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少年a宾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0 部分阅读

    肥猪的棒子虽然规模庞大,却是光滑饱满,不像阿宾那样雄壮威武,钰慧又喷又搽的,把根肉茎弄得干干净净。

    “舒服吗?”钰慧擦好了,又用左手掌心握包着他的龟头。

    “很舒服。”肥猪的声音在颤抖。

    钰慧放开手,将鼻头靠近那玩意儿,轻嗅着确定没有味道,肥猪看着她眯眼的表情,忍不住一阵冲动,鸡巴用力的跳动,拍点在钰慧的鼻子上,钰慧感到龟头的柔嫩温暖,不禁“咯咯”娇笑起来。

    她将脸蛋儿后退,看了看肥猪,然后微微张启樱唇,作势靠近他的龟头,肥猪心脏跳得快撞破胸膛,鸡巴都要酸断了。

    这招是钰慧向阿宾学的,她停在离龟头刚好点不到的地方,肥猪能感觉到她所呵出的气息,却享受不到她的红唇。肥猪死撑活撑的挺直了鸡巴,钰慧偏偏只在它的周围观察,于是那棒子再而衰三而竭,不免慢慢软垂下来。

    钰慧这时却又顽皮地张嘴伸舌,作样要舔他,肥猪立刻杀气腾腾的又矗直起来,钰慧还是笑眯眯的在一旁徘徊,恨得肥猪牙痒痒的,却苦于不能动手,只好让那可怜的老二又丧气的低下头。

    钰慧便这样戏弄他,来来回回几次之后,肥猪的反应就变得迟顿了,要死不活的半硬半软,钰慧就用手指去拨它,它奋力跳了跳,仍然没有精神。

    钰慧这时才真正进攻,她出其不意的含住肥猪半颗龟头,肥猪软下的时候,有一部份的包皮圈住龟头的外缘,钰慧香舌灵动,劈进包皮之中,用舌尖将龟头剃剥出来,肥猪突然间遭受眷顾,那能挨得起这种挑衅,死蛇当下复活,快速地充血膨起,大龟头全部裸出,将钰慧的小嘴填得满满的。

    肥猪全身剧烈地抽颤栗,他双手受约束不能动,腰杆可没受约束,他将屁股向前挺出,想把鸡巴刺送进钰慧的嘴里。但是他一前进,钰慧的头就后缩,他再进她再缩,最后他失了力,颓颓地坐回小桌上,钰慧又跟上来了,始终含吮着他半颗龟头。

    他知道钰慧故意整他,多动无益,便乖乖地昂着鸡巴,任由钰慧去吃。

    钰慧一直笑着,她放松嘴唇,小舌儿绕着他的马眼打转,渐渐涂散开来,遍及整颗龟头,并且滑进菱沟里去,用舌尖往返舔画着,肥猪受用不住,屁股又向上挺,这回钰慧没有退让,小嘴圈起,把他整个龟头都吞进去。

    “噢……”肥猪呻吟起来。

    钰慧舔棒冰般的又吸又吮,肥猪的龟头绷涨得油油亮亮,触觉敏锐异常,钰慧的舌尖每次剐过去,他就有一种像从高空往下掉的High感,心脏都要跳出来,当钰慧用门牙啮戏他,他又忍不住惊悸地猛抖,抖得连腰腹和大腿的肌肉都颤巍着。

    可是钰慧一点都不睬会他的激动,她慢丝条理驯驯地啃她的活儿,肥猪真的承受不住,鸡巴再往前挺的时候,她依旧是从容后仰,肥猪简直要哭出来了,钰慧嘻皮笑脸,抬眼看着他的苦状。

    肥猪冤枉在他不能动手,只好任人摆布,钰慧终于发了好心,一点点一点点的把他的粗肉条向嘴里头吸,他这回不敢再乱动了,免得钰慧又退走。钰慧先是把他的整颗龟头都含满,忽轻忽重的吮啧着,然后逐步将它深吞入喉。

    可怜的肥猪,低头看着倾慕的女孩儿用小嘴将自己胀得发酸的老二套含着,胸中混乱如狂风暴雨,影响了生理的反应,他全身的神经彷佛绷紧了的弓弦,鸡巴正如同弦上的箭,随时都要一射不返。

    钰慧注意到他的肉棒一直僵立,而且本来沉埋在茎干里的筋络居然挣扎地浮肿起来,她晓得再继续下去恐怕不久就会满口的浓精,就匆匆地深吮了两下,赶忙将鸡巴吐出唇外,时间抓得恰到好处,肥猪的脸上已经露出诡谲滑稽的笑容,小腹也可疑地抽顿着,马上就要丢人现眼,钰慧却在这节骨眼上离他而去,差点没把他给折磨死,他的鸡巴痛苦的大力跳踉,马眼挤出滴滴泪液,被摇动的龟头拨洒到钰慧脸上,终就活生生地被压抑住没喷出精来。

    肥猪垂头望着钰慧,她又眯眯地笑起来,她等肥猪那饱受戏谑的鸡巴冒过了受罪的腺液,才一边仰脸回看着肥猪,一边双手捧起鸡巴拱动,还用手指去磨那黏腻腻的龟头,肥猪知道今晚必定会在她的手中生生死死,不过他鼎镬甘如贻,求之不可得,就让钰慧搅死他算了。

    钰慧双手一上一下合握着肥猪,刚好让他探出红红的头来,她舂米般的拜动着,肥猪方才分泌出来的黏液这时派上用场,润滑着钰慧替他的服务,困龙很快的复苏,钰慧等它硬够了,便放开一手,移到他的最下面缓揉着他的卵囊,并且用指甲尖去抠着那袋上密布的褶痕。

    肥猪长叹一声,放弃了对抗的意志,干脆躺平在小桌上,圆圆的肚皮下长长的阳具,钰慧边玩边好笑,肥猪不管她了,尽情的接受她的套弄,钰慧这次变得很勤快,也很认真,一点都不懈怠地替他捋着,肥猪也不怕她笑话,顺着心情呻吟起来,钰慧听在耳中颇觉得有成就感,决定这一回要攻击到他脑浆涂地,丢盔卸甲为止。

    “呜……呃……”肥猪扭着肚子。

    “舒服吗?”钰慧将脸倚在他的大腿上。

    “嗯……唔……”肥猪已经答不出来。

    “要射的时候告诉我哦……”钰慧说。

    “我……我……”肥猪吞吞吐吐。

    “什么?”

    “我……我……”

    “唔?”钰慧问他。

    “我……我……”肥猪说:“我要……要射了……”

    钰慧听了,便把小手摇的更凶,把脸蛋儿移过去,先用唇端噬着龟头顶,肥猪马上有猛烈的反应,龟头暴胀,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射啊……”钰慧含糊的说:“射啊……亲爱的……”

    肥猪听到“亲爱的”三个字,阵地完全沦陷,“啊……”的叫出声音,马眼疾张,阳精飞着喷到钰慧嘴里,钰慧尝到第一口腥骚以后,便把头一摆,让龟头变成磨擦在她的颊上,肥猪仍然继续冒着精液,钰慧就让它们全部抹在两腮,手上还不停,直到肥猪的龟头开始无力地枯萎。

    钰慧还没放过他,她又再度含住鸡巴,只是这次不套动了,她用力的吸吮着,肥猪感到生命都被钰慧吸走了,留在管道中的残精被她清扫一空,全军覆没。

    肥猪的当关独夫终于败亡成为死蛇烂鳝,钰慧让它从嘴唇中滑落,然后爬到肥猪胸膛上趴着,肥猪看到她脸上满满的都是自己精水的光采,又是感激又是骄傲。

    “你真乖……”钰慧称赞他。

    “我这么乖,”肥猪得寸进尺的说:“我们来一次真的吧!”

    “唔?”钰慧笑起来:“刚才这次就是真的!”

    “这……这……”肥猪不承认:“这哪够真?”

    “起来了啦……”钰慧吻在他的脸上:“别教阿宾回来瞧见……”

    “我……我起不来了!”肥猪上上下下都真的起不来。

    钰慧抽来一堆面纸他堆在他的阳具上,自己也抹过了脸,她站起身来,在阿宾的衣柜里找出一件很长的T恤,说:“我要换衣服,你别看!”

    “这不公平!”肥猪抗议。

    “好吧!”钰慧站远了一点,笑说:“这次便宜你了……”

    她侧着身体,解开榇衫上的钮扣,让衣襟敞散,然后辛苦地除下紧束的牛仔裤,接着背转过身,脱去衬衫和内衣,肥猪看着她全裸的背和绷在圆翘屁股上的粉红小内裤,不禁又吞起口水。

    “你真美……”他傻傻的说。

    钰慧将T恤罩进肩膀,转正身来,慢慢将衣摆从腰际幔放到膝盖。

    “你过来……”肥猪伸出手。

    钰慧走过去让他牵着,蹲下来,说:“别赖床了,快起来!”

    “你别别扭了,”肥猪吻着她的手:“跟我做一次嘛,我看见你的裤裤都湿了……”

    “你管我……”钰慧大窘,脸儿红起来:“不要就不要!”

    “你……我……我待会儿起来强奸你!”肥猪恐吓她。

    “嘻嘻……”钰慧耻笑他:“起来啊!你起来啊!”

    钰慧看准了他无力出花样,还故意对着被面纸埋葬了的软皮鞭远远喊着:“Hellow,起床喽……”

    她伸手去想替他擦擦,一抓到面纸吓了一跳,原来掩护在面纸堆下的已经又是热气腾腾的一条好汉。

    “唔……”肥猪说:“这可是你答应的哦……”

    “不……不……我……我……”钰慧忙将双手抽回,慌张地退后。

    就在这时,房门响起轻轻的敲扣声,同时淑华在门外低唤着钰慧。肥猪赶紧三两下弄好污秽的下身,匆忙穿上裤子,钰慧站起来打开房门。

    “你们在做什么?脸红红的?”淑华看着钰慧。

    “哪有……”钰慧当然不承认:“你干嘛?明健呢?”

    “睡了。钰慧,你帮我一件事。”淑华说。

    “唔?替你把风?”钰慧看着肥猪。

    “呃……你……能不能……”淑华说:“能不能……替我去睡在明健旁边。”

    “替你什么?”钰慧睁大眼睛。

    “小声一点啦……”淑华说:“明健睡着了一般都很沉,你只要替我在旁边装装样子,就好了,好不好嘛……”

    “免谈!”钰慧才不肯。

    “求求你嘛……”淑华拉着她往外走:“钰慧最好了……”

    “喂……喂……你这……”

    淑华把钰慧硬塞进明健的房间,关上门就跑了。

    钰慧看着侧躺在矮床上的明健,果然睡得很熟,他只在腰腹盖了一条薄薄的小被子,钰慧怀疑他是赤裸的。她蹲到床前,掀起被单,心中连骂了淑华一二百句,明健果然是一丝不挂。

    一旁的书桌上摆着两只玻璃水杯,钰慧闻到若有似无的酒香,应该是Whisky之类的味道。怪不得淑华敢过去找肥猪,原来是和明健好过又将他灌醉,看他不睡得像头猪才怪。

    她转身坐在床边发呆,过一会儿又赌气地躺直在明健旁边,正在胡思乱想的当中,明健却伸手将她抱住,扯进自己怀里。钰慧差点叫出来,幸好明健只是下意识的反射动作,梦酣依旧。

    钰慧侧身背贴着明健,他的手环到她胸前,在她饱满的乳房上揉了又揉,然后静止覆握着她。钰慧被摸得全身不对劲,不愿意让他揉,又好想让他揉,当明健停下来的时候,她就更不对劲得厉害了。

    明健手掌上的温度清楚地印在她的乳房上,让她感觉很敏锐,他的手臂又那么沉重,她要爬也爬不起来。她窝在明健怀里,不由自主回忆起上次他想偷偷干她的事,连钰慧都觉的很大胆刺激,虽然没给他上手,也够人脸红心跳的。

    钰慧拿住他的手,想将他移开,可是使不了力,他就只有手掌动了动,钰慧的脸更红了,因为这样又等于明健在摸她,而且还……还很舒服。

    既然会舒服,而且躺在这里等淑华也很无聊,她就继续提着明健的手掌在胸前轻晃着,尤其想起淑华和肥猪现在必然在干着某一种勾当,心里头有些许不快,她将明建的掌心拖远一点点,让他刚好只碾动她的乳尖。

    那乳尖早就很硬了,这样一磨就更涨立起来,湿透的下腹又涌出阵阵春水。钰慧自然地扭动腰臀,靠在明健的敏感地上,明健虽在睡梦中,还是有足够的反应,他的底下多了一根刺人的棍子,顶在钰慧的屁股缝中。

    这样的位置让钰慧觉得很好笑,她小心地穿手到明健的鼠蹊处,空手入白刃,抓住他的小怒蛙。他有阿宾那么硬,也有肥猪那么粗,却不似他们俩人那么长,钰慧稍稍张开腿,把它夹进大腿之间,傍临潮湿的蜜地。钰慧又回来用明健的手玩自己的乳房,左左右右地弄的兴味盎然,夹着鸡巴的大腿禁不住缩动着,让它去压迫热烫的阴阜,以免心头有无比的空虚。

    她忙了半天,把自己搞得脑袋瓜子茫茫然,胸口窘迫,急切盼望有所满足。圆屁股耸了又耸,明健那棒子在她最肥沃的地方抵得她酸酸软软的,实在很受用,她就越向后挺,让他突刺得更过瘾一些。

    钰慧一直动,水份就一直源源泌出,把她的三角裤浸湿得不成体统。忽然明健“嗯哼”了一声,身体略略摇动,钰慧吓得呼吸都停了,她绷着发麻的头皮等了一两分钟,才慢慢转过头,幸好明健还在睡。

    她猜是她的内裤让明健不舒服了,钰慧轻轻张开腿,把小内裤拨到一边,扳着明健的鸡巴,让他着肉地触到夹缝,再把双腿合紧,屁股悄悄地又摇起来。

    钰慧觉得这一来明健应该不会难过了,因为连她自己都十分舒服,她不断的前后摆动,让他的龟头挖钻在她滑腻的阴唇间,有几次钰慧差点想干脆让它插弄进去算了,很辛苦才忍下没来真的,可是这也让她快要崩溃,她半垂着媚眼,双腿猛抖,一波波的畅美从下体散向全身,她守不住了。

    钰慧就是这么没用,她也知道自己没用,因为一口气换不上来,穴眼儿乱颤,浪水便喷出穴外,冲流过明健的鸡巴,漫延到她的大腿四处都是。

    明健偏偏在这时又嚅嚅的胡乱呢喃,晕晕忽忽翻正身体,连被单都掀走,大剌剌地直着鸡巴张躺着。钰慧赶紧爬起来,看到那被淫水浸湿的阳具,正骄傲的指着天花板,她暗骂了自己一声,拉着被单轻拍,将水份从肉茎上擦去。

    才刚放好被单,外面传来淑华和肥猪的谈话声,她跑到门边将门打开一小条缝,正好淑华站在楼梯头跟肥猪说再见,肥猪也看见了钰慧,就摇手同她挥别,涩涩地笑着,摇摇头,然后轻轻走下楼梯。

    “没事吧?”淑华问钰慧。

    钰慧红着脸指指里面,淑华就瞧见明健挺翘的东西。

    “你干了什么事?”淑华着急起来。

    钰慧当然不会承认有什么事,淑华看她服装整齐,猜想是明健睡死了自己献丑的,才进房和钰慧换手,放她回房。

    淑华的房门都还没关好,听见楼梯的脚步声,以为肥猪又回来了,她开门想问,却是阿宾上楼来。

    淑华暗叫一声“好险”,还是跟阿宾招呼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阿宾看见淑华在,马上转头望向自己的房间,说:“钰慧也来了吗?”

    “唷……唷……”淑华不满的说:“把我当什么了?”

    “少来了,”阿宾点了她的额头一下:“去忙你的吧!”

    “呕……”淑华对他吐舌头。

    阿宾乘机凑嘴过去,吮吻着她,淑华欲拒还迎,两人互吸了一阵才退让开来。

    “好了,快去了……”淑华推他。

    阿宾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转开门钮。淑华并没有等多久,就听见钰慧银铃般喜悦的笑声,从那头传过来。

    少年阿宾生米熟饭

    创作者:Ben

    创作完成日:2000。03。11

    十月份假期很多,可是也没多到足够让钰慧回台南,所以每当连续假日,阿宾就带她回家看妈妈,陪妈妈逛街购物看电影,妈妈瞧着一对小儿女的亲热样子,心里也着实很高兴。

    天气也不知不觉地转凉,昼夜温差变得比较明显,这个周末又遇连假,中午过后,阿宾就载着钰慧回家。钰慧前两天疏忽了身体,感冒着凉还有点儿发烧,阿宾让她在房间里蒙着大被,妈妈还煮了些姜母汁给她喝,不久钰慧便逼出一身热汗,觉得又舒服又虚弱,昏昏地睡着了。

    阿宾一直待在房里陪钰慧,还帮她把汗湿了的棉被换过干净的凉被,才坐到房间的角落玩起电动游戏。两三个礼拜前他向孟卉借了任天堂来,又去买了几块卡匣,趁这个机会玩得不亦乐乎。

    周末给人的感觉既平静又安逸,阿宾不晓得打了多久,听到背后房门打开的声音,原先以为是妈妈上来探视钰慧,可是两条白嫩的手臂已经从后面绕上他的脖子,在他胸前交叉着。

    “这是什么啊?哥哥。”那轻脆的声音说。

    阿宾抽空转头在那吹弹得破的脸蛋上亲了一下,赶紧又转头回来他的游戏:“你怎么有空来?”

    “想来就有空啊!”说话的是孟卉:“这到底是什么?”

    “这是『月风魔传』。”阿宾告诉她。

    孟卉看了一会儿,下结论说:“不好玩!钰慧姐呢?”

    阿宾努了一下嘴唇说:“诺,在床上。”

    孟卉转头看见隆起的被子,小声问:“在睡觉?”

    “在生病。”阿宾说。

    孟卉放开他,转身爬上床去,阿宾也跟着转头,差一点喷出鼻血出来。

    孟卉穿着一条短棉裙,她爬上床以后还翘着屁股,一条紧绷的丝内裤包不住青春富有弹性的双臀,面团般的结球底下还夹着鼓鼓隆隆肥肥满满的肉阜,阿宾看得眼冒金星,连忙转回头来,画面上已经被魔王结结实实揍了一顿,生命力损失惨重。

    孟卉伏在钰慧旁边,在她额头上摸摸揉揉,见她睡得熟了,才又爬下床来。

    阿宾和魔王大战正酣,一把光剑不停地扫出波波的刃芒,还使出螺旋穿心的绝招,连连给魔王致命的打击。孟卉静静地看着阿宾在咬牙切齿,终于将巨大的骷髅怪兽击垮,接着画面开始崩溃,知道他已经全部过关了。

    她又抱着贴上阿宾的脸,阿宾一巴掌轻拍在她的屁股上,说:“穿这样来诱惑哥哥啊?”

    “哥,我带了一个朋友来……”孟卉红着脸说。

    “带就带啊……唔……什么?”阿宾看着她的脸突然恍然大悟:“哦……男朋友是吗!不敢带回家……嘿嘿……先带来给舅妈投石问路,对不对?”

    孟卉被说中了心事,伸出小舌笑着,阿宾敲敲她的额头,她揽着阿宾要吻,阿宾忙指了指床上的钰慧,她还是扑上去强吻了阿宾一阵,把他的唇舌咬得痒痒的,才喘着放开来。

    “走吧,去瞧瞧你的男朋友。”阿宾又拍拍她的屁股。

    客厅里,小男孩规矩的坐在沙发上,妈妈正和气地同他说话,阿宾和孟卉先在楼梯头窥探了一下,阿宾彷佛看到当初他到钰慧家去听训的场面。

    “舅妈。”孟卉走下去。

    “你这孩子,”妈妈笑骂着她:“怎么把人家丢在这儿自己胡乱跑呢?”

    “没关系,没关系的。”那男孩说。

    “你是不是对舅妈投诉我?”孟卉斜瞪着他。

    “没有啊!”他连忙摇手。

    “哼,算你聪明,”孟卉转头说:“这是表哥,这是小毅。”

    阿宾和小毅点头招呼,孟卉撒娇地倚到阿宾的妈妈旁边,阿宾则坐到小毅对面,然后从矮下托出茶组,打开电炉煮水泡起茶来。

    四人边喝着热茶边闲聊,小毅虽然有些腼腆,倒还大方,话题绕着他们学校和功课转,阿宾听着感觉挺无味的,妈妈和孟卉却谈得津津有味,他只好努力泡茶,不停地邀小毅喝下。

    龙门阵摆了大半会儿,突然电话声响起,阿宾过去接听,回来告诉妈妈有同学找他打球,换着球鞋就要出门。妈妈对着他的背影念了两句,吩咐他要回家来吃晚饭,他随便答应了一声就走了,妈妈不免又唠叨着。

    妈妈站起来,坐到阿宾原来的位子,把茶壶中的旧叶子清出,和孟卉继续讲话,然后在茶壶中放进新叶子。小毅原本乖乖的陪着聊天,妈妈坐过来他对面时,他却开始觉得心神不宁起来。

    客厅这套沙发很软很舒服,人一坐上去就会沉沉地陷下,阿宾的妈妈穿着白色的及膝裙,虽然优雅的并拢着膝盖,但是为了泡茶就没靠到椅背上,只好搭开脚跟形成一个三角形的空洞,厅里的灯光映透着白裙,阿宾的妈妈腴美白嫩的内大腿有着无比的诱惑,小毅在她刚坐下来得时候就看见了,阿宾的妈妈尊养处优,充满成熟的美韵,那双大腿像少女般的雪白绵细,又有少女所比不上的丰润,动人的外泄春光让小毅忍不住老往她那里窥伺。

    阿宾的妈妈那里会想到这小男孩的眼睛在探索她的裙底,仍然笑盈盈地侧着脸讲话。她弯下腰来取放下的茶叶罐,收回各人的空杯,又给了小毅另一次的冲激。

    妈妈上身穿着大圆领的宽松长袖T恤,俯身时领口大大地垂开,小毅想不看都不行,她那肥滋滋的乳房被一条低杯的黑色胸罩托住,不但衬出她乳肉的雪白,膨膨鼓鼓的圆球还挤成深深的沟,两坡抖抖地摇荡着。

    小毅少不更事,心头拼了命似的乱撞,脸上却要保持镇定,阿宾的妈妈放好茶叶,挪动屁股向前坐,膝头没再靠紧,留下恰好的空隙,小毅就看到了更引人入胜的穿梆镜头。

    他从两条粉腿的中间望进去,瞧见腿根深处围着一块小三角阴影,饱饱隆隆的,原来阿宾的妈妈内裤也是黑色,棉布混着亮纱,显得肥沃而光滑。这饱饱隆隆的小三角阴影旁边,朦胧中像是松出稀稀疏疏五六根散乱的鬈线,它们的黑又明显地和布料有所不同,夹在内裤和大腿之间,是包藏不了的几根亵毛,小毅那曾见过这种要命的场面,早已口干舌燥,心跳如捣,脑袋不停的爆炸,浑浑噩噩起来。

    阿宾的妈妈冲好茶,送了一杯到小毅面前,小毅魂不守舍,端起来就一口就咕噜下去,滚烫的热水辣得他满眼的泪水,他不敢让阿宾的妈妈和孟卉发现,只好偷偷擦着眼角,幸好她们只是顾着讲话,不知道小毅心里有鬼。

    小毅知道这种巧合的机会不太多,便没空参加她们的话题,他也向前挪了挪位置,架肘在腿上伸手假装自己倒茶,其实是把距离拉进一点,可以多看明白些。

    他举杯吹着茶,一杯接一杯慢吞吞的啜着,眼睛贼溜溜地盯着妈妈的神秘地方看,底下某个部位早就翘得发酸。阿宾的妈妈见他喜欢喝,不敢怠慢,也一冲接一冲地泡着,不知道他正藉机偷眯自己的襟内和裙底。

    阿宾的妈妈只顾和孟卉说笑,偶而会问小毅一两句,小毅敷衍着回答,却又发现阿宾的妈妈涂着红红唇彩的嘴型笑起来真好看,那唇瓣分合的模样引动他无比的想象力,加上白白的牙齿,和因为某些发音挑动着的舌头,惹得小毅那根年轻肉棒子更是悸悸抖抖。

    就这样二三十分钟过去,小毅喝下了搞不清楚多少的茶,膀胱自然就胀满起来,又酸又急的,加上勃起的压迫,整个人到处都很难过,可是他又舍不得离开,只好用力地夹着双腿,勉强撑下去。

    阿宾的妈妈聊到愉快处,便后仰着身子靠到椅背上,不小心两脚参差,一瞬间重点全部曝光,那内裤底布折绉的缝边,鲜明而藏不住的阴毛,腿臀相接浅浅的圆痕,一样样一样样,看得小毅觉得他的下半身都快要淋痹了。

    孟卉偶然转头,觉得小毅好像怪怪的,就问:“喂,你干嘛?”

    小毅一惊,先是瞠目结舌,然后心虚的说他想上厕所。阿宾的妈妈和孟卉都“咯咯”笑出声,妈妈指给他厕所的位置,他虽然不愿离开,不过也真的急了,于是姿势古怪地站起来,匆忙走出客厅,以免被发现到裤裆处凶恶的突起,边走还听见阿宾的妈妈在说“这孩子真老实”。

    他急急地躲进厕所,站到马桶前,掏出又热又硬的鸡巴,可怜那敏感的龟头已经充胀得火红晶亮,他搜抽的过程中,苦闷许久的小二哥因为指掌的接触传来一阵阵快慰,反而尿不出来了。

    小毅索性一捋一捋地轻轻套玩着,下腹的急迫和阴茎的畅缓交互带来刺激,他越搓越舒服也越快,忘了他到厕所来是干什么的,他不停的握动、握动,就快要达成目的了……

    “喂……”孟卉在外头敲门:“你又在干嘛?尿那么久!快出来,我们去打游乐器。”

    小毅并不想停,可是孟卉一直催,他只好咬着酸牙,活生生把快感压下,硬挤着将尿水尿出来,才拉好裤头,走出厕所。

    他开门出来,反而不见了孟卉,望向客厅也空寂无人,小毅纳闷着,他转出几步,原来旁边是厨房,阿宾的妈妈背对着外头,正在收拾着料理台。他走上前去,礼貌的问道:“舅妈,孟卉呢?”

    阿宾的妈妈退一步正想转身,没想到小毅就停在她后面,两个人轻撞了一下,小毅慌不迭地将她扶着,连声抱歉,阿宾的妈妈笑着说不要紧,却突然觉得耳根热了起来。

    原来她这一碰刚好把臀部凑贴在小毅胯间,怎的有一根硬秃秃的东西?这东西隐隐还透着温度,烂熟的美妇人哪会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而小毅正要慢慢退火的独眼蟒,没来由的和妇人富满弹性的后臀结实碰在一起,蹭磨之间,那蛇又活了过来。

    俩人就这样黏着愣了一小阵子,心跳都纷纷加速着。

    “孟卉……孟卉她先上楼了,你去找她吧。”妈妈恢复和蔼的笑容:“作好饭我再叫你们一起吃。”

    “好的!”小毅也勉强若无其事地说。

    他人地生疏,自己怯怯的爬上二楼,就听见超级玛利的音乐声,孟卉开着房门在等他。他走进去,掩上门,孟卉小声地告诉他:“轻声点,有人在睡觉。”

    小毅好奇的看了看床上,孟卉嘟着嘴说:“看什么?挖你眼珠哦,那是我未来的嫂嫂。”

    小毅耸耸肩吐出舌头,阿宾的书桌前是有两张椅子的,他却偏偏过来和孟卉挤在一张上,起先还正正经经的打着双打,不久之后,床上的钰慧沉睡如故,眼看四下无人,就你靠我我靠你的亲吻拥抱起来。

    以前,他们都是利用下课后的时间约会,也未曾有过这样充裕的时间和场所,不由得逐渐迷乱忘我,加上小毅心火熊熊,刻意侵犯,孟卉抵挡不住,于是俩人相互甜蜜爱抚,心醉而深陷进去。

    孟卉和小毅都像要把对方吃掉似的,四片嘴唇含啜吸吮,小毅的双手在孟卉身上四处游走,从蛮腰往下到臀腿,往上到肩背,孟卉觉得他燃了一把火,摸到哪里就烧她到哪里。

    可是这把火现在有点奇怪,慢慢地烧到她胸前来了。

    孟卉赶忙抓住小毅的手,想要阻止他。不过那只是象征性的意思表达,小毅坚定地往她紧绷隆起的一对蓓蕾行进,孟卉作态了几下,就不再挣动,完全落入小毅的摸索之中。

    萤幕上可怜的玛利兄弟都已经死透了,转成示范画面在循环着。

    小毅隔着衣衫揣度她充满青春活力的双乳,孟卉饱涨而富有弹性,他有时轻有时重,又揉又捏,弄得孟卉吐气如兰,娇喘连连……

    阿宾的妈妈在厨房里忙半天,做好了香喷喷的晚餐,摆得满满一餐桌,自己很得意的都尝了尝,口味当然合宜。

    外头天色已暗,阿宾还没回来,她于是想去问孟卉和小毅要不要先吃。阿宾的妈妈解下围裙,顺手丢在楼梯扶手上,边撩理着头发边爬上楼,来到阿宾房前,见那房门虚掩着也没关好,房里透出来游戏的背景音乐声,她一时童心大起,便想吓吓里头的俩人,就弯下腰来蹲到门前,打算潜进去到她们背后作弄她们一下。

    她轻轻把房们稍一推开,从窄缝眯了进去,没想到却看见一幕火辣的嬉春图。

    阿宾书桌的坐椅是倚墙背对着房门的,只见孟卉反身跪在椅面,小屁股窍得高高的,双肘搁在倚背上枕着头,一脸迷糊失神的表情。阿宾的妈妈蓦的还摸不着头绪,这小娃儿在干什么?仔细一看,原来孟卉后面还有人,小毅正蹲跪在她的身后的地板上,那样子应该是埋头到她短裙里,在她的屁股或者什么地方做着一些什么事情。

    孟卉的双眼似闭不闭,小嘴儿要启不启,两腮漂红,全身骚热的模样儿,还不住地抖动,偶而她会有禁不住浅叫,但是又怕吵醒了床上的钰慧,只得倒抽着气压抑住,憋得万分辛苦。

    这意外的景象让阿宾的妈妈一时傻了眼,忘了应该要离开,躲在门边目不转睛的看下去。

    小毅的头藏在孟卉的裙子中,上下左右的钻动,阿宾的妈妈仔细一瞧,才发现孟卉的一条薄丝小内裤早就被扯脱下来,横绷在膝盖上头一点点,这小毅,原来是在嗜食着孟卉的鲜嫩肉包,怪不得她会浪成那样子。

    阿宾的妈妈再更仔细地瞧,心头没来由乱成一团。

    小毅跪坐的下半身,右手窝在胯间乱摇,掌握中露出一截红通通的圆香菇,莫非,莫非……再多瞧得真切,果然,这小毅,居然是把阳具从裤拉炼缝里拖出来,一面舔着孟卉,一面套着鸡巴自慰。只是……只是……这小男孩的鸡巴也未免早熟了罢!规模就如同大人一样,粗长有菱,那将来长大了怎么得了?

    阿宾的妈妈双手双脚都在窃窃地颤抖,呼吸也变得慌乱,她看着孟卉清纯的脸上那荡极了的表情,不免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忽然觉得从下身传来阵阵美感,原来自己的手掌忍不住摸进了裙子里面,食指和中指隔着内裤在揉动着阴户,那阴户里泌涌出绵绵的浪水,早就把内裤都泡湿了。

    她躲在门后的俏脸儿发烫,心头有一把无名火在燃烧,指头又不受控制的穿进内裤里,在花唇上拨捻,圆呼呼的屁股因此而轻摇着,花唇颤抖地张开来,舒服令她欲罢不能,终于把指头挖向膣肉里,一下一下地抠进抠出。

    她正在享受着自我抚慰的快乐,突然房间里的小毅站了起来,阿宾的妈妈连忙屏住了气息,静观其变。

    孟卉仍然慵懒地反跪在椅子上,小毅站直身子在她背后,一根翘挺挺的鸡巴骄傲地点头横昂着,他翻起孟卉的短裙,双手捧着她雪白的小臀,向前迎去,把龟头触在孟卉黏答答的穴儿口上,孟卉马上起了反应,张开小嘴发出无声的呻吟。

    孟卉虽然心神恍惚,仍然悠悠惊醒,知道小毅正在对她作着什么事,她回过脸,正想要阻止他,可是小毅已经被欲望冲昏了脑袋,又往前送,推进了一整颗的龟头,孟卉更美了,转到半途的粉脸无力地垂回臂上,双唇又噘又抿,吐出幽幽的叹息。

    小毅完全失控了,他再前挺屁股,孟卉流了许多水,花径滑润无比,半根鸡巴一下子就插没在她的小肉缝里,她突然睁大了眼睛,讶异的轻呼一声“会痛……”,小毅管不了那许多,狠狠地更往前冲,伴着“滋”的声响,他长长的鸡巴便一丝不剩地被孟卉所吞噬,俩人紧紧地结合在一起。

    这两个小鬼头,原来是第一次干这大人的勾当。

    阿宾的妈妈看着小毅开始一前一后的耸动屁股,孟卉双手捂住嘴,也摇着小蛮腰迎凑着,刚才短暂的痛苦神情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迷惘的傻笑,有时候眯起媚眼,有时候空泛秋水,表情迷幻,不管怎么样,反正都看不清也不理睬周围是不是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毅年轻气盛,锐势难当,飞快的一抽一送,插得孟卉压不下声浪,她第一次偷尝禁果,就获得前所未有的愉悦,“嗯嗯唔唔”地随着小毅的节奏乱哼,俩人都忘了床上钰慧的存在。

    阿宾的妈妈看得双膝无力,只好弯跪到地上,学孟卉那样翘高屁股,手指连绵地撩弄胀起的阴蒂,全身暖烘烘地晃着。

    躺在一旁蒙着头脸的钰慧,睡梦中出过几次大汗之后,正从虚弱中恢复着,迷蒙之间听到隐约男女呢喃的交欢声,一时间还以为自己还在作梦,可是那声音分明就在床边,唉唉哟哟的,真实得教人面红耳赤,她不想听都不行,浑浑愕愕了几分钟,她终于真正清醒过来,也肯定了那恼人的呓语的确就在一旁,她慢慢地掀开凉被一角,就刚好从侧后方看见半片又白又嫩又光鲜的屁股,和一个站在屁股后面挺动的男生。

    钰慧既诧异又好奇,那屁股的主人六神无主地摇摆着,蓦然回首,居然是小孟卉。那男生的身材看来相当陌生,不晓得是什么人,她怎么会和男生在阿宾房里作爱呢?看她那心满意足的骚模样儿,想是搞得十分过瘾。

    钰慧摸不着头绪,藏在凉被里的眼眸透过半个巴掌大的被窝洞,从可见的范围一扫,更离奇的事情出现了。在房门口,窄窄的门缝后面,掩着半张窥觊的粉脸,凝眼专神地注视房里的满室春色,艳羡的彩光流露,哪里是别人,正是阿宾的妈妈。

    “妈妈怎么在偷看……”钰慧看着有点醉意的妈妈,心想:“她……她在干嘛……她怎么……在发抖……?”

    “哦……哦……”这边孟卉又叫出来了。

    孟卉虽然未经人事,但是感度绝佳,被插着插着,不消三五分钟就梨花乱颤,销魂蚀骨,穴儿花灿烂的开放,骚水四洒,腰背既酸又淋,突然身子股一软,失去了维持姿势的能力,缓缓地颓倒下来。

    小毅这时干得慌,见孟卉支持不住,连忙抱着她,他舍不得俩人连结的部位脱离,只好滑稽地配合那孟卉的身体扭曲,可惜孟卉太湿了,一不小心就“咕唧”地滑脱掉,双双跌落到地板上。

    孟卉身体里面少了小毅的东西可不依了,她转身抱紧小毅,俩人八只手脚胡乱交缠,小毅比孟卉更急,他将孟卉压在身下,一条硬棍子没头没脑地在孟卉腿间乱窜,居然还给他找到水源头,迳送而入,直达花心,孟卉快乐地又“呀……呀……”哼起,和他一边对挺,一边彼此深情亲吻着。

    小毅则是受了太久的刺激,一鼓作气,马不停蹄的放狂奔,令得孟卉欲死欲仙如泣如诉,只是这一来冲锋过头,节制不住,他奋力地想作几番垂死挣扎,但毕竟无法挽回,终于扬脸长喘,拱腰突抵着孟卉,全身发栗,翻吊眼白,死挺挺抽着。

    孟卉也陷入痉挛性的短叫,俩人一起上完了生命的第一课。

    钰慧看得心儿怦怦乱跳,不由得两腿间湿了一片。门外阿宾的妈妈更加狼狈,她手指头没停过,狠狠地绕着阴唇阴蒂摩擦,那春水沿着两腿都快要流到膝盖了,快感过处,正要随着房里的俩人丢身,却听见楼下传来开门的声响。

    她急忙回神,手脚并用地退离门口,站起来整整衣裙,扶理好头发,才从容地从楼梯走下去,还没到一半,就听见阿宾在饭厅说着:“好香,好香。”

    妈妈心里笑起来:“你房里才香呢!”

    她连忙说:“阿宾,你可别偷吃。”

    她又回头对着楼上喊:“孟卉、小毅,阿宾回来了,都下来吃饭罢!”

    那房里传来孟卉一声“噢”,几分钟后,她和小毅相偕下楼来,阿宾已经帮她们盛好饭,大家略一招呼,就坐下来一起用晚餐。孟卉以为她们的勾当神不知鬼不觉,所以表情很自然的跟阿宾和妈妈又吃又聊又撒娇。

    阿宾的妈妈留意到一对小情人间的眉来眼去,不免浅浅地笑起来,阿宾可不是木头,也故意说话调闹她们,小毅傻傻地憨笑,孟卉则是一脸甜蜜,抿嘴不语。

    “啊,嫂嫂,”孟卉瞧见钰慧走进饭厅:“你醒了。”

    “嗯……”她来到阿宾妈妈的身边。

    “好一点了吗?”妈妈拉着她的手问。

    “好多了。”钰慧说,然后又故意问:“这位是……?”

    众人都看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