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67章 跟你死在一起,挺好的

    她已经习惯了出门的时候身上一定要藏一把匕首,一般会在袖子里藏一把,或是在靴子里藏一把,有些时候双双带上,以防万一。

    肖慕这才满意了,二人休息了些时候,便趁着如墨的夜色施展轻功离去旎。

    fèng绛衣是在天黑了些的时候才回到王府,脸色有些不好,一回到王府李易就迎了上来。

    很明显李易的脸色有些不好,李易尚未开口,fèng绛衣已先询问了,“相思呢?”

    “回王爷的话,属下正要禀报关于四小姐的事情,云踏雪天黑之前来了一趟说是肖家的小公子肖槿落入了青沐公子的手里,四小姐与云踏雪说了去一趟相府之后会立即去找肖慕,一起将肖槿找回鞅”

    李易将手中的一卷已经裱好的画轴递给fèng绛衣,“这是二姨娘托人送了这一副画过来,说是要给四小姐的”

    fèng绛衣一听到常相思已经这么大胆还敢去找青沐公子,脸色就立即沉了下来。

    他接过画轴展开一看,看到里面熟悉的人立即将眉头皱得更紧,是常相

    不对……

    不是常相,因为年轻了些许,是……

    他看到了画像里年轻英俊的男子,右边眼尾处那一颗小小的朱砂痣。

    他记得常珞的右眼就有这样的一颗朱砂痣,不过是半个芝麻大小的朱砂痣罢了,但也因为这一颗小小的朱砂痣让他整个人带着一股媚意。

    这也是他与常相的不同

    想起之前常相思的怀疑,如今二姨娘又送来这一副画像一定是常相思的主意,看来她是打算彻查常珞的事情了。

    fèng绛衣将画轴卷上,一边吩咐下去。

    “立即派人寻找相思与肖槿的下落,再派一批人寻找常珞的下落,本王今日就不回来了,你让烈焰好好伺候玄舞,也告知玄舞一声。这画像放到本王的书房即可”

    李易立即颔首,“属下立即去办”

    fèng绛衣没有再往里面走,而是将画轴递给李易之后,转身又离开了王府。

    榕树下,常相思将四周观察了一番,借着月色发现四周并没有除了他与肖慕并没有别人。

    于是走到了榕树下,按着记忆双脚并拢抬起手轻轻地在榕树上按了下去。

    一旁的肖慕知听到身后有一道声响,回头一看,地面上的石块被推开,石块上的落叶纷纷落下。

    常相思看到机关没有改变,那洞口也是黑漆漆的一片,因为来这里两次倒也不害怕,直接先肖慕一步跳了下去,倒是很快就落了地。

    肖慕有些无语,他作为男人这样的事情不应该他先来的吗?

    这个女人非要每次都这么要强地二话不说就先跳了下去,万一下面有什么东西,或是太深了摔伤了怎么办?

    肖慕也没多想,很快就跳了下去,因为是晚上的时候,地下密室更是黑漆漆的一片,他很快掏出了火折子,看到这一处地方阴寒而漆黑。

    常相思也掏出火折子照明了脚下的路,看着地面上的脚印,到是一片干净。

    “地上的脚印之前有过不少,这一次倒是干净得很。估计被人给清理了,肖慕你自己小心一些,不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人。”

    “相思,往后别这样要强”

    他几个快步走到她的身前,“怎么说我也是男人危险的事情交给我就好,刚才那么跳下来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我来过两次了,你觉得还能不熟悉吗?”

    她嗤笑了声,“别将女人想得太没用了”

    她并不需要站在男人的后面,靠他们的保护,她有能力不承认他们的负担

    肖慕无声一笑,摇头,“不是觉得女人太没有用,而是觉得这个时候你可以让我走在前面,就当是……为了我那么点儿可怜的男性尊严吧”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常相思,见她神色淡淡的,那张脸却依旧那么好看,纵然是在这样的地下密室里,也没有如同别的女人那般会慌乱,他所看到的只有她的冷静与淡然。

    “那你就要习惯我的做事风格了,快些走吧,这段路我之前走了两次并没

    有机关。”

    “一直朝着里面走去,拐弯有左右两个选择我都去过,但越是里面机关越多,甚至出乎人的意料之中,脚下的可能踩到什么东西都极有可能是机关,你轻功比我好,必要的时候带我一程即可”

    对于需要日积月累方能练成的轻功一直都是她的弱点,虽然觉得自己进步飞速也掌握了要领,但比起他们这些学了好多年的人还是差了许多

    这对于他来说在这个时代里是硬伤

    但毕竟都是急不得的东西

    肖慕听到她所说的也戒备了几分,“嗯,不会让你受伤的,你自己也小心一些”

    二人不再说话,都安静了下来,朝着里面走去,里面黑漆漆的一片,除了他们这边什么都看不到。

    常相思其实本不想用火折子的,但毕竟这么暗的地方,实在是没有办法继续像上回那样摸索着,特别是她在抓紧时间

    周围都很安静,她想到肖慕的内力修为在她之上,在感知方面一定胜她不少,他听不到的动静,她更是别想听到了。

    走了好长一段路终于走到了左右分叉路口,“选择左还是右?或是有效率一些的各选择一边”

    肖慕很快就下了决定,“还去左边看看吧,你也说了四处都是机关一不小心触碰到起码二人还有个照应”

    常相思也不反对,跟上了他的脚步,两人都将脚步声放轻了许多。

    但因为密道里空旷悠长加上寂静的缘故,还是可以清晰地听到他们的脚步声,甚至连呼吸声都可以清晰地听到。

    越到里面,常相思便将自己手中的火折子给熄掉,双眼逐渐适应了少了一支火折子的光线。

    “再走点儿路,你就将火折子也给熄灭了吧,不晓得有没有人在此”

    肖慕颔首,“嗯你自己小心一些”

    两人的步伐越来越缓慢,因为担心触碰到了地面上的机关,又走了些路,肖慕就将火折子给熄灭了。

    一开始还有点儿不适应,不过毕竟在这里密室里已经待了些时候了,倒是很快就适应了黑暗。

    又是几个拐弯,不晓得是谁触碰到了机关,只听得“嗖嗖”的响声朝着他们这边袭来。

    肖慕二话不说立即将跟在他身边的常相思抱起,在空中翻转了几圈分辨着声音躲避过危险。

    落地之后,肖慕立即问怀里的女人。

    “可有伤着?”

    常相思道,“没有只怕这里机关重重,还是需要小心为重”

    肖慕缓缓将她松开,有几分不舍,“相思,你若是不介意的话,我拉着你的手走就好”

    “不用了”常相思直接拒绝。

    肖慕却还是不放心,“你若是担心我占了你便宜……我拉着你袖子也好,我没有被的意图这边光线太暗,纵然还可以视物,但毕竟比不上在外头,若是再触碰到这样的机关我若是找不到你的方位,那样你我都有可能遇上危险”

    常相思考虑了一番,想跟他说其实她没那么弱,但最后还是抬起了手。

    “好吧”

    肖慕拉住了她的袖子,黑暗中这才露出一笑,就这样拉着她的袖子缓慢地前进。

    就这样子一直前进,期间两人又踩到了几次机关,不过都一一躲去,并没有受伤,在转弯之后,常相思在一道密室的门前停了下来。

    周围都很寂静,她问道,“肖慕,你可感觉到周围有什么人吗?”

    肖慕摇头,“除了你我,感觉不到任何人怎么了?”

    常相思这才吹了吹手中的火折子,一下子漆黑的密道里就有了光线,虽然很微弱的样子。

    常相思看着石壁上看着,也看到了头顶上的七个孔。

    不过因为外头也是天黑的缘故,只看到七个黑洞洞的空,记起上回fèng青澜按下的机关那一道石门打开的时候也有暗器朝他们飞来的情况。

    常相思道,“一会儿我尝试下机关,到密室里面看看,不过石门开启之前会有暗器飞来,你我都注意一些”

    肖慕颔首,依旧紧紧地抓着她的袖子

    常相思选中了一块石板,轻轻地敲了下,里面似乎是空心的,有些沉闷。

    她抬手按了上去,没什么反应,于是用了点儿内力,倒是逐渐看到了那一块石板缓缓地在凹陷进去。

    肖慕听到身后的动静立即回头一看,火折子微弱的光芒让他看到了不少细细密密的绣花针,就朝着他们这边飞射过来。

    他立即将常相思拉住朝着另一旁躲去,避开了那些绣花针,却是不小心踩到了一处机关,只听得“轰隆隆”不知道什么声响,常相思心中一跳,立即拉着肖慕进入了石门。

    而他们进去之后发现刚才站着的地方有一个沉重的东西落了下来,她用火折子一照,竟然是一只沉重的铁笼子。

    若不是他们刚才逃避得快,这个时候两人就被困在里面了。

    肖慕心有余悸,“相思,你果然胆色过人,这样的地方,你也敢来第三次”

    这还是个女人吗?

    常相思嗤笑,要知道她曾经去过的地方比这里危险多了

    而且几次来到这里也不算是单独来的,两次都碰巧遇上了fèng青澜,这一次还有肖慕。

    绣花针落了一地,那一直铁笼子也没了动静,肖慕感觉到周围没有人,于是重新也将自己手中的火折子吹了几下,火折子就亮了起来。

    两人没有再管外头的事情,默契地转身,入口处很窄。

    两人走了一些距离便触动了脚下的开关,墙壁上第一盏烛火亮了起来。

    对此常相思是知道的,肖慕倒是没有感觉到异样,因为这样的机关他也遇过不少。

    越往里面走去,亮起来的灯越多,一盏两盏三盏……

    照亮了他们脚下的道路。

    越往里面走去越是宽敞,一直到了他们看到了一个偌大的内室,里面却与常相思第一次所见的不同。

    之前所看到的除了不少的柜子与桌子之外,还有不少的书籍与箱子,而且其中一张方形的大桌子上还有一张沙盘地形,当初他们就在这里找到了不少有价值的东西。

    可是此时,偌大的内室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包括墙壁上所悬挂的壁画。

    肖慕看了看四周,眉头忍不住轻蹙起来,竟然没有东西

    “之前这里放了不少的东西,我与fèng青澜来此的时候,还带走了不少他们与逆反之贼来往的书信,看来是那一次他们发现少了信件,所以将这一处地方都弃了”

    肖慕颔首,“那么看来他们可能放弃了这一处地方,肖槿应该没有被带来这里”

    走了那么远的路,就连地上的脚印也都被清理了,如今剩余的就只有他们两人刚刚留下的脚印了。

    常相思颔首,“可惜了这边应该还有不少重要的东西另外一边的位置与这边相差不多,不知道那边是否也被撤走了”

    那边想要进去并没有那么容易,毕竟上回为了打开这一扇门,他与fèng青澜花费了不少的心思与时间。

    所以这一次,他们是白来了

    肖慕问道,“那边的密室你能够打开吗?”

    常相思摇头,“不行得需要观察,为了打开这一处的密室我与fèng青澜在这里研究了大半天,外头上面的七个孔有玄机,要等到日头照射下来七个光点连成一个光点之后,那一个光点就是推开石门的机关了”

    外头漆黑一片,更别会有光点了,除非他们在这里等到明天

    肖慕道,“如果这边撤走得这般干净,那边估计也已经被撤走了,肖槿应该不会在这里,我们先回去吧,等明天再继续去别的地方找”

    常相思觉得也是,于是没打算多做逗留。

    “那我们走吧”

    常相思刚要转身的时候突然觉得脚下的石板似乎震动了一下,她与肖慕站得很近,刚想将肖慕推开的时候然而却已经来不及了。

    地面上竟然伸出了不少的栏杆,一支支伸到了顶上,行成一个圆圈,将他们两人困在里面

    与外头那一座笼子相差不大

    常相思回头看了一眼肖慕,眨

    了眨眼睛,几分无奈。

    “我踩到机关了”

    肖慕却是扯出了一笑,“看来今晚是出不去了”

    他看着男子手臂般粗大的栏杆,就算他内力还算浑厚,可也没有办法让这些栏杆变形。

    常相思再一脚踩着脚下的石板,没有丝毫的动静,而后将脚下所有的石板一块块地敲了个遍,还是找不到解开这些东西的机关。

    “看来机关设在外头,除非有人过来,否则我们必定会被困死在这里”

    没有食物与水,他们在这里忍耐不了几日的。

    肖慕倒是随便找了一处地方坐下来休息,“也许……吉人自有天相吧”

    这一刻他的心是宁静的,如果与她死在这里也是挺好的结局,生没有得到她,但可以死在一起

    甚至在这里永远没有人会发现,就永远都不会被打扰

    只不过他舍不得她死,她还这么年轻这么美好,不能葬送在这里

    常相思知道这个时候他们二人都离不开这里,心中虽然着急却也没有办法,她看到肖慕坐了下来,也挨着他的身边坐下,自嘲一笑。

    “本打算帮你,没想到帮倒了忙,害你被困在这里,可能还出不去了对不起”

    肖慕摇头,“你也说了这里机关重重,倒是我对不起你,让你陷入这样的困境,你是为了帮我找到肖槿才遇上这样的事情”

    回头看到常相思虽然穿得厚实,但是她实在太清瘦了,看起来还是让人觉得单薄,于是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披在了她的身上。

    “夜里寒冷,特别是这一处地方,你披着,别受了寒”

    常相思也没有拒绝,彼此之间就这样安静了下来,她看着身边淡然的肖慕,又想到fèng绛衣,不知道回头fèng绛衣再也找不到她会怎么样?

    伤心难过是避免不了的

    但……

    将来是否会忘记了她,娶了别的女人?

    想到她可能会被遗忘,fèng绛衣会有别的女人,她的心里就衍生出一股不甘心

    “肖慕,这一处地方隐蔽,除了青沐公子的人,只有fèng青澜知道,但fèng青澜看到我们始终不一定会去找,甚至也不一定会找来这里,就算是找上来了也可能是好几日之后如果我们都出不去了……”

    “还不到那个时候,别绝望”

    肖慕浅笑了声,“我觉得……这边还有这么多完好的机关,虽然东西都被撤走了,但……也许青沐公子的人会过来,只要有人过来不管对方是谁,我们都有获救的可能就算……”

    肖慕加深了脸上的笑容,抬手轻轻地放在她卷起的膝盖上。

    “就算是我们会死在这里我也不怕,至少有你陪着,在画舫上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你吸引了,否则当初也不会去下聘礼,打算娶你,后来的接触只是让自己更是深陷得厉害,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我还是按捺不住地喜欢着你”

    他遗憾的是他如果死了,肖槿又落在青沐公子的手里,他母亲只怕无法接受。

    在肖府里他母亲已经过得那般不顺心了,如果没有了他,自己要被那些姨娘欺负,而且他父亲现在也不怎么将他母亲放在心上了。

    常相思将他放在她膝盖上的手拂开,“承蒙厚爱了可我心里已经有了人,是fèng绛衣他们都说他没多少时日好活了,可我还是选择了幸好他,因为他对我真的很好如果我死了……估计他会承受不住的”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