,从而领悟武学的真谛,因此思过崖上曾经留下不少华山前辈领悟的绝世武学。能在思过崖面壁思过,其实也是一种修炼。

    心态不同,得到的也会不一样!或许这就是态度决定一切吧。

    凌峰跟着覃畹凤的脚步,沿途不断的观赏着风景。

    覃畹凤见了,也放慢步伐,回头问道:“师弟,怎么了?”

    凌峰笑了笑,指着路旁的群树跟远处的群山说道:“我在欣赏风景呢,这里的风景真好,跟我家乡一样美。”

    覃畹凤点了点头,说道:“要说风景美,哪里也比不上你们的西湖呀。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杭可是人间的仙境……还有西湖,那是何等的美丽!”说着话,覃畹凤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看得凌峰心一荡。

    凌峰加快步子跟她并肩,并且回应道:“西湖再美,也终究不过是风景而已,那里赶得上师姐你的万分之一的美呢?”

    凌峰一脸的陶醉,一脸的虔诚,像一个教徒在对着自己的偶像。

    覃畹凤微微一笑,笑道:“凌师弟,奉承别人是你的强项呀,我这方面的本事比不了你呀。”

    凌峰立刻纠正道:“师姐呀,我没有奉承你,我是真心实意地在夸你呢。谁不知道,师姐是这世上最美丽的人呢。”

    任凭覃畹凤的心是冰封的,听到凌峰的赞美,都忍不住要激动一下,她抬起手,掠了一下头发,淡淡的说道:“相貌只是父母给的,好与坏又能代表什么呢?一个人只有貌,没有才也是枉然。”

    凌峰说道:“可是师姐你是才貌双全啊,简直就是天上有,地上无。太难得了,谁要是能娶你为妻,可算是天下第一幸福人呢。”说完这话,一下子想到了大师兄陆承天,不禁哼一声。

    覃畹凤再好,如果她跟了陆承天好,那无边的艳福都是属于陆承天的,自己以后连个边都挨不上。

    如果真是这样,凌峰就是把陆承天当做仇人都不过分,毕竟爱这个东西是没有办法让步的。

    覃畹凤想了想,说道:“凌师弟呀,我跟你说,就算是谁能娶我,也未必就是幸福。你也看到了,我的脾气一点都不好。脾气一上来时,常会给人家脸色,甚至打骂,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做得太过了。”

    凌峰一愣,想不到覃畹凤居然会说这样的话,而且是对他说,实在是大大的意料。于是恭维的说道:“师姐,你平常不给师弟师妹好脸色,那也是因为你心里为我们好,平时训练越是严格,到了对敌的时候,我们才能最安全。毕竟敌人可不会跟我们客气的,因此平常的刻苦和严格,才能在危险的时候求什么。”

    覃畹凤猛地停住脚步,转头问道:“凌师弟,没想到你会这么想……实在难得。”显然,覃畹凤是缺少知音的,至少在对待同门师弟师妹的严格之上,她很少得到大家的理解。这除了她的漂亮让人敬畏不敢亵渎之外,也是因为她的性格使然,她很少跟别人去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要求。久而久之,大家就把她看成了一个冰冷无情,甚少言笑的师姐。其实她压根不是那样的人。

    凌峰说道:“师姐能这么想又能这么要求师弟和师妹们,这才是最难得。不知道的师弟师妹,心里一定有厌恨,师姐你能背负这么大的委屈,仍然挺立,我觉得你就是当世最伟大的女侠了。”

    覃畹凤一甩手,心里却是很欢喜,表情还是淡淡的说道:“好了,不要再说了,你越说越夸张!油嘴滑舌的……我可不喜欢。”

    凌峰风趣的伸了伸舌头,道:“我说真话反而成了油嘴滑舌,那我还是不说了。”

    覃畹凤似笑非笑白了凌峰一眼,接着继续前行。

    凌峰看在心里,一阵温暖。

    覃畹凤的身姿很美,走动起来,真如风动荷花,又如杨柳依依,不必说贴近她,就是用眼睛看也会目眩神迷的。

    凌峰再度发感慨,如果她是自己老婆,嘿,每天可有得享受了,那种天天抱着她唱十八摸的生活,一定是幸福之极。不过又想到她的冷漠和严格,那是绝对不可能唱十八摸的女人,心里又不禁有点失望。

    十八摸,那可是江南青楼最受欢迎客人点名的曲目,这凌峰也是很喜欢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