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校花的贴身高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349章 当面对质

    c_t;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你可有证据?”洪庆元连忙沉声追问道。

    “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就在太古试炼大比的时候,林逸和他麾下的人马就准确锁定了咱们雪剑派各种招式的招式命门,这可不是偶然,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来必然是有人向他们透露了咱们雪剑派的心法和武技,这个人毫无疑问,只能是一直都跟林逸走得极近的冷冷,没有第二种可能。”雪剑锋振振有词。

    议事大厅的气氛瞬间凝重了许多,上至掌门洪庆元下至普通金丹期长老都自觉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集体陷入了沉默。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许小冬反驳道,这件事情她还没有听冷冷说过,所以还不知道具体情形,骤然听到雪剑锋这番话心里已是七上八下,只是本能的相信自己徒儿不会叛门,仅此而已。

    “我一面之词?哼哼,我这话可是有实实在在的人证的,本门弟子罗杀生就是受害者,要不要找他过来当面对质啊?”雪剑锋一脸的有恃无恐,这件事在场除了他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知情者,而罗杀生那些参与过世俗界历练的雪剑派弟子也必然是唯他马首是瞻,这件事当然是他怎么说就怎么算了。

    “你!”许小冬顿时就有点虚了,她相信冷冷是无辜的,可对方居然连人证都搬出来了,这是准备直接弄成板上钉钉的铁案啊!

    “此事不容小觑,既然有人证,那就叫过来当面问清楚,这样对大家都好。( )”洪庆元当即决定道。

    “好。”雪剑锋对此举双手赞成,当即就让人把罗杀生找了过来。

    面对这一干大佬的询问,罗杀生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结结巴巴叙述了一番当时太古试炼大比的情形,这个时候他并不敢有半点欺瞒,事实上雪剑锋也不需要他刻意欺瞒,有他在这里,罗杀生只要照实汇报,不说一些多余的废话就可以了。

    听完罗杀生的汇报,洪庆元众人彼此相视一眼,神色变得越发凝重了起来。

    很明显,罗杀生没有说谎,要不然根本逃不过他们的眼睛,而正是如此才让他们如此凝重,照这么看起来,冷冷泄露本门心法的罪名几乎就可以认定了!

    “现在总没什么好说了吧?”雪剑锋得意洋洋的看着众人,同时还不忘关照一下许小冬,平常他根本不会将这么个不起眼的候补长老放在眼里,不过谁让对方是冷冷的师父呢。

    许小冬无言以对,她想反驳,但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反驳,毕竟人家连人证都拿出来了,而她自己又是人微言轻,怎么反驳?

    “大长老,你怎么看?”洪庆元看向迟千秋。

    迟千秋看了一眼雪剑锋,缓缓道:“听着是煞有介事,不过依我看现在还不能急着下结论,不管怎么说那也总得找冷冷当面对质之后才行,掌门以为如何?”

    “不错,我也是这个意思。”洪庆元点点头,虽然如今门派一下子多了两个金丹大圆满高手,但潜力无限的天才弟子谁都不嫌多,冷冷这种天赋异禀的超级天才无论放到哪个门派,哪怕是整个太古小江湖最顶级的四大家族门派,那也绝对是求之不得的宝贝疙瘩,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哪有自毁长城的道理?

    “对质?”雪剑锋皱了皱眉,他很清楚一旦把冷冷本人叫过来,接下来肯定就是来回扯皮,正准备想个托辞给否决掉呢,结果另一边的许小冬反倒率先坐不住了。

    “不行!”许小冬连忙叫道。

    “为什么不行?”洪庆元和迟千秋众人相视一眼。

    “冷冷这阵子正在闭关冲击金丹期,一旦打断,后果不堪设想!”许小冬急道。

    “她这么快就已经要冲击金丹期了?”众人闻言大吃一惊,短短一年时间从筑基初期一路飙升至筑基大圆满,这本身就已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奇迹了,从任何一个正常人的角度考虑,处在冷冷这个位置怎么也得沉淀几年,等到境界完全稳固之后才会开始着手准备,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冲击金丹,她哪来那么大的把握和信心?

    雪剑锋听到这里却是眼睛一亮,他身为金丹大圆满早已不把冷冷放在眼里,不过眼下既然是冷冷冲击金丹的关键时期,那就有文章可做了!

    众所周知,任何一个阶段的闭关突破都十分讲究一鼓作气,至于冲击金丹这样的大关卡更是如此,尤其还是冷冷这样天资纵横的天才弟子。

    要知道,所谓天才最重要就是一往无前的自信和傲气,因为这种自信和傲气,他们往往能够将自身天赋最大限度的挖掘出来,从而成为令普通弟子望尘莫及的存在,但是,这也是一柄双刃剑。

    一旦在重要关口遇到挫折,一直以来的自信和傲气受到打击之后,这些所谓天才很有可能就会一蹶不振,甚至于从此泯然众人,这种先例在太古小江湖实在太多了,举不胜举。

    退一万步讲,哪怕不能就此扼杀掉冷冷这个天才,哪怕只是打断一下冷冷的突破节奏,让她在金丹期瓶颈多卡上几年几十年,那也不失为一件意外之喜。

    “冲击金丹又怎么样?冲击金丹就可以无视长老会的传召,就可以连叛门大罪也都置之不理了,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雪剑锋当即斜着眼睛冷笑道。

    “可是……”许小冬还想再据理力争。

    “可是个屁!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她冷冷区区一个普通弟子就搞特殊化,那我们雪剑派还有没有一点门派规矩可言了?”雪剑锋瞪着眼睛义正词严道。

    “掌门,大长老,冷冷到底有没有向外人泄露本门心法尚还不能确定,而现在是她冲击金丹最关键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一旦第一次失败,那么以后第二次冲击难度将会成倍加大,如果这个时候强行打断,那几乎就是在扼杀一个超级天才啊,为了门派考虑,请您二位慎重!”许小冬只能向两人求情。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