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少年a宾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 部分阅读

    「学弟..」莲莲又说,这时整个头都已经靠到阿宾肩上了。

    阿宾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搂着她,说:「我们继续看..」

    莲莲怎么还有心思继续看,她脑海中现在是一片紊乱。

    忽然,灯光全灭了。

    「停电吗?」阿宾自言自语。他将酒精灯点着,然后跟莲莲说:「怎么办?不能看书了!」

    莲莲仰着脸看他,说不出话来,他伸手取下她的眼镜,就着摇曳的灯火端详她,她双眼迷蒙,一张脸又红又烫。阿宾就吻了上去。

    她让他吻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阿宾贪婪的在她唇上吸吮,又费了很大的劲才撬开她的牙齿,伸舌到她嘴里,她还是没有动静,不过也没有反抗就是了。

    阿宾让她躺下来,一面吻着一面动手,自她的腰部缓缓的向胸部摸来,莲莲仍然没有动作,只是身体在发抖。后来,阿宾就摸到乳房了。

    这对乳房真好,又肥又大,十分有弹性,和其她几个女孩子的大异其趣。阿宾先是沿着乳房的周围划圈,然后慢慢缩小范围,快到顶峰时又划着出去,这样来来回回的逗着她。

    莲莲仍然一动不动,但是呼吸越来越急促,所以胸脯快速的起伏着,惹得一对大乳房也动荡不安。后来,阿宾攻上了顶端,并且有力的揉动着,莲莲终于「嗯..」的发出声音,嘴中的舌头也搅动起来。

    阿宾见她开始有了反应,就更加积极起来,他从嘴唇吻到她的脖子,还在脖子上囓出吻痕来。

    「老实告诉妳,我是吸血鬼..」他跟她开玩笑说。

    「哦..吸血鬼..哦..」她才不管他是什么,她已经融化了。

    阿宾的手从大乳房上移走,去摸莲莲的大腿,她的腿和胸部一样多肉,阿宾一摸上去,她的一双腿就又直发抖。阿宾将她侧抱着,再隔着衣服摸到她的屁股,那两片臀又圆又厚,摸在上面十分弹手,他流连了一会儿,就伸进家居服里去了。

    他仍然在腿根深处摸着,从内侧到外侧,又轻又柔的交互抚弄,莲莲一直「啊..啊..」的轻唤,再接着,他就又摸上她的肥臀,这次没有任何的阻隔。

    阿宾的手指头顺着三角裤的缝边移动,这裤子的质料很软,他继续走着,来到三角形的最下端,他再略为用力深入,接触到很温暖的一条肉缝,然后就留在那儿。

    莲莲被人摸到神秘地带,自然的双腿夹紧,使得阿宾不好动作,阿宾想将她双脚打开,她紧张的搂着他说:「学弟,我怕!」

    阿宾坐起来,将她的裙子撩起到腰间,莲莲赶忙翻身怕被阿宾看到正面,那圆滚滚的屁股正好尽入眼底。两团又翘又鼓的软肉,绷着一条浅紫色三角裤,将臀部托得紧紧的。阿宾先在上面摸了一会,双手用力,要将她翻正。

    莲莲扭捏了好一下子,还是让阿宾给翻过来了,正面的景观更好看,那裤子的正面是透明的,阿宾讶异的看着,没想到这胖妞的内里竟然这样新潮。

    只是阿宾有一点怀疑,从三角裤的透明部分看去,好像没有看到莲莲的毛发,不过这反正也不重要,他撑开莲莲的腿,用指头在那最丰腴凸出的地方摸着。

    这次莲莲的反应强烈,挺动着臀部,双手要来抓阿宾的手,被阿宾挡着了。

    「不要..别..摸那里..啊..啊..不要..别再摸了..啊..怎么这样..啊..不行..求求你..啊..学弟..啊..不..不..别伸进去嘛..啊..啊..」

    阿宾已经从裤底缝伸进去了,莲莲的阴户早就湿得乱七八糟,还有一点就是,莲莲真的没有毛,一根都没有。

    「啊..啊呀..不要啊..嗯..嗯..轻..轻点..啊..啊..怎么..啊..会舒服..啊..好舒服..学弟..你..你..啊..啊..我好奇怪啊..嗯..嗯..啊..别..啊..」

    阿宾在她光溜溜的阴蒂,阴唇到处乱摸乱挖,真是新奇的经验。莲莲已经神智不清了,所以后来阿宾要脱掉她的家居服时,她一点意见都没有。

    她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胸围,因为她的乳房太大,所以胸围是全罩杯的那一种,软软薄薄的,看得到突出的两点,阿宾将它也脱掉,露出像大香瓜一样的奶子来。阿宾一手握了一颗,姆指和食指同时在硬硬的乳头上揉着,它们就更挺硬了。

    阿宾摸了一阵子,突然将她抱着扶坐起来,然后自己站起到她面前,莲莲仰着头看他。

    「帮我脱裤子。」他说。

    莲莲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顺从的解开他的裤带,拉下拉炼,那短裤自然的滑下来了,阿宾又催着她来脱内裤,内裤一被拉下,直挺挺的阳具「突!」的弹出来,就刚好在她面前点着头。

    她惊讶也很好奇的看着,阿宾拉过她的手来摸鸡巴,她害怕的握着,紧张得双手发抖,那鸡巴在她手里不免胀得更大更硬。

    阿宾忍耐不住了,他再次推倒她,一手拉下她的三角裤,伏身上去。莲莲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恐怖的闭上眼睛,等待男人的侵入。

    接触之后,莲莲又惊讶奇怪,那下身传来的感觉,竟然不是原先所预期的痛苦撕裂,而反而是舒美的满胀感,阿宾已经闯进来了。

    莲莲奇怪的张开眼睛,发现阿宾也正在看她,他们鼻尖对准鼻尖相望着,房间内酒精灯微弱的灯光,还真罗曼蒂克。阿宾又来亲她,而且开始了下体的抽动。

    「哦..」莲莲喉头吐出难耐的声音,同时闭上双眼,双手抱着阿宾,表示她的满意。

    阿宾的鸡巴插在莲莲里面,觉得又紧又热,虽然莲莲的分泌只是普通,但是依然十分滑畅,阿宾享受着龟头和穴儿肉摩擦的美感,并不急着快抽。莲莲也觉得美极了,没曾经历过的感官快乐一波波的涌来,这是她从来都想象不到的。

    「啊..啊..学弟啊..真好..嗯..嗯..好学弟..怎么会..这么舒服啊..嗯..嗯..」

    「学姐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啊..啊..你真好..嗯..」

    「那我要插快一点了哦..」

    「好..好..插快..一点..哦..哦..真好..啊..啊..更美了..好弟弟..爱死你了..好舒服..好美啊..哦..哦..」

    莲莲更入佳境,露出骚态来,阿宾故意作弄她,停在外面不肯进去。莲莲把个大屁股用力向上乱挺,就是迎不到鸡巴。

    「弟弟..别这样..」她也知道阿宾使坏:「进来嘛..好不好嘛..」

    阿宾见她浪得厉害,又骚又嗲,其实胖女人也有媚处,于是鸡巴一挺,又插到底,而且马上奋力的干插个不停。

    「啊..对..对..真好..啊..啊..好弟弟..真乖..姐姐舒服死了..啊..啊..天哪..好舒服啊..嗯..嗯..哎呀..哎呀..这是..什么..啊..啊..怎么这样..啊..啊..我好..奇怪..啊..啊..天哪..啊..嗯..」

    莲莲快要高潮了,阿宾更快马加鞭,送她一程。

    莲莲到了,她高潮的时候反而叫不出声来,张大嘴巴,双眼失神,腰杆悬空,穴儿紧缩,一副昏死的模样,阿宾放慢速度,等她回过魂来。

    她终于吁了口长气,幽幽的说:「我的天,真舒服,这..就是高潮吗?」

    阿宾奇怪的问:「妳没高潮过吗?」

    莲莲点点头,忽然间,灯光大亮,电又回来了,她羞得躲进他怀里。阿宾又再慢慢动起来,同时低头啜着她的乳头。

    「嗯..嗯..」她尝过甜头,现在受用起来。

    阿宾插了几十下,忽然又拔出鸡巴,将莲莲翻过身来,要她趴跪在地板上。莲莲翘高屁股,低下腰身,别看她肉感十足,全身可是软若无骨,这个趴下翘臀的姿态硬是迷死人,浑圆结实的屁股,干净无毛的小穴,阿宾看得忍受不住,赶快又凑上鸡巴,「啧..」的一声,全军覆没。

    「哦..」

    现在的莲莲又骚浪又肯叫,使得阿宾马不停蹄的奔腾着。

    「嗯..嗯..好深啊..弟弟真棒..啊..啊..姐姐美死了..哎呦..每次..都插到..人家..啊..最深..的..嗯..地方..啊..要美死人了..啊..啊..」

    她断续的浪叫,听得阿宾越来越捉狂,一阵暴烈的冲刺之后,俩个人都来到崩溃的边缘。

    「啊..啊..弟弟..完了..姐姐又..完了..啊..啊..」

    「我也..要射了..」

    她们同时一起抽蓄,莲莲又出现那种昏死的样子,趴在地板上。阿宾鸡巴头猛胀,他将它抵实花心,一番喷洒,也泄了出来。

    阿宾抱着她躺下来,享受事后的温存。莲莲告诉他她以前的故事。

    原来念莲莲国中的时候就发育得很好,身材亭亭玉立,高一她认识了一个男朋友,在一次意外的机会,俩人发生了亲蜜关系,结果那时莲莲痛死了,又有罪恶感,便一直埋怨那个男孩子,不肯再见他,同时也不接他电话。更后来,她索性将自己养胖,让男生不再对她有兴趣。

    「结果,」她说:「谁知道你这大色狼还是来欺负人家!」

    「他就没有再找妳吗」阿宾问。

    「他有时还会打电话去我家..」莲莲说:「反正我不接,所以很少了。」

    「嗯..」阿宾不置可否。

    现在你弄了人家,」莲莲狡滑的笑着:「你必须要负责..」

    「我..我..负责..?」阿宾慌了手脚。

    「瞧!死没良心的,算了..」莲莲啐着他说:「你觉得我应不应该重新接受他呢?」

    「那得看妳是不是还喜欢他?」

    莲莲笑了笑,也没回答。过了一会她才又说:「不过,我要先恢复以前的身材才是。」

    阿宾倒是赞成。

    「你觉得..」莲莲又笑了,她伸手去摸着他的鸡巴:「这是不是一个很好的减肥运动呢?」

    阿宾当然觉得是,只要她不是硬要嫁给他。

    这一夜,她们俩人几乎没睡,天亮的时候,阿宾要回房去,莲莲说:「我的统计学,你可必须要教我到期末考结束哦!」

    「我会死的。」阿宾愁眉苦脸。

    「不会的,」莲莲吻着她:「你不是吸血鬼吗?」

    阿宾自作自受,只是一脸苦笑。

    少年阿宾系列~寒假开始

    寒假到了,钰慧要回高雄去,阿宾送她到火车站,钰慧眼泪流个不停。

    「钰慧乖,」阿宾安慰她:「才三个礼拜而已嘛,而且有机会的话,我也可以去看妳啊!」

    钰慧说:「一定哦……」

    阿宾立下了保证,钰慧才破涕为笑。

    火车载着钰慧走了,阿宾离开火车站,去搭公交车回到公寓,他也要收拾东西回家了。来到公寓楼下,刚好琇美和她男友正开着一辆小发财车要离开。

    「学弟!」她招着手:「下学期见!」

    阿宾跟她们挥挥手,她们就走了。阿宾上到六楼顶,在自己房间里整理着,有人来敲门,他开门一看,是莲莲。

    莲莲一进门就搂着他吻,说:「我要走了,你呢?」

    阿宾说他整理好也要走,莲莲告诉阿宾她下学期顶到同学的宿舍床位,要搬进学校,不住这里了。

    「你帮我还钥匙给房东好吗?」

    阿宾接过门匙,又和莲莲吻了吻,莲莲说:「谢谢你教我统计学!」

    然后她就走了。公寓越来越空,阿宾有一种凄清的感觉。

    「我也得赶快走!」他想。

    阿宾继续把他的衣服装袋,男生的行李很简单,不一会儿已经整理妥当。

    今天是周末,这时已过了中午,胡太太应该回来了才对。他下到六楼,按着房东的门铃。大门一开,他就听见客厅里的歌声。

    「阿宾,」开门的是胡太太:「进来啊!」

    「不用了,妳有客人。」阿宾看见客厅是一个女人拿着麦克风在唱歌,他说:「我要回家去了,还有莲莲托我还妳钥匙。」

    胡太太接过钥匙,拉着他说:「没关系,进来!我们家新买了卡拉OK!」

    阿宾进到客厅,胡太太介绍说:「这是我先生的妹妹,佩如,这是阿宾,住楼上的学生。」

    「胡小姐!」阿宾招呼着。

    佩如一边唱着歌,一边朝他摆摆手。

    「我老公和她老公一起去吃亲戚的喜酒,晚上才会回来。」胡太太说:「你吃过午餐了吗?」

    阿宾看见沙发前的小几上有几样小菜,还有啤酒,他摇摇头,胡太太拉他一起坐下,说:「来,跟我们一起吃。」

    阿宾真的是还没吃,便也不客气,动起筷子来了。这时佩如唱完了,换胡太太上去,佩如坐到阿宾旁边,拿了一个玻璃杯,帮他倒满啤酒,说:「别客气啊!」

    阿宾看她和胡太太的脸都有点红红的,再数数桌上的空罐子,看来她们已经喝了不少了。他说:「谢谢,我自己来。」

    胡太太唱完了,她们拱着阿宾唱一首,阿宾只好站起来唱,她们姑嫂俩人坐在沙发上又接着干杯。

    他们三人轮流唱歌,没事的人就在底下喝酒,情绪越来越高昂。

    到后来,大家都不免头重脚轻,胡太太甚至斜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这时佩如正在唱着一只英文歌,StayaWhile,又轻又柔的歌声十分迷人,阿宾站起来到她旁边,双手扶着她的腰,俩个人自然的摇摆起来。

    佩如大约廿五六岁,面貌可爱,而且身材美好,略为贴身的上衣显出饱满的上围,下身一条一片裙,时常不小心便露出一整条白皙的大腿来。

    阿宾的手在她的腰上不规矩的游动起来,她咯咯的笑着闪躲。

    阿宾渐渐逼近她,她还是快乐的唱着。后来阿宾的双臂将她的细腰围住,她只是蠕动着娇躯不让他贴紧,阿宾的手掌就在她的腰身附近活动,而且逐渐放肆的到处侵犯。佩如被他摸索得笑得更厉害了,软绵绵的身体一直摩擦着阿宾的敏感处,阿宾的手掌往下直溜,捧住了她的双臀,往自己搂来,俩人就贴在一起了。

    佩如将头靠在阿宾肩上,可是嘴里依然在唱着。阿宾腾出左手,从那一片裙的开口摸进去,首先接触到细嫩而发烫的大腿,他不忍释手的爱抚着,佩如又咯咯的笑起来,而且推着他想要逃走,阿宾赶快要拉她,结果俩人都跌倒在地上,佩如先爬起来,坐回到沙发上吃吃的笑个不停。

    她几乎是半躺着的,双腿却大喇喇的张开,那一片裙遮掩不住,也左右完全敞开,阿宾爬过去跪在她脚边,她仍然在笑着,脸蛋儿更红了。

    阿宾将头趴在她的粉腿上,看着她诱人的下半身,那裙子敞开之后,她等于只剩内裤遮掩了。她穿着一条乳白色的小三角裤,布面上有一些直条的浮纹,将她的私处衬托得又胀又鼓,阿宾伸出右手食指,在上面轻轻按了一下,她那肥嫩的地方就随着指尖凹下一点,阿宾觉得有趣,就到处不停的按着,直到最后按着了很重要的一点。

    「啊呀!轻点!」佩如星眸半闭,脸上堆着迷糊的微笑:「嗯……嗯……」

    阿宾改成用食指揉着,佩如仰起头,「啊……啊……」的浪哼。阿宾越揉越快,佩如的身体就直发抖,而且整个裤底都湿黏黏的,透出到布料外面。阿宾停止指头的攻击,双手执住她的三角裤,慢慢的往下拉,佩如的阴毛就跑出来了,她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便任由阿宾脱下她的裤子。脱下之后,她也不害臊,依然将双腿张得大大的,好让阿宾看得清楚。

    阿宾眼瞪得发直,面对着佩如美丽的阴户,越看越喜爱,就吻上去了。

    佩如意外的「啊!」了一声,然后就「嗯……嗯……哎……哎……」起来,还一直将阴户朝阿宾的嘴上挺,阿宾一个发狠,便尽往那颗小豆豆上舐。

    「哎哟……啊……啊……你……停一停……这……我会受不了……啊……嗯…不要了…哦……不要了……」

    阿宾弄了她一阵,才停下来,可是自己也满嘴浪水,狼狈不堪。佩如看到他好笑的样子,用手背捂着嘴乐个不停,阿宾不满的瞪着她,一面作出邪恶的表情,一面脱去自己的衣服。佩如充满兴趣的看着,当阿宾脱下内裤时,她看见那挺直粗大的阳具,不禁「喔!」的一声,讶异它的雄伟。

    她坐起身来,伸手拿住那鸡巴,一边看着一边套着,还将它翻上翻下瞧个究竟。阿宾被套得忍受不了,将她推倒回去沙发上,提着鸡巴就要插。

    「等等嘛……」佩如说:「我先脱掉裙子嘛……」

    她解开裙头一抽,那裙子就掉到地上了。阿宾将鸡巴对好,轻轻一用力就滑进了一大半,佩如双眉紧锁,担心的说:「好深啊……」

    阿宾还有一截在外面,并不管她,仍然一挺,便全部插进去了。佩如不知道是难受还是快乐,头往后直仰,张大嘴巴,吐出一长声「哦……」,看样子是满意的成份居多。

    阿宾将鸡巴很慢很慢的抽出来,她「啊……啊……」的抗议着那难忍的空虚,等抽到没有退路,阿宾又很慢很慢的一截截插进去,她则是「嗯……嗯……」的急着要他赶快。他就这样折磨着她,让她的浪水不停的流出,等到她痛苦的几乎要啜泣的时候,他才满意的快速抽插起鸡巴来,狠狠的干着她。

    「啊……啊……对……嗯……插我……不要停……啊……好舒服哦……插死了……美死我了……啊……好哥……好深哪……嗯……嗯……」

    她越叫越大声,把胡太太吵醒了,她虽然睁开眼,仍然醉意盎然。

    「哦……」她洞烛其奸的指着俩人,羞着她们说:「妳们……」

    她挣扎的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走回自己房间。

    佩如奸情被撞破,心里一急,而底下被阿宾插得正美,穴心儿一酸,「啊……啊……」的尖叫起来,高潮了。

    她刚完蛋,还在阿宾身下喘着,便催阿宾:「去插她……」

    「咦……?」阿宾不解。

    「去啊……否则她说出去怎么办?」

    这女人,原来要杀人灭口,将嫂子也拖下水。阿宾心里一阵好笑,她已经爬起身来,拉着阿宾要进胡太太的房间。胡太太房门没关,阿宾看见她趴在床上好像又睡着了。佩如一进去就七手八脚的去脱她的衣服,胡太太哪里曾睡着,她任由佩如将她脱光,才假意醒来说:「妳……妳作什么?」

    阿宾知道她在演戏,便笑吟吟的坐在床沿,佩如则紧张的执住她嫂嫂的双手,不让她再乱动,又叫着阿宾:「快啊……快上啊……」

    阿宾作势扑上胡太太,让鸡巴对准阴户,进去了一个龟头。胡太太扭着身体说:「不要啊……」

    佩如居然哄起胡太太来了:「乖……嫂嫂乖……马上就舒服了哦……不动……」

    阿宾终于进去了,而且立刻就快速的抽插不停,胡太太的戏就根本演不下去了。她刚才在客厅听着阿宾和小姑的香艳大戏,已经兴奋的汤汁直流,现在阿宾插得凶,她便搂起阿宾的腰,享受起来。

    佩如哪会知道嫂嫂和这男孩早有一腿,怕嫂嫂不满意,还谄媚的低头帮她着奶子。胡太太上下受到夹攻,怎么能受得了,「哇……哇……」的浪叫几声,竟然丢了。

    阿宾扔下胡太太,又朝佩如扑来,这时佩如早已将上身也脱光,一对35C的奶奶到处摇动,阿宾也没空去摸它们,将佩如按倒下来,「吱!」的一声,鸡巴又插进穴里。佩如的头晃荡在床外,心想嫂嫂也被干了,便放心的叫起床来,整间房都是她的浪叫声。

    「啊……啊……插死了……啊……唉呦……再深一点……啊……好爽哪……好哥哥……我要死了……嗯……哼……哼……啊呀……嫂嫂……妳……作什么……啊……啊……」

    原来胡太太坐起身来,凑和着佩如的淫水,用手指扣着她的肛门。佩如简直疯了,叫得更凶。

    「啊……好哥哥……啊……好嫂嫂……救命啊……我要死了啦……哼……哼……我……我……啊……死了……死了……」

    她不停的抽慉,浪水洒得满床都是,终于再次高潮了。阿宾连战俩人,无力再撑,腰眼一麻一抖,就「卜卜」的将精液射进佩如的身体里。

    佩如知道他泄了,只是无力的说:「完蛋了……我会怀孕……」

    阿宾爬起身来,也不理她,转身和胡太太吻起来,将她抱在怀里。

    过了一会儿,他轻声的说:「姐,我要回去了,开学前再来。」

    胡太太点点头,阿宾起身到客厅去穿回衣服,再看看佩如,她已经睡着了。

    阿宾又和胡太太再次吻别,上楼拿过行李,回家了。

    傍晚六点多,佩如的老公来到胡家,一进客厅,看到小几上杯盘狼籍,佩如的裙子又丢在沙发旁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关上门,着急的跑进里面,却在胡太太的房间门口看见不可思议的景象。

    他看见佩如和她嫂子俩人光溜溜的相拥而睡,这真是奇怪了,难道,这姑嫂俩人……刚才是在玩着磨镜的勾当。

    反正俩人都是赤裸的,他便大着胆子走近去看,自然,他是去看胡太太。

    他看见胡太太一身细皮白肉,小巧的乳房,结实的屁股,忍不住伸手偷偷摸了几下。老实说,佩如的身材比胡太太好得多了,不过,老婆是别人的好,胡太太对他而言,是比较新鲜的。

    他忽然把心一横,将全身的衣服全部脱光,那鸡巴早就被刺激得又直又硬,他躺到胡太太后面,将鸡巴从背后慢慢凑到阴户口,在那里钻着。

    胡太太在睡梦中感觉被插,穴儿很舒服,以为是老公回来,便骚浪的「嗯……」了一声,回头去看,却是佩如的老公。

    她这次真的吓一大跳,说:「建成,你……」

    建成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又指了指睡在旁边的佩如,胡太太便安静的瞪着他,他却抽插起来了。胡太太的一双眼睛从杏眼圆瞪被插成媚眼半闭,鼻子轻轻的哼着不敢发出浪声,真是肉紧极了。

    建成插了几百下,胡太太的穴儿「噗」的喷出一股水来,她高潮了。建成继续要插,胡太太阻止他,说:「别在这里……我们去小孩的房间……」

    她们轻轻起身,溜到隔闭房间,将门关上,也不开灯。建成将她抱起,撂起她一条腿,站着又干上了。

    「你……啊……胆子真大……」胡太太说。

    「嫂嫂不喜欢吗……」他一轮猛挺。

    「哦……喜欢……喜欢……哦……我老公呢……他不是和你……啊……一起吗……啊……啊……」

    「他去接小孩,给我钥匙要我先回来,」他说:「嫂嫂一边偷情……一边还会想着老公……」

    「哎呀……哎呀……那你要赶快……啊……啊……他……随时会回来……啊……好舒服……」

    「我不是正在快吗?」

    建成疯狂的插着,胡太太很快的又高潮了,她搂紧他在他耳边叫,建成一个不忍,跟着喷出阳精来。

    她们在黑暗中温存了一会儿,又捏手捏脚的回到主卧房,穿回衣服。胡太太到客厅将佩如的裙子取来,说:「你在这里陪佩如,我去收拾东西。我老公就快回来了,顾好你老婆,你不想便宜他吧?」

    说完,她带上房门出来。才到客厅,就听到门铃声,她开门一看,胡先生带着孩子回来了。

    她扑到老公怀里,撒娇说:「老公……想死你了……」

    胡先生满足的搂着妻子,走进家门。

    少年阿宾系列~表妹孟卉

    快要过年了,阿宾在家里忙着帮妈妈整理打扫环境。这天下午,妈妈吩咐他送一些年货到板桥姑姑家。

    「阿宾!」妈妈说:「路上小心点。」

    阿宾答应着,骑上妈妈的50cc小摩托车,往板桥去了。

    到了姑姑家,姑丈上班不在,姑姑正客厅在抹地板,她招呼阿宾进屋,阿宾将年货交给姑姑,说:「妈要我送这个来!」

    「哎呀!」姑姑说:「自己人客气什么嘛?」

    「又不是什么大礼,您收起来吧!」阿宾进到客厅,一边脱着鞋子一边问道:「孟卉呢?」

    「她在二楼房间,她爸爸新买了一部任天堂给她,整天打个不停!」姑姑说。

    「那我上去找她!」说着便往楼梯上爬。

    孟卉是姑姑的独生女,今年才国中一年级,还是贪玩的小女孩。

    阿宾爬上二楼,来到孟卉房间门外,他打算吓唬吓唬她,就轻轻的转开门钮,突然推开门,大喊一声:「哗!」

    房里面的孟卉果然吓了一大跳,并且从床上跃起来,将身体转向背对门口,双手忙乱的在膝间抓着什么,一时之间紧张失措,那东西硬是提不动,原来是一件三角裤,那条内裤卡在大腿根处间穿不上来,露出白皙皙的小屁股。

    这丫头刚才正在抚摸自己的阴户。

    阿宾比她还吃惊,站在门口吶吶的说:「孟卉..妳..在做坏事..」

    孟卉涨红了脸,恼羞成怒,骂道:「死表哥!你进来不会先敲门啊!」

    阿宾走进去,关上门,说:「我又不知道妳在..」

    孟卉眼底噙着泪水,终于「哇!」的一声,摀着脸哭起来了!

    阿宾这可慌了,跑过来揽着她,柔声的说:「别哭嘛..我什么都没看到..」

    孟卉依然哭个不停,阿宾又说:「孟卉乖..不哭..再哭妳妈会听到哦..」

    这句话果然有效,孟卉收起哭声,但是依然抿嘴抽噎着。阿宾将她搂在怀里,努力的安慰她,孟卉一直低着头,阿宾说好说歹,她始终泪水流个不停。

    「表哥..」她后来说:「你会不会笑我..?」

    「我笑妳做什么?」阿宾说:「小卉长大了嘛,疼爱自己是正常的事。」

    「可是..」孟卉说:「你刚才也说那是坏事..」

    阿宾说:「我跟妳开完笑的,我..我也会自慰啊!」

    「真的?」

    阿宾指天发誓,说他十岁就会自慰,孟卉半信半疑,不过总算不再哭泣。

    阿宾仍然搂着她,说:「来!哥哥看看,几个月不见,妳漂亮很多哦!」

    孟卉害羞的笑着,说:「你骗人!」

    阿宾只好再发一个誓,又哄了半天,孟卉终于开心的笑起来。

    「来!」阿宾扶她起来:「将裤子穿好!」

    孟卉红着脸把三角裤拉好,阿宾看着她臀部翘起的弧型,心里面想:「小女孩真的长大了!」

    「表哥..那我问你..」孟卉说:「像这样..会不会..把自己弄坏?」

    「咦?」阿宾说:「怎么会弄坏?妳别乱想!」

    「可是,人家和以前不大一样耶!」

    「怎么不一样?」阿宾问。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不一样。」孟卉说。

    「这样好了,」阿宾说:「我帮妳看看,就知道有没有不一样!」

    「我才不要!」孟卉又羞红了脸。

    「我是哥哥嘛!」阿宾说:「哥哥看一下没有关系的!」

    孟卉扭扭捏捏,反正不要,阿宾就说:「不然我先给妳看看我的好了!」

    孟卉更急了,说:「不行!不行!..那..好嘛..我给你看..你不可以欺负我哦..」

    阿宾作了保证,他让孟卉张腿坐在床上,他跪趴在床沿,看着表妹的下身。孟卉方才虽然穿回内裤,一条短裤还抛在旁边,阿宾望着她又白又嫩的大腿,米色三角裤所包裹的阴阜已经有点贲起,同时闻到少女淡淡的幽香,十三岁的年纪,生涩的果实正在慢慢成熟。他伸手去扯那三角裤,孟卉又拧了一阵,半推半就的,才让他脱去。

    阿宾趴到孟卉的双腿之间,和小阴户离不到十公分的距离,看得清清楚楚的。

    孟卉刚开始发育,私处长出疏疏短短的几根毛,外阴还紧闭着,阿宾用指头在上面慢慢的划来划去,孟卉紧张的去抓他的肩膀。

    「这是大阴唇,」阿宾说:「这里会再长大长厚,而且再大的时候,可能还会慢慢张开,知道吗?」

    孟卉点头应着,阿宾用食指和拇指将大阴唇一分,就露出里面红红的嫩肉。他再将食指轻轻的点在肉上,略略一钻,说:「这是小阴唇,也是会长大,这里会敏感对不对?」

    孟卉已经在玻а垡а溃闱康挠ψ潘担骸膏牛?br />

    阿宾的指头又深入了一点点,说:「这已经是里面了,妳疼爱自己的时候可别太进来,不然真的会弄坏。」

    孟卉急短的喘起气来,小胸脯快速起伏不定。阿宾抽出手指,眼睛看着孟卉的反应,同时将指尖移到最敏感的地方,轻轻地点在小肉芽上面。

    「啊..」孟卉忍不住叫了一下。

    「这是阴蒂,」阿宾说:「揉这里的话会很快乐,对不对?」

    他一边问一边揉着,孟卉的双手已经失去力气,仰倒在床上,脸上满是恍惚的表情,阿宾追问着:「舒不舒服?」

    孟卉被揉得花枝乱颤,连忙说:「舒服..很舒服..」

    阿宾方才吓断了孟卉自慰,现在努力的弥补她,他不停的爱抚着小穴,空出的一只手也在她胸前隔着上衣摸着小乳房,孟卉没曾经验过男人,快感连连不断,不一会儿,便将阿宾的手指喷得水淋淋的。

    「哥..好表哥..啊..啊..你好会摸啊..小卉..好舒服啊..哦..哦..怎么会这样好..啊..啊..」

    「哥哥让妳飞上天好不好?」

    「好..好..哥哥..再疼我..啊..啊..小卉要死了..啊..啊..我要死了..喔..喔..死了呀..」

    孟卉抽慉不停,显然高潮了。阿宾待她浪声停歇,爬上床侧躺在她旁边,孟卉转身投进他怀里,阿宾怜爱的说:「美吗?」

    孟卉点点头,阿宾说:「那..刚才把妳打断的,不欠妳了哦!」

    孟卉不依的说:「我又没说你欠我!」

    阿宾笑着看她,孟卉慢慢闭上眼睛,阿宾识趣的去吻她的小樱唇。孟卉当然也没接吻的经验,阿宾带着她,舌头在她的嘴里翻搅着,孟卉一直闭着眼睛,一副陶醉的样子。

    阿宾开始逐粒剥开她的上衣扭扣,然后在她胸前游走一阵,又伸手到她背后要去解她内衣,却扑了个空,这小妮子竟然穿的是开前胸罩,阿宾弄了半天不知如何处理,孟卉嘴上和表哥Kiss着,自己熟练的用手一按,两个罩杯就「啪!」的向左右分开了。

    阿宾温柔的摸着,那乳房才只有肉包子大小,乳尖一点点,他停下了吻,转头去看。小小的山丘在胸前隆起,形成可爱的碗型,顶端两点粉红的相思豆,正在告诉阿宾她的青春无瑕。

    「最近都会很痛欸!」孟卉说。

    「当然啊!」阿宾说:「妳一直在长大啊!」

    阿宾低头含住粉红小豆,那乳头早就已经挺得发硬,他用舌头轻舐着,又用双唇不停的上下吮动,孟卉搂着他的头,快乐的娇啼起来。

    「喔..喔..嗯..嗯..」

    阿宾吻过了乳房,继续往下一路吻去,温柔的用舌头走过肚脐、小腹,又来到孟卉的阴户。这次旧地重游,熟门熟路的,伸舌便朝阴蒂舔去,孟卉哪知道连这里也会被吻,第一次面临这么肉紧的场面,而且那种美妙的感觉和自慰真的太不相同了,不禁「啊!啊!」大叫,阿宾连忙停下,说:「小声..孟卉..」

    孟卉忍了忍,还是「哼..哼..」的哽咽着,阿宾不敢太过于刺激她,便从阴唇先来,轻轻的舐动。孟卉捉了一只枕头压住自己的脸,免得又叫出声音,阿宾顺着肉缝耐心的吻着,等到孟卉的反应热烈起来,才又尝试去吮那嫩芽,这次孟卉没那么激动了,她挺摆屁股,享受并且欢迎表哥的舌头,浪水大量的涌出,阿宾来不及吃,有一些便沿着屁股缝流下来。

    阿宾也真作怪,将孟卉翻了身,要她翘起屁股,孟卉乖乖的做了。阿宾伸长舌头,像吃冰淇淋一般的从阴蒂、划过阴唇,直舔到她的肛门,害得孟卉这边骚痒得「咯咯」笑起来,他反正到处乱吻乱吸,把个表妹搞的酸软无力,才满意的回来含着阴蒂,专心的舔弄起来。孟卉美到极点,一直扭动腰肢想要躲开,可是下半身被表哥牢牢的抓着,终于逃避不过,再度高潮了!

    「表哥..哦..哦..弄死妹妹了..啊..啊..」

    她的骚水向后直喷,弄得阿宾满脸都是,阿宾也不介意,还是凑着嘴吃到她高峰过完,才取来面纸将脸上的浪渍抹去。

    孟卉浪完了躺在床上,娇软无力,阿宾知道她没那么快恢复,就让她好好休息不再吵她。孟卉喘过一阵,也爬不起来,还是满脸茫然。阿宾帮她取来内衣内裤,递给她穿上,问她:「小卉骚够了没有?」

    孟卉疲倦的撒娇说:「哥哥笑人家..」

    阿宾再帮她穿回上衣短裤,说:「休息够了赶快起来哟,我是要来找妳打电动玩具的,姑姑说妳们刚买了任天堂。」

    孟卉又慵懒的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才撑起身体,他问阿宾说:「表哥有打过任天堂吗?」

    「没有!是不是接电视的那一种?」

    「是啊!」孟卉从桌下取出一部游戏主机,说:「很好玩的,我们来打超级玛利好吗?我教你!」

    孟卉将主机和电视连结好,俩个人就开动双打起来,房间另起了一番吵闹。

    「表哥!快去吃那个菇..小心..那只龟来了..跳..跳..吃花吃花..打它..对..一直打..」孟卉很热心的教起表哥。

    「孟卉!阿宾!别打疯了!」姑姑推门进来,说:「阿宾我拨过电话给你妈了,今晚在这里吃完饭再回去,已经煮好了,马上来吃!」

    「好的!」阿宾和孟卉响应着,手上的钮仍然按个不停。

    「快来啦!等会儿再打!」姑姑催着。

    她们只好悻悻然的先停了机,下楼吃饭,俩人草草扒了几口,丢下碗筷,说:「吃饱了!」,然后又奔回楼上去开打。

    这回打了两个多小时,十分尽兴。后来,阿宾说他想回去了,孟卉不舍的揽着他,说:「那哥哥明天还要来哦!」

    阿宾吻了吻她,俩人对视着,阿宾忽然问:「小卉妳要不要看看我?」

    「什么?」孟卉不解。

    「看看这个啊!」阿宾牵她的手去摸自己的裤档。

    「我..我..不敢..」她说不敢,可没说不要。

    「哥哥看过妳,也应该让妳看一看才公平!」

    阿宾解开裤带,褪下裤管,然后又将内裤拉下,露出黑黑的阳具。孟卉不好意思的看着,阿宾要她蹲下,好看得仔细。

    「好多毛啊!」孟卉蹲下来说?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