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少年a宾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2 部分阅读

    也许真的是刚好月圆,但更多是因为阿宾的舌头和手指,所以狼女就叫得更蛊惑人心了。

    「喔..喔..啊呀..」

    钰慧被玩得很难受,她摇动屁股想摆脱阿宾的手指,阿宾一不作二不休,左手中指挖进她的穴儿中,缓缓的进出,舌头则移动战线,去舔她的屁眼。

    钰慧真的尖声叫了,阿宾自然不会去阻止她,到后来她嘶哑的喊着,同时海风强劲,所以听起来也很微弱。

    钰慧没被人舔过屁眼,阿宾也没舔过人屁眼,他舌头在皱皱粗粗的小圈上滑动,钰慧既搔痒又舒美,小屁眼儿直收缩,好像在说话一般。阿宾同时也加快两手手指的动作,把个嫩穴整治得痛快不已,阴蒂红肿颤动,膣腔夹得又小又紧,他决心要钰慧溃决,三个要点不停的猛攻,钰慧哆嗦了两三回突然长声娇呼:「啊..啊..」,浪水向后猛喷,阿宾前胸尽湿,她第二次高潮了。

    钰慧再也无力站定,眼看就要软倒下来,阿宾停止所有令她敏感的动作,扶着她结实的屁股,让她顺势蹲坐下来。

    钰慧以为阿宾好心放过她,要让她歇息,等坐到他腿上时,却发现原来鸡巴正在那里等候着她,而且很方便的刚好一插而入,才知到中了阿宾的连环奸计,可惜已经后悔莫及了。

    阿宾的阳具自始至终都硬着,钰慧下来的时候双腿张分,防御尽失,而他正好指天站立,顺理成章的就和心爱的人作成了完美的结合。钰慧泄过两次的穴儿又湿又暖,鸡巴头进去之后借着她的体重直达子宫口,钰慧原本已经爽够浪够,大鸡巴没预警地插进来让她再度紧张莫名,阿宾捧着他的臀腿,慢慢的摇动,她咬着牙,穴儿不受控制的阵阵收缩,又开始美起来。

    阿宾托着她起落,没多久就发现钰慧自动自发,已经抛着臀儿在上下地套动,他就将双手移到前胸,玩起她的乳房。钰慧蹙紧眉头,好像很痛苦,嘴儿却是在荡荡的浪笑着,两个小酒窝浮现出来,她一下子抬头一下子低头,秀发四散,发出没有意义的喉音。

    阿宾问她:「舒服吗?」

    她不说话一直点头,阿宾用力去捏她的乳尖,她根本不觉得痛了,只是努力的将屁股抬放抬放,阿宾见她浪得难过,便也挺动着腰来帮她,钰慧一发现阿宾也配合抽动,马上叮咛说:「不要停哦..哥..」

    阿宾爽都来不及了,哪里会停,钰慧显然是多虑了。

    阿宾逐渐用力,每一次都完美的进入到她底部,然后很快的退出,又很快的再闯进来。钰慧的头支撑不住,懒散的仰靠到他肩上,阿宾丢下那一对美乳不顾,在她周身到处爱抚着,钰慧笑意更浓,酒窝儿也陷得更深。

    钰慧一旦被肏得舒服,阴道就不断的抽慉夹紧,阿宾插在里面也觉的舒服,鸡巴涨得再加粗加硬,于是钰慧又被肏得更是舒服。钰慧迎着海风尖叫,反正寻常时候也没什么好环境可已叫得这样过瘾的,索性叫个够。

    她用高低不定的呻吟诉说,让阿宾知道她的感受,也让阿宾听了之后有足够的后劲再干她。

    终于钰慧得第三次高潮来了,她大力的颤抖着,呼吸变得微弱。

    钰慧的头依然仰在阿宾肩上,双手掩面啜泣,接着大哭起来,阿宾看她明明是在快乐的高点,而且汨汨的淫水一波波流出,沿着他的阴囊滴到沙滩上,钰慧怎么反倒却伤心起来了呢?

    阿宾停下来,担心的问:「亲爱的,妳不舒服吗?」

    「很舒服..」钰慧呜咽着。

    「那妳哭什么?」

    「因为很舒服嘛!」钰慧说。

    阿宾可没辄了,不敢再动,仍然跪在沙滩上,抱着钰慧让她休息。

    钰慧侧头过来吻阿宾,说:「嗯..哥哥别再弄哦..,我够了。」

    阿宾也吻她,这夜里纵然清凉,俩人仍旧满身大汗,他们搂着温存了一会儿,阿宾实在跪得累了,一不小心坐倒在沙上,害钰慧也慌倾了一下,她拍拍屁股站起来,阿宾看她拍动屁股时,臀肉晃动的样子,马上又心悸不已,他拉拉钰慧的手,说:「慧,妳看..」

    他指了指跃跃欲试的鸡巴,钰慧连忙退后两步,摇手说:「不关我的事..我才不管..!」

    阿宾想要上前捉她,她知道他的弱点,转身向海里逃去,阿宾跳起来追赶着,在浅水处抓到她。钰慧咯咯的笑着,不肯让阿宾亲近她,俩人同时跌倒在水中,阿宾慌忙的站起来。

    钰慧坐在水里,拉着他的手说:「别担心嘛,海一点都不可怕。」

    「海那么大..」阿宾说。

    钰慧玩起他的鸡巴,呵呵的笑说:「你有罗盘针啊。」

    阿宾提议回去洗澡,钰慧却拖着他往深水走,阿宾不肯,钰慧拿着鸡巴问:「你不要了吗?」

    阿宾当然要,只好跟她走,钰慧走到海水大约淹漫到腰部时,才停下来,她说要教阿宾仰漂,阿宾哪里肯,钰慧便说:「很简单,我做一次你看。」

    她便在水上躺下来,放开四肢,轻松的浮在上海面。阿宾难以置信的看着她,钰慧如同躺在床上一样惬意,她说:「看,一点都不难。」

    然后她站起来,又说:「我会扶着你,你慢慢躺下来。」

    钰慧双手撑在阿宾的屁股和背上,让他躺在水中。阿宾觉得很滑稽,向来只有他放倒女人,如今让钰慧将他放倒,仅管好笑,他还是很紧张。

    「你别僵手僵脚的,张开点,放轻松,」钰慧斥喝他:「再放松..一点力都不要出..对..再松..乖..对了..头也放松..后仰..眼睛别看我..看星星..嗯..很好..很好..这不是..漂起来了吗..」

    钰慧偷偷的收走了扶着阿宾的双手,阿宾真的漂起来了,他抓到诀窍,知道肌肉都不能用力。忽然他有一些担心,钰慧只教他漂,没教他怎样站起来。钰慧笑玻Р'的贴着他的脸,还吻他,他怕失去平衡都不敢乱动。

    过没多久,钰慧不见了,阿宾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感觉鸡巴有人在抚摸,原来钰慧跑到那里去玩他。

    阿宾半软的鸡巴马上又重新硬起,罗盘针现在看起来像根船桅,高高的竖成与海平面垂直。这真是新奇的感受,他全身轻飘飘一点都不着力,耳朵浸在水里有一种诡谲的宁静感,而钰慧正在套动爱抚他的鸡巴,不断的畅快感受传来,如同梦游幻境,他有点晓得为什么钰慧刚才会哭的原因了。

    钰慧看他闭眼睡在海面上,一副飘飘欲仙的样子,知道情人正十分舒服,她送佛送到西,轻启朱唇,吻上了鸡巴。

    可是她马上又吐出来,舐着舌头说:「好咸!」

    原来是海水的味道,她吐了一些口水,在龟头上抹了抹,才张嘴重新含住,觉得淡多了。

    阿宾任她玩弄,无限的快感在体内流窜,好像飘荡在云端,乘着风飞翔一样。钰慧留意着他脸上的表情,知道情郎正在享受,心中也甜蜜的很。有时她太过出力,阿宾会微微下沉,但她只要含着龟头向上吸,他马上就浮起来,他们都注意到这个特别的乐趣,海果然并不可怕,甚至是太可爱了。

    只是光一直吸吮着鸡巴,阿宾固然会舒服,却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会射精满足,钰慧求好心切,就用手同时也为他捋着炮管,果然阿宾马上更硬涨肥大,显然更痛快了。钰慧舌尖绕着龟头打转,纤纤小手将鸡巴杆子套得飞快,阿宾十指屈张,想要抓点什么东西却抓不到,屁股不自主的夹紧,所以下半身开始下沉,钰慧用左手托住,好让他继续漂在海面上。

    刚才他们已经作过爱,其实阿宾也快差不多了,钰慧细心的帮他又含又套,他更没办法再撑几时,钰慧托在他屁股的手还报仇的去挖他屁眼,阿宾开始抖起来,钰慧便知道他要完了。

    钰慧张大红唇,尽可能的将阿宾吞进嘴去,钰慧从没这样帮阿宾吃过,他的龟头直抵咽喉,钰慧以嘴巴代替手掌,整个头晃动起来,这几乎要了阿宾的命,肉棒不自主的向上猛刺,真是辛苦了钰慧,然而阿宾也终于忍耐不了,「卜卜」地从马眼一口口不停地吐出浓精,钰慧没空去想,就全部吃下去,仍然帮他含着龟头。

    阿宾射完了精,鸡巴慢慢软下。钰慧放开嘴也放开手,让他自己又浮起来,阿宾全身无力,随着波浪摆动。

    「嗯,」钰慧称赞说:「现在漂得最好。」

    她伸手携着阿宾然后躺下,也漂浮起来,月光下海面上,两人赤裸的肉体,融合在大自然的律动中。

    不久,钰慧听到阿宾的哭声,她好奇地问:「你怎么了?」

    阿宾说:「你还没教我怎么站回来。」

    钰慧泄气的说:「真丢脸。」

    她先站起来,再将阿宾扶起,结果他笑嘻嘻的哪有在哭,钰慧撒娇的打他,两人手牵手,回头往沙滩跑去,只留下笑声在海上回荡。

    少年阿宾系列~同学会

    阿宾的学校依照新生的县市,分配给二年生每人一位直属学弟妹,并且要他们在开学前与学弟妹见面,以便协助菜鸟们各项琐碎的事情。

    「以前怎么没有对我这么好?」阿宾埋怨着。

    他拨电话给这个叫做柳敏霓的学妹,从电话号码看来,她和阿宾是住在同一个区,阿宾在电话中自我介绍,问她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我想到学校去看看。」那学妹说:「学长有空带我去吗?」

    「现在吗?」阿宾问,他看了看表,早上十点钟刚过。

    「可以啊!」学妹说。

    他们就约在附近的麦当劳门口,阿宾去接她。当阿宾骑车到那里,学妹还没到,他就撑起脚架,坐在车上等。

    「嗨!」背后有人跟他招呼。

    阿宾转头去看,一位笑盈盈的女孩,双手交握拎着一只小提包,梳着整齐的浏海,很俏皮的模样站在那里。

    「学妹吗?」阿宾小心的问。

    「嘻嘻,」那女孩笑着说:「你真的不认得我了?」

    阿宾张口结舌,女孩会这么说自然是认识他,他努力回想,看她那轮廓好像有点眼熟,实际上却是没有半丝印象。

    那女孩看他愣了半天,显然真得认不出来,不情愿的骂他说:「死人头,我是柳月娥啦。」

    「柳月娥..!」

    阿宾一下子都记起来了。

    柳月娥是国小五六年级时,和他坐同一张课桌的同学。那时凡是男女同桌,必然桌面上会刻出一条楚河汉界,划得分明,谁人越界都会吵上半天。

    月娥在六年级开始发育,而且还成长得特别快,就成为男生取笑的焦点,阿宾很恶劣,有一次在众人面前故意用力去碰她的乳房,月娥痛得大哭,并且怀恨在心,一直到毕业都不肯和阿宾说话。小学毕业之后,阿宾没再见过她,再后来,阿宾就将这个人这件事都忘了。

    这一切都还好,小孩子懵懂无知,倒算是常有的故事。

    但是,糟糕的一点是,月娥却是阿宾初吻的对象。

    小学五年级有一天,他们当值日生,放学后同学都走了,他们作完整理就在教室说话,阿宾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突然抱住月娥吻,月娥只轻轻的挣扎,然后乖乖的让他亲个够。

    真的就只有那么一次,以后他们还是吵吵闹闹,不过有时候四下没人,阿宾就会去拉拉她的手,她也不反对,小小的情愫便这样滋长着。所以后来当阿宾在同学面前欺负她,她自然十分委曲和生气,只是阿宾想不通,她为什么要气那么久?

    现在阿宾自然想通了。

    他回想起过去的所有事情,一张脸涨得通红,结巴的说:「柳..月娥..?」

    那女孩笑靥迷人,露出洁白可爱的牙齿,看着阿宾不说话。

    「那..,」阿宾说:「柳敏霓又是谁?」

    「哎呀,」她说:「月娥很俗气嘛,就改叫敏霓了。」

    弄了半天,原来学妹是同学,敏霓告诉阿宾,他打电话给她的时候,一说名字她就知道是他了,阿宾听了只能蠢蠢的笑。

    「好了!」敏霓说:「我们走吧!」

    「走去哪里?」

    「去哪里?」敏霓说:「去学校啊!学长弟弟。」

    敏霓还记得她大阿宾两个月。

    阿宾发动机车,敏霓揽住他的腰侧坐上来,她穿了白色的丝质衬衫和白色百褶短裙,要小心坐才不会穿梆。

    路上敏霓告诉阿宾,她重考了一年,所以才变成他的学妹。阿宾载着她进到学校停车场,放好摩托车,带她到校园四处参观,跟她介绍这是某某馆那是某某堂,因为还没开学,所以校园中没有什么人。

    今天天气不大好,阴阴的,远处传来闷闷的雷声,忽然豆大的雨点倾盆的下下来了。阿宾和敏霓慌张的走避,冲到附近的教室中,衣衫已然湿了一半。两人拍动着身上的水珠,敏霓的上衣变成了透明,贴在丰满的乳房上,底下一半是肉色的内衣罩杯,上面一半是浑圆的球面,还因为她的动作波动不已。

    阿宾盯着她,敏霓注意到他在看,慢慢停下手来,两人面对面的站着,忽然阿宾将她一拉,拥进怀里,捧起她的脸吻起来。敏霓闭上眼睛,接受他的热情,她微微张开香唇,阿宾的舌头马上趁虚儿入,到处搅动着。

    时空霎时凝结了,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八九年前,两个未经人事的小孩子躲在教室里面,展开生命中第一次对异性的探索。敏霓淋了雨本来有些冷,现在却燥热起来,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开始冒烟。

    阿宾张着眼睛,端详敏霓的脸。小时候敏霓并不很漂亮,而现在女大十八变,淡淡的眉,仍旧玻Р'蒙蒙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他伸手抚着她的脸,皮肤细致粉嫩,现在的敏霓却是个大美人了。

    雨突然又停了,四周都静悄悄的。

    阿宾的手从她脸上滑下来,经过脖子和肩膀,停留在敏霓的胸膛上,轻轻的按着,这却是小学时没做过的事了。敏霓心头乱跳,一把推开他,转身低头整理着衣服。

    「月娥..」

    「敏霓!」她纠正他。

    阿宾环手将她拥住,说:「敏霓,我们走吧,我请妳吃午饭。」

    「好,」敏霓说:「但我们得回家先换套衣服。」

    这是当然的,阿宾牵着她去驾车,回家的途中,阿宾问她有没有和哪个同学还在连络,敏霓说只有一位叫王忆如的,和她一起上补习班,也住在附近,今年考上台中一所大学。敏霓提议不如找她一起来吃饭,阿宾听了就说好,他先送敏霓回到她家,敏霓要去通知王忆如,阿宾和她约了中午十二点来接她,然后也回家去换掉湿衣服。

    阿宾刚换好衣服,敏霓拨来了电话,说王忆如不想出去,邀他们到她家去吃饭,敏霓已经替他答应了。阿宾无所谓,他还是到敏霓家去接她,敏霓换过一件圆领镶边的榇衫,一条比方才长一点点的直裙,坐上阿宾的摩托车,她告诉阿宾忆如家的地点,阿宾寻着去了。

    忆如全家移民,留她一个在台湾读补习班,空荡荡的房子平时只有她一个人。阿宾和敏霓不一会儿就骑到了,阿宾找地方停车,敏霓去按门铃,阿宾停好车到门口,忆如刚好来开门,她和敏霓天天见面,自然没什么稀罕,阿宾则是许久不见了,不免客气的多寒喧了几句,互相问候一番。

    要说敏霓变化大,忆如变得更多,在路上即使见面也认不出来。敏霓至少还是娇巧的体格,忆如却高朓健美又肉感,头发扎到脑袋后,夹着一支梭型大红发夹,因为是在自己家里随便点,她只穿着露出肚脐的黑色背心,小小的牛仔短裤,一双腿又白又长,还光着脚丫子。

    敏霓一看她得打扮,就说:「哎呀!妳卖肉啊。」

    忆如伸手来要捏她,骂说:「阿宾在这里妳也乱讲。」

    阿宾和敏霓脱了鞋子,忆如让她们坐在客厅里,她家的客厅很大。忆如说:「家里没什么东西,我煮了些冷冻水饺,将就些吃吧!」

    「啊!」敏霓说:「不是说有鱼刺龙虾和鲍鱼吗?」

    「是啊,晚上妳请客就有,」忆如说:「别啰嗦,来帮忙。」

    俩个女孩子跑进厨房,没多久捧出两大盘热腾腾的水饺,放在沙发前的长几上,忆如又开了一些罐头,摆起来还真满满一桌。敏霓调着沾酱,忆如跑到酒柜前打开柜窗,取出一瓶HennessyVSOP,敏霓睥睨看着她说:「我来妳家这么多次,怎么妳从没让我喝过这种东西?」

    「现在不是要喝了吗!」忆如将酒递给阿宾:「麻烦你打开。」

    阿宾将软木塞拔开,忆如找来三只玻璃杯,阿宾各倒了半杯,敏霓也将碗筷都摆好了,忆如举杯说:「庆祝老同学相聚,干杯!」

    三人都喝了一大口,敏霓却呛起来,伸着舌说:「好辣!」

    阿宾和忆如都笑起来。他们边吃边喝,谈起小时候的趣事,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开心,又笑又闹,乐得东倒西歪。

    终于最后三人都吃饱了,酒也喝掉了大半瓶,敏霓本来就都玻Р'的眼睛只剩下一条线,脸儿红得像苹果,忆如和阿宾比较好一点,却也是昏头转向。本来阿宾和敏霓都坐在长沙发上,敏霓在他的右边,忆如则是跪坐在地板上,后来她就爬上来,坐在阿宾的左边,阿宾双臂一伸大鹏展翅,将俩人都搂在怀里。

    忆如笑着说:「先生,请妳尊重一点,我们敏霓是有男朋友的。」

    敏霓欺身过去打她说:「大嘴巴,妳就没有吗?」

    俩人在阿宾身上戏吵起来,每人都有一边乳房贴在阿宾的胸膛上,把他磨得软软的很舒服。

    忆如攀住阿宾的肩膀,靠着他说:「至少我的不像妳那个那么会吃醋。」

    「那又怎样?」敏霓不服的说。

    「所以我敢这样..」忆如说着吻了阿宾的脸一口:「啐,妳敢吗?」

    敏霓可不敢说她早就吻过了,只是马上也亲了阿宾的另一边。忆如不服气,爬起来对着阿宾,跪坐在他的一条腿上,捧起他的头吻住他的嘴。

    忆如全身上下丰满肥嫩,赖在阿宾身上不肯起来,敏霓一直笑着打她,骂她是骚货,她将阿宾依得更紧了。

    「敏霓,怎么可以耻笑同学呢?」阿宾正色地说,然后又看看忆如:「即使那是真的!」

    敏霓哈哈大笑,忆如气得要咬阿宾,阿宾连说是开玩笑,搂着她也去吻她的唇,忆如伸出舌头回应,阿宾就开始认真的吸着。

    敏霓看得嫉妒,一直摇她们俩人,阿宾放开忆如,转头吻住她,忆如伏在阿宾肩上,瞧见阿宾和敏霓舌头打得甜蜜,就嘻嘻的笑起来。

    敏霓说:「笑什么?」

    忆如拉起敏霓的小手,按到阿宾的裤档,说:「笑这个!」

    敏霓摸到硬硬的鸡巴,吓得连忙缩手,忆如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她向阿宾说:「既然敏霓不怕她男朋友吃醋,你就拿出来让她疼疼你好了,硬在那里那么可怜。」

    敏霓偏头嘟嘴说:「妳自己去疼!」

    「哦..可以吗?」忆如伸手在鸡巴上摸着:「那我可不客气了喔,真好,好硬啊,阿宾,舒不舒服?」

    「忆如..」阿宾虽然爽,但是有些犹豫。

    「敏霓放弃卫冕的权力,这是我的,」忆如看着敏霓说:「哈哈..你瞧,她在生气了。」

    阿宾搂过还翘着嘴的敏霓,再度吻她,而且吻得很深,敏霓先是静静的让他吻,后来双手绕过他的脖子,忘情的伸出舌头给阿宾吮,阿宾一时心动,不管忆如在旁边,就摸上她的乳房,敏霓这次没有拒绝,还将胸膛骄傲的挺起,让他更摸得方便。

    忆如还骑在阿宾的一条腿上,她看阿宾在摸敏霓,便说:「阿宾,我的更大欸..看看我..」

    她褪去背心,只剩下碎花的无肩带内衣,她轻轻一扯,两个乳房蹦的弹出来,果然比敏霓大上许多,阿宾一看,转头张嘴就含上一颗乳头。

    忆如立刻闭上眼深呼吸起来,揽住阿宾的头抱在胸前。阿宾的手仍然在敏霓的胸部揉着,他知道敏霓习惯被动,就去解她的衣扣,敏霓看着阿宾在吃忆如,忆如很享受的样子,她瞧得出神,任由阿宾去脱。

    阿宾将她上衣解开,伸进胸罩里面摸着乳房,敏霓的小乳头早就硬了,阿宾用食指和中指夹住,轻轻的拔起放下,敏霓舒服得双眼无神,小嘴儿直呢喃,阿宾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忆如被阿宾含住一边的乳房,自己摸起另一边来,她不仅乳房大,乳头也比较大,乳晕周围还长有疏疏两三根细细的短毛,阿宾有时候用门牙很轻很轻的啃她,她就发出「噢噢」的哼声。

    阿宾斜着头吃得累了,放开忆如低头来吻敏霓的乳头,敏霓的小而尖,相当可爱。忆如跳下阿宾的腿,蹲下来解开他的长裤,阿宾合作的抬起屁股让她脱去,忆如隔着内裤再去摸阿宾,她这次测量出比较精确的数据,惊讶的说:

    「老天,你究竟有多大?!」

    说着就扯开阿宾的内裤裤头,小阿宾已经立正站好,向大家点头致意。

    敏霓听见忆如的惊呼,就睁开眼睛来看,也意外的说:「好大啊!」

    两个女孩都趴下腰伏在阿宾的腿上,对他的鸡巴啧啧称奇,阿宾觉得他好像突然间变成动物园的珍禽异兽,被她们指指点点的。

    忆如用指头轻触着龟头,却怂恿敏霓说:「喂,妳舔他一下。」

    敏霓马上说:「我才不要,你不会自己舔!」

    忆如本来就是欲擒故纵,听得敏霓这样说,马上张嘴将阿宾含住,敏霓见她全吃可真急了,连忙握住剩下的部份说:「留一点给我啦..」

    阿宾怕她们将自己分尸了,商量的问:「两位小姐,有话慢慢说好吗?」

    忆如不肯放嘴,自顾吮个不停,敏霓求了半天,她才勉强的吐出来,敏霓噘着嘴,用手掌将她的口水擦去,才也含上。

    阿宾既然无力解决她们的纷争,就干脆伸手在她们的屁股上摸着,忆如肉多,敏霓结实,真是各擅胜场,忆如因为鸡巴以被敏霓占去,反正没事,就起来将牛仔短裤也脱掉,再重新趴回去。阿宾左手满意的摸着只剩三角裤的大屁股,手掌穿进裤里,沿着臀缝往前摸,摸到一只奇怪的绒毛玩具,饱呼呼的,中间凹一条线,还湿淋淋的,阿宾故意往线洞里钻,手指就更湿了。

    忆如被挖得难过,索性连内裤都脱掉,将屁股翘得半天高,好方便阿宾摸她。

    而敏霓是穿着裙子,虽然长了一些,阿宾撩了几撩,就也露出小巧的圆臀,阿宾右手想要如法泡制,敏霓屁股左摆右摆不肯就范,阿宾设法要再往前伸,她放掉鸡巴双手来捉住阿宾的手,爬起来抚好裙子才又坐回沙发。

    忆如见鸡巴有空了,此时不来更待何时,连忙跨身上去,扶正肉杆子就用力坐下来,好骚货,那鸡巴马上全根消失一点没剩,只是她没想到插满时会进到那么深,全身一阵酸软,居然就高潮了。

    但是阿宾并不知道她已经完蛋,原来忆如高潮时并不会大量出水,只是贴住阿宾不动,阿宾胸前抱着她,又去搂敏霓,着实十分繁忙。

    敏霓见忆如和阿宾干上了,心里有一点难过,幸好阿宾又来吻她,她才略略宽怀。忆如休息了一会儿,撑直腰枝,骑起阿宾来了。

    阿宾因为敏霓不让摸阴户,就将她稍为抱高,让她跪在沙发上,再去吃她的乳房,敏霓闭上眼睛承受,并没有反抗。

    忆如自己抛动屁股,享受阿宾的大鸡巴,她的穴儿不深,阿宾每次都觉得龟头绷得很紧,整只鸡巴被夹得很舒服。忆如更是美得不用说,她摇散了扎着的秀发,满面酒意和骚意,不停妩媚的笑着,动人极了。阿宾不由得也挺动起来,往上插她,她就浪浪的叫起来。

    「嗯呦..好舒服啊..啊..啊..阿宾..你真好..啊..好同学..插得好美..好舒服..啊..哥..天啊..啊..用力..我好..舒服..哦..啊..」

    敏霓被她叫得心痒如蚁囓,就放开阿宾的嘴抬头来,看着忆如的骚浪样,阿宾的手偷偷摸到她的屁股,她也忘了躲,阿宾打铁趁热,就摸进腿间,触到湿答答的裤底,然后就在那里捏着按着,敏霓仰起头,默默的接受他的爱抚。

    忆如穴儿浅,味口也浅,才没多久就又要高潮了。

    「阿宾..快..啊..求求你..快一点..我又来了..啊..真好..你真好..哦..哦..我的天..啊..啊..来了啦..啊..啊..」

    忆如晕死了一样的伏到阿宾身上,阿宾将她放回沙发坐好,起身将长几踢远一些,转过来抱住敏霓。

    敏霓却抵抗起来,阿宾以为她作态,仍然脱去她的内裤,敏霓见他强来,又无力抵抗,于是眼角流下眼泪,轻轻的在抽噎。

    阿宾硬着鸡巴傻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忆如一把将他拉过,娇声说:「过来,我还要嘛!」

    然后向阿宾眨了眨眼睛,表示先别惹敏霓,阿宾会意,将忆如压在身下,再次插进她穴里,忆如不免又哼起来。

    阿宾边抽插着边担心敏霓,敏霓哭了一会儿,擦干眼泪抿嘴看着她们。

    「对不起,敏霓!」阿宾说。

    「是啊,坏男生,」忆如骂他说:「人家不要别硬上嘛,强奸啊!?」

    她将敏霓拉过来,安慰说:「乖,别难过..」

    敏霓难为情的摇摇头,笑了笑,抬头吻了阿宾一下。

    「对了对了,好!没事了没事了,那么..」忆如说:「阿宾同学,你现在是插着我,请你专心一点好吗?」

    敏霓一听,更是「噗嗤」笑出声来,阿宾见真的没事,就用力的干起忆如,将忆如肏得哇哇大叫。

    敏霓见忆如叫个不停,便伸手让她握着,忆如像溺了水一样的紧抓着她,忽然一阵颤抖,又高潮了。

    「啊..啊..我又来了..敏霓别看..啊..好丢脸啊..哦..哦..你好厉害..啊..喔..阿宾..阿宾..听我说..」

    阿宾听她在叫,问说:「什么事?」

    「等一下..你别..射在..啊..我里面..好吗..」她说:「我今天..啊..不安全..」

    阿宾点头表示知道,底下插得更猛烈,因为他也快不行了。

    忆如叫得可怜兮兮,气息紊乱,阿宾突然吩咐敏霓说:「敏霓..妳帮忆如舔一舔乳头。」

    敏霓一下子听不懂,阿宾又说了一次,忆如连说:「不要..啊..不要..会弄死我..」

    敏霓不知如何是好,见忆如一双大奶因为被干而摇晃不停,心想:「舔就舔。」,低头将忆如的奶头含住,吸吮起来。

    忆如被上下夹攻,差点昏倒,直美的抽慉不停。

    「喔..亲哥哥..喔..好姐姐..你们..要..啊..浪死我吗..啊..我..死了算了..啊..啊..真会死..啊..天..来了呀..干死我算了..来了..啊..啊..」

    她第四次泄了,这时阿宾也爬到顶端,他赶紧拔出来,转身对空射击,精液在空中划出拋物线,落下来却刚好滴在吃剩的水饺上面。

    阿宾持续的捋着鸡巴,享受完最后一分美感,懒懒的坐回沙发上,将两个同学抱在怀里。

    忆如已经完全不能动了,敏霓望着他幽幽说:「你..别介意,我不能作是因为我..我还是处女。」

    阿宾吻了她的额,说:「别道歉,要道歉的应该是我,我太粗心,没考虑到妳的心情。」

    「就像那次碰我的胸部一样?」

    阿宾听她旧事重提,大为尴尬,又道歉了一次。

    「不行,你撞得我不只胸部痛,心里也痛,我要报仇!」敏霓说。

    「报仇?」阿宾问:「怎么报?」

    敏霓伸手擒住阿宾的阴囊,阿宾吓得心惊胆跳,连说:「姑奶奶,别下手,我下次不敢了。」

    敏霓狠狠的说:「不行!」

    阿宾绝望的闭上眼睛,结果阴囊上却只是传来温柔的抚摸。

    「好了,」敏霓说:「报过了,以后两不相欠。」

    阿宾感激的快哭出来,搂着她吻个不停。忆如在旁边说:「你们别忙了,学长学妹的,来日方长哪..都没人可怜我,要一个人流浪到台中..」

    阿宾也吻她,她才嘻嘻的笑着。

    敏霓说:「好啦,可怜妳,阿宾说今晚要和妳好到天亮!」

    「那好,到时我一点都不分给妳。」

    「骚货!」

    「不高兴妳来抢嘛!」

    三人又吵闹成一片,阿宾给大家再斟了酒,为过去和未来同时干杯。

    少年阿宾系列~野百合也有春天

    阿宾将敏霓介绍给钰慧,敏霓很识相的称呼钰慧作「学嫂妹妹」,钰慧就高兴的像什么似的,那是因为钰慧原本也有一个学妹,可是才刚开学不久就休学了。

    淑华则被分配到一个学弟,偏偏这个学弟是个书呆子,一脸蠢样还戴着深度眼镜,淑华嫌他嫌得要死,除了刚开学的时候曾请他吃过一次饭,敷衍了事之外,平时睬都不睬他,任他自生自灭。这学弟并不抱怨,反正有没有学姐对他而言,好像也没什么影响,无所谓啦。

    淑华自从和阿辉分手以来,遇过的男孩子也不少,但却每个都不了了之,到目前还是孤单一人,所以在她生日那一天,钰慧就约了几个同学帮她庆生,地点找在一家啤酒屋里,到场的除了阿宾、钰慧,还有文强、小珠、Cindy,和Cindy那个当连长的新男朋友,他刚好放假,从屏东上来,Cindy开心极了,像只快乐的小鸟。

    几个人占据了一张长桌,点了好多小菜,举杯祝贺淑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淑华看见别人家都是双双对对,而自己身旁却缺了位白马王子,觉得有一点点落寞,但是又再看这么多同学朋友都来和她欢度过生日,仍然还是很高兴,就抛下了不愉快,和大伙玩闹成一团。

    席间,大家都送给淑华礼物,阿宾还特别宣布,有一项很别致的东西要给淑华,请她闭上眼睛,淑华欣然的合了眼,阿宾口数一二三,淑华睁开眼来,惊呼一声,原来她看见一大把鲜花捧在面前,粉红色的玫瑰散并着两三枝海芋,周围是圆蓬的满天星,她实在惊喜,更没想到的是,持着花的竟是她那呆学弟。

    「生日快乐!学姐。」

    淑华接过来,笑逐颜开,脸蛋儿就像手上盛开的玫瑰:「谢谢你,学弟。」

    原来这学弟和阿宾租同栋公寓,就是莲莲以前住的那间,阿宾因此和他认识,知道他是淑华的学弟,所以安排了今天的Surprise。

    「各位学长学姐,我是李明健,淑华学姐的学弟,请多多指教。」

    阿宾让明健坐到淑华旁边,要服务生多加一副餐具,自然晚到的要先罚三杯,明健大口大口的栽着啤酒。淑华现在算有了伴,虽然勉强,也还将就啦,和大伙儿闹得更开怀了。啤酒屋里正播送着「BecauseILoveYou」,连长和Cindy忍不住就在小小的空间中拥舞起来,大家鼓噪叫好,连邻桌的客人都帮忙拍手着。

    终于酒足饭饱,阿宾提议去看电影,可是连长和Cindy想去逛街,文强他们也另有节目,淑华有一些失望,便说:「那我想先回宿舍。」

    既然各人都有自己的安排,阿宾去付过帐,他要明健送淑华回去,一群人在啤酒屋门口道过晚安就散了。

    明健骑着一部小机车来的,他请淑华坐上后座。淑华已经醉得走路颠簸,扶着明健的肩,也不管正穿着的连身单排扣洋装裙摆又小又窄,大剌剌的跨脚一坐,一手捧着鲜花,一手抱住明健,明健问她坐好了,才起动驾走。

    回家的路上,明健载着淑华,她已经有点惺忪,因此一直贴着他的背,明健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背上被学姐丰满的胸部所压迫,还随着机车的跳动而磨擦着。

    而且明健只要一低下眼睛,就可以看见淑华雪白的大腿,他关心的问:「学姐,冷不冷?」

    淑华「嗯」了一下,也不晓得到底是冷还是不冷。

    明健骑了一段路,大概是啤酒在作用,忽然觉得尿急。他起先是憋着,又过了一会儿,却越来越难过,膀胱发出了严重的抗议,他只好跟淑华商量:「学姐,我..我想找个地方小便..」

    淑华醉着眼,抬起头问:「很急吗?」

    明健说:「嗯!有点急。」

    结果淑华故意在他耳边「嘘」起口哨来,明健差一点就尿在裤子上,他寻到一处没有人的阴暗围墙边,停下来撑好侧脚,跟淑华说:「学姐等我一下..」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跑到墙根,掏出小鸟尿起来了。

    他刚开始尿着,却发现淑华走到旁边来,一声不响地撩起裙角,露出白色蕾丝边三角裤,那裤子紧贴在她结实的小屁股上,绷出美妙的线条。然后淑华将三角裤褪到膝盖弯,白嫩高翘的臀肉更是一览无遗,她蹲下身来,淅沥淅沥的也尿起来了。

    明健睁大眼睛看着这难以置信的一幕,鸡巴因为美丽学姐的撩人动作所刺激,突然在瞬间充血挺硬,才撒了一半的尿活生生被阻断,真的酸死他了。

    他连忙专心再尿,好不容易,他又将小便挤出来,淑华却转过头看着他笑。明健几时遇过一个手抱鲜花,面带微笑的漂亮女孩,蹲在身边尿尿的事,当下鸡巴又跳了两跳,尿又停了,这一次差点连牙都酸断了。

    淑华玻ё叛劭茨羌Π停担骸秆У埽瞬黄鹋叮?br />

    原来明健的阴茎虽然不长,硬起来却很粗,淑华仗着酒胆伸手去拿,可真要害死明健,那尿马上又再一次断掉了,淑华还有一下没一下的套动起来,让明健觉得全身酸软,只单单剩下鸡巴是硬的。

    淑华尿完了,她找出卫生纸,厥起屁股擦着,明健真是看痴了,呆呆的愣在那里。淑华穿好内裤拉好裙子站起来,发现明健只是挺着鸡巴瞧她,于是又伸手去玩他的老二,笑着说:「你在看什么?」

    淑华才套不到二下,鸡巴一阵猛跳,没再尿尿,却喷出精液来了。

    明健虽然平时也会自慰,却哪里有淑华弄出来的这么舒服,受不了从淑华手上传来的美感,周身连起了几轮冷颤,淑华更笑得迷人,继续将他的余精都捋完了才说:「傻孩子,这么不济事。」

    说完她就转身回到机车旁,背对着不再看他,明健才有时间将尿撒完。他拉回拉炼,走到淑华后面,吶吶地报告说:「学姐..我尿好了。」

    淑华回头睨了他一眼,笑说:「那走吧!」

    明健骑上车,淑华这次像个淑女般乖乖的侧坐,她抱着明健的腰说:「学弟,我还不想回宿舍。」

    「那,去哪里呢?」

    「到你那里去坐一坐,」淑华说:「欢不欢迎?」

    明健没口的连说欢迎,往公寓骑去。

    快到巷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