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少年a宾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22 部分阅读

    钰慧只是「嗯」了一下,连撑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阿宾又向她探问了几句,她也答不上来,看样子是累了,阿宾便搂住她,按掉了电视摇控器的开关,并且熄了床头灯,拉上棉被,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与安静。

    钰慧睡了吗?

    没有!她只是懒得说话而已,她的心还怪怪的在动荡着,她不停的回想那夜市艳舞的少女,那众人色情的眼光,那摸她的魔掌,那滑过她胸膛的手臂,那电车里的少妇,那散满厅堂赤条条的男男女女,那阳具和女阴交合的特写,她想起了种种的情节,她想起了千奇百怪的念头,她想起了那年轻人诡异的眼神,不由得她心头思绪起伏,辗转反侧,胸口一阵阵空虚。

    身旁的阿宾好像已经睡了,她转过头来,看着阿宾安详的脸,她在他脸上爱怜的轻摸着,并且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然后坐起身来,下床走到窗边,轻摆开一缝窗帘,皎洁完整的月娘正映在窗玻璃上,十五夜吗?她又推开了窗,一丝丝寒意迎面而来。

    街的对面是一家廿四小时的便利商店,门面还亮幌幌的,那店门口骑楼的机车上坐着一个人,钰慧揉了揉眼睛,咦?没错!是他!是那个人,在夜市里偷摸她屁股的那个年轻人。他坐在机车上摇着腿,夜这么深了,安静的小镇人车皆少,没有其它活动的人口,他在那里作什么?

    钰慧看着他,突然她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她觉得他也在看她,她又想起他那令人难以释怀的眼神,当然,离的这么远,那多半只是她的臆测罢了。钰慧沉吟了一下,咬了咬牙,暗道了声「也罢」,回身随便穿上了衣服,套着旅舍的拖鞋,打开房门,轻轻的下楼来。

    柜台那老妇人仍旧在打着盹儿,钰慧推门而出,双手揽胸,跚跚的穿过马路,当她越来越接近便利商店门口,她发现她的感觉是正确的,那人果然是用着火热的眼光一直看着她。钰慧假装不知,镇定的走过他面前,他们离得那么近,那人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拦住她,可是他没有,钰慧有点失望,她走过去,走进便利商店,她胡乱的挑了一瓶可乐,付过帐出来,那人仍是无所顾忌,放肆地看她,钰慧又走过他面前,而且走得很慢,一边走,也一边盯着他瞧,那人突然出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小姐..」那人只是这样叫她。

    钰慧冷冷的看他,他从机车坐椅上站起,向钰慧靠近过来,钰慧被他的气势所慑惧,不自主的后退着,他则更加向前,就这样俩人一步步相逼着,移向隔邻骑楼的幽暗处,终于钰慧的背顶到一根水泥柱子,退无可退,那人则贴近到黏着她的胸脯,他和钰慧还是四目相望,俩人不发一语。

    钰慧觉得她的身体在发烫,她深深的羞惭着,她不应该这样的,但是那人的眼光这样灼热,像要融化她似的,突然间那人动作了,他冲动的吻上钰慧,钰慧感到天旋地转,双臂自然的也抱住他,手上的可乐掉在地上,骨碌骨碌的向外滚开去。

    钰慧回吻着他,她是怎么了?她自己也不知道!他们不停的吻着对方脸上的每一处地方,那人的手也在她的身上乱摸,摸得她非常难过,钰慧出来的时候没有穿内衣,那人自然在她的乳房上爱不释手,钰慧开始觉得她有一种需求,而且越来越强。

    那人将钰慧推开,两手扶到她腰间,执着她的上衣,「唰」地捋高起来,钰慧迷死人的双峰不停地摇动着,那人死死的盯着它们瞧,两手缩回自己腰间,解开了裤带,让长裤落到脚跟,然后拉下内裤,软趴趴的一根鸡巴垂在那里。

    他的双手又来压钰慧的肩,钰慧顺从的蹲下来,那人将下体移近过来,钰慧伸手捏提起那软阴茎,犹豫的张开樱唇,还是将他那半包茎的龟头含进嘴里。那人开始发出一些没有意义的声音,钰慧认真的替他舔吮吸舐,但是说也奇怪,那人依然软皮蛇一条,钰慧可真急了,拇指食指圈成圆型,还替他套动着,他才稍稍有一点起色,钰慧再接再励,另一手去托他的阴囊,果然他就更硬了。

    钰慧功夫尽施,那要死不活的鸡巴才逐渐挺成一只大蘑菇,钰慧将他吐出来,一面得意洋洋的看着自己的成绩,一面继续套动着保持战果。她左右看着,冷不防他一股阳精就喷出来了。

    钰慧吓了一跳,又生气又失望,可是那人的精液还真多真浓,一直不停的喷着,喷到钰慧的脸上、嘴上、胸脯和裤子上到处都是,好丰富的积贮啊,那人浑身颤抖,鸡巴一昂一昂的退潮了。

    钰慧这时突然灵台清明,她发现自己入魔了,作出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连忙将他奋力一推,起身逃走。那人长裤套在脚跟上,一时间追她不着,可是钰慧跑不了几步,却踩中了刚才掉落的可乐瓶,脚下一滑,整个人向后跌倒,她吓了一大跳..

    钰慧倏的坐起身来,睁开眼睛,感谢老天,原来是一场梦,一场羞人的梦。

    天色已经微亮,清晨的曙光透过窗帘洒进来,阿宾平静的侧身睡着,俩人都还是赤裸着身,钰慧躺回他身边,偷偷的伸手到自己下身一摸,那里自然是湿透了,虽然没有人知道,她还是涨红了脸。

    她背向阿宾,朝他怀里靠了靠,屁股碰到了阿宾的下身,感觉到他早晨的朝气。

    阿宾好硬啊!她回手去握着他,又直又胀,她套了几下,张腿让阿宾挺进她的鼠蹊之间,再合腿将他夹着,才略略勉强得到一点慰藉。

    她夹了一会儿,又暗暗的摇动屁股,让肉棍子在玉门外磨擦着,不过没想到越磨心越荒,水份更多,她难耐的又再张开腿,双手都来帮忙抓着鸡巴,设法将龟头压进阴唇里去,她左支右拙,才终于顺利的让鸡巴穿进穴儿里,她「嗯」的满意起来。

    「舒服吗?」阿宾问。

    她一回头,原来阿宾早醒了,被人这样折腾,谁能不醒呢?他笑孜孜的看着她,钰慧更羞了,双手掩脸,不依的说:「老公笑我。」

    阿宾怎能经得起她这小女儿家的娇态,一手按妥她的腰,不停的前后摇摆起来。

    「哦..哦..哥哥..很舒服..嗯..」

    这回轮到阿宾沉默了,他只是一直动着。

    「噢..噢..好深哦..啊..啊..」

    「喜欢吗?」阿宾问。

    「喜欢..啊..老公..爱死你了..嗯哼..舒服..啊..啊..我爱你..」

    阿宾不疾不徐,保持一定的节奏,双手环揽着她,伸到前面温柔的把玩她的乳房。

    「噢..宾..宾..快一点儿..拜托..哦..快..很美..对了..对了..好好哦..哎..哎..哥哥啊..啊..」

    阿宾知到她的感觉来了,开始加重着火力。

    「啊..啊..快到了..啊..好哥哥..爱我..疼我..啊..我好幸福啊..啊..来了..啊..来了..哥啊..啊..死掉了..嗯..」

    钰慧经过拂晓前的春梦,阿宾稍为加把劲,就让她高潮了。阿宾将她紧紧的搂住,男人早上的感觉迟顿,他并不打算一定也要发泄,便让自己放在钰慧里面,让她有充份的安全感。

    窗外的麻雀吱吱喳喳的吵起来,钰慧说:「宾,昨晚月圆呢!」

    「哦?那我昨晚有变成狼人吗?」阿宾说。

    「你每天都是狼人。」钰慧说。

    早上八点半,阿宾和钰慧下楼退房,老妇人还直叨念着要他们「再来啊」,他们随口应诺,手牵手走回车上,继续他们的回程。

    少年阿宾系列~看日出

    阿宾和钰慧越来越形影不离,期中考前正好逢到春假,依照大考大玩的定律,阿宾他们班上同学约了要去阿里山看日出,他问钰慧一起去,但是钰慧说有事必须回高雄,不能和他去。反倒是孟卉知道了钰慧要回家,便吵着姑妈要求跟钰慧去高雄玩,姑妈拗她不过答应了,就和妈妈买了许多礼物,嘱咐孟卉带去,并且叮咛她去到别人家里要规矩,不要像个野丫头,孟卉高兴的整理了一袋行李,和钰慧搭火车走了。

    阿宾则是在送走她们的那个傍晚和同学会合,他们租了一辆游览车,乘夜开往嘉义,准备在天亮前抵达阿里山,林素茵身为导师,自然也要跟到。初上车,年轻人精力旺盛,大声的唱着歌曲,在车厢中到处跑跳嘻闹,无片刻安宁,绕着素茵疯成一团,让素茵也觉得好像还在学生时代,变回当初清汤挂面的纯真少女一般。

    只有一个女生静静的坐在最后一排,没人理她,她也不理人。她是阿宾他们班的女秀才,每回考试总是第一名,个性却孤傲不合群,从来不参加班上的活动,谁知道她这次怎么也来了,反正少她不少多她不多,没有人睬她便是。

    车子经过苗栗之后,大家开始失去精神了,本来在素茵四周聚集着的同学纷纷回座位打起瞌睡,司机将车厢的内灯切熄,游览车安静快速的在路面上奔驰着。阿宾乘机悄悄坐到老师身旁,和素茵手拉着手,素茵斜着头枕在他肩上,她想睡了。阿宾四处张望了一下,没看见有谁在注意这边,他摊开自己的长大衣,将老师和自己盖住,老师闭着眼睛,甜甜地笑着,阿宾也阖上眼,逐渐的进入梦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阿宾被一种难过的感觉弄醒过来,迷糊中,有人在玩他的老二,他困难的张开眼皮,看见老师正对他温柔的笑,他也在她额头上回个吻,老师解开他的裤拉炼,找出鸡巴来,一上一下的套动着,他凑到老师耳边,说了声:「妳这骚女人。」

    老师故意快速的活动起来,让阿宾免不了鸡巴一连串酸麻,他警觉的前后瞻望一下,怕被人发现。别人有没有发现他他不知道,他倒是发现坐在后两排另一侧的阿吉有点不大对劲。

    阿吉不知道和谁坐一起,也是外衣将俩人都盖着,看不见的那人好像俯在他的膝上,只露出穿着牛仔裤的腿和一双可爱的布鞋,外衣所掩盖着的头似乎在偷偷的耸动,阿吉闭着眼睛,当然十分受用。

    「好啊!还有人比我们过份。」阿宾想。

    老师将头斜靠在他肩上,藏在大衣中的手摸索着阿宾的龟头,并且贴着菱线划圈,阿宾爽极了,老师又挖进裤子去玩他的阴囊,阿宾只得提醒她说「小心!」,老师则是娇娇的笑着,过了一会儿又来套他的鸡巴,阿宾舒服得坐立不安,一手端起老师的脸,吻在她的唇上。

    车子在走山路,所以缓慢而颠簸,忽然阿宾说:「到了,老师。」

    老师急忙的套动得更快,阿宾说:「不是,是阿里山到了。」

    老师停下动作,转头看窗外,果然看见阿里山火车站,游览车正慢慢的驶着,想找个地方停靠。素茵只好将鸡巴还给阿宾,吩咐他说:「饶了你这一次,你去叫醒阿吉,我们该先去买火车票了。」

    阿吉是这次旅行的财务长,他们计划在这里换搭到祝山的高山火车。

    阿宾穿好裤子站起身来,特别轻咳两声,伸了伸懒腰,才转身向后面走来。阿吉果然已经机警的睁开了眼,并且假装在瞭望窗外,阿宾故意不走近,向他做了一个手势,阿吉点头表示会意,阿宾就又转身回来,老师已经站出走道,向前门移去,不久阿吉也从阿宾身边挤过,游览车停了下来,打开车门让老师和阿吉下去,车外寒气凛凛,她们拉高衣领,缩着脖子向车站走去。

    阿宾回头看阿吉的位置上,那女孩坐正了一些,外套仍然盖着头,还是看不出来是谁,阿宾顽皮心起,他走到那个座位坐下来,将一半的外套拉到自己身上,那女孩顺势伏到他膝盖上,而且在外套底下在帮他解着拉炼。

    阿宾知道她将他误认为阿吉了,他只是来开开玩笑,可没打算要占她的便宜,但是来不及了,她熟练的找出鸡巴,一口就含进去了。糟糕!阿宾暗暗叫苦,底下的女孩子也发出了「咦」的疑问声,显然规格不对,阿宾觉得她停了一下,龟头被温温的衔着,也没有多久,那女孩又舔动起来。

    那女孩自然已经发现他不是阿吉,可是这时候怎么纠正错误呢?起来骂他?那不是彼此都很丢脸?她都已经将人家的龟头含进嘴里,该当如何是好?不如将错就错,干脆舔到底算了!只是这鸡巴这么大,会是谁呢?

    阿宾方才被老师柔若无骨的纤手套得已经相当动火,现在又被女同学舔着,麻烦的还不知道她是谁,她湿暖的嘴儿带给他无比的快感,她的嘴唇和舌头软滑的上下吸吮,牙齿生疏地不时磨过他敏感的红肉,他都怕随时会被她咬上一口,鸡巴硬得提心吊胆,虽然特别的舒服,也异常的心虚。

    几分钟以后,阿宾透过车窗,看见阿吉和老师手上各拿着一迭车票,已经步下火车站阶梯,向游览车走回来,他心里更是慌乱,但那女孩子还吃得认真,深深地让龟头抵到咽喉,害得阿宾鸡巴快美难言,阿宾上慌下爽,背脊梁一酸,射精了,射得又强又多。

    但是阿宾太紧张,造成肌肉僵硬,精水无法一次都全部射完,只好分成几股陆续的唧嗾喷出,那女孩子并没有吐掉,显然吞下去了。

    这时那女孩子才将外套掀起一角,露出一对惹人爱怜的眼睛,发现是阿宾,呆了一下,嘴巴可还吸着他的龟头没放。

    「文文,是我。」阿宾说,同时打了个冷噤,喷完最后一股精液。

    这个叫文文的是班上的乖宝宝,阿宾没想到居然是她,不晓得什么时候她和阿吉要好在一起,这下子尴尬了。

    文文体贴地将阿宾尿道中的残精都用力吸食干净,在龟头上多含了两含,才抹抹嘴坐起来,红着脸小声说:「不可以告诉别人。」

    阿宾连连点头,立刻收拾好残局,站起身子,刚好老师和阿吉回到车上,呼喝着大家醒来,阿宾乘着混乱回到坐位,看了一下腕表,凌晨三点半。

    同学们纷纷穿上厚厚的外衣,下车到对面的火车站去排队,因为是假期,人很多,大家聚在一起以免走散了,阿宾作了亏心事,不敢站到文文那一边,总是远远的躲着,文文挽着阿吉,眼角却不时飘着阿宾。

    第一班火车三点四十五分发车,同学们都挤在同一节车厢里,黑漆漆的山林也没什么风景好欣赏,只得讲话聊天打发时间,不一会儿到达了祝山站,全列车像是被捣翻了的蚂蚁窝一样,乘客倾巢而出,乌抹抹一片,阿宾留在最后,反正上山才剩一小段路,不怕跟丢。

    他待所有人都下了火车,才慢慢踱着,拾级往峰顶上去,走没几步路,却遇上一个走得比他还慢的同学,就是那个孤癖的女秀才,她在前面一跛一跛的,爬得很吃力。

    「邹雪梅,妳怎么了?」阿宾喊她。

    她回头丢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继续又走她的路,阿宾也无所谓,反正她就是这副德行,好像谁都看不起,「臭女人!」,阿宾想。

    老实说这臭女人长还得不赖,适中的身材,面貌姣好,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弯成可爱的月芽儿,一排洁白的皓齿,小小挺挺的鼻子,红红丰润的嘴唇,尖尖的下巴,只可惜那傲脾气,「浪费了。」,阿宾又想。

    她今天把头发扎成辫子,然后还盘成两圈在头角上,后脖子白白净净的,外套带了没穿拎在手中,上身一件白色的毛线衣,圆圆的领口翻出两片波浪般的荷叶,下身穿着俏丽的红格子短裙,脚上穿了双乳色毛袜一直拉到膝盖上,露出一小截嫩嫩又迷人的大腿,擦得又黑又亮的圆头鞋,全身的精心的打扮,「自恋狂。」,阿宾看完了的结论。

    但是不可否认的,她的确漂亮,跟在她后面看倒是心旷神怡的事,不过阿宾又怕因此招她惹她,万一多出麻烦来,就倒霉到家了。阿宾跨大步伐,准备要超越她,突然间她一失足,没了平衡,就要歪倒下去,阿宾急忙伸手托住她肐臂,扶着她站起。

    她两眼噙泪,不稳的站着。

    「自己没走好也要哭吗?」阿宾又想。

    「妳没事吧?」阿宾嘴上却是保持礼貌的问着。

    「没事..我..」邹雪梅说:「我前两天跌翻了脚踝,没事的。」

    「这样啊..走路一定很痛吧?」阿宾手还是扶着她说:「那..那我陪妳走上去好了。」

    「唔,」她依然作态着:「好吧。」

    她好像很勉强的答应了,其实她早巴不得有人能扶她走,只差同学们都没人理她就是,刚好她和阿宾走在最后面,倒变成是阿宾的责任了。

    阿宾搀着她,慢慢地往上爬,她不说话来惹人厌的时候,的确是很美。

    「好多人啊!」

    登上了岭台,观日楼四周到处都是等待日出的人群。

    「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她埋怨说。

    「那是妳的事!」阿宾心想,他陪她登上岭台,已经尽了同学的义务,她喜不喜欢可不关他的事。

    「你陪我找一个比较没有人的地方好了!」雪梅说。

    这是命令吗?阿宾想要拒绝,雪梅又作出脚踝很痛楚的表情,这臭女生,阿宾说:「好吧!」,然后尽带着她往荒凉难行的地方钻。

    一刻钟之后,他们乱走到一处偏僻的小平台,前面就是悬崖,右侧远远的可以看到观日楼密密麻麻的人群,地上是薄薄的草皮,背后则是丛丛的灌木,有趣的是头顶上还有一根横生的针叶枝桠大约有人肩膀高,很隐密的地方。

    「这里好吗?」阿宾问,没想到误打误撞,倒找着了好地点。

    雪梅已经在草地上坐下来,说:「好美啊!」

    郁郁滚滚的云海在眼前展开,高山的巅顶只像是海中的岛屿,远处玉山群峰的菱在线浮出淡淡的光影,阿宾告诉雪梅,今天日出的位置会在秀姑峦山的右侧一点点的地方。

    「好美啊!」雪梅第二次说。

    她们静静的坐在那里,冰冷的空气让树丛中不生蚊蚋,雪梅将外套披在肩上,抱紧两膝,凝望着远处。

    「好美啊!」阿宾也想,但是他看的是雪梅裙下雪白的大腿,和腿根隐约可见的白色内裤,那里刚好凸起成丘,果然很美。

    阿宾撑手一跳,坐上了那根横枝,雪梅一见也跃跃欲试,站起来故作可爱状的跳着脚,撒娇说:「拉我上去,拉我上去。」

    阿宾牵牢她的小手,借力一提,让她在他的右侧坐上来,雪梅高兴的将两只脚不停的踢踏着,挺胸做了一个深呼吸,脸上带满笑容。然后她从外套中找出一只口琴,银色Am的24孔Tremolo,缓缓的吹奏起来,是春之颂。

    阿宾转头看她,雪梅柔软的嘴唇,正沿着口琴移动,那唇还不住的颤抖着,阿宾的心跟着也颤抖起来,这唇,那么灵巧,要是..要是能吻一下多好。

    阿宾故意向右挪靠得更近一点,反正四下无人,他侧倚着头,大胆的盯着她直看。

    雪梅知道阿宾注意到她的美貌,心里头高兴得很,又要装出漠然不知的表情,眼睛看着遥远的山峰。阿宾心念电转,对付这矫揉矜持的娘儿,马上打好了主意。

    浅沧的琴声低荡下来,她转过头,和阿宾四目相望,阿宾左手接过她的口琴,凑到嘴上也吹起来,雪梅本来要生气,私人的乐器他怎能拿了就用,但是见阿宾接着她的旋律吹,而且单手也吹得很好,就静静的听着。

    阿宾右手不空闲,轻轻搭在她的肩上,她不好意思地摇了摇身体,阿宾索性将她拥进怀里,她嘤嘤的好像在抗议,阿宾嘴上一个滑音,从高音往低音掉,甚至吹了过头,吻到她的脸颊上。

    阿宾也够轻薄的了,雪梅并非不急不气,而是她从来没曾和男生有过这样的接触,不知道要如何应对反抗,阿宾得寸进尺,继续吻到她嘴上,她杏眼圆瞪,两手十指茫然的凝张着。阿宾左手还拿着口琴,便用手背把她的眼睛抚闭,然后将她搂紧在怀抱里。

    阿宾慢条斯理,镇定的亲啄她的唇,她那儿涂着亮亮的护唇膏,粉红色的嫩肉显得晶莹剔透,阿宾温柔的吮着、舔着、咬着,雪梅迷糊了,变呆了,脑袋瓜子一片空白,忘记了如何维持少女的端庄,呼吸混浊起来,「唔唔」的不知在说什么,阿宾吃了个够,才暂时离开她,说:「乖,嘴巴张开。」

    雪梅真的乖乖的张开小嘴,忽然一阵温溽,阿宾的舌头又已经乘虚而入,在她的小嘴里到处骚扰。雪梅意乱情迷,也拨动香舌和阿宾博斗,但是她经验浅疏,不多时便被阿宾引诱到他嘴里,任他吮咬着。

    「唔..唔..」她双手终于勾上了阿宾的肩,阿宾的手在她身上不安的滑动着,从她的腰移到她的膝盖,然后又慢慢摸上来。

    他放开了她的嘴,亲到她耳朵上,雪梅忍不住「啊呀」出来,鸡皮疹子浮满全身,阿宾轻声说:「妳真美,雪梅。」

    「啊..」雪梅说。

    「妳的唇真软真香。」阿宾又说。

    「啊..」雪梅还是只有相同的回答。

    「妳的皮肤好细。」阿宾摸在她的大腿上。

    「啊..不要..」

    「嗯..好细..好滑..」阿宾故意在她耳边讲得很轻。

    「啊..哦..」

    「小屁屁也好圆啊..」阿宾摸到了她的屁股,还在最软处捏得爱不释手。

    「啊..啊..不可以..」雪梅在颤抖。

    「好美的腿。」阿宾又赞美她,他的手滑过她神秘丘陵的边缘,刻意过门不入。

    「啊..阿宾..停下来..」她哀求的说。

    「真细嫩。」阿宾又换了她另外一腿。

    「求求你..停下来..啊..啊..」

    阿宾停下来了,刚好停在她软蓬的私处上,中指还到处搜寻,找到她那小小的突起,不停的逗着。

    「不要..不要..」她变得着急起来:「啊..别..求求你..啊..阿宾..啊..不..呜..」

    她有些神志不清了,哽咽的哀求着,然而阿宾意志坚定,固执的弄着那一小点,雪梅不断的扭着身体想摆脱,却越扭越感到骚痒,脸儿难过的向后仰,阿宾便又吻在她咽喉上。

    「呃..呃..」她的唤声有点变了:「不..不..」

    「别乱动,不然会掉下去哦。」阿宾威胁她。

    阿宾又将雪梅的左腿架放到他的右大腿上,雪梅因此门户大开,阿宾也真该死,老是扣在她的小凸上,雪梅两腿直抖,把脸埋在阿宾肩膀上,不停的胡乱哼叫。

    「啊..啊..不..不要..啊..好奇怪..哦..不要了..阿宾..」

    阿宾觉得她的水份逐渐浸透了丝质三角裤,让他的指头都黏黏滑滑的,骄傲的美少女潮湿的私处是什么模样呢?阿宾好奇了,他揽着雪梅的腰,自己伸直腿滑下树干,钻到她两腿之间,刚好让她的脚弯荷在他肩膀上。

    「不要..」雪梅都要羞死了,双手想要来遮掩,忽然觉的重心不稳,连忙抱着阿宾的头。

    阿宾看到她原本就细薄的小内裤,现在变成半透明状,果然是个闷骚货,出来旅行没事穿这么性感的内裤作什么?雪梅抱着他的头令他差不多是贴在她的下腹上,阿宾伸出舌头,沿着她的大腿根缝舔舐着。

    「啊..天哪..啊..」雪梅得到意外的温柔,忍不住叫出来。

    阿宾存心捉弄她,一直在左右两边的裤缝上舔动,雪梅失去了自尊,难耐的将双腿仅量张开,阿宾便从裤缝伸进一小段舌尖,挑拨着她的阴唇边缘,雪梅热切的按着他的头,可是阿宾就是不肯再多伸进一点。

    雪梅的浪水不断的涌出,小三角裤上纤毫毕露,她有整齐而稀疏的阴毛,阿宾隔着裤子又舔在她的阴蒂上,那边虽然照例有双层布,但被两种液体内外夹攻之下,还是隐约的贴显出阴门的轮廓。

    阿宾按捺不住,一勾指将她的裤角扯开,哗,美丽的阴户立刻曝露出来,粉红的阴唇微微张开,阿宾把握时间,一口就吻上去。

    「喔..喔..」雪梅那能想到男生会有这招,马上全身酸软,摇摇欲坠:「不要..这..这..啊..啊..」

    阿宾的舌头往穴儿里钻,发现雪梅肉里的褶纹特别多,好像白木耳一样,阿宾心想:「好个浪穴,插进去岂不爽死。」

    「哦..哦..天哪..」

    雪梅终于坐不住了,软软的就要摔下来,阿宾连忙扶好她,抱着她下来放到草皮上,雪梅四肢无力,阿宾让她的后背贴着自己的胸膛,面对云海坐着,果然雪梅心生安全感,缩着腿让安静的让阿宾抱着。

    阿宾的坏点子还没使完,他咬着雪梅的耳朵,两手从她肩上伸出抓着她的大腿,将雪梅两腿撑起张开,雪梅还作着无谓的挣扎,阿宾右手又扯开她的内裤,让小穴对外开放。

    这个角度的视觉感受又有所不同,白白的腿,黑黑的毛,淫荡极了。雪梅两手都来掩护小穴,阿宾也不和她抢,右手继续勾着她的三角裤不放,左手移到她胸前抚弄着,雪梅胸部不大,是小巧可爱那一型,阿宾边摸着,边在她耳边说:「雪梅,自慰给我看。」

    「唔..?」雪梅一时没听懂。

    「妳自慰给我看。」阿宾说。

    「嗯..嗯..我..我不要..!」她没说她不会,说我不要。

    「快啦..」阿宾勾住裤角的指头滑动了一下,触在湿黏黏的地方,雪梅立刻震动起来。

    雪梅还是不愿,不过她的手就护在阿宾的指头旁边,阿宾用无名指和小指将她的左手中指往下压,她的指尖便埋进自己的嫩肉里面,阿宾又催她:「快,动一动,听话。」

    雪梅没了三魂六魄,被催眠一样的轻轻勾动起指头,她第一次在男人怀里自慰,感觉大不相同,阿宾又催她挖深一点,她乖乖地将中指伸进一截。

    「哦..哦..」她呻吟起来。

    阿宾则不停的在她的俏脸上吻着,左手伸进毛线衣里落肉的揉她的奶,雪梅的精神开始越来越惚恍,指头动的越快。

    「舒服哦..?」阿宾问。

    「唔..唔..嗯..」雪梅喘息着。

    「舒不舒服?」阿宾逼问她。

    「舒服..呃..」雪梅终于承认。

    「雪梅这样好美哦..」阿宾衷心的赞美她。

    「啊..啊..宾..啊..」雪梅呻吟了。

    阿宾将脸和她相贴,亲热的摩擦起来。

    「喜欢雪梅,好不好?」阿宾问。

    「好..好..啊..啊..喜欢阿宾..啊..」雪梅紧闭着眼睛。

    「舒服要说出来啊!」阿宾说。

    「舒服..舒服..啊..啊..天..啊..」雪梅的手越动越快。

    「好乖的雪梅,亲一下。」

    「嗯..嗯..」雪梅仰转起脸蛋和阿宾吻在一起。

    阿宾忽然放开她的嘴,说:「日出了,雪梅..」

    雪梅睁开妩媚的眼睛,果然太阳浮出了一小点儿白头出来。阿宾见她停下了动作,就抽出衣服里的左手,滑到她的穴口上接替她的动作,食指中指分别在她的阴蒂和穴儿嘴上拨动。

    「啊..啊..」这回雪梅始终张着眼睛,嘴上不停的叫着。

    几秒间太阳浮出了一半,阿宾挖得更用力了。

    「哦..哦..」雪梅的屁股开始摆动,阿宾感觉她的穴肉在收缩。

    太阳越升越高,早上五时四十五分,完全日出,天空霎时万丈霞光。雪梅两脚撑地,屁股悬空抬起,全身都在满足的颤动,阿宾几乎将半只食指都插进她的穴儿里。

    「啊..啊..啊..好美..好美啊..啊..啊..」

    不晓得她是在说她的身体感觉,还是在赞美日出,反正她身体僵硬双腿直蹬,阿宾急忙将她抱妥,手指停下不动。老半天她才瘫回阿宾怀里,阿宾温柔的帮她理好浏海,她整个人缩在阿宾的臂膀中,偷偷的哭泣。

    「雪梅..」阿宾叫她。

    她摇摇头,不回答。

    「雪梅,妳生气..?」阿宾又问。

    「呜..呜..你坏..欺负我..」雪梅在哭。

    阿宾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抱紧她让她哭个够。良久良久,雪梅才慢慢的停下了抽噎,抬头盯着阿宾瞧。

    阿宾捏了捏她的腮,她嘟起嘴巴,阿宾忍不住又吻了她一次,才牵着她站起来,阿宾说:「走吧,我们还要回去搭火车。」

    雪梅点点头,忽然说:「我今天生日。」

    阿宾诧异了一下,忙说:「生日快乐。」

    雪梅抬起头,说:「要给我生日礼物。」

    阿宾四处张望,这里那儿去弄生日礼物?

    「今天晚上回到台北,」雪梅说:「你要陪我烛光晚餐。」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阿宾答应了。

    「但是..只是今晚,」雪梅又说:「我可没有要你当我的男朋友。」

    这高傲的女孩,故态复萌,又回到原形了。

    阿宾两手一摊,表示同意,然后伸出右手,说:「好,那么..做好同学?」「好同学!」雪梅伸手和他相握。

    然后她们又拥吻在一起,因为,好同学嘛。

    少年阿宾系列~新堀江

    孟卉跟着钰慧来到高雄,钰慧的的母亲听说是阿宾的表妹,自然好礼招待,孟卉也乖觉,人前人后都称呼钰慧姐,只有私底下俩人在一起,才叫她嫂嫂。头两天,钰慧央托大哥大嫂一起,开车载她们到四郊风景名胜去走走。大嫂已经怀孕了五个多月,肚子开始挺出来了,大哥借机会陪她多散散步,而孟卉初次来南部,样样新奇,四人玩得非常开心。

    这天晚上,钰慧将孟卉打扮得漂漂亮亮,带她去逛新堀江商场。出门前,钰慧的母亲交待她顺便挑几件小首饰,好带回给阿宾的妈妈和姑姑,当做回礼。

    孟卉一到新堀江,发现到处都是东洋流行的饰品服装和玩具布偶,兴奋得手舞足蹈,每家店面都要进去东翻西挑一番,其实钰慧也挺喜欢逛街的,两个女生叽叽喳喳,一栋栋一楼楼地走,过足了Shopping的瘾。

    钰慧没忘记母亲交办的任务,等两人都走得累了,大包小包也提了双手都是,她找了一家金饰精品店进去,请店员取出几款成熟一点的项链别针等等,相互比较着。

    新堀江的店面都小小的,这家店柜台后面有一男一女两个店员在,那女店员招呼着她们,男店员则和一个坐在柜台外的男客人讲话聊天,钰慧发现那男客人一直瞪着她看,她拨了拨秀发不去理他,继续拣着金饰,偶尔一抬头,那人还在看她,并且冲着她点头微笑,钰慧马上转头回来,只觉的这男人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孟卉对于饰品当然也有兴趣,可是她觉得黄金太俗气了,造形又刻板,坐着坐着她就不耐烦起来。

    「嫂嫂,我想去切一些卤味来吃。」她实在很闷,记起刚进商圈的街口有几摊卖吃的,便想要出去走走。

    「妳认得路回来吗?」钰慧担心的说。

    「认得认得,」孟卉说:「我去去马上就回来。」

    钰慧特别叮咛着:「别乱跑哦,快点回来。」

    孟卉答应着去了,钰慧转回来接着再看那些首饰,可是选来选去总是不满意,忽然有人坐到孟卉刚才的位子上,钰慧一看,就是那个男客人。

    「嗨!」那男人打着招呼:「妳真的不认得我了吗?」

    钰慧原先还认为这是男生搭讪的惯用开场,正想给他一个白眼,但是这人确实也眼熟,她愣愣地看着她想了一下,不由得满脸飞得通红,那人看她羞臊的反应,便说:「记起来了?」

    这人就是有一回钰慧和淑华去逛服饰大卖场,所遇上的那个店长,怪不得眼熟了,也怪不得钰慧脸红了。

    俩人对于在高雄相遇都感到意外,一起开口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同样的问话让她们不免又都觉的好笑,那店长说:「这是我和朋友合开的店。」

    「啊!当老板了。」钰慧说。

    「也不算什么老板,小生意,总算好过当人家的职员。」他笑着说:「妳..结婚了?」

    他听见孟卉叫钰慧嫂嫂,以为她嫁人了。钰慧心想反正不好解释,干脆承认的点了点头。

    「嫁来高雄吗?」他又问。

    钰慧连忙否认,更不敢说她本来就是高雄人,就只说是来玩的。

    「我看妳挑不到喜欢的式样的样子,送人的吗?」他问。

    「嗯,给..婆婆。」钰慧想了一下说。

    「这样啊..」他告诉钰慧:「我们正在斜对门那儿筹备另外一家店,还没正式开幕,采的是进口的货,我亲自出去选的,货样都很新,要过去看一下吗?」

    「啊!」钰慧说:「方便吗?」

    「走走走,包妳满意。」他说:「妳们的袋子先放这里就好,小夏,帮小姐看着,另一位小姐回来就说我们在对面。」

    他一边说着,一边对那小夏眨眼,小夏会意,朗声的应诺着。

    「小夏就是我的合伙人。」他介绍着说,钰慧便和小夏点头示意。

    「走吧!」他说。

    钰慧随他走出走廊,他说:「叫我小高,妳呢?」

    「高大哥」钰慧保持着谨慎,撒谎说:「Jennifer」

    其实她根本没有英文名字。

    小高带着钰慧走到斜对门的一扇玻璃窗前,那玻璃门连橱窗都贴满了报纸,钰慧知道还没开幕的店都是这样的,他取出钥匙打开地锁,推门进去,里面已经有了大略的装潢,大大小小的纸箱散落在地上。他打开灯,让身给钰慧进来,然后推上门,用脚尖偷偷又把地锁踢扣住。

    「请进,Jennifer,我找一下。」他走到壁柜边,打开下面的柜门,从里面取出一盘绒盒,走过来钰慧身边,将它摆在玻璃柜台上:「这是白金内镶珐琅,巴黎的新款式,老少咸宜。」

    钰慧一看,果然端庄又大方,她取起一条项链,拿到胸前比一比,小高夺手接过来,替她戴上,借机将她拥在怀里。

    「别这样!」钰慧推着他,嗔声说:「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很漂亮啊,是不是。」小高说。

    高雄的天气早已变暖,钰慧穿着大圆领的丝质白衬衫,胸口一片皎白,项链坠子上一条蓝色的小鱼,浮游在隐约的乳沟之中,当然漂亮。

    小高不由分说,抱着她就乱吻,同时说:「能再见到妳真好,我好怀念妳啊!」

    「不要!」钰慧抵抗着。

    「衣服弄皱会被人笑哦。」小高卑鄙的威胁她。

    钰慧果然呆了一下,小高逮到机会,准确的吻在她的唇上。钰慧今天出门有上妆,嘴儿涂着桃红的唇彩,小高贪婪的吃着,钰慧的嘴上便一片模糊。

    「嗯..嗯..」钰慧终于挣脱他的吻,想到了借口:「别这样子..我..有先生的..」

    「那更好!妳结了婚,」他色迷心窍:「更成熟迷人了..」

    钰慧要逃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