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少年a宾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7 部分阅读

    阿宾解开裤带,褪下裤管,然后又将内裤拉下,露出黑黑的阳具。孟卉不好意思的看着,阿宾要她蹲下,好看得仔细。

    「好多毛啊!」孟卉蹲下来说:「这..一条..就是男生吗..?」

    「是啊..这是..这是长大菇!」阿宾说。

    「长大菇?吃了会长大吗?」

    「是啊!吃了就长大!」阿宾笑着说:「不信妳吃吃看!」

    孟卉哪里敢吃,但是继而一想,刚才表哥都将自己吃得那么舒服,怎么好拒绝他!便微微张开小嘴,将龟头含进去一点点,舔了几下,觉得也没甚么可怕的,便整颗吞进来!

    阿宾连忙说:「妹妹可要轻点,别咬了我!」

    孟卉嘴里吸着鸡巴,抬头对阿宾笑,那样子真够骚浪,阿宾不由得脑门充血,鸡巴也忽的挺硬起来。

    「啊!」孟卉赶紧把它吐出来,说:「表哥骗人!原来是它会长大!」

    阿宾得意的「哈哈」笑起来,孟卉看着那鸡巴,既长且硬,龟头胀得又红又亮,对准了自己的鼻尖还一直点头。

    阿宾开始教她怎么握住鸡巴,怎么套动,还要她再去舔龟头。孟卉嘴小,只能刚好把龟头含住,上下的吸吮起来。她吃了一会儿,阿宾又教她舔着龟头顶端那条索,孟卉一边舔着,一边看表哥的反应,问:「哥哥舒服吗?」

    「很舒服!」阿宾说。

    可是孟卉没有经验,吃了半天只把鸡巴越吸越硬,就不像要吸出精来。阿宾欲火攻心,又不愿和还不懂事的孟卉真个销魂,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便问孟卉说:「小卉,妳想不想看男生自慰?」

    「唔?」孟卉停下来,疑惑的看着他。

    「来!」阿宾带她到床边一起坐下,一面套鸡巴着一面说:「像这样..要很快很快..」

    「啊!要这样!?」

    阿宾套得舒服,将孟卉搂过来,吻住她的嘴唇。孟卉马上伸出舌头和阿宾缠斗着,阿宾右手越套越凶,左手从孟卉腋下穿过,将她的小乳房掳获,轻轻的揉动。他同时享受三个地方,情绪层层向上高昂,鸡巴也涨得更大更硬,后来他觉得快完蛋了,赶忙挣脱孟卉的嘴,说:「小卉,快!舔哥哥!」

    他同时在孟卉的肩膀上用力,将她按伏下来,孟卉听话的张开嘴儿,正要去含那龟头,突然间一股白色的黏液从马眼飞射出来,一部份喷到她脸上,一部份刚好喷进嘴里,阿宾继续按着她,让她还是将龟头吃进去,那后头间歇的两三股精液全射在孟卉的口腔里面。

    孟卉满嘴热精,吐又吐不掉,阿宾还直说着:「乖妹妹,吞下去。」

    她便憋着气,一口吞下,阿宾再教她将鸡巴吮干净,她看着那开始萎缩的阳具,说:「长大菇坏了!」

    阿宾将她搂起说:「怎么能坏,等妳再长大一点,它还要给妳更多的快乐!」

    孟卉懂得阿宾的意思,说:「嗯!我会快快长大!」

    阿宾穿回裤子,和孟卉一起下楼。姑丈已经回来了,和姑姑正在客厅看电视,阿宾和她们道了别,骑车离去。

    少年阿宾系列~新母女关系

    新年过完,钰慧打电话来埋怨,说阿宾没有去高雄找她。她见不到阿宾,整天很烦燥,说着说着,在电话那头就要哽咽起来。

    阿宾连忙解释,并且建议说:「不如妳提早来台北,我们就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可以都在一起,好不好?」

    钰慧迟疑着:「那..我怎么跟妈妈说?」

    「就说..学校有事嘛!」阿宾说。

    钰慧从没跟母亲撒过谎,可怜女孩子长大了,心里便向着心爱的人,她向母亲胡诌了一些理由,隔天便带了行李搭火车北上。

    阿宾到车站接她,这班自强号到站已经下午三点多了。阿宾在出口处远远的就看见钰慧,并且向她招手,钰慧出了验票口,阿宾接过她的行李,钰慧的眼眶就红了。

    「妳..怎么了?」阿宾急忙问。

    「人家好久没看到你了嘛!」钰慧说。

    阿宾将她搂起,一同出了车站,阿宾叫来一部出租车,回到家里。

    在路上,钰慧又紧张起来,因为等一下会见到阿宾的母亲。

    「你妈妈知道我吗?」钰慧问。

    「当然知到啊!」阿宾说:「她等着看妳呢!」

    钰慧更紧张了。出租车开到门口,俩人下了车,钰慧又犹豫起来,阿宾还是硬拉她才肯进门。

    「妈!」阿宾喊:「我回来了!」

    阿宾的母亲闻言从厨房出来,看见钰慧就堆满了笑意,亲热的牵着她的手。

    「钰慧吗?」阿宾的母亲满意的验收着:「真漂亮!」

    「伯母!」钰慧叫她。

    「哎呀!」阿宾的母亲说:「叫伯母多见外,叫阿姨好了!」

    「叫妈妈比叫实在一点!」阿宾说。

    钰慧白了他一眼,说:「阿姨!」

    阿宾的母亲高兴的将钰慧的手揉来握去,又招呼着她在客厅坐下。

    「阿宾说妳会住几天是吗?」阿宾的母亲说:「那一起住我的房间好了。」

    钰慧点头称好,三人聊了一会儿,阿宾的母亲回厨房继续去准备晚餐。这顿晚餐实在丰盛,她们边吃边谈笑,很快就有一家人的感觉。用过晚餐,又在客厅泡茶看电视,阿宾的母亲说了些他小时候的故事,钰慧听得也很有趣。

    聊到后来,夜渐深了,阿宾的母亲还有一些家事要作,钰慧自告奋勇要帮忙,阿宾的母亲却不肯,要阿宾陪着钰慧,自己进厨房去了。

    阿宾带着钰慧到自己的房间,俩人分离了两个礼拜,如今好不容易有独处的机会,马上吻得难分难舍。

    阿宾把握时间,一面吻她同时在钰慧的丰满乳房上爱抚着,钰慧也紧紧的抱住他,双手在他背上磨动。阿宾又往她臀部捞去,钰慧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短褶裙,阿宾一点也不客气,直接就摸了进去,在她的屁股上揩油着。

    钰慧多日没曾受到情郎的怜爱,心里实在很期待,所以当阿宾在剥她的上衣钮扣时,她连假意的矜持都懒得伪装了。阿宾只解开三颗扣子,将那上衣敞开一边,等他看到钰慧那雪白的酥胸,居然心头还兴奋的突突乱跳起来,所谓小别胜新婚,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阿宾欣赏了半天,才将钰慧的罩杯慢慢扯开,露出粉嫩的乳尖出来,阿宾贪婪的张开嘴巴,便要去吸。钰慧玻鹈难郏扯笱觯急赶硎芮槿说奶蚺K攘税肷涡厍叭疵挥卸玻罄凑鲅垡磺疲⒈稣抛焱T谌橥非安坏饺郑诙宰潘ΑK腊⒈鲎髋负撸沽艘簧魇粕阋恚⒈黾泵献煲缓娜橥反匆徽竺溃概叮沟耐鲁雎獾某て?br />

    阿宾吸了又吸,一时右边一时左边,搅得俩人情欲大炙,正不知要如何发作,阿宾的母亲却隔着门在外面说:「阿宾啊!很晚了,让钰慧来休息吧!」

    阿宾只好放开钰慧,她很快的整理好衣服,开门出去,阿宾的母亲笑吟吟的站在门外,牵起她的手往自己房里去。

    进房之后,阿宾的母亲问她:「妳要先洗个澡吗?」

    「好啊!」钰慧说。

    这房里就附设有卫浴,阿宾的母亲打开浴室门,说:「我帮妳放热水!」

    「谢谢阿姨,我自己来。」钰慧说。

    钰慧从行李中取出替换的衣物,进到浴室,那热水龙头已经开着了,她又再道谢了一次,才关上门,脱去衣服。

    她刚刚将身体脱光,阿宾的母亲在浴室门上敲着,问说:「钰慧啊,阿姨来和妳一起洗好吗?」

    显然这准婆婆打算先验验货,钰慧不敢拒绝,不好意思的打开了浴室门,让她进来,因为自己已经裸体,不禁遮遮掩掩的,阿宾的母亲却十分大方,进来时身上早就脱得只剩下内衣裤,她脸上仍然堆满着笑,钰慧低头羞红了脸,背转过光溜溜胴体,叫了声:「阿姨..」

    阿宾的母亲拉她一起坐到浴缸边上,说:「都是女人,害什么羞?」

    嘴上说着,眼睛却将钰慧的每一吋肌肤都细细的看过,钰慧更是小脸红得通透,阿宾的母亲也不禁称赞说:「真美啊!钰慧。」

    钰慧说:「阿姨也很美啊!」

    「哪里,」阿宾的母亲脱去她的内衣裤,说:「都老了!」

    「怎么会呢!阿姨还很年轻!」

    「怎么比也比不过妳们少女的体态啊!来..」她舀了一瓢水,试了试温度:「我帮妳擦身体!」

    「阿姨,我自己来!」

    阿宾的母亲已经将水淋在钰慧身上,取了香皂,在她的背上涂着:「没关系,不过等一下妳也要替我洗哦!」

    钰慧乖乖的让她将背后抹满香皂,阿宾的母亲搽动了一会儿,双手穿过腋下,伸到钰慧胸口来了。她一手替钰慧涂着香皂,一手不停的轻揉着,赞美说:「真结实,钰慧好丰满哦!」

    钰慧被摸得又舒服又羞赧,闭起眼睛咬着牙根,不敢说一句话。阿宾的母亲探头看见她的表情,便将双掌打平,用掌心磨动起她的乳头来了。钰慧哪能再忍得住,终于「嗯..」的一声哼出来,阿宾的母亲哈哈地笑着说:「让妳看看阿姨观音神掌的厉害!」

    钰慧睁开媚眼,撒娇的贴到阿宾的母亲怀里,不依的说:「我不来了,阿姨欺负我!」

    阿宾的母亲从背后搂着她,双掌还是在她乳房上搽来搽去,钰慧再度玻鹧劬Γ乃担骸赴⒁蹋⒁蹋?br />

    阿宾的母亲一只手继续揉着钰慧的胸,空出另一只手来,往她的腰间抹去,又说:「钰慧啊,妳好细的腰喔,量过吗?」

    「二十二..」钰慧喘着气说。

    不一会儿,那只手又再下移,来到小腹,左右的摸个不停,钰慧则是痒笑得前仰后合,后来阿宾的母亲又说:「钰慧,来,站起来!」

    钰慧乖乖的站起,阿宾的母亲双手在她的臀上继续抹上香皂,啧啧称许说:「腰细臀肥,钰慧啊,妳妈妈怎么这么会生,养出这样的美人出来?」

    钰慧几翻折腾,已经被她摸得心慌意乱,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又帮钰慧抹着雪白的大腿,粉嫩的小腿,脚踝到脚背,算是她全身敏感度最低的地方,钰慧才趁着这个机会喘了口气。

    阿宾的母亲又舀起水,帮她把泡沫冲干净,然后再拉她坐回怀里,钰慧乖觉的背贴着阿宾母亲的胸膛,让她细细的摸着自己的手臂、肩膀。

    「阿宾说妳们认识有半年了?」阿宾的母亲突然问。

    「是啊!」

    「妳们很要好吗?」

    「嗯!」钰慧答。

    「有多好?」她又问。

    钰慧一时间又羞红了脸,不敢回答。

    她重新摸上钰慧的乳房,而且在小奶头上捏着,问:「有这么好吗?」

    钰慧娇软无力,点点头,半闭着眼睛说:「嗯..」

    她一手捞向钰慧的私处,使钰慧吓一跳,她又问:「有这么好吗?」

    钰慧自刚才就已经浪得湿滑不堪,阿宾的母亲一摸正好满手都是,钰慧羞得要死,阿宾的母亲却将手指在那嫩肉上不停的抚动,钰慧只能一直呵气的哼道:「唔..唔..嗯..嗯..」

    「妳还没回答阿姨。」阿宾的母亲追问。

    「有..有..啊..啊..阿姨..哦..」

    阿宾的母亲伸起中指,慢慢滑进钰慧的穴儿里面,钰慧更是骚得凶了。

    「有什么?」阿宾的母亲不死心。

    「阿姨..哦..哦..阿姨..唔..唔..钰慧..有..有和阿宾好..有这么好..啊..」

    那中指终于全军覆没,阿宾的母亲缓缓的将它抽出,又缓缓的再度深入,她又问:「还有这么好吗?」

    钰慧说什么也受不了了,浪得直发抖,说:「有..有..阿姨..啊..好舒服啊..哎呀..好阿姨.啊..」

    阿宾的母亲说:「既然妳和阿宾这么好,就不能再叫我阿姨了,要叫妈!」

    「啊..妈..妈..好妈妈..哦..真舒服..妈..再快一点..哦..对..啊..啊..」

    阿宾的母亲熟练的抽送着手指,还用指端在钰慧里面的肉褶子上磨动,钰慧都快美翻了,双手紧抓着阿宾的母亲的手腕,不停的浪叫:「妈..妈..好美啊..好舒服..啊..哎呦..哎..啊..我..我不行了..妈呀..我真的不行了..啊..啊..」

    忽然一股热潮从阴户喷出,她真的高潮了。阿宾的母亲停下手指,让它留在穴内,感受着钰慧穴儿的抽慉。

    钰慧满足的伏在阿宾母亲的怀里,喊了声:「妈..」

    阿宾的母亲扶起她的头,怜爱的在她脸上抚摸着,说:「钰慧真乖!」

    钰慧就这样躺了半天,才恢复力气。她从阿宾母亲的怀中爬起来坐好,对自己的骚浪正又觉得丢脸,不晓得要说些什么。阿宾的母亲说:「来,换妳帮妈洗洗。」

    「好的!」她连声答应。

    阿宾的母亲将香皂递给她,让她替自己涂抹起来。

    阿宾的母亲虽然四十余岁,但是家里富裕,所以保养的好,身材固然不能和钰慧这样年纪的女孩相比,但是依然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而且带着成熟的韵味。

    钰慧也借着香皂泡沫在她乳房上揉着,钰慧边抹边说:「妈的胸部也很大啊!」

    「是吗?」她低头看着说:「可惜都有点松了,这里又黑黑的,不像妳是漂亮的粉红色..」

    「可是还是很美很诱人啊!」钰慧反对的说。

    「有什么用,又没有人来享受!」

    「咦?」钰慧讶异着。

    「阿宾的父亲过世后,我就没有过男人!」

    「妈妈没有男朋友啊?」钰慧问,阿宾的母亲笑着摇摇头。

    「妈..」钰慧不禁替她难过。

    「傻孩子,」她笑着:「我都不在意了,妳伤什么心?」

    钰慧摇摇头,阿宾的母亲又神秘的说:「妳等一等,给妳看妈的秘密!」

    她站起来,也没冲掉泡沫,抽过一条浴巾将身体随便围着,跑回卧室,

    不一会儿又跑回来,手上多了一根长长的乳白色塑料棒子,她递给钰慧,钰慧接过来看了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这就是妈的男朋友..」阿宾的母亲压低声音说。

    「啊!」钰慧恍然大悟,讶异无比,呆呆的端详着那根塑料棒子。

    「我示范给妳看!」

    阿宾的母亲将棒子取过,褪掉浴巾,要钰慧泡到澡缸里,自己则坐在澡缸边上,大喇喇地张开两腿,正面对着钰慧,露出肥滋滋的阴户,她转过棒子圆圆的那一头,在那阴户口摩蹭着,适才她爱抚钰慧的时候,自己便也湿了,所以现在只一稍稍用力,便插进去了一截。

    钰慧惊奇不已,看着阿宾的母亲逐渐将塑料棒吞进她的穴中,最后好像插到底了,她呼出一口气来,然后慢慢又将棒子抽出,那棒子上沾满了黏黏的液体。她拔出来之后又插进去,如此重复的模仿鸡巴插穴,而且越抽越快。

    「啊..啊..钰慧..认识妈..的..男朋友了吗..」

    「妈妈很舒服吗?」钰慧好奇的问。

    「喔..喔..当然..舒服..哦..」

    阿宾的母亲皱起眉头,嘴儿再也合拢不上,不停的叫出一些没有意义的声音,那穴儿也「噗唧!噗唧!」的交响着。

    「啊..啊..好美..哎呀..啊..钰慧..钰慧..」

    「妈..」钰慧答应着。

    「钰慧..啊..乖..快..快吃妈的奶..啊..啊..」

    钰慧不赶怠慢,连忙张嘴含住阿宾母亲的乳头,跟着又吸又吮,并且聪明的举一反三,抱着她揉起她的另一只乳房,她非常满意,偏过头和钰慧靠在一起,也吻着钰慧的耳朵。

    这下连钰慧也哆嗦起来,俩个人同声呻吟,淫态十足。

    「唔..唔..」钰慧嘴巴含着乳头,说不出话来。

    「哦..哦..」阿宾的母亲则骚浪得凶,喊声越来越高:「乖..钰慧..吃得真好..好媳妇..乖女儿..啊..啊..美死妈了..爽坏了..啊..妈..平常好寂寞..有妳真好..啊..啊..哎呀..哎呀..妈要来了..嗯..嗯..抱紧妈..啊..来了..来了..啊..」

    她终于高潮了,大屁股不停的向前挺,让假鸡巴再插得更深,钰慧发现她的身体变的迟缓僵直,抖了几十秒钟,突然软瘫下来,钰慧连忙将她抱住,她埋首在钰慧的大乳房上,傻傻的笑着。

    「钰惠..妈漂亮吗..?」

    「美极了!」钰慧由衷的说。

    后来,这个澡终于洗好,准婆媳俩亲亲热热的上床睡觉,睡的甜极了。

    钰慧早上醒来,阿宾的母亲已经不在床上,她迷糊的走到客厅,阿宾在那里看报纸,她问:「妈呢?」

    「妈?」阿宾怀疑着。

    「我是说阿姨..」钰慧突然清醒,急忙更正。

    阿宾将她拉进怀里,说:「你还真会哄大人,已经叫妈了啊!」

    钰慧顺势抱着他,说:「是妈要我叫的!」

    「她上市场去了,才刚走..」阿宾说:「所以..我们来亲热吧!」

    说着将她抱倒在沙发上,在她身上到处摸索,搔得钰慧呵呵笑个不停,她其实也不想反抗,边玩闹着边让阿宾脱去她的衣服,阿宾昨晚没能成好事,今晨非爽个够不可,三两下将钰慧和自己都脱去下身内外裤,早晨的鸡巴正挺硬得没处发泄,他让钰慧跪在沙发上,鸡巴找到位置,一插而入。

    「哦..」钰慧吐出浪语。

    阿宾一上来就狠狠的插,不断发出肉贴肉的「啪!啪!」声,钰慧在男友家的客厅觉得特别刺激,她又是很容易有感觉的人,三两下就高潮了一次。

    「啊..啊..好好哦..」她高声的叫着。

    阿宾十分卖力,为爱人鞠躬尽悴,大鸡巴深入浅出,抽得飞快。

    「好哥..插死妹妹..啊..又来了..啊..啊..」

    阿宾被钰慧夹得舒服,不再压抑,让鸡巴尽情的累积快感,总算推上的顶点,他仰天长啸,抵紧花心,也射了。

    俩人一起抱着躺在沙发上,钰慧告诉阿宾一个好消息。

    「妈说以后几天,我们都可以一起睡。」

    「真的?!」

    阿宾不得不对这个美丽的女友佩服起来,才一个晚上便将母亲打点得服服贴贴,连这种事都能让母亲答应,于是快乐得不停亲钰慧。

    后来几天,阿宾果然和钰慧夜夜春宵,直到真的要回学校的前一个晚上,钰慧又说要去和阿宾的母亲睡,阿宾的母亲自然很高兴与她贴心,两个女人便又过了一个没有男人的愉快夜晚。

    阿宾的母亲并且将那假鸡巴借给钰慧试试,钰慧弄了半天老是学不会,她将它还给阿宾的母亲,说:「还是阿宾比较好!」

    俩人嘻嘻哈哈的真如亲母女一样,钰慧承诺,只要放假有空,都会和阿宾回来看妈妈。

    少年阿宾系列~钥匙游戏

    阿宾的母亲终于答应给他买一部新摩托车,其实这还一大半是看在钰慧的面子上。阿宾去车行选了一部YAMAHA135cc的跑车,此后这部车就是他和钰慧约会的交通工具了。

    春天刚来的时候,天气还很凉,这一天下午的微积分讲师突然请假调课,有的学生听说老师不能来就离开走掉了,阿宾和几个同学反正没事,就留在教室聊天,后来有人建议去淡水玩,马上就得到附议支持。现场点了点人头,总共六男四女,刚好有五部摩托车。

    「怎么搭载呢?」有人问。

    「丢钥匙来分配吧!」另外有人提议。

    大家一阵哄笑,传言中,只有听过加工区的男女工出去郊游时玩这种钥匙游戏,他们都觉得有趣,有摩托车的人就把钥匙交出来,由一个人集中丢撒在桌上,没有车的人就去抽。

    阿宾的车钥匙被一个叫廖依姈的女生抽到,她嗲声嗲气的问:「这是谁的?这是谁的?」

    阿宾只好出面认领。

    那依姈骚骚的,穿着很时髦,像今天她便穿着有松紧效果的贴身裤,把个顶翘的屁股都表露无遗,使男生的眼光老是在那屁股上流连。但是她人也真的长得是很漂亮,鹅蛋脸,米粉头,明亮的眼睛会电人,说起话细声细气的,会让人骨头发酥,前凸后翘曲线玲珑,着实有发骚的本钱。

    许多男同学都不免羡慕起阿宾来了。

    大伙儿分别去取车,约定十分钟之后在学校大门口集合。阿宾带着依姈到停车位骑车,依姈一看见那辆摩托车惊讶的说:「好大的车啊!」

    阿宾先跨坐上去,这车是为了长途高速设计的,把手比较低,所以驾驶人必须略为弯腰。阿宾坐好后,依姈也跨上去,那后座有点翘,所以当她环手揽住阿宾的腰时,自然不可避免的将整个人都伏到阿宾身后,依姈也不介意,甚至连头都干脆贴在阿宾背上。

    他们骑到门口,大家已经等在那里。有人带头呼啸一声,便纷纷驰骋而去。

    阿宾却好整以暇,脱掉身上的过腰外套,反穿到前面当成围兜一样,可以比较挡风。这外套是羊毛料,还有厚厚的内里,连依姈都感觉到被围住的手十分温暖。

    阿宾吩附依姈坐好,换过排档,转动油门,车子疾冲而去,不一会儿他们就赶上先走的人了。第一个被追上的是阿吉,他骑着一部旧90cc的SUZUKI,载着另外一个女生,阿宾轻易的就越过他,依姈回头朝他们招手,阿吉一脸羡慕,既羡慕阿宾的新车,也羡慕他能载到依姈。

    阿宾逐一追赶过每一部车,依姈兴奋极了,不停的哇哇叫着。没多久,她们便把其它人都远远的抛在身后,这时到了大度路,路面又长又直,阿宾加重油门,摩托车便狂飙起来,90、100、110、120,车子不断的加速,直奔到时速超过每小时150公里,依姈已经不敢叫了,害怕的闭眼缩头,躲在阿宾背后,大度路终于走完,阿宾才恢复一般的速度。

    「过不过瘾?」阿宾大声问。

    「过瘾!」依姈也大声回答。

    他们继续骑着,因为已经见不到同学,逐渐无聊起来。依姈的手闲来无事,就在阿宾的胸膛上摸着,说:「阿宾你真强壮!」

    阿宾说:「妳别痒我,等下我们都摔倒。」

    「呵呵,男生也怕痒吗?」说着还故意搔来搔去。

    阿宾连忙停下车来,隔着外套执住她的手,求饶说:「姑奶奶,我怕妳就是,别痒我了!」

    依姈笑得开心,说:「好啦!好啦!不痒你就是。」

    阿宾继续骑动,依姈双手捂住阿宾的胸说:「搂着可以吗?」

    阿宾说可以,过了不到五分钟,这骚依姈又在摸阿宾的胸说:「阿宾,你的胸真大,恐怕还比我的大!」

    依姈的胸部的确也不小,她一开始坐上车,搂住阿宾的时候,阿宾从背部受到挤压的感觉,就知道依姈是只大哺乳动物。

    阿宾故意说:「妳的胸部大吗?」

    依姈这可不依了,故意在他背上将那两团软软而有弹性的肉球磨动起来,问说:「你说大不大?」

    「呵!呵!」阿宾说:「妳真大胆,这不是便宜了我吗?」

    「没关系!我会要回来!」说着她用尖尖的指甲,隔着衣服去抠阿宾的乳头。

    依姈东摸西摸,反正外套遮着,别人也看不到,可怜阿宾被摸得都上火了,依姈还问:「舒不舒服?」

    阿宾骂道:「妳这小骚包..」

    依姈任由他骂,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摸着摸着,忽然往下抓了一把,惊奇的说:「好硬啊..」

    阿宾窘死了,生气的说:「妳以为是谁弄硬的?!」

    依姈还在他裤档上面直摸,说:「可怜..可怜..」

    阿宾没好气的说:「妳让我专心骑车好不好!」

    「不好!」依姈却说:「你骑你的车,别管我嘛!」

    阿宾是不想管,可是依姈得寸进尺,居然在解他的拉炼。阿宾担心万一在路上出丑就难看了,哀求她停下来,依姈理都不理他,伸手到内裤去掏了一阵,找到鸡巴拿出来了。

    「这么大啊!」依姈这次是真的吃惊:「你是超人吗?」

    「我会被妳害死..」阿宾说。

    依姈没办法看到鸡巴的真面目,只能用手去体会,她高兴起来:「哈!哈!我在瞎子摸象..这是..象像一条蟒蛇..象像一只麦克风..哈!哈!」

    她自己玩得不亦乐乎,可苦了阿宾。这摩托车因为要弯腰来骑,两颗倒霉的蛋已经被压得有点麻痛,现在鸡巴又被拿出来蹂躏,阿宾只好一直求饶。

    依姈又想起一个著名的笑话,她说:「喂!阿宾!你的把柄现在在我的手里!」

    阿宾苦着脸说:「妳要嘛干脆把我弄死,别将我玩得半死不活的。」

    依姈听他说得可怜,便说:「好!同情你,日后可别忘了大恩人哦!」

    说着运起右手,为阿宾套动起来。

    摩托车风驰电掣的奔着,依姈一边套着鸡巴,一边摸着阿宾的乳头,这次她很温柔,让阿宾觉得很舒服,她越撂越有劲,阿宾也越骑越快。可惜的是因为阿宾的姿势,所以她只能套到前半段,不过那也够阿宾舒服的了。

    依姈的手儿小小嫩嫩的,滑过阿宾的龟头时阿宾的鸡巴都会轻轻抖一下,她知道这样会让阿宾很快乐,便重复的做着。

    逐渐地,阿宾觉得喜悦的累积已经到了颠峰,恐怕随时就要爆发出来,刚好已经快骑到到淡水了,他们遇到一个红灯,阿宾将车停下来,坐直身体,反手搂住依姈的屁股,依姈这时可以把整根鸡巴套到底,连忙急抽了几下,又对阿宾小声说:「美不美啊..?改天妹妹舔舔妳..」

    那浪声浪语使得阿宾终于忍无可忍,龟头猛然暴胀,依姈听他呼吸便知道他要完了,右手依然搓动鸡巴,左手手掌摊开盖住龟头,阿宾轻叹了一声,便将浓精喷在她的掌心上了。

    红灯已经变绿,他们却依然还停在停车在线,依姈缩回左掌,拿到嘴上舔着精液,这妞儿真的是又浪又可爱。她还伸到阿宾面前,说:「分你吃!」

    阿宾连忙称谢推辞,她又「咯咯」的笑个不停。她吃干净了阿宾的阳精,帮他收回鸡巴,他们才又上路。

    这回阿宾故意骑得很慢,好让同学们赶上来,过了一会儿,其它四部车才陆续追到。到齐之后,他们便到街上吃鱼丸买铁蛋。阿宾还准备了一些打算给钰慧吃,依姈吃醋的说:「哪天你也对我这么好?」

    阿宾只好再多买一份让她带着走。

    后来他们租了五部协力车,骑到海边去玩,一伙人又吵又闹很开心,可惜天气还冷,没能下水。等参观过红毛城,有人说要待会儿看落日,可是阿宾想回去了,他晚上和钰慧还有约会。阿吉和他载来的女孩子也想走,于是他们就兵分两路,看落日的看落日,回家的回家。

    依姈虽然晚上没事,但是她既然是搭阿宾的车来的,自然也要和他回去。他们四人还了协力车,去取各自的摩托车,阿吉突然跑过来,说想交换阿宾的新车骑骑看。阿宾将车借给他,他高兴的跨上去,又叫那女孩也坐上来。阿宾问说:「这种车你会骑吗?」

    「有什么不一样?」阿吉问。

    「这是往复档,一档下踩,二三档以后要往回勾..」阿宾示范给他看。

    「一共几档?四檔?五檔?」阿吉又问。

    「六檔!」

    阿吉伸伸舌头,又商量着说:「我骑回去,明天上课再跟你换回来好不好?」

    阿宾慷慨的答应他,阿吉生疏的发动了车子,骑走了。

    阿宾将阿吉的SUZUKI推过来,依姈说:「这种小车我会骑,我载你!」

    阿宾将外套又脱下来,让依姈像他刚才骑来的时候一样反穿好保暖,依姈满意的在他颊上亲了一下。

    她骑上车,阿宾坐在后面,不客气的搂起她的腰,让她载走。等骑出了淡水镇,阿宾将下颚摆在依姈肩上,移动手掌去摸她的乳房。

    「干嘛?报仇啊?!」依姈回给他一个媚眼。

    「哪敢!我是疼疼妳嘛!」阿宾说。

    依姈也没反对,就让他摸着,依姈上身穿的是一件黑色高领毛衣,使得乳房摸起来软软滑滑的十分舒服。阿宾外面摸不够,就伸到里面去了,这对奶子肉呼呼的,手感十分好。

    再过了一会儿,阿宾嫌那内衣碍事,挪手到她背后要解扣子,依姈急着说:「别脱,我这件是无肩带的。」

    阿宾一听,那更非脱不可,将扣子一解,手一抽,便把那胸罩取出来了。阿宾顺手将它收进外套口袋,再伸回毛衣里,八爪鱼一样的捉摸起大乳房。

    依姈被摸得舒服,边骑着车边「嗯..嗯..」出声。阿宾又去捏那两颗小葡萄,依姈哼得更大声了,阿宾怕她手发抖,便停下动作,手掌回到毛衣外面按在乳房上,隔着衣服摸。

    但是这样毕竟隔鞋搔痒,没多久阿宾又不规矩起来,而且目标往下移,他伸手在依姈的大腿内侧轻抚着,然后逐渐移到阴户上面来。虽然隔着紧身裤,那肥突的阴阜入手的感觉还是很逼真,既饱满又有弹性,摸得依姈一直悸动,而且放慢了速度,把车骑得东倒西歪。

    阿宾摸来摸去,觉得摸出一点水来,知道她已浪得不可开交。

    他索性将手穿进她的裤头,那紧身裤是伸缩布料,一插便进,阿宾遇到内裤之后,也顺便侵入,于是一只毛绒绒的阴户便落入手中了。阿宾摸到她旺盛的分泌,早就泛滥成灾,他说:「妳尿裤子了!」

    依姈生气的捏了他大腿一把,他伸出指头在阴唇上划着,忽然想起刚才依姈说的那个笑话,就在她耳边说:「小骚包,妳的漏洞我也摸得一清二楚!」

    阿宾除了摸她阴户之外,又去吃她耳珠子,依姈全身酸软,无力的停下车来,阿宾催她再走,她嘟起嘴唇说:「我会撞车。」

    阿宾一边挖着她的阴户,一边想这样停着也不是办法,底下鸡巴更是涨得有点受不了,就问依姈说:「我们找个地方作爱好不好?」

    依姈正闭着眼睛享受,同意的点点头,阿宾四处环顾,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真是为难。阿宾缩回捣蛋的手,要依姈坐到后面,他骑动摩拖车,转进路旁小坡的产业道路。

    他走了一段之后,已经离公路有点远了,两旁都是果园,他将车骑进果园里面,停下车将脚架撑起。他们转身抱在一起,深吻起来。阿宾和她相互爱抚到现在,才第一次对嘴接吻,俩人吸得又狠又凶,难分难舍。

    阿宾伸手要再去摸她乳房,依姈却迫不及待了,她媚眼惺忪,渴望的说:「宾,给我..我现在就要!」

    阿宾怕她浪坏了,左右确认了一下没人,便脱掉她的紧身裤和内裤,白玉一般的屁股和身上的黑毛衣形成强烈对比。阿宾来不及欣赏,也脱掉自己的内外裤,先坐在车垫上,再让依姈面对面分开腿坐到他的腿上,阳具正好挺硬在门口,俩人同时一用力,整天铿缘一面的穴儿鸡巴,就紧密的相认了。

    「啊..宾..真好..你..好硬..好长啊..」

    这样的体位,阿宾只能捧着依姈挺动她的屁股,他抓着她的臀肉,用力的上下抛动,依姈以前没被这样大的鸡巴插过,真是浪个不停,四肢紧紧缠住阿宾,只希望能就这样干一辈子。

    「喔..喔..阿宾..哥哥..你好棒啊..怎么能插..到这么..深..我..啊..从没..哎呀..被人干到..嗯..嗯..这样深过..好舒服啊..好舒服..喔..喔..」

    「骚货..插死妳好不好..?」

    「好..插死我..我愿意..啊..啊..每次..都顶到心口呢..啊..好棒啊..好棒的阿宾..好棒的鸡巴哟..嗯..嗯..」

    「看妳以后还浪不浪..」

    「还要浪..要浪..要又骚又浪..啊..啊..让哥哥再来干我..啊..啊..我美死了..喔..」

    阿宾埋头苦干,依姈则浪叫着闭眼享受,没想到有人来到附近。

    「喂!你们在作什么?」远远的地方有人喊。

    阿宾转头看去,大约五十公尺外有一个胖胖黑黑的欧巴桑,农妇打扮,在那里叫嚷着。阿宾和依姈对望了一眼,同时互相说:「别理她!」

    又再办起自己的事来。

    「好哥..再用力..妹妹不怕..啊..你真好..我为什么这么晚..啊..才和你好..哦..你为什么不..啊..早点来干妹妹..啊..好深..好美..插死人了..啊..啊..」

    那农妇见他们俩人无动于衷,便大声骂起来了。依姈故意骚浪的呻吟着,那妇人骂得更凶了,什么「不见笑!」、「破少年!」、「奥Bar!」等等,依姈摇着屁股说:「没关系..反正闽南语我听不懂..」

    阿宾差点笑出来。

    那妇人骂了半天,却不敢过来,也没有走,只是一直骂着。阿宾见除了她之外,不像有其它人,便放心的继续作爱。

    依姈真是天生浪货,因为有人看,越叫越高兴:「哎呦..好舒服啊..哥哥太棒了..我..越来..越..酸..啊..一定要糟了..哥哥..快点..再快点..喔..喔..」

    她是真的很爽,终于放开喉咙叫了一声:「啊..死了啦..」

    依姈腰儿曲成弓形,人直往后仰,高潮了。

    阿宾因为那妇人还在旁边,无心恋战,让依姈伏在他胸前休息了一下,吻了吻她的额头,便催她穿回裤子。依姈可惜的看着那还硬硬的鸡巴,痴情的问:「哥哥什么时候再干我?」

    阿宾穿上裤子,笑着说:「我们天天一起上课,随时都能奉陪,下次一定要肏到妳求饶!」

    「最好是真的,」依姈穿好紧身裤,也笑着说:「内衣还我!」

    阿宾才醒起那无肩带胸罩还在口袋,于是拿出来让她穿回去。等俩人穿好衣服,那妇人还不死心远远的骂着,他们不睬她,骑车走了。

    路上依姈满足的紧拥着阿宾,天色暗了下来,台北越来越近..

    少年阿宾系列~通史课

    钰慧去将长发烫成了一个大波浪的形状,带了一点成熟的味道,每一个人都说她更漂亮了,阿宾尤其是赞不绝口。做完头发的第二天中午,钰慧正要去吃午饭,在校园里碰见她们班的班代表郭文强。

    「钰慧,去哪里?」他问。

    这郭文强也是南部来的学生,自己租房间在学校旁边,离阿宾的公寓并不远。

    「哇!头发不一样哦……」他又说。

    「吃午餐啊!你呢?」钰慧回答他的问题。

    「这么浪费,漂亮?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