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少年a宾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1 部分阅读

    “好多了。”钰慧说,然后又故意问:“这位是……?”

    众人都看着孟卉,她眨着眼睛说:“他是小毅。”

    “哦……”钰慧拖长了尾音:“久仰大名。”

    “嫂嫂!”孟卉有点羞极了,她和小毅的事只曾讲给钰慧知道。

    “好,快来吃饭。”阿宾的妈妈吩咐钰慧。

    钰慧坐到阿宾旁边,一伙人吃喝谈笑,其乐融融。

    餐后,大家到客厅看电视,妈妈收拾着餐具,孟卉和钰慧要帮忙都被她赶出去,要她们回客厅坐好,孟卉只好挽着钰慧出去。一会之后,妈妈收妥洗罢,转到客厅陪他们说了两句话,吩咐他们年轻人自己聊,便就上楼回房去了。

    钰慧望着妈妈的背影,犹豫了一下,阿宾和孟卉他们在谈些什么她也没听进去,勉强陪着他们又坐了一会,便说要上楼去一下,阿宾以为她还累着,体贴地要她再多歇歇,她笑着点头,拾阶爬上二楼。

    她来到妈妈房前,叫了声“妈”,就推门进去,看见阿宾的妈妈倚在床头,正拉来一条毯子往下身盖住,妈妈见是她,才嘟着嘴说:“钰慧啊,吓妈一跳。”

    “妈妈为什么吓一跳?”钰慧爬上床,笑问着说:“毯子下是什么啊?”

    “哪有什么!”妈妈说。

    钰慧不信,伸手将毯子翻开,阿宾的妈妈并没有反对,只是红着脸笑。钰慧掀起来一看,阿宾的妈妈缩侧着下半身,裙子内裤都没了,屁股大腿光溜溜的,毛绒绒的茂密的乱草横生,草中埋着奇怪的东西。

    “唔,妈妈在做坏事,”钰慧说:“我看看。”

    钰慧弯腰去看,妈妈伸手遮着脸,原来是妈妈那根心爱的假阳具,深深插在她潮溽黏腻的阴户里。钰慧顽皮地捏住那假阳具的尾端,轻而缓的抽送两下,阿宾的妈妈挨不了就哼起来了。

    “唉唷……乖孩子……别……别弄……妈妈……”

    钰慧见妈妈含水丰富,知道她兴致正浓,不过假意推辞罢了,也没答话,小手连拉连推,快快地替妈妈又多抽送了十几二十下。

    “啊……啊……”阿宾的妈妈消受不住,嘤嘤地叫着。

    钰慧不停手地帮她插动假阳具,同时将阿宾妈妈的双腿扶张开来,看着她红嫩的小阴唇随那假阳具翻进翻出,全身痛快的颤抖,浪声浪语没个停歇,钰慧忖道:“妈妈实在太寂寞了。”

    她心中啄磨,暗暗有了打算。

    “喔……喔……乖女儿……好媳妇……啊……啊……妈……妈要……啊┅┅要完了……啊……快……快来……啊……唷……天哪……来了……啊……来了啦……哦……哦……来……哦……”

    钰慧的手上一阵湿烫,原来是阿宾的妈妈所喷出来的骚水,她被钰慧推攀上高峰,畅美的发泄着,钰慧这才停下手来,将妈妈的脸抱在怀里。

    “哦……”妈妈满足的说:“小慧对妈真好……”

    “妈妈舒服吗?”

    “好舒服。”妈妈说。

    钰慧让阿宾的妈妈歇喘休息了一会儿,帮她换过内裤,穿回裙子,手携手,相视笑着打开房门。

    “我们下去了。”妈妈说。

    “嗯。”钰慧点头。

    她们走出去,而楼下正传来阿宾和孟卉他们的阵阵戏闹声。

    少年阿宾古道热肠

    创作者:Ben

    创作完成日:2000。04。04

    连续几个礼拜以来,每遇周日,钰慧就催着阿宾回家去看妈妈,妈妈总是说阿宾就算回家也都整日想往外跑,不像钰慧乖乖的待在家里陪她,阿宾没啥话好辩解,只好对着钰慧作鬼脸。

    这个周末一下课,阿宾便又载着钰慧回家,吃过晚饭以后,钰慧帮忙妈妈收拾厨房,然后提着半桶水,上楼来想整理阿宾的房间。

    阿宾坐在书桌前,那任天堂主机已经还给孟慧,他现在改玩电脑游戏。

    “大少爷,让一让。”钰慧边抹着书桌,没好气的说。

    阿宾运指如飞,正忙着打砖块,钰慧抹过大半个桌面,滑手一擦,不小心碰了那电脑一下,电脑萤幕“得”的一声,居然熄掉了。

    阿宾和钰慧傻傻地看着那电脑,可是连Power都没亮,半天钰慧才说:“喂,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阿宾重按那Power压钮,没有反应。

    “我只是轻轻碰一下。”钰慧担心地说。

    “唔,我知道。”

    阿宾按了半天,又把萤幕挪开,翻动主机摇一摇,最后找了一把螺丝起子将外壳拆开,在里头到处轻敲,仍然没有用。

    “算了!”阿宾说:“找个同学明天来看看。”

    “你明天不是不在家?”钰慧问。阿宾班上明天要聚会讨论寒假去毕业旅行的事,阿宾是筹备人员之一。

    “我找不必开会的人来。”

    说着他就去打电话,一会儿回来说找好人了,明天会来,不过那时候阿宾应该已经出去了,钰慧心想反正阿宾的同学她差不多都认识,没有关系。

    这一夜钰慧去和妈妈睡,俩人又叽叽喳喳地聊到半夜,第二天早上很晚才起来。

    妈妈近来习惯在起床后洗澡,等和钰慧分别梳洗好都快十点半了。她们下楼后发现阿宾已经出门,他在餐桌上留了纸条,告诉她们他去开会,下午回来。又说楼下的厕所坏掉不通,已经联络水电行,可是要明天才能有人来检修。

    妈妈烤来奶油吐司,和钰慧喝着鲜牛乳当作早餐,才吃到一半门铃就响了,钰慧跑去开门,外面站着两个男孩子。

    “啊!”钰慧讶异的说:“是你们!”

    门外头是阿吉和眼镜仔,阿宾找的人原来是他们。阿吉和眼镜仔见是钰慧来开门,也有点意外。

    “哇!钰慧,”阿吉说:“你都住在阿宾家啊?”

    “别乱说,进来吧!”

    钰慧带他们进来,介绍给阿宾的妈妈,说是阿宾的同学,来帮忙看看阿宾故障的电脑,阿吉忙叫“黄妈妈”,眼镜仔大概是宜兰人,叫的是“阿姨”。

    阿宾的妈妈问他们吃早餐,俩人都说吃过了,钰慧不好让他们在旁边等,就放着半块没吃完的吐司,先带他们上去瞧那部电脑。

    三人来到阿宾房间,那电脑外壳昨晚阿宾拆掉后就没装回去,钰慧告诉他们当掉时的状况,阿吉若有所思,眼镜仔搔着脑袋,半天才说:“好,我们来试试。”

    “哦,”钰慧说:“那麻烦你们,我下去吃早餐了喔。”

    “等一等,等一等。”阿吉拉着她。

    “怎么了?”钰慧问。

    “先给一点酬劳啊!”阿吉说。

    “什么酬劳?”

    阿吉指指自己的嘴,钰慧红了脸,骂说:“死色狼!”

    不过她还是侧脸过去,闭上眼睛,阿吉便在她唇上亲了亲,跟着眼镜仔在她颊上也吻了一下,阿吉食髓知味,从钰慧背后环手搂住她的腰,两只魔掌摸上钰慧丰满的蓓蕾乱采着,眼镜仔见状,不甘落后地也来抢滩。

    钰慧被他们又捏又揉的,只觉得浑身发软,想要挣扎却比不过他们的力气,只好尽用嘴巴说着:“不要……不要……别这样……”

    阿吉和眼镜仔如何肯听,眼镜仔的怪手甚至还扯着钰慧那本来就开得低低的U形领口,露出她半边滑嫩肥美的乳房。

    “不要……不要……你们……你们听我说……”

    阿吉和眼镜仔将钰慧夹在中间,一起把她推倒到阿宾的床上,豺狼般对她争食。

    “别……啊……你们……你们听我说……听我说……啊……你们听我说嘛……”

    他们停下动作,仍然合抱着她,阿吉说:“好,要说什么你快说罢,说完我们还是要疼爱你。”

    “呸!”钰慧啐了他一口,坐正来拉好衣服,左右瞪着他们俩,才开口说:“是这样子的啦……”

    然后她就开始说了。

    阿宾的妈妈在饭厅里悠闲地阅读报纸,同时慢慢嚼着吐司。

    “咦……”阿吉张大了眼睛坐起来:“这……这个……?”

    “这样子……可以吗……?”眼镜仔更是迟疑。

    “好不好嘛?”钰慧摇着他们的腿。

    “唔……这个……”他们前后沉吟。

    “好啦!好啦!”钰慧拜托的说:“OK?”

    阿吉和眼镜仔面面相觑,心情十分古怪。

    “说定了哦!”钰慧说,还笑着。

    阿吉若有所思,眼镜仔搔着脑袋。

    钰慧拉上房门走出来,正好阿宾的妈妈从下头来到二楼的楼梯口。

    “那电脑怎么样了?”妈妈问。

    “唔,不晓得,他们还在查!”钰慧说。

    “那快去把早餐吃完吧!”妈妈说。

    “没关系,”钰慧揽着妈妈:“我要陪妈妈。”

    “你这孩子,”妈妈捏她的鼻头:“就会撒娇。”

    她们有说有笑地走回妈妈的房间,妈妈坐到梳装台前,拿起绵羊油擦手,钰慧替她编理着头发,还挽成两个漂亮的发髻。

    “哇!”妈妈看着镜子说:“你怎么把我扮成这么可爱?”

    “妈妈本来就很可爱啊!”钰慧吃吃地笑着。

    “你胡说。”

    钰慧贴脸到妈妈颊边,俩人一起映在镜面上。

    “瞧,姐妹花。”钰慧说。

    妈妈在她的腰枝上捏了一下,钰慧痒得扭身乱钻,和妈妈交颈黏着,嘴唇又含住妈妈的耳珠,把妈妈磨得腮帮子都红热起来。

    “嗯,坏孩子……”

    钰慧伸出温柔的双手,按在妈妈丰嫩的乳房上,轻轻地揉动,妈妈吐气如兰,媚眼如丝,仰着脸让钰慧吻她。钰慧隔着衣服,找到妈妈突起的两点,先是似有似无的捻着,等它们越涨越硬立的时候,便用力地捏挤,妈妈难耐的叹息在咽喉中打转,返手攀扶到钰慧的鬓边,在她脸庞上抚摸着。

    “不要……小慧……嗯……”

    钰慧在妈妈的胸前玩了一阵,左手往下滑,游到妈妈的裤头,妈妈穿着一件松松的休闲棉长裤,因此她很轻易的穿过松紧带,没有受到抵抗就占领了妈妈的桥头堡。

    “唔,妈妈好新潮啊!”钰慧在妈妈耳边说。

    阿宾的妈妈长裤里头是一件细丝高叉的小三角裤,斜边开得特别高,丰盛的耻毛纷纷跑出来。钰慧在妈妈最热的软肉上来回动,也才没两三下,就从薄薄的布料上渗出黏答答的蜜汁。

    “嘻……”钰慧问:“妈妈呀,这是什么?”

    “哦……坏小慧……你……嗯……”

    阿宾的妈妈忍不住摆动屁股,大腿偷偷发颤,钰慧并不急着作更强烈的进攻,仍然只在内裤外骚扰。

    “嗯哼……你这……你这女孩子……啊……快别……这样……我们家……哦……哦……还有客……客人……呃……在呀……哦……你……好坏啊……”

    “妈妈喜不喜欢小慧?”钰慧又咬她的耳壳。

    “啊唷……喜……喜欢……啊……乖钰慧……快别……啊……别动了……妈心里好难过……嗯……唉呀……”

    钰慧恍若不闻,继续挑逗敏感的小蕊。

    “喔……妈妈难过……啊……妈妈不好了……小慧啊……啊……”

    钰慧突然把手离开,妈妈正在紧张间,一下子没了依靠,慌忙的抓住钰慧的手按回去。

    “妈妈不是说别动吗?”钰慧使坏。

    “唔……唔……唉呀……动嘛……动一动嘛……”

    钰慧“咯咯”地笑着,使劲地揉弄不停,妈妈倚脸在她的肩上,嘤嘤咛咛地娇喘着,钰慧正待要再更加'强动作,门外却传来眼镜仔的叫唤。

    “钰慧,我们找到故障的地方了。”他喊。

    钰慧停下来,和妈妈眨眨眼睛互望着,钰慧圈唇成了一个“哇”的遗憾表情,又诡谲地做了个鬼脸,妈妈又好气又好笑,报复地往钰慧胸前乱摸一把,恨声说:“去吧!去吧!”

    “乖妈妈,对不起。”钰慧拔出手来,将手指上的浪水抹在妈妈的唇边,妈妈作势要咬她,她急忙缩手,笑着逃开。

    眼镜仔又在门外催,钰慧回应说:“来了,来了。”

    “害我又得洗一次澡了……”妈妈骂着,钰慧嘻嘻地笑。

    钰慧走了以后,妈妈不情愿地脱去外衫和粉红色襄滚白边的内衣裤,扔在床上,摇着雪雪的大屁股,在更衣镜前自怜的转前转后瞧上半天,又叹了一口气,才走进浴室,反正房里没人,就只虚掩着浴室门,站到浴缸里,转开莲蓬头,将全身细细地重新洗净一次,然后把浴缸蓄满温暖的清水,舒服的泡着。

    泡了十来分钟,身体是舒坦了,可是被钰慧撩起的思绪却还乱的很,正想起来抹干身子,忽然听见钰慧打开卧室门的说话声。

    “我看看……”钰慧说:“妈妈不在,你们可以用她浴室里的厕所。”

    然后就听见阿吉和眼镜仔争着说话的声音。

    妈妈慌了起来,她知道楼下的厕所坏了,这粗心的钰慧,也不应该没搞清楚就把同学带来她房里上厕所啊!她的衣服都留在床上,现在去关门或出声都令人觉得尴尬,她旁徨失措间,随手把浴缸的拉帘轻轻的扯遮起来,暂时躲过算了,反正男生尿尿也用不了多久。

    浴室外头阿吉和眼镜仔还在争着:“我先,让我先……”

    妈妈偷笑起来,上厕所有什么好争的?

    她哪里知道,这时阿吉和眼镜仔都脱下了裤子弃在地上,各挺着硬梆梆的鸡巴,钰慧蹲在他们前面,轮流替他们把肉棍子吞吐吸吮,好让它们能更充血亢奋。

    钰慧把阿吉的龟头舔得又光亮又红胀,然后换到眼镜仔这边,这眼镜仔倒没用,居然两条腿酸软软的剧烈发抖起来,忍不住前后挺动,害钰慧呜呜咽咽,又怕他提早完蛋,就吐出来小声说:“好了,准备要开始了喔。”

    她擦擦嘴,留他们在浴室前,自己走到房门口,故意朗声说:“上厕所有什么好争的?不理你们了,我要上街去买便当,你们都留下来吃午餐。还有,尿完记得要冲水哦。”

    说罢她就关门离去。

    阿吉和眼镜仔戏还没演完,继续争着谁要先上,阿吉说他要尿出来了,眼镜仔说他胀得都发硬了,不信的话可以掏出来验证,阿吉就惊呼地说:“哇!你怎么硬成这样?”

    “你敢说我,”眼镜仔说:“你还不是一样?”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听得阿宾的妈妈面红耳赤。而且他们已经走进浴室,还在争执不下,坚持自己要先尿。阿宾的妈妈心里头好笑:“一起上不就好了……”

    不过显然阿吉和眼镜仔没有这么聪明,阿吉居然说:“好,既然我们都拿出来了,你也不肯让我,干脆这样,我们来斗剑,斗赢的先上……”

    阿宾的妈妈听到他们说要斗剑,再也忍俊不禁,“噗吃”地笑出声音。

    “谁在那里?”

    拉帘“唰”一声被拉开,阿宾的妈妈“啊”地掩胸叫起来,阿吉冲到她的面前,一脚踏上浴缸的盆缘,问说:“黄妈妈,你在这里作什么?”

    阿宾的妈妈看见他那根热通通勃起的鸡巴,几乎要指到自己的鼻尖,不免乱了手足方寸,一时没想到他这话问得很可笑,还真的糊里糊涂的在想:“我在这里作什么?”

    阿吉可没空等她想,他弯腰伸手入水揽着阿宾的妈妈,一家伙湿淋淋的将她从浴缸里攫抱起来,阿宾的妈妈又“啊呀”地惊唤一声,随即便用力挣动。这时眼镜仔也过来帮忙,两人合力将阿宾的妈妈横着夹抱在臂弯里,她挣动不了,满身的水淅沥沥地流落到地板上。

    这两个家伙七手八脚,把阿宾的妈妈托起便向浴室外走,尽管阿宾的妈妈已是个丰腴的妇人,却被他们像老鹰捉小鸡似的,轻易地便架回卧房里往床上搁着。

    阿宾的妈妈被突如其来的混乱扰得一头雾水,除了反射性的挣扎之外,简直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阿吉和眼镜仔这时更双双搂紧着阿宾的妈妈,一起偎着脸在阿宾妈妈的两颊上,眼镜仔还说:“阿姨,您可别乱动,免得我们弄痛了您。”

    这是什么话?阿宾的妈妈正要出声问,眼镜仔已然凑嘴吻上了她的芳唇,含着她的唇瓣尝起香来。她“咿唔”着抗议,年轻男人浓厚的气息却强逼而来,让她有快要窒息的感觉。

    这边还在纠缠不清,那边又来了麻烦。阿宾的妈妈忙慌中忽然胸前一阵美好,原来阿吉两手揉着她的双乳,还轮流地噬吮她的奶尖,将它们吸的竦然直立起来。

    阿宾的妈妈没了主张,意乱情迷,傻傻的恁他们摆布。

    眼镜仔从床头取来一付妈妈平时睡觉用的眼罩,往她脸上轻轻遮住,两边斜过她耳朵上挂好,阿宾的妈妈就什么都瞧不见了,她想要伸手去掀,双臂都被他们拱住,就在抗拒间,胸前的美好感觉居然加多了一倍,那眼镜仔和阿吉一人瓜分了一只大奶,分别在乳头上有吸有玩的,阿宾的妈妈禁不起蹂躏,“嗯嗯”地哼唱不已。

    “不要……快住手……”阿宾的妈妈用软弱的声音说。

    “黄妈妈……”阿吉却道:“你的身材真好……真美啊……”

    他一边说,一边还用手在阿宾的妈妈小腹上乱摸,指头撩动她茂密的耻毛,阿宾的妈妈屈缩着双腿来保护自己,没想到阿吉声东击西,迅速绕过屈起的大腿后面,直接突袭她肥沃的禁地。

    阿宾的妈妈刚刚就是被钰慧一番戏逗玩得狼狈不堪,所以才去洗澡,那私处本来就黏黏滑滑的,在加上阿吉和眼镜仔的弄,身体更加燥湿不安,阿吉却老实不客气的滑进她又肥又嫩的夹缝,前后来回的扣动。

    “啊唷……”她禁不起拨弄而叫着。

    “黄妈妈,你好湿哦……好多水哦……”阿吉又说。

    “啊……你们……你们……啊……啊……唔……唔……”

    她的嘴又被眼镜仔封住,并且趁隙伸舌过去她里面,和她的香舌勾搭,而阿吉的魔指正好点拈在她的阴蒂上,美得她浑身发抖,沉积的情欲被挑逗开来,冲昏了脑袋,忍不住箍抱着眼镜仔,和他对吻起来。

    “嗯……嗯……啧……啧……”

    阿吉看着阿宾的妈妈忘情的模样,伸手在眼镜仔屁股上拍了一下,眼镜仔嘴巴黏着阿宾的妈妈,半回头看他,他对眼镜仔比了一个手势,眼镜仔会意,点点头坐起来,将阿宾的妈妈也一并扶起,阿宾的妈妈娇软无力,随他摆弄。

    眼镜仔让阿宾的妈妈靠到他胸前,阿吉也移动位置,将阿宾的妈妈双腿举起,交给眼镜仔执着,阿宾的妈妈的私密处就羞耻地凸现开来,阿吉小狗吃水似的,伸舌就舔,把阿宾的妈妈舔得哇哇乱叫。

    “唉唷……嗯哼……”阿宾的妈妈被蒙着眼,无助地抖动下半身。

    好个阿吉,他舔得又勤又奋,忽快忽慢,把阿宾的妈妈不断流出来的浪水都吮进嘴里,阿宾的妈妈跟着他的节奏期待地款摆美臀,眼镜仔看得心旌摇荡,就放开阿宾妈妈的两踝,挪手到她胸前去欺侮她那两颗发硬的小枣。

    照理说,阿宾的妈妈这时双腿已经恢复了自由,可是她依然弓蜷张得大开,一点都不怕丑的把阴户向阿吉的嘴上挺,她的头枕靠在眼镜仔胸前,吃力的向后仰,丰唇乍迸,小舌乱吐,眼镜仔识趣的又再吻上她,俩人互相把舌头吸得滋滋响。

    就这样,阿吉和眼镜仔这一对老拍档,分工合作对付同学的妈妈,把个美妇人整治得骚浪性儿大发,三人在床上乱成一团。

    阿宾的妈妈已经春情满溢,管他正嬲戏着自己的人是谁,反正什么也看不见,羞耻就羞耻吧,她十几年的淫欲全然爆发了。

    “唔……唔……”她的嘴没地方发出声音,只能急促地喘着。

    阿吉发现她的双腿抖得像风中秋叶,那嫣红的阴蒂膨胀如血丘,散杂的阴毛被淫汁浪液黏伏在阴唇四周,他更集中火力,点点不离蒂头,眼镜仔搭配得巧,扬头放开她的唇,阿宾的妈妈就扣人心弦地叫起来。

    “啊……啊……天……不要……啊……啊……喔……会死……哎哟……会死啦……弄死我了……喔……喔……”

    跟着她像要断气般的哽咽着,嘴儿里再也组不成勉强的句子,只有“啊┅┅啊……”声不歇,到最后,她连声音都没了,气息中断,全身痉挛,阴户口“噗”地喷出大片的水花,射得阿吉满脸都是,接着才重重地瘫下身体,大口大口的呼吸。

    阿吉和眼镜仔第一回合获胜,并不让她休息,他们再度合作,把阿宾的妈妈翻成屁股高翘的狗姿势,阿宾的妈妈哪里会有力气抗议,只想好好的歇一下,湿淋淋后翻的穴嘴儿上,却顶来一根火辣辣的肉棍子。

    “啊……不……不要了……”她微弱的说。

    “阿姨,”眼镜仔捧起她的脸摸着:“会很舒服哦!要不要舒服?”

    “不……不要……啊……不要……哦……哦……”

    阿吉听都不听她的声明,摇动鸡巴慢慢的向里面一寸寸塞进去。

    “啊呀……哼……哼……哦……”她最后的那声“哦”拖得好长,显然说不要是骗人的。

    阿宾的妈妈长久以来借助的是没有体温的道具,那死物就算再粗再长终究难和活生生的汉子相比,阿吉的鸡巴虽然只是不长不短,插进肥穴里头所带来生命的律动却难以言喻。

    阿吉直直地穿透到尽头,马上开始抽送,阿宾的妈妈虽然穴儿不似钰慧那样紧凑窄小,但是肉又肥又软,夹着龟头和鸡巴杆子却是风味绝佳,阿吉坐不稳马鞍,便放蹄地驰骋着,僵直的阳具飞快的在肉缝里拉进拉出,伴随那“漕漕啪啪”的水声肉响,把阿宾妈妈的浪汤一股股向外汲出。

    “唷……唷……喔哼……”阿宾的妈妈只能扭着屁股轻叫。

    眼镜仔还捧着阿宾妈妈的脸,他又说:“阿姨,来……”

    阿宾的妈妈不知道他要来什么,却闻到淡淡的腥臊味,接着就是一条烧烫的肉鞭在她脸上划来划去,然后压在她的嘴唇上。

    “来,乖,阿姨,吃下去。”眼镜仔柔声说。

    阿宾的妈妈后面被阿吉得正凶,激烈的快感窜遍全身,哪里还有思考的馀地,想都没想就张开嘴来,眼镜仔迫不及待的就插了进去。

    “唔……唔……”阿宾的妈妈昏厥般地让眼镜仔拿她的嘴巴当小穴插。

    阿吉和眼镜仔一前一后,忙着去干阿宾的妈妈。阿宾的妈妈趴跪在床上白羊一样的娇躯,荡漾着成熟妩媚的美韵,呈现出视觉无上的享受。眼镜仔定力肤浅,忍性不够,突然狼哮起来,腰间狂酸,又浓又厚又多的阳精就“卜卜”地射进阿宾妈妈的嘴里了。

    阿宾的妈妈走避不及,只好“咕咕”的吞下,眼镜仔射完以后,脱力地跌坐回床上,便只剩下阿吉和阿宾的妈妈对手肉搏。阿吉拔出鸡巴,将阿宾的妈妈翻成仰躺,再重新趴到她身上,龟头抵在她被插得开开的穴儿口,正要再度侵入,阿宾的妈妈双腿在他屁股上一勾,自己把他迎进花径,没等他动,就晃着屁股和他颠鸾倒凤起来。

    “哦……哦……插得好好啊……啊……”

    “黄妈妈,你舒不舒服?”阿吉问。

    “舒服……好舒服啊……喔……喔……你们两个……啊……坏蛋……把黄妈妈……啊……弄得好……舒服……哦……哦……坏东西……啊……啊……”

    阿吉和阿宾的妈妈相互抱得又紧又急,像要把对方压死似的对挺着下身。

    “黄妈妈,黄妈妈,我……我要射了……”阿吉喘着说。

    “不行……啊……不行……啊……让我先……让我先……啊呀……喔……”

    他们竟然彼此争先起来,阿吉可真有绅士风度,拼了命忍住让阿宾的妈妈先,阿宾的妈妈全身失控的抖,小穴又是“噗”的一声,热腾腾的春水随着长长的高潮冲流而出。

    阿吉被阿宾的妈妈高潮时的紧绷磨得按捺不住,阴茎突胀,马眼张开,满腔的热精溃堤决出。

    “哦……黄妈妈……”他也低吼起来。

    要死不死,偏偏在没命的关头,钰慧的叫声在楼下远远的嚷起。

    “喂,你们在哪里?午餐买回来了。”

    阿吉心头猛震,精关急缩,那酸到心坎的感觉差点让他哭出来。阿宾的妈妈更是吃惊,满脸惶恐地将眼罩扯去,正好和阿吉面对面的互望着。

    “我们在和阿姨聊天!”眼镜仔机警地向外面喊。

    “快点下来,免得饭凉了!”钰慧又喊,看样子她是不打算上来。

    房里的三人都松了一口气,阿吉笑眯眯地吻了阿宾的妈妈一下,她白了阿吉一眼,拍打他的屁股说:“看,都是你们啦,坏小孩……啊唷……你……你……啊……”

    阿吉又干起来,他刚才只射出一小滴,鸡巴比铁棒还硬,他没头没脑的狂插了七八十下,接续未完的感觉,精门重新开起,被无情压抑的精水这次再也不顾任何阻拦,暴烈的疾喷而出,射得阿宾的妈妈子宫口紧张的连连收缩。

    “换我,换我,再让我来一下,我还没干到阿姨……”眼镜仔推着他说。

    “你……你……不要……钰慧在楼下呢……”阿宾的妈妈急忙要劝止。

    阿吉爬下她的身来,眼镜仔慌忙递补上去,“咕叽”便顺利插进她的穴里。

    “啊……你们好坏……啊……啊……”

    阿宾的妈妈本来已经泄过身子,可是阿吉一趟回光返照,那鸡巴特别长特别粗特别让她有感觉,把她得又抖抖地快乐起来。等眼镜仔那仓皇的鸡巴接在阿吉后面插进来,忐忑的担忧加上急促的抽送,马上把她又推上另一个高峰。

    “喔……喔……阿姨被你……被你们搞死了……啊……啊……”

    “阿姨,你,你好美喔……哎呀,阿姨,你,你,你里面会吸人……”

    原来阿宾的妈妈子宫颈肉竟然像吃人花般的开合不已,眼镜仔这没用的家伙如何消受得起,才插得二百来下,就抱住阿宾妈妈的脸叫着:“阿姨……看着我……看着我……”

    阿宾的妈妈也被他着急的干法弄得慌悸无比,连忙看着他的双眼,只听他颤呼呼地猛喘,身体里的男根剧胀,眼镜仔白眼一吊,第二次射出精来。

    “啊……啊……”阿宾的妈妈被他一刺激,陪着也又泄了一腿的水。

    眼镜仔跌下身来,仰躺着直吸气,阿吉坐在一旁,看着阿宾的妈妈还嘻嘻地笑着。

    “坏蛋,”阿宾的妈妈双手无力的各打他们一下,骂说:“怎么来欺负我……”

    “黄妈妈,你舒服没?”阿吉问。

    “要你管,坏蛋,”阿宾的妈妈又骂了一句:“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到我房间来干嘛没穿裤子?”

    “因为……”阿吉说:“因为天气很好,出太阳!”

    “啊?什么?”阿宾的妈妈没听懂。

    “嘻嘻,黄妈妈,”阿吉说:“下雨天出门要带雨具嘛,出太阳,那就得带……”

    “阳具!”阿宾的妈妈说,马上就知道上当了。

    阿吉和眼镜仔都呵呵地笑她,她红了脸,伸脚用趾头作去夹她们的软掉了的鸡巴,阿吉和眼镜仔急忙走避,闪身起床找裤子来穿。

    “快点穿,快点穿。”他们还顽皮地互相催赶。

    “害我又得洗一次澡了……”阿宾的妈妈埋怨说。

    楼下,钰慧把便当放好,简单的整理着餐桌,听见楼上传来隐隐的笑语声,不免又叫唤了一次:“快来吃午餐。”

    她转头看向窗外,自己喃喃说着:“唔,今天出太阳。”

    是的,好灿烂的阳光,在开始转凉的天气里。

    少年阿宾参差荇菜

    创作者:Ben

    创作完成日:2000。09。03

    “好了,”邹雪梅说:“那么,我们来表决。”

    邹雪梅是这次开会的主席,她固执的把众人所提议的四、五条毕旅路线硬拗成只剩下她心目中理想的那一线,然后就宣布要表决。

    “这是假民主!”有人抗议。

    “是的。”雪梅说:“还有别的意见吗?”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也不知到要怎么有意见。表决下来,当然原案通过了,东海岸加上绿岛,就是这次毕业旅行的确定版。

    接着筹备委员们就分配工作,一一被指定了不同的任务,散会前雪梅并规定下个礼拜天委员们必须再聚会一次,回报工作成绩。

    众人悻悻地散去,阿宾自己一个人在长廊上踱着步,他被分配到的任务是去调查有多少同学要参加,他打算给班上每个同学发一封附着回条的信,请大家回复。这样的一封信,回家去用电脑打字应该是不错,可是不晓得家里的电脑今天能不能修好?

    他正想去打个电话,走过总务处门口,偌大的办公室里因为假日的关系空空的,远远的角落边却有一具电脑萤幕正闪烁着静静的光辉。

    “借用一下应该可以吧!”阿宾暗自啄磨着。

    他探头进办公室门口,半只猫也没有,他正旁徨间,办公室墙前的长座藤椅背上突然有一小束头发摇了一下。

    “有人。”阿宾想,于是他便开口问:“对不起,请教一下……”

    那一小束头发又动了,同时人也站起来,发丝飘飘,蓦然回眸,阿宾心头不禁一喜,脱口道:“文文……”

    文文见是阿宾,双颊立刻涨得火红。

    自从阿里山回来之后,文文每次遇到阿宾总是把脸垂得低低的,又闪又躲,她和阿宾现在选的课没多少学分同堂,有几回阿宾想和她谈谈话,她就羞急交加,支支唔唔,还没聊上两句便到处找借口逃开。

    “你怎么在这里?”阿宾四处张望,办公室真的没有其它人。

    “我……我在这里当工读生的……”文文紧张地眨着眼睛。

    “你干嘛?”阿宾走过去,拉住她的小手,她没能躲掉:“怕我啊?”

    文文摇摇头。

    “那为什么不理我?”阿宾侧低了头去瞧她,文文更羞了。

    “我……我……没有啊……”

    “没有吗?”阿宾伸手抚着她的脸蛋:“那同我去约会。”

    “别……你……你……别胡说……你……你有女朋友的嘛!”文文想躲,却又没躲。

    “有什么关系?你不是也有男朋友?”阿宾嘻皮笑脸的。

    “我……我没有啊!”文文说:“谁说我有男朋友?”

    “没有?唔?”阿宾这就疑惑了:“那……那阿吉……”

    “我……我们才不是!”文文说。

    “不是?”阿宾口吃起来:“啊?那,那,那,那,那……”

    文文知道阿宾说的是那天车上的事,更羞了:“反正,反正不是嘛!我是……打赌输给他……哎呀!你别问了!”

    阿宾就不问了,只是默默地看着她的脸。文文觉得自己的脸像要着火了一样,嚅嚅的说:“你看什么?”

    “看你脸红红的很漂亮。”阿宾油嘴滑舌。

    “你……你胡说……”文文伪怯的转身背对着阿宾,坐回藤椅去,拿起丢在椅子上的一本书,胡乱的翻着纸页。

    “你读什么?”阿宾苍蝇黏肉,坐到她旁边:“我看看……唔,罗曼史┅┅”

    阿宾讪讪地笑起来,文文简直无地自容,捧着书的手差点儿要抖起来,阿宾轻环住她的腰,她马上颤了一下,阿宾帮她摊住书本,说:“我陪你一起看吧。”

    文文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让阿宾放肆地把头靠在她的肩上,他那厚浊的男性气息就在她的耳边呼呼吸吸,文文真的连小蛮腰都要软了。

    “你要专心读啊!”阿宾督促她。

    “唔……”文文像被催眠似的,依着阿宾的指示阅读起书上的段落,其实手上刚好翻到的这一页她早已经看过了,但她还是重新再读起。

    书中交待,女主角早晨和丈夫因细故吵了一架,心情正恶劣,却在办公室邂逅了前来洽公的陌生帅哥,俩人相谈颇欢,一时心迷,便随男子外出午餐后又被讪诱到他的居室,俩人从试探性的碰触,到亲吻,到相互爱抚,到热烈疯狂的大欲发泄,描写详细而动人,尤其女主角饥渴的一次次索爱,文句虽然隐诲,风情却无处不洋溢。

    随着故事情节的起伏,阿宾的指掌也在文文的腰腹间摸索,文文重读此一篇章,心情大不相同,而当故事中女主角在高潮爆发,对陌生人呻吟出“哦┅┅我爱你……”时,文文更加脉动急促思绪慌乱,又彷佛跌落到故事之中,全身都漾出一种奇妙的反应。

    阿宾察觉她的无助,略偏过头,啄吻在她的耳珠上,文文大震,情不自禁地吐出一声:“嗯……”

    阿宾吐出舌尖,沿着文文的耳缘边慢慢地舔,文文失去控制,半闭起美眸,浑身泛出阵阵疙瘩,任凭阿宾毒蟒般的蛇信在她敏感的听觉器官上浮游徘徊。

    “继续读啊!”阿宾又催她。

    文文吃力的睁开眼睛,同时“嗯哼”一声,勉强看下去。

    书中接着描写出女主角肉体的愉悦与内心的冲突,正如文文的处境。阿宾的手掌已经不规矩的超越了安全范围,逐渐揉搓上到她可爱乳球的底下一半,还理直气壮的捏捻着,同时五指指尖到处轻点,有几次很准确的点磨在她已悄悄突起的乳尖上,即使隔着胸罩衣衫,文文还是机冷冷地打了个颤,同时小腹窜出一股暖流,连内裤都湿了。

    “专心读哦……”阿宾还不时监督她,但一只手却移到她的腿上搁着。

    文文穿着及膝的牛仔裙,阿宾一拨两拨就摸进了里头,用掌肉在她细嫩的大腿内侧画圆,文文支持不住,上半身终于瘫进阿宾的怀里,枕睡在他的颈肩上。

    “不要……”她微弱地抗议着。

    “不要什么?”阿宾问归问,摸还是照摸。

    “不要……”文文也不知道究竟不要什么。

    阿宾在文文腿上的手越来越往上移,也越来越觉得她两腿间热气腾腾。文文想合上腿,偏偏四肢都不听使唤,阿宾轻骑过关,不费兵卒就直接攻上她潮黏黏的滩头。

    “哎唷……”她感觉到阿宾在她最敏感的点上挑动着。

    “你怎么又没在念书了?”阿宾项庄舞剑,分散她的注意力。

    文文果然又上当了,她勉力举起书本,天晓得她还真能看得下去。

    阿宾覆在她奶房上的怪手乘机发起另一段攻势,解开她衬衫的第二颗钮扣,钻了进去,并且迅速的插入她的胸罩内,抓着了少女骄傲坚挺的美乳。

    文文的胸脯虽然不大,却仍然饱饱实实,握起来满足感十足,那涨硬了的豆粒卡在阿宾食指和中指的缝底,夹拔之间真是过瘾,阿宾玩完了左边玩右边,搞得文文花枝乱颤,前气不着后气,已模糊一片的私处更加洪水大发,泛滥成灾。

    “有没有在专心读书啊?”阿宾惦记着她的书。

    “有……有啊……啊……”文文气若游丝。

    “读到哪里了?”阿宾还?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