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游戏重生之魔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零七章 天赐良机

    被直接侵入城市中,连防空器和空军都成了摆设,极道城守将赞鲁赤愤怒之余只能快速调集队伍扑向四处烧杀的亡灵大军。

    对付亡灵,布瑞森人还是有一定经验的,即便以前没跟亡灵打过,这段时间他们也多多少少都会跟亡灵过上几招,对于亡灵部队最善于运用的战术他们都有所了解。

    亡灵部队数量大,单兵作战能力比同级别的物种要低一些,这是所有人认识中的定式。以此为基础,布瑞森调动两万守军扑向城内的亡灵,数量上虽然要少一些,但他们战斗力应该更高,军阵训练方面也要比松散无序的骷髅兵要强。按照以往的经验,骷髅兵会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他们也许会爆发一下,但肯定会被清理干净。

    赞鲁赤的注意力依旧放在城墙上,他可不会减少城墙上的守备力量,骷髅兵只能是炮灰和骚扰部队,即便是被以诡异的方式投入城市中,也不会左右战局的最终结果,只要他不会愚蠢的自乱阵脚。他完全没想到,他犯了一个大错,经验主义的错误。

    已经从城中居民和守军身上获得了灵魂能量的变异魔化亡灵大幅度的强化了自己手下的实力。在基础打好以后,这些聪明的亡灵就开始培养精锐战士,他们开始利用灵魂能量给这些魔化亡灵绘制魔纹。有了整套魔纹的魔化骷髅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魔族战士,魔纹骷髅。魔纹骷髅的战斗力要远远高于普通骷髅,比亡灵帝国的重装骷髅兵都要强悍一些,重装骷髅兵可是高级亡灵的基础兵种,比处在低级炮灰阶段的普通骷髅兵高了整整两个阶位。

    当赞鲁赤派出的两万援军冲入巷道中与骷髅兵交战的时候,变异亡灵已经制造出了一批魔纹骷髅,正在努力制作第二批。

    巷战比拼的能力偏重于单兵实力,魔纹骷髅的单兵作战能力刚好可以在巷战中发挥出决定性的作用。

    布瑞森的士兵跟这些冒着黑气,蓝气,红气的奇怪骷髅撞在一起。他们很快就给这些骷髅分出了高下,最菜的黑气骷髅比一般的骷髅兵强一些。蓝气的骷髅就可以跟布瑞森精锐士兵打成平手,最厉害的红气的骷髅兵可以直接斩杀队长以下级别的布瑞森士兵,即便是队长级别的战士对上他们也没有胜算。只能多坚持一下而已。

    敌情不明的情况下作战,布瑞森人一交手就被坑了,冒着红色魔气的魔纹骷髅专挑指挥官下手,直接摧毁了布瑞森小队的指挥中枢,一下就让最前线的布瑞森战兵混乱起来。如此一来。没有了小队配合,胡乱的打斗在一起,这让善于混战的亡灵取得了暂时的优势。

    一批布瑞森战士战死,变异骷髅又获得了不少的材料,再次获得了一些强化生魂以后,变异魔化骷髅们变得更加强壮,他们已经开始有能力强化自身的魔纹了。不过他们并没有着急动手,依旧很有耐心的制作着魔纹骷髅。

    指挥巷战的队官很快就发现了这些骷髅兵跟普通的骷髅兵有所不同,他们赶快派兵救援被打散了的先遣队,调集更精锐的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战士替代被击溃的队伍。

    队官们的快速反应挽救了一些战士的生命。但却没能阻止变异骷髅们继续强化他们的士兵,很快他们就发现他们顶不住了,冒红光的骷髅越来越多,骷髅兵正在不断的成长。

    队伍中的可以晋级的骷髅都被挑选出来以后,每个变异骷髅的手下都有了五到八个魔纹骷髅,占队伍总量的百分之五左右,此时他们已经有了一定的资本,变异骷髅开始强化自身,他们用生魂强化自身的魔纹,用灵魂力量强化基础实力。在战斗进行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时候。变异魔化骷髅们完成了自身的进化,他们的外形跟魔纹骷髅基本一致,只是魔纹多上一些,不过他们的模板却成功进化成了领主模板。虽然现在他们还只是普通领主。

    赞鲁赤忽然感觉不太对劲,一个多小时的战斗本该被清理干净的骷髅兵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声势愈加的浩大起来,反馈回来的情报是这些骷髅都很特殊,极有可能是重装骷髅兵一样的特殊骷髅兵种。

    赞鲁赤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了,亡灵族如果丢出高级亡灵来冲城。就说明进攻的是亡灵的主力部队,那么他们就是有信心直接拿下极道城才对,可他们对城墙的攻击并不猛烈,几乎都是低级的亡灵用最原始的办法在攻城,好像是要牵制收城墙的军队似的。既然不着急攻城,却又派出了精锐的部队以特殊的方式冲城,只能说明这些亡灵有特殊的目标。这个想法让赞鲁赤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知道昨天有帝国皇室来到极道城的先祖祭坛祈祷,一般皇室成员在遇到大的变故或者在晋级传奇以上的级别的时候他们都会来先祖祭坛祈祷。这本来是一个很正常的活动,赞鲁赤并没有太在意,可今天的这些攻击者的特殊的举动让他有了不好的联想。

    “去,通知城主大人,就说这些亡灵有可能要对先祖祭坛下手。建议对先祖祭坛进行保护。给我调第一团上来。”赞鲁赤赶快做出布置,他自己也进入到战斗状态准本去最前线实地了解一下情况。

    赞鲁赤没发现,就在他不远处的屋顶上,两双透着疑惑的眼睛对望了一下。

    “先祖祭坛,是什么?”雷思丽眯缝着大眼睛盯着跑出去的传令兵。

    “布瑞森帝国有一个很特殊的传统,在遇到大事件的时候会有皇室成员进入先祖祭坛,据说这里埋葬这他们的先祖的尸骨,可以跟先祖英灵进行交流。”姜黎随意的解释了几句。

    “看这个指挥官的意思,有皇室成员正在使用先祖祭坛?”雷思丽发问,却也不用姜黎回答,她已经可以肯定,必然是有皇室成员在使用先祖祭坛,否则这个指挥官不会这么紧张。

    “使用先祖祭坛的只能是皇室的直系血亲,现在布瑞森能够有资格使用的只有皇帝和他的几个儿子。前段时间被我们干掉的那个吸取黑暗神神力的应该就是大皇子,也就是布瑞森的太子。二皇子是个弱智,应该不会来这里开窍。三皇子犯了大错一直被关押着。其他的皇子岁数都比较小。绝对不会进阶传奇。”姜黎的双眼猛然一亮,如此分析起来,来使用先祖祭坛的最有嫌疑的是布瑞森的当代皇帝先格尔,另外的两个皇子虽有可能。但几率都太小了。

    “恩?你是说祭坛里边是先格尔?”雷思丽也兴奋起来,她可没想到会这么巧。

    “几率很大。既然碰上了,我们就去看看吧。”姜黎的心一下就活络起来,这样的机会绝对是不能放过的,天与不取反受其咎。

    姜黎往嘴里丢上两个辅助药丸。然后启动隐身技能,朝着传令兵的方向追了过去。这个传令兵并没有跑去城主府,而是一路让东跑去。很快他就到达了一座三层的石塔外,这座石塔不高,但很粗,石塔的表面看上去很普通。有一股十分神秘的力量渗透出来,很轻微,但很清晰。

    传令兵来到石塔外以后就直奔石塔正门旁边的一间石屋,石屋面积不小,中间摆着一张大桌子。四个高级军官围在桌子旁边,看上去像是在闲聊,听完了传令兵的通报以后,他们的话题被拉了回来。

    “有人泄露消息?”坐在上首的一个浑身红甲的强壮的战士不满的瞪着自己对面的一个牧师。

    “极道城知道陛下来的只有我一个人。”牧师态度淡淡的,话语间却透着极度的自信。

    “也许只是凑巧了,知道陛下此次出行的目的地的全都是皇室内部的人,应该不会有人泄露出去。”战士旁边的魔法师站出来化解矛盾,他的等级并不高,看上去是个智囊的样子。

    “你去跑一趟,让亲卫队的兄弟都提高警惕。然后去前线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骷髅兵竟然能够击溃精锐的帝国战兵。”战士华语之间带着三分的怀疑和三分的嘲弄,他是不相信有什么不穿重甲的骷髅兵能够拥有超过精锐战士的战斗力的。

    “哪个人也知道陛下的行踪,会不会?”魔法师低着脑袋想了一会,低声的询问了一句。

    “有话说清楚。”战士不满的吼了一句。他很讨厌聪明人说半句话,他脑袋里的肌肉早就把地方占满了,没有多少空间给脑浆。

    魔法师早就习惯了自己上司的作风只好详细的解释起来:“他每次沉睡都会比上一次沉睡的时间更长,最近的这一次他睡了三十一年。他已经开始对这种清醒一两年然后就要睡上几十年的生活表现出厌倦情绪了,先祖祭坛的力量可以减少他沉睡的时间,这次醒来以后他就多次提到要吸收先祖祭坛的能量。但陛下始终没有同意。”

    “你是说他为了先祖祭坛要杀掉陛下取而代之?”牧师的表情严肃起来。他是极道城的城主,这里的历任城主都是皇室成员,而且都是皇帝的亲支近派。他对皇室的一些秘辛还是很了解的,他知道布瑞森皇室这么多年来都能压制住那个人是因为皇帝掌握这一件可以轻松消灭他的秘密武器。

    “不得不防啊,现在帝国正处在风雨动荡之中,一旦再出现大的变故,帝国可能就真的挺不住了。”魔法师也不敢把话说死,他是忠于布瑞森皇室的,他不希望看到皇室没落或者破灭。但他也必须要承认布瑞森皇室在治理国家这方面做的并不是很好,尤其的最后的这两任皇帝他们的脾气都有些让人难以捉摸,并且他们的脾气都很火爆,时常会做出一些比较冲动的事情。就拿先格尔对待国内乱民的态度来说,就有些偏激了。这些乱民本来就是因为战乱才产生的,先格尔却拿他们当敌人看待,派出大军血腥镇压,好像对待外敌一样对待乱民绝对是不可取的。

    屋子里的三个人的话被趴在房顶上的姜黎听了个一清二楚,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雷思丽,伸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雷思丽点点头,指了一下牧师。

    姜黎点头,猛然启动空间跳跃直接窜到牧师身后,血剔发出的龙牙已经准确的扎到了牧师的脊柱上。

    在姜黎出手的时候雷思丽还趴在房顶上,可当姜黎命中了牧师的同时,雷思丽却已经借助姜黎跟自己的契约关系直接传到了姜黎的身边。魔鞭凭空出现,瞬间就穿透了空间限制直接缠住了魔法师的脖子,闪着符文光泽的短剑同时攻向了战士的眼睛。

    事出突然,只有大魔法师级别的魔法师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秒杀当场。击杀他根本就没耽误雷思丽向战士发起攻击。

    姜黎一招控制住牧师,左手中的卷轴就被他直接启动,高级的隔音结界瞬间就遮蔽了声音的外泄,让晚一步发出吼叫声的战士的声音无法传出去。

    杀掉一个传奇中级的牧师对姜黎来说并不是很难,但要一直控制到死却是不太可能。在姜黎抹除了牧师的一半生命值的时候,牧师终于从姜黎的控制链中解脱出来。透明的光罩在他身上一闪,最低级的魔法技能在这个时候却是最犀利的。

    蛋壳破碎,牧师也趁这个机会站起身来,灵魂控制瞬发而出。姜黎直接启动装备上的技能兑掉牧师的控制技能。血剔转了个小圈再次扎向牧师的脖子。牧师给自己加上了一个瞬发的恢复技能,然后再瞬发灵魂打击,竟然是要跟姜黎对攻。血剔在扎中牧师的脖子之前被他的技能卸开,向下滑落的血剔划开了他前胸的衣服,几样杂物掉想地面。

    一道红色的光影忽然出现,已经离地面很近的杂物被鞭子上带着的沛然之力撞成了齑粉。牧师脸上瞬间就闪出了绝望的表情,他没想到自己骗过了眼前这个厉害的不像话的年轻人,却没有骗过一直连看都没看过他一眼的女魔头。

    雷思丽对付的战士等级更高已经达到了传奇巅峰,可惜他的对手是雷思丽,这个已经随时都可能突破进入神级的魔族领主。最郁闷的是他是被偷袭的,从始至终他都处在防御状态,对于一个攻击能力远大于防御能力的狂战士来说这种局面简直糟糕到了极点。当他最后的一点血量被清空的时候,战士才反应过来,他应该从一开始就跟对手拼命的,进入防御状态就是一个大错误,可他没有反悔的机会了,他也不知道早在姜黎动手之前他就已经中了雷思丽的精神控制魔法。战士一死,牧师的末日也就到了,已经再次陷入控制链中的牧师被雷思丽快速的清空了生命值。

    封闭了石屋的大门,姜黎用空间穿梭连续的穿透了几道墙壁,进入到石塔的内部,老天给与的机会姜黎绝对不会让它轻易的溜走。未完待续。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