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少年a宾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3 部分阅读

    「好了,」阿宾作出不怀好意的表情:「现在妳要我怎么陪妳?」

    敏霓在他腿上捏了一下,说:「少作怪了,乖乖坐好。」

    阿宾坐到藤制的长靠背椅上,敏霓打开冰箱,端了两杯酸梅冰出来,放在玻璃茶几上,大厅的吊顶风扇缓缓地转动着,他发现敏霓家中的摆设,都透露着悠闲的感觉。阿宾舒服的靠在椅背上,敏霓在他旁边坐下来,举起茶杯啜了一口,并且用手肘拐他一下,示意他也拿起来喝。

    「我妈说,不可以随便喝女生给的饮料耶。」阿宾说。

    「那好,」敏霓拿起另一杯:「渴死你算了。」

    说完她就大口的吸满一嘴,阿宾看她两杯都喝了,连忙夹手夺过要给他的那一杯,活该,就只剩下一半。他愁眉苦脸的瞧着敏霓,敏霓含着冰水,顾盼左右,一脸调皮,阿宾让她看看那晃当当的杯子,她还故意要将冰水吐回去,阿宾赶快阻止,敏霓以为他怕了,高兴的玻鹆搜劬Α?br />

    阿宾却移走杯子,侧下头来,指了指自己的嘴,敏霓不免满颊飞红,原来他是想要从嘴里接过去。敏霓捱不过这无赖的初恋情人,她嘟起樱唇,和阿宾对着嘴吻住,慢慢地把酸梅汁度过去给他,一时风情旗旎,敏霓自己都醉陶陶的,到后来酸梅汁没了,敏霓索性连小舌头都伸过去给阿宾吸着,俩人耽溺其中,甜蜜无比。

    阿宾的怪手在敏霓腰间蠢蠢欲动,摸上她胸前小巧的蓓蕾,敏霓机警的推开他,娇喘说:「喂,学长,你可是来保护我的欸。」

    阿宾不甘愿的点着头,再喝下那剩余的半杯酸梅冰。

    「走!」敏霓站起来,牵着阿宾的手。

    「去哪?」阿宾问。

    「我的房间。」

    「唔..」阿宾说:「我是来保护妳的欸。」

    「要死了,」她骂说:「去陪我打计算机啦。」

    敏霓有一部新的386,加装了声霸卡,玩起计算机游戏来声光效果十足。他们走进房间,阿宾新鲜好奇的到处看,她的房间里充满女儿气息,书桌整整齐齐,四壁摆满了大小不一的绒毛娃娃,每只书柜前都还挂着手缝的布帘,房灯包饰成纸糊灯笼,确实是可爱的小天地。

    阿宾一头扑在她的床上,抱着棉被狠狠深嗅着说:「好香啊!」

    然后抓起枕头同样说:「好香啊!」

    敏霓不理他,站在桌前打开计算机的Power钮,阿宾却伸手将她一拉抱住,滚落到床上,亲着她的脸还是说:「好香啊!」

    「唔..放开我..」敏霓挣扎着爬起来:「你不规矩,我要生气了。」

    她真的别过脸去,拉开椅子坐下,桌子和床铺之间距离很窄,椅背正好顶住床边。敏霓自顾自的抽换磁盘,阿宾涎着脸同她说话,她故意不理他。

    「生气了?」阿宾逗她。

    她Key了几个指令,屏幕上出现俄罗斯方块,她熟练的按动方向键,Play起来。

    「学妹..」

    「....」

    「霓..」

    「....」

    「亲爱的..」他越叫越亲热。

    敏霓还是玩她的游戏,掉下的方块迅速地转动挪移。

    「哦..妳玩得很好嘛..」阿宾隔着椅背坐在床沿,从背后摸索着她的小腹。

    「Don'ttouchme!」敏霓说,却没有真的动作阻挡。

    阿宾就在那儿上下其手,敏霓其实很痒,又不愿笑出来,阿宾用两只食指轻划过她的腰际,搔到她的腋窝,撩动她稀疏的腋毛,敏霓「噗嗤」一声,但随即又板回面孔,继续玩她的游戏。

    阿宾怎不知道她在作态,故意在她耳根边小声讲话:「啊..移这边..转那边..」

    敏霓听得汗毛直竖,脖子上连连发麻。阿宾的手指又不守规矩的自短衣袖口伸进去,用指侧在她隆起的软肉边,顺着圆弧撩拨不停。

    「不要..不要嘛..嗯..别..闹我..」

    阿宾咬着她的耳朵,左手攀在她肩上,然后轻轻的溜进她的领口,在她的乳沟中嬉戏着。敏霓摆在键盘上的手在发抖,唯一能作的就是喃喃的说:「我..我真的生气了..」

    阿宾一下子钻进内衣里,中指食指夹住小豆豆,拈动起来,并且说:「生气啊..妳生气啊..」

    「哦..哦..我..哦..我不理你了..哦..」敏霓手指不再听使唤,画面上的方块很快就塞顶了。

    阿宾放手滑下床来,跪到敏霓脚边,将脸埋在她胸前,软绵绵的,真舒服。敏霓按动了几个字,重新开打,却忍不住重重的喘起来,原来阿宾将头躲进了她的短衣,在里面为所欲为,她哪能保持冷静。

    「不要..噢..坏学长..不要嘛..」

    阿宾是如此灵巧,戏囓着豆腐般的细嫩乳房,舌尖还伸进胸罩里,想要捞点什么又捞不到,敏霓被逗得全身不对劲,暗暗交磨起双腿,牙齿咬住下唇,显示器上的方块又很快地迭满了。

    「哎呀..」敏霓难过的说:「别痒我了..哦..」

    她低下头,从宽宽的领口看他怜爱的舔着自己,突然,阿宾又钻出短衣外面。

    「我脱掉妳的衣服哦..」他看着她说。

    「不可以..」

    他把敏霓的短衣从左肩头向下轻扯,尽管她左闪右躲,马上露出一大片的雪白,他再把右边也拉下,敏霓的双臂变成被自己的衣领捆住,里面粉红白点的少女内衣罩覆在高高挺起的乳房上,这内衣的罩杯很薄很软,她两个尖尖的小突起非常清晰诱人。阿宾隔着罩杯就吸住了一颗,敏霓没有手可以来保护,听任他胡作非为,只有嘴上继续恫吓着:「我..我这次..真的..要生气了..以后..都..不理你了..」

    阿宾古灵精怪,挤进她两腿中间蹲着,她的短裙因此撑缩得往上皱起。

    「我好怕啊..」阿宾在她腿根处吻着:「理我一下嘛。」

    「我..我..哦..哦..不要..」敏霓被他弄得语无伦次了。

    「理我啦..」阿宾一直逗她。

    「不要..才不要..」敏霓突然低呼了一声:「啊..」

    原来阿宾的手指隔着内裤,压在她的阴阜上,并且在上下地撩动。

    「哦..不..不要..啊..学长..不要嘛..」敏霓转成撒娇的说。

    阿宾把潮湿的手指拿到她面前,问说:「唔,真的不要吗?」

    敏霓羞赧极了,噘嘴不依,阿宾举开她的双腿,也坐上椅子,和她面对面紧贴着,他又抓来敏霓被绷束着的手,摸向两人拥挤的胯间。

    「啊..要死了..」敏霓吃惊的说。

    阿宾不晓得何时居然已经把裤子脱掉了,敏霓握住的是一条热烘烘硬梆梆的肉棍子,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大坏蛋!」敏霓对肉棍子用力一捏。

    阿宾不但不痛,反而舒服的跳动起来,他欺近来亲吻敏霓的香腮,敏霓起侧着脸让他啜着。他翻过手指,再次扣向敏霓的私处,敏霓「啊..啊..」的叫起来,他左摸右摸,甚至钻进内裤里去了。

    「哦..天哪..」敏霓叹着气。

    「舒服吗?」阿宾在她耳边问。

    敏霓点点头,阿宾又问:「还生气吗?」

    「你这样子我怎么生气?」敏霓说。

    听起来又是阿宾不对了。阿宾坏人做到底,他扯开敏霓内裤的底布,屁股向后退,将龟头抵在那湿淋淋的缝口上。

    「啊..」敏霓惊慌起来:「不行..」

    阿宾哪有什么行不行?他突破阴唇的阻挠,借着润滑慢慢推进,即使敏霓抓着他的杆子也阻挡不了,被他占领了三分之一。

    「哦..慢..会痛..啊..」

    敏霓的确非常紧,阿宾知道她是真的痛,就停下来不再前进。

    「好痛啊..」她抱怨说。

    阿宾吻着她的唇,一会之后,才进进退退的又挺进去一大截,敏霓便将抓着他的手掌放开了。

    「哦..」她呻吟着。

    「还痛吗?」阿宾问。

    她摇摇头。

    「舒服吗?」阿宾又问,这次她不肯答了。

    阿宾将她的短衣再向下褪,让她的双手释放出来,他捧住敏霓的小屁股,一抱一压,敏霓「噢」的一声,阿宾已经全部插进去了。

    「舒服吗?」阿宾不死心。

    「很..舒服..」敏霓紧搂着他。

    敏霓的双腿被阿宾压架得仰举起来,阿宾从容不迫,一下一下慢慢动作,他每次都抽退到只留下半个龟头,再深深送入,敏霓的腿肉就伶伶的抖着。

    「哦..唉呦..哦..真奇怪..啊..怎么是这样..啊..」

    阿宾陷在敏霓的身体里面,既温暖又窘迫,不禁感叹真是美妙的可人儿。他的鸡巴撑得又长又直,插动时龟头磨过层层的波纹,让敏霓断续的颤栗着。接着阿宾开始鼓动轻快的节奏,敏霓因而也唱出动人的乐章。

    「嗯..宾..好深哪..好深..哦..好..美啊..」

    敏霓经验少,对阿宾过人的长处有点吃不消,尤其他连连顶到她最深的蕊株上,就像要插透了心坎一般。

    「啊..啊..轻点..噢..轻点嘛..唉呀..又碰到了..哦..会死掉的啦..啊..啊..我会死掉..啊..啊..」

    「喜不喜欢?」阿宾问。

    「喜欢..哦..」敏霓将脑袋后仰,搁在椅背上。

    「喜欢什么?」阿宾伸手进去她的罩杯里,玩弄她的乳尖。

    「喜欢阿宾..喜欢阿宾..敏霓喜欢阿宾..啊..啊..好爱你..」敏霓说的可是真心话:「阿宾喜欢敏霓吗..?」

    「喜欢妳..阿宾喜欢敏霓..」阿宾用力起来。

    「啊..啊..好舒服..啊..哥..学长弟弟..啊..敏霓都给你.敏霓都是你的..啊.好舒服啊..」

    「多舒服?」

    「很舒服..舒服死了..啊..别问了嘛..啊..啊..」

    阿宾不问了,只是疾风般的抽送着,小小的木头椅子被俩人摇得吱吱作响,敏霓要命的求饶着。

    「啊..啊..太快了..哦..会受不了..哥..慢..我受不了..唉呀..不好了..不好了..啊..啊..唉呀..」

    敏霓急急地收缩着,热潮一股接一股他们俩人最要好的地方喷出来,她的身体已经渐渐体会出男女间的奥秘和美妙了。

    「哥..多爱我一些..我要你..」敏霓接近最后的关头了。

    阿宾不敢辜负她的期望,将鸡巴刺得强劲有力,敏霓四肢酸软,腰眼发麻,快乐的涟漪一圈接着一圈荡漾着。

    「哦..哦..不好了..不好了..」敏霓叹着。

    敏霓的水份越流越丰沛,阿宾发现天雨路滑,就小心慢走起来。

    「别停..哥哥..快一点..」敏霓催他。

    忽然间,「嗤」的一声,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真的又停电了。阿宾在黑暗中奋力驰骋,敏霓越来越没法控制自己,终于腰枝一挺,小腹急缩,子宫深处阵阵痉挛,浪水四漫而出,她高潮了。

    「噢..」她拖着长长的娇嗔,心里无限的满足:「宾..」

    阿宾深深吻住她,敏霓今晚不须要害怕,阿宾的臂弯是安全的堡垒,温柔又舒适。这是阿宾和敏霓第二次要好,但是阿宾一直有个疑问。

    「敏霓..那个..」阿宾说了几个字,后来又吞回去。

    「怎么了?」敏霓心思很细:「要说什么?」

    「妳和妳男朋友..」阿宾问:「都没做过吗?」

    敏霓沉默不语,静静的看着阿宾隐约的轮廓,阿宾心中愧疚,说:「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敏霓说:「我是你的嘛..」

    这回轮到阿宾沉默不语了,敏霓又幽幽的说:「我知道,你是钰慧妹妹的。」

    阿宾能说什么?他只好再吻住她。敏霓善体人意,她故意抱着他扭动,阿宾可还是硬生生的放在她身体里的,她不久就把自己弄得再度热烈起来。

    「哥哥..」她说:「你再动一动..」

    「啊!」阿宾说:「我想啊,可是,妳没看都没电了吗?」

    敏霓的手摸到他插入她身体的地方,浅笑说:「你撒谎,插头不是还插着吗!」

    阿宾这可就没有借口了,她将敏霓整个人端起来,小心的放到床上,再把鸡巴拔出来,敏霓担忧的抓着他的手,他摸索着想脱掉她的内衣内裤,反正现在什么都看不到,敏霓就不再害羞,乖乖的配合着让他去脱。

    当敏霓变得一丝不挂的瞬间,灯却亮了,计算机也再度重新开机,硬盘传来嘎嘎的响声。敏霓羞愧无比,急忙揽胸缩腿,阿宾弯腰斜跪在她身旁,嘴巴吻上她黏着不放,右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

    「嗯..」敏霓哼着。

    他放掉了敏霓的唇,向下逐渐吻到喉头,敏霓又痒又舒服,闭起眼儿,双手紧紧地抱着阿宾,阿宾的手找到她的小乳头,中指和食指巧妙的夹拨着,他现敏霓的喉咙传来一阵阵无声的震荡。

    敏霓蜷曲的身体松动开来,小手也主动的在阿宾身上抚摸着,从他毛绒绒的胸口向下腹,抓到他长长的肉蛇,然后捧住他的软囊,轻巧的托揉着。阿宾舒服透了,他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享受敏霓的服务。

    敏霓奇怪阿宾的攻击怎么停顿了,睁眼一瞧,发现他一脸沉醉的表情,大感有趣。她让阿宾继续跪趴在那里,自己侧身坐起来,一手仍然从下面套玩着大鸡巴,另一手从背后来在他的阴囊上细细得捏着皱皮,阿宾爽得乱七八糟,没想到这样子会这么受用,龟头大涨,又油又亮,鸡巴杆子硬到发痛。

    他突然发难,将敏霓推倒躺回床上,跳上她的身体,架起她腾空虚踢的双腿,就想强来。敏霓拼命的挣拗着,阿宾搞不清楚,是她说还要的,怎么抵抗得这么顽固,其实敏霓并不是要拒绝他,她是在同他玩摔角,她嘻嘻的笑着,阿宾一个不注意,被她反制翻到上面来,抓执住阿宾的双手,阿宾假意受擒,瞧她到底想要作什么。

    敏霓跨坐在阿宾身上,将他的硬棍子压在肥嫩的阴阜下,她轻的前后摇晃,阿宾还没来得及反应,她自己就「嘤嘤」地喘起来。

    阿宾以逸待劳,让她去耍玩,敏霓放开双手,前后交撑在阿宾的小腹和大腿上,阿宾轻轻的抚过她一身洁致的肌肤,敏霓则是痴痴的看着他。

    敏霓觉得身体越来越热,她向后滑走,让阿宾的阳具像旗杆般竖立起来,敏霓单手握不了一半,诧异的上下套动,不可思议它是如何放进自己里面的。

    「好长哦,」敏霓说:「怎么会这么长呢?」

    「我也不知道欸。」阿宾又被问倒了。

    敏霓高跪起身体,移动屁股,让粉肉穴儿将阿宾含进去,她打着哆嗦,慢慢往下坐,觉得已经被顶满了,低头一看,结果还有一大截留在外面,她变换姿势,改成双腿同蹲,双掌压在阿宾胸前,小屁股悬空的向阿宾沉下来。

    「啊..好深..哦..哦..」她仰脸唏嘘着:「穿过去了..」

    她一边说,圆臀一边还是往下压,终于把阿宾全部掳获。

    「唉..」她满意的松了口气。

    阿宾被她的骚态刺激得把持不住,就想按着她猛干一番,可是他才刚开始挺不到两下,敏霓就连忙说:「你别乱动..」

    敏霓像猫一样蹲在阿宾身上,也觉得俩人光溜溜的样子很滑稽,忍不住「咯咯」好笑起来,她学习阿宾对付她的方法,用力的摇动圆臀,打算也要把阿宾弄个够,没想到阿宾无动于衷,她自己倒反而「喔..喔..」娇啼着。

    「啊..不公平..」她停下来抗议。

    「怎样不公平?」阿宾奇怪的问。

    「都只有我在舒服..」她不满的说。

    阿宾见她得了便宜还卖乖,双手捧住她的屁股,下身狠狠地耸动,粗大的鸡巴在小嫩穴中直进直出,抽送得让敏霓软瘫下来,伏在他身上只有咻咻喘气的份。

    「唉..唉..好哥..我..我不敢了啦..啊..轻..哎呀..好美啊..轻点..啊..好哥哥..啊..会受不了的..啊..啊..」

    「还使不使坏?」阿宾猛插着。

    「呃..不..不敢了..哦..」她哽着声音说:「啊唷..我..我..好像..又要糟糕了..」

    阿宾的龟头更是重重地击印在她软软的深处,连敏霓自己都不知道的是,她的花心正一连串的颤抖,让阿宾觉得像有一张小嘴在吸吮他一样,而且穴儿口缩得更紧,把他箍得更加痛快,想停都停不下来了。

    「哦..哦..」敏霓这回高潮来得很快:「我完了..啊..啊..完蛋了..死掉了..啊..啊..」

    敏霓全身泛红,腰子骨僵直弯起,然后突然脱力的跌贴到阿宾身上,偷偷地在抽噎。阿宾还想继续,却于心不忍。

    「我好爱你啊,宾..」她如泣如诉的说。

    阿宾在她的额上怜爱的亲吻,鸡巴偶而抽动一点点,她就紧张的抓着阿宾的肩说:「别动,别动,好哥哥,我够了..不要了..」

    「啊?那我怎么办?」阿宾愣愣的说。

    「我..我也不知道..」她不负责任的说。

    「咦?」阿宾真是哭笑不得:「刚才有人说她爱我的。」

    「我不行了嘛..」敏霓把脸埋在他胸前。

    「那..至少也要让我起来呀。」他说。

    「不要!」敏霓拒绝。

    「妳..不讲道理。」阿宾说。

    「不要..」敏霓紧抱着他。

    「我..那我要去打计算机游戏。」阿宾说。

    「你的事!」敏霓昵着他闹。

    阿宾蓦然撑起身体,连敏霓也一并带上来,敏霓反正就是要和他黏住,他就抱着她爬下床,敏霓痴痴的仰望着他说:「你好强壮啊!」

    阿宾坐到计算机前,敏霓安稳的倚靠在他肩上,阿宾打进指令,方块开始一块块地掉下来,他转动方块让它们落到适当的地方。

    敏霓传来平和的鼻息,阿宾低头看见她甜美的容貌,便用脸颊去亲磨她的脸颊,敏霓幸福的微笑起来。

    「啊呀!」阿宾说。

    突然电又断了,屏幕缩成一个小光点,同时浮飘着淡淡的冷光。

    「又停电了,敏霓。」他说。

    「我知道,我不怕。」敏霓说:「抱紧我。」

    阿宾抱紧她,等待着,窗外的风雨声又飘摇起来。

    少年阿宾系列~暗渡

    敏霓很快就在阿宾怀里睡着了,阿宾不愿她着凉,小心的将她抱起,稳当放平在她的床上,替她盖上被单。

    忽然间电又来了,灯光亮起,敏霓挤了挤眼,懒懒地侧翻过身体,并没有醒来。

    阿宾确定她已然沉睡,才轻手轻脚的穿上衣服,回到书桌计算机前坐下来,好奇的查阅目录,找出几个游戏玩着。一会儿之后,他觉得很无聊,便想到厨房找点什么吃,吃完好来陪敏霓一起睡。

    他走出房间,把门虚掩着,到厨房也懒得开灯,打开冰箱一看,就只有一盆酸梅汤,总比没有好,他找来一只碗舀满了,关上冰箱,靠在水槽前喝着。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两个女人。

    本来,阿宾在厨房里因为衬着敏霓房间透来的余光,水槽前的窗外是一片漆黑。忽然侧前方亮起一小块方方的型状,那两个女人就面对面站在那里。

    事实上,那里只有一个女人,而且阿宾只能看得见那个女人的肩膀以上,大概是三十来岁的少妇,圆圆满满的脸蛋儿,画得细细弯弯的柳眉,活珠般的大眼睛,蓬松起伏的一头秀发,带着成熟的韵味,她正在浴室里对镜撩动发稍摆Pose,所以阿宾一开始以为是两个人。

    浴室的窗户并不大,和阿宾这边的窗口夹成直角,靠得很近,那女人走出浴室,阿宾左探右探,两分钟后她就又回来了。阿宾揉了揉眼睛,果然没错,她已经卸去了衣物,他斜望过去,透过镜子的反射,隐约可以看见她丰腴的上半身,哦,美丽的女神,阿宾那尚未尽兴的鸡巴受到刺激,又不听话的站直起来,他憋得难受,便将它掏出裤档,一下一下的捋着。

    女人很优雅的转动身体,留意镜子里的映影,阿宾把握机会,爬上不锈钢水槽,果然就清楚的看见她白玉一般的裸体。

    她有肥涨的奶子,虽然并不高挺,但是也不算下垂,球顶上的乳晕相当大,颜色很浅,所以无法仔细分辨出乳头的位置,她每一举手投足,就带起软软的波动,阿宾的眼珠都要瞪掉出来了。她还有圆呼呼的粉臀,鼓鼓弯弯,光滑细腻,可惜腰身少了些曲线,所幸仍不失迷人的诱惑力,年轻也许正在流失,但是妖媚却在增加,全身上下都显示是个尊养处优的主妇。

    她自恋地细看着镜中自己的每一吋肌肤,并且捧着饱硕的胸部作出撩人的姿态,脸上带着勾魂的神情,自己向自己抛着媚眼,阿宾暗叹一声「好浪货」,站在水槽上,用力的套动起鸡巴,酸酸的快感从棒子端弥漫开来。

    女人还在恋恋的捧着羊脂一样的乳房,两只拇指在乳晕中间捻起圆圈,阿宾这才瞧分明她微微突起的小肉珠。阿宾就觉得奇怪了,以她的年龄来说,怎么还能保持这么可爱少女般的乳尖。

    女人把自己弄得瞌玻Я搜郏车岸善鹨荒ㄌ液欤乓酪啦簧岬囊×艘⊥罚砣∑鹆睿饪钒咽郑们逅⑷髟诒纠淳途вǖ那迳稀H缓笏×艘恍┿逶∪椋坎朐谛厍埃俾ㄏ蚱渌胤健?br />

    阿宾正看得欲罢不能,那该死的电力公司又停电了。

    他不甘心的继续站在水槽上,几分钟过去了,还是一团漆黑,才悻悻然跳下来,他记得刚才在冰箱旁边有一只小手电筒,就向那边摸索过去,不久就找到了,他按亮开关,手电筒的能量明显不足,光线昏昏黄黄的,他借着微弱的灯光,准备回敏霓的房间。

    他走到一半,意外地听见有人在敲门,这可怎么办?那敲门声听起来有点仓促,这时候会是谁呢?他又不是敏霓家里头的人,可以去开门吗?想起敏霓睡得正香甜,他考虑了一下,转过来向大门走去。

    他拉开门把,门外的庭廊因为有紧急照明,还是亮着的。门口站着一个女人,阿宾和她一照面,两人就都愣住了。

    这不就是刚才在洗澡的那个美妇人吗?阿宾的心突然怦怦乱跳起来,她的头发虽然已经扎了一条毛巾,零散的水珠仍然散挂在边边,她身上穿着一件浴袍,可能是匆匆抓来的,所以她右手还提捏着领襟,满脸错愕的对阿宾眨眼睛,好一朵出水芙蓉。

    妇人心中也有老大一个问号,隔壁明明只剩下敏霓独个儿在家,那里来的这样一个高大英挺的男孩子,长相模样又讨人喜欢,忍不住仰脸就瞅着他直瞧。

    「对不起,」阿宾问:「有什么事吗?」

    「我是住隔壁的,」女人微笑说:「敏霓在吗?」

    「唔..」阿宾有点难为情起来:「敏霓刚刚睡着,我能帮什么忙吗?」

    「噢,那真是抱歉,」女人说:「停电了,家里刚好没有准备,我想借支手电筒或是蜡蠋,可以吗?」

    这当口真问倒了阿宾,他想了一下说:「手电筒我看到的就只有这一把,而且,妳看,也快没电了,蜡蠋的话..也许要找一找。」

    「敏霓的妈妈都会将它们放在厨房。」这女人应该和敏霓的母亲很熟。

    「那..我去找一下,可以麻烦妳帮忙找吗?」对于敏霓家的环境,阿宾恐怕还比不上她清楚。

    「好啊!」女人跨进来,她脚上套着毛拖鞋,走起路来没有声音。

    他们靠着手电筒越来越黯淡的光线向厨房走去,女人胆子小,伸手抓着阿宾的手腕,边走边问说:「你是敏霓的男朋友吗?」

    阿宾觉得不好承认,免得给敏霓带来困扰,就说:「不是,我是她学长。」

    「哦..」她说,但是「哦」字拖得很长,不知是什么意思。

    她快走两个小碎步,靠到阿宾旁边,将软呼呼的乳房挨在他的上臂上,阿宾忍不住稍稍晃了晃手肘,更感受到她乳房的丰满圆熟,她恍若不知,随便他揩油。

    俩人走进厨房,都不晓得蜡蠋收在何处。

    「从哪里找?」阿宾半转过身来,手臂更明白地摩过她的胸前。

    「抽屉吧!」女人伸手向前指,身体几乎是要贴在阿宾身上。

    「或是这一边?」阿宾故意迎上去,指着她的背后另一排抽屉。

    俩人自然胸贴胸贴得亲切,阿宾顺手抄抱住她的腰,她抬头看着他,说:「随便你。」

    「随便我?」阿宾和她两张脸距离不到五公分。

    「随便你从哪里开始找!」她的呼吸浓浊起来,娇甜的脸蛋儿红红的。

    阿宾还是认为应该从他的对面开始找,他向前再挪了一小步,女人几乎把脸埋进他的肩脖之间。阿宾手长,已经构着了上层抽屉的拉环,他把拉环向外轻抽,女人不晓得怎么搞的,突然双腿一软,整个人倾黏到他身上,阿宾跟着也蹎踯了一下,手上失去轻重,把整只抽屉拉出轨道外,跌落到地面,「乒乒乓乓」抽屉里的东西掉了一地。

    原来女人长相标致,妆扮也时髦,除了婚前交过几个男朋友,婚后仍然有一些男人追求骚扰。她很喜欢被勾搭的感觉,证明她依然美丽动人,但她又若离若即点到为止,让那些人想吃吃不着,天天恨得牙痒痒的,就更加对她献殷懃,这种成为男人注意的焦点最令她满足了。

    意外的是,她今晚遇着阿宾,就情不自禁地被这俊挺的男孩所吸引,看着他强壮的体魄,揽着他结实的臂膀,突然产生了许多遐想,内心深处的闷骚性情被唤醒,忍不住又想要展露魅力,挑逗挑逗他。可是说也奇怪,也不过只和他身体相磨了几下,自己竟然热意一阵一阵,老是往男女燕好的方面去想,这男孩,若是被他年轻的鸡巴插进嫩穴里,要命哪,光是想象就够舒服的了,她腿间一烫,双脚不听使唤,便仆跌到阿宾怀里。

    阿宾将她抱紧,猜不到她有这么多心思,抱着她温润的身体虽然过瘾,他却担心那一阵吵闹会不会惊醒了敏霓,女人既然站不住脚,他就扶着她蹲坐下来,厨房外听来并没有什么动静,大概敏霓还在美梦中沉醉着。

    女人坐在地上,浴袍裙摆外翻,露出一边细嫩的大腿,衣襟敞开,阿宾蹲着,居高临下,她那又圆又大迭峦起伏的双峰,正随着呼吸律动着,阿宾想要不看都不行。

    女人枕在阿宾手臂弯里,抬头望着阿宾,阿宾也不避讳,大剌剌的还是向她胸口直瞧。

    「看什么?」她问。

    「看妳。」他大胆的说。

    「好看吗?」她挺起胸,这可是她的骄傲。

    阿宾拎着手电筒,照射在她的球顶上,她的乳头果然是很小,躲在大乳晕当中,轻巧而可爱。

    「很好看。」阿宾说。

    阿宾用被她枕着的那只手,从她肩头往下滑,指尖轻触,溜向她的乳晕,绕着乳头画圈圈,并且向中心集中。女人牙齿轻颤着,当阿宾终于碰到她的乳头时,她的身体不禁用力的抖起来。

    阿宾放下手电筒,空出手来细抚着她的大腿,女人不甘示弱,也伸手来摸他的裤裆。

    「唔..好硬啊..」她说。

    阿宾忽然搂住她,抱扶她站起来,让她坐上流理台,抓着她的脚踝一起搁放到流理台边缘,女人的身体不禁向后仰倒,两腿大开,她连忙一手后撑,一手拉着浴袍掩护下体,不过也没办法完全遮住,露出肥肥的一小阜内裤。

    阿宾拾起手电筒,蹲到她的胯前,她好笑的问:「你想作什么?」

    阿宾将手电筒凑近她的大腿根处,女人固执的将手护在阴阜外,阿宾扳她不开,索性拗折起她的食指,去压撵她自己的软肉。

    「唔..」她半玻ё叛劬咂鹄础?br />

    阿宾借刀杀人,把她扣得手脚无力,那充当防御工事的手已经没有作用,阿宾现在很容易就把它挪走,他将手电筒快枯竭的灯光覆照在她的神秘区域上。

    雨停了,四周一片漆黑宁静,她和阿宾一起看着圆氲灯光下那饱满的美丽三夹角,阿宾倒转手电筒,塞给云雀要她拿着,然后双手撑开她的大腿,女人柔若无骨,听他摆布。阿宾举起手指,将内裤底布勾住,向一旁扯开,她那干净清雅的阴户就真相大白了。

    女人的穴儿像只熟透的小桃子,竖中一条虚掩的合缝,肉质鲜美,楚楚动人。

    阿宾吐出舌头,用尖端小心的沿着那缝隙撩舐,女人怯怯的暗抖,阿宾再多来回几次,那缝隙自动的缓缓咧开,里头粉红的嫩脔袒露出来,隙缝上头并浮起一颗小蕾,阿宾得意的绕着珠珠打转,缝隙因此越张越开,绽放成一朵盛开的花蕊,层次分明,娇艳欲滴,蕊下突然凹陷,源源的水份从那儿汨汨流出,正是吃人的温柔乡。

    阿宾毫不犹豫,舌尖拨动两旁的肉片,深深探入,女人抬起下巴,紊乱的吐着气,手电筒早已拿捏不住,「啪」地一声跌落地面,霎时失去了光芒,两人眼前一暗,陷入了深邃的黑黯之中。

    阿宾两手攀住她的大腿,狠狠地吃着她的花蜜,她柔胰捧住阿宾的头,不停的扭动身体,并且努力地将屁股前挺,好教阿宾吃得更深切一些,阿宾岂敢辜负美人恩,劬劳的替她服务着,她「咿咿」作声,吟叫不停。

    「啊..啊..舔得真好..啊..唉呀..唉..好舒服..嗯..嗯..」

    他们彼此看不见,却生灵活动地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哦..哦..天哪..你真好..啊..啊..」

    阿宾每逗她一下,她就跟着仰脸抽抖一下,偏偏阿宾咂得又快又急,她就辛苦的僵直颤栗,浪汁连连。

    「呜..呜..不行..不行了啦..啊..啊..」

    阿宾用一根小指尾去碰她的菊花瓣,她翻起白眼,表情都凝结了。

    「呃..不要..我..会死..啊..啊..」

    女人倒抽着气,一阵紧慉,噗出一大滩烫人的热情骚水。

    「呜..完蛋了啦..啊..唷..」

    可是阿宾还不肯放过她。

    「别..啊..别弄我了..啊..啊..」

    阿宾舔到激烈处,女人觫斛不已,迷离间,突然厨房外大厅的小灯亮起,电又来了。

    两人在幽暗中久了,再微弱的光线都足够相互看清楚,阿宾站起身来,湿糊着嘴,和她紧紧拥抱在一起。女人在他怀里躲着喘息,却又不安份,偷偷动手替阿宾解起衣裤,阿宾没有系皮带,裤头一松,就整件掉落地面,女人拉开他的内裤松紧带,探囊取物,捉住一条杀气腾腾的长蛇。

    「哦..好长好粗啊..」女人吃惊的圈起嘴唇。

    她溜下流理台站着,将阿宾向外推去,阿宾退后两步,踩到方才掉了一地的杂物,里面果然有几根燃过的蜡蠋。他靠到这一头的窄柜上,女人面对着他,伸手抽开了浴袍的腰带,她双手执襟,优雅的拖动浴袍滑下肩头,然后双臂揽胸,让乳房挤成一堆,接着大方的放手扔开浴袍,两只奶子左右浮荡,她侧身弓腰,挺胸摆首,模样淫荡极了,

    女人现在肉光致致,只余下头发上的包巾,和下身的内裤。她的内裤前面是大大的V字,镂花透空,高腰斜切,背后却是细细的T型,把她盈盈摆荡的粉臀完全凸显,阿宾看得眼花潦乱,拼命吞着狼狈的涎沫,鸡巴一跳一跳的向上撑起。

    她也将妙目盼着阿宾,转身让阿宾看清楚她丰盛的肉体,阿宾扑上前去,冲动的拉下她的内裤,她吃吃笑着,又闪又跳结果还是被他脱走,大白屁股摇摇晃晃的,她再转了两圈,舞到冰箱前背对着阿宾,踮起脚尖翘着屁股,摆明故意要引人犯罪。

    女人手扶着冰箱,脚踏三七,身体站成斜S型,把丰胸肥臀淋漓尽致地show出来,然后回眸一笑,那骚劲儿便是圣人来到眼前恐怕都不能自持。

    她攀着冰箱往下滑,腰枝款摆,雪雪的身体摇成一幅肉幕,臀缝下如红椒般的阴唇时隐时现。

    女人最后蹲在冰箱前,挺腰将脸贴在镜面烤漆钢板上,重心前倚,双腿齐开,鲜美的屁股向后突起,两瓣臀肉靠在扳起的脚跟上,曲翘动人,阿宾举着大鸡巴蹲到她身后,她回头再给他一个又骚又媚的笑容,阿宾触着她肉片分毗的地方,向上一伸,粗大的家伙便弄进了一大截,这女人又湿又紧凑,阿宾无法逗留,再一送,女人张噘起红唇,他已经深挺到底。

    「哦..好深好棒啊..嗯..嗯..快动..快动..」

    「不行!」阿宾说。

    「哎呀..快动嘛..快干人家..嗯..好不好..」她撒娇恳求着。

    「不行,」阿宾又说:「妳还没告诉我,妳叫什么名字?」

    「云雀..」她说:「人家叫云雀..快..快干一干我..哦..快点嘛..人家痒..」

    阿宾向外抽出一半,再向前送入,云雀快乐的轻唤着:「哦..好舒服..好棒..啊..啊..」

    「有多棒?」

    「世间第一棒..哦..哦..对..哎呦..这么棒..的哥哥叫什么名字啊..嗯..」

    「阿宾..」阿宾用力的干到底。

    「唉吆..撞到了..」云雀说。

    「嗯..嗯..撞到..撞到心坎上了..啊..啊..又..又撞到了..啊..好舒服..好厉害啊..哦..哦..亲爱的..」

    俩人都觉得这样的姿势很淫秽,感受又十分深刻,当鸡巴顶到最里处的时候,云雀的花心就裹围着大龟头,黏着它不让它离开,阿宾要用力抽拔才能将它退出,可是一路上还是被云雀所攀吸着,好不容易等到退至洞口,马上就忍不住回插进去,云雀清脆的娇叫声便又响起。

    「嗯..再来..哦..哦..再多一点..啊..啊..」

    阿宾用力的肏着这骚妇人,她屁股越翘越高,阿宾干脆捧着她的屁股和她慢慢站起来,一边抽送着,一边推她走回流理台。

    云雀身不由己,被逼得向前走去,来到水槽前,双手扶住了边缘,突然右腿腾空,原来是被阿宾横膝托起,将脚架放到水槽里,这一来姿势更淫荡了,云雀斜腰抬臀,侧站在流理台边,左脚踮立,右脚高踏,美穴儿凸凸隆出,一根巨长的肉棍通在夹缝里,抽插间还有漕漕的溅水声,云雀实在被干得太过瘾了,「唉..」地闭眼长叹,穴儿口猛缩,快乐的又泄了一次。

    阿宾停下来让她休息,俩人站姿保持不变,阿宾俯腰和云雀脸儿相贴,云雀略略斜过脸,用眼尾瞪他说:「大坏蛋!」

    阿宾莫名其妙说?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