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情短篇合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岳母美丽的屁股

    第一章小姨陈玉菁

    我十六岁时进入高一,由于学校离家比较远,所以我搬到小姨家去住。小姨是我妈妈的妹妹,今年二十四岁叫陈玉菁,我妈三十一岁叫陈玉珍。我妈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妈大二岁,三十三岁叫陈玉珠。小姨是一个银行职员,不知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结婚。

    我对我妈妈的恨也延续到她家人的身上,所以我决定连她们也一起报复。

    大约是五月底,天气真的很热。那天我回家,小姨问我:「学习好吗?」

    「还行就是功课多了点。」我回答道。

    这时我发现小姨今天穿了件新睡衣,有一些透明,睡衣里面小姨穿着粉红色的胸罩和内裤,我的小弟弟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

    回到房间后,我躺在床上开始制定姦淫小姨的计画。由于是第一次,没有经验,所以我决定用安眠药加酒来灌倒小姨,然后再插她的**。我从药房买了一瓶安眠药,又从酒柜里找出一瓶葡萄酒。我将安眠药放入酒瓶中直到全部溶解。

    晚上,小姨回来了。

    「小姨,我考了全班第一。」

    「太好了,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小姨高兴的摸摸我的头。

    「小姨,我们庆祝一下吧!」

    「好啊!」

    我见机会来了,就拿出准备好的酒给阿姨倒了一杯:「小姨,平时你对我太好了,我敬你一杯!学校规定不能喝酒,所以我用可乐代替。」我拿起可乐做了个干杯状。

    「丰丰,真是好孩子。」小姨高兴的看着我。

    在我的夸奖和恭维之下,平时不胜酒力的小姨竟将一瓶酒都喝光了。小姨醉倒在沙发上,令人兴奋的时刻终于来了。

    我将小姨抱回到她的卧室,三下五除二的把小姨脱了个精光,小姨平躺在床上,所有的地方都一览无馀。高高的**、红晕的**令人爱不释手。我用力搓捏小姨的**,慢慢的小姨发出了呻吟声,这时我的小弟弟像一个巨人般的挺立在身前。

    我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小姨的下身,没想到小姨下身的毛又密又黑,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她的**。两片粉红的**一张一和的,好像在说:「快来吧!我需要你。」

    我把手指插进**里面,好温暖,舒服极了。我开始不停的插小姨的**,嘴巴舔着**。这时小姨的**里流出了**,味道咸咸的有点骚,但我很喜欢这种味道。

    我不停的吃着**里流出来的**,可是却越流越多,流得满床上都是。小姨的**已经够湿润的了,我将我十二寸长的**对准小姨的**猛的插了进去。

    「啊……啊……」小姨几乎叫了出来。

    我的**直贯到她**的最深处,都顶到了子宫。

    「啊……啊……好痒啊,**好痒啊……」小姨一边扭动身子一边呻吟道。

    小姨的**真的好舒服,也许小姨是处女,所以**特别的紧,夹的我的小弟弟好舒服。也许是酒的作用,小姨开始**了:「啊……快点插……我的……**好难受……亲丈夫……亲……哥哥……快点来嘛……」

    我开始来回的抽动我的**,我的**在小姨的**里来回摩擦,每次都顶到她花心。

    「亲哥哥……好丈夫……妹……的穴……舒服……用力……花……心都……你……插碎了……妹妹……要上天……了……啊……啊……啊……」

    「哥哥的……大**……好棒……啊……啊……菁菁……的**……啊……好满足……啊……」平时端庄和蔼可亲的小姨,竟然**叫得这么厉害。

    经过百馀下的抽送,小姨的**里越来越热,阴精像洪水一样涌出,把我的**弄的好痒好痒。小姨的淫液流得满床都是,好不惊人。突然间,我腰间一麻……

    「要shè精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精关一松,把很多种子全部射入了小姨的子宫里。

    我要它们在小姨的子宫里长大,我要小姨为我生女儿让我操,我要她们永远承受**的折磨。

    小姨的子宫拼命的吮吸着我的jīng液,一滴也没剩下。这时小姨无力的躺在床上,继续享受着这梦中的**。看着小姨**里正在流出的阴精和我乳白色的jīng液,我那还插在小姨**里的**又再次变的巨大。

    「小姨,今晚我要好好的享受你!」就这样,我一次次的将jīng液注入小姨的**里,直到三点多,我再也无力shè精为止。

    今晚我共射了五次,而小姨大概有十馀次**,把我满足得站起身来,看着小姨那被我干到紫红色、还略有些红肿的**和**,心里满足极了。我擦干小姨身上和床上遗留的我的jīng液,回房睡觉去了。

    第二天我起来时,小姨已经在做早饭了。

    「阿姨,你昨晚喝醉了。」

    「丰丰,谢谢你扶我进去睡觉。」

    「阿姨,你昨晚睡得好吗?」

    这时小姨的脸变的很红,「很好很好。」小姨连忙回答道。

    我想小姨是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这样有利于我进行第二步计画。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我将安眠药放在小姨晚上的牛奶中,就这样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插小姨的**,最多的一晚我洩了六次。小姨的**和子宫,每晚都装满了我的jīng液。我还拍了一些小姨**和**向外流骚水的照片,以便留做纪念。

    终于,我希望的事发生了。一天我放学回家,看见小姨正在厕所里呕吐,还发现小姨买了一大堆话梅回来。

    「阿姨,你身体不舒服吗?」

    「不知为什么,最近老是恶性想吐,还特别想吃酸的东西。」

    我心中狂喜:「原来你这个**怀孕了,而且还是你外甥的孩子,看你以后有什么脸见人!我要让你成为我的奴隶。」

    小姨没结过婚,所以从没怀过孩子,当然现在也不会想到自己怀孕了。为了确保小姨已经怀孕,我将早已准备好的检测是否怀孕的试纸沾取了小姨的尿液,果然成阳性……小姨真的怀孕了。

    终于到了实行最后一步计画的时候了,我要彻底的摧毁小姨的女性尊严。星期六晚上,我告诉小姨要考试了,我要复习功课。小姨见我这么用功,很是高兴。转眼间8点到了,通常这时小姨会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看电视。我打开小姨的房门走了进去。

    「你有什么事吗?」小姨疑惑的望着我。

    「有,有很重要的事。」我猛的冲了上去,将小姨按倒在床上,并开始扯她的衣服。

    「你想干什么!」小姨一边尖叫,一边想站起来。可是我有力的把她按在床上,让她无法动弹。

    「小姨,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间房内,同时还在扒她的衣服,你说我想干什么?说的好听一点,是想和你**;难听的么,就是强姦。」

    「我是你阿姨呀,你不能这么做!这是不道德的,这是**。」小姨尖叫着,同时不停的扭动身体想摆脱这种状况。

    「小姨,别装做贞洁烈女了,你下麵的**真的好骚好多汁,有这么一个宝贝,不用多可惜啊!」

    「你……你……」小姨气的说不出话来。

    「小姨,最近一个月,你是不是老是梦到和别人**?是不是每次起床,都发现**流得满床都是?」

    小姨震住了:「你怎么会知道?难道是……」

    「不错!那个和你**的就是我。而且不是在梦里,而是真的。小姨,插你的**真是太爽了!」

    小姨刚才还不停扭动的身子一下子停住了,她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嘴里唸叨着:「我都干了些什么?我和我的亲外甥发生了关系,我竟然**,我以后怎么见人呐!」

    这时小姨的衣服已经被扯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内裤,我开始在玩弄小姨的**了。

    我起身走到小姨的身前,蹲下身子开始隔着内裤玩弄起她的**:「对了小姨,我还忘了告诉你一个喜讯,你已经怀孕了,而且是我的孩子。怎么样?为外甥生孩子是不是很刺激?」

    小姨的身子不停的抖动,眼睛里流出了泪水:「我前世做了什么孽?竟然会被自己的外甥姦污,还怀了孕,我以后……我可怎么办啊!」

    「小姨,别这么难过嘛!这个孩子是我们爱的结晶,你就要做妈妈了,应该高兴啊!再说,你也不会是唯一和自己亲戚发生关系的人,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家里所有的女人都被我玩过,让她们都成为我的老婆,都为我生孩子。我不仅让你为我生孩子,而且要让你为我生的女儿让我操,为我生孩子。我要你变成一个母狗情人、一个**妈妈、一个**女人!」

    「天呐!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外甥,你简直是个魔鬼!」小姨已经泣不成声了。

    「小贱人!你现在骂我,等一会保证你欲仙欲死,夸我还来不及呐!」我从内裤边沿把手指插进小姨的**里来回的抽动,不一会小姨的**里就流出了浪水,把整条内裤都弄湿了。

    「小姨你看,你的**好多汁啊!你天生就是一个**的女人,就该被姨侄人上。」

    小姨咬着牙,努力使自己不发出呻吟声。

    「看你还能忍多久?」我要彻底摧毁小姨的防线。

    我将小姨的内裤扯了下来,开始用我的嘴对小姨的**发动攻势。我用牙齿轻咬她的**、用舌尖添她的阴核、用嘴吮吸着小姨的淫肉。这时我正玩得起劲,小姨的**也变得硬硬的,小姨的骚水越流越多,我都来不及吃了,有些甚至喷到我的脸上。

    「啊……啊……」小姨终于忍不住了。

    我知道小姨的**里一定是洪水氾滥,痒的难受,我把大**拿了出来,但并不马上插进小姨的**,而是在**上摩擦。

    「丰丰,小姨好难受,我要……」

    「小姨,你要什么啊?」

    「丰丰……别再羞辱……阿姨了……快……快插……进来吧……阿姨身……体……里好像有……虫子……在爬。」

    「小姨,你到底要什么?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

    「丰丰……阿姨……要你的……大**插进……我的**……我要你们干阿姨……阿姨要要**。」

    「小姨,那以后我们之间……」我话还没说完,小姨已经抢着回答道:「阿姨以后都听你的,你想怎么干都行,你让任何人玩阿姨阿姨都愿意,我愿意为你生孩子,为任何人生孩子都行。」

    小姨终于被我征服了。我的大**一下子贯穿小姨的**,直抵子宫。

    「啊……啊……啊……」小姨愉悦的叫了出来。

    我开始猛插起来,每次都撞击到小姨的子宫,而且一次比一次深。

    「好……舒服……**……好充实啊……亲哥哥……亲丈夫……你好棒……啊……干得……妹……妹快……上天了……啊……穴花心……都快……被你……顶碎了……我是个……骚女人……我……爱……被……人上……亲哥……哥……我好……爱……你……啊……」

    小姨被我插得欲仙欲死,淫声浪语不断。大约插到七、八十下,快失去知觉的小姨,**里骚水一阵阵的涌出来,越来越多,小姨的**来了。

    「小姨……不……行……了……我要……洩……了!」小姨尖叫道。

    小姨的淫液一滴滴的流到床上,沾湿了一大片床单。**后的小姨一动不动的躺着,满脸羞红,兴奋不已。我那插在她**中的**依然粗壮,丝毫没有洩精的感觉。这样大约静止了一分钟,我又开始来回抽送,大**继续**小姨的**。

    「亲……哥……哥……你的……大鸡……巴好……厉害……怎么还……那么硬……妹……妹……要被……你插……死了……」

    大概当小姨第四次**时,我忍不住要射了:「小姨,我要射了!」

    「快点射……进来……阿姨的……**……我等不及……了……菁菁要……吃……丰丰……的精……液……」

    小姨不断用淫荡的话刺激我,终于一股热流直射小姨的子宫。

    「啊……烫死……我了……丰丰的jīng液……好厉害……妹妹受不了了……」小姨的**拼命的吮吸着我的大**,而子宫却大口大口的吃着我的jīng液,一滴也没剩下。

    我从小姨的**里拔出已经软下来的**,看着小姨**里的浪水如泉般涌出,而小姨则满足得一动不动。这个晚上,我一直从八点干到凌晨四点,小姨不知洩了多少次。

    当我结束时,小姨已经不成人型了。长发散乱的披在肩上,**上佈满了齿痕,而**则肿得发紫,还在不停的流着骚水。

    第一次狂欢圆满结束了。

    从那天以后小姨完全变成了个**的女人,我规定她回家后不准穿衣服,必须全裸,这样更便于我**,我不在家或者是我不和他**的时候,她都把按摩棒插在里边做家务,而且主动的为我**。

    小姨和我几乎每天都**,有时一天会干三、四次,直到我们都无力为止。小姨也向我提出,以后不愿再做我的阿姨,而要作我的情人或者干脆嫁给我。我只能敷衍她,因为我还有更大的计画。

    这样**了大概十个月后,小姨陈玉菁终于生下了我的第一女儿——陈丰菁。看着这个既是我女儿、又是我表妹的孩子,我真是高兴。

    第二章大姨陈玉珠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我和小姨十分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看着我们的女儿一天天的长大。我们计画在孩子适当的年龄时,由我这个父亲兼表哥给她开苞。

    小姨因为工作需要出差一个月,我没了取乐的物件,真是好无聊。小姨刚走,我正为着一个月犯愁呐!哪知机会上门来了。

    期末考试结束了,表妹因为考的不好,所以被大姨陈玉珠狠狠的骂了一顿,而且把她送到他海员父亲那里,表妹从我这里走的时候竟然把家里钥匙忘在我这了。

    大姨陈玉珠今年三十三岁,长的白白净净的,我早就想上她了,只是没有机会,这下可好了。姨丈是个海员,一年才回来一次,所以大姨一定很寂寞。

    想着那美妙身体,我的小弟弟变得又粗又壮我找了个藉口去大姨家吃晚饭,晚饭后,大姨陈玉珠正背对着我洗碗。

    我一见机会来了,就冲了过去。我撕扯她下身的裤子,扯下大姨她上身的衣服。

    「你干什么?!」大姨陈玉珠被我的举动吓呆了,当她反应过来时,全身已是一丝不挂。

    我用抹布塞住她的嘴,将她绑在卧室的床上。虽然大姨奋力挣扎,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嘿嘿。让我看看我的大姨陈玉珠是个怎么样的**!」

    我拉出早已沸腾的大**,对准**狠命的一插,我觉得好像已经撞到了子宫。大姨陈玉珠痛的直流眼泪,嘴里不知叫些什么。我开始抽送起来,每一次都直抵**的最深处,我的阴囊撞击着大姨的屁股。慢慢地,**开始湿润起来,骚水不断的向外流。

    我知道她已经进入了状态,我将绳子解开,并拿掉了塞在她口中的抹布。这时的大姨非但不反抗,反而努力的迎合我,使我的**能插得更深,口中还不断的发出淫声浪语,好不**。

    「啊……啊……好舒服……亲丈夫的……大**……好厉害……插的……妹妹快……升天了……对……用力再……用力……花心都……快碎……了……再深一点……妹妹爱……死……大**了……我……喜欢……被强姦……姨侄……快来插……大姨的……**……我要……你的……**……」

    平时十分严厉的大姨,变的好淫荡。所以女人只要被男人插过后,不论是谁都会变的一样**。大约插了十五分钟,当大姨的第三次**来临时,我忍不住也shè精了,大量的jīng液喷射入她子宫。而大姨显得十分的兴奋,狂叫不已。

    我抽出了**,将大姨的双腿架在肩上,**大力插入大姨的**中,疯狂的来回抽送,好像要把大姨的**插穿一样。

    「看大姨你整天一副贞妇样,怎么这么淫荡!我插死你这个荡妇!」

    这时的大姨身体不停的抖动,口水顺着嘴角流到床上,满脸既痛苦又欲仙欲死的样子。

    「求求你用力插我啊,我是你的xìng奴隶,你是我的主人,随你怎么样做都行。」大姨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就这样,又一个女长辈沦陷于我的魔掌之下。那个晚上,我除了插她的**外,还要她给我**和肛交。到凌晨三点,大姨的口中、肛、**中都不停的流着我的jīng液和她骚水的混合物。

    在那天之后,我几乎一有空就去和大姨**,每次都搞得她大洩而败。从那次以后,大姨好像变了个人,无论什么事都听我的。在家里她一般不穿衣服,我不在家或者是我不和他**的时候,她都把按摩棒插在里边做家务,而且主动的为我**。

    三个月后,大姨告诉我她怀孕了,要去打掉,我凶恶的说不,大姨说那怎么办,丈夫会发现的。

    「我现在没把你当大姨,只把你当做一个女人而且。是贱女人!我现在只想插你的**。从那天起,你不仅是我的大姨,而且也是我的情人,要不干脆就作我的小老婆吧!我要你天天陪我上床,就是要大姨你给我生儿育女。对了,忘了告诉你,小姨玉菁已经是我的人了,而且还生了我的女儿。」

    「什么?玉菁她已经被你……还有了女儿……」

    「不错,我还准备让小姨为我生的孽种女儿将来继续给我生孩子呢,大姨你也不例外啊。你和姨丈离婚,以后大姨你就是我的母狗,离婚后就不怕别人知道了,乖乖的呆在小姨玉菁家里生下姨侄的孩子。」就这样大姨成为我的xìng奴隶,大姨和小姨再成为我床上的姐妹。

    十个月后,大姨陈玉珠生下了我的女儿,起名叫陈丰珠。

    第三章妈妈陈玉珍

    暑假我一回到家里,就开始盘算怎么实行我的淫母计画。

    晚饭后,我在妈妈睡前喝的牛奶中分别放入了一点春药和安眠药。据卖药的说这种药可厉害了,一点点就让人受不了。等到了十一点左右,表演要开始了,我取出摄像机,准备拍下着精彩的一幕。

    我走进妈妈的房间,而我在门口放上摄像机偷拍。这时妈妈睡得像个死猪,对外面的声音丝毫没有反应。我先是凝视了一会妈妈,然后突然冲上去,飞快的将妈妈的衣裳褪去,转眼间妈妈被脱的一丝不挂。

    粉红的**、坚挺的小腹以下是一片乌黑的草地,而那最令我向望的**则是红红的,不像A片中的那些女主角是黑色的。

    我开始抚摩妈妈的身体,双手不停的玩弄着妈妈的**,时而轻捏、时而重重的搓揉。妈妈不一会就开始呻吟了,我进而开始攻击妈妈的下身。

    我先是将一个手指插入妈妈的**中来回抽动,另一只手则不停的攻击妈妈的阴核。妈妈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开始进入状态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妈妈的**里开始流出了骚水,而且越来越多,床单被弄湿了一大片。最后的时刻到来了,我抽出手指,换上早已涨得发紫的大**,一口气贯穿而入。

    「啊……啊……啊……」妈妈尖叫道。

    也许是太长时间没有被人插穴的关系,妈妈显得很痛苦。但是随着我的抽动,妈妈的痛苦变成了快乐,嘴里还淫声浪语不断:「用力……再用力点……好舒服……大**……插的我……快上天了……珍珍……的**……要大**……**……好舒服……啊啊……不行了……我要洩了……不行了……」

    这时我也到了**,开始shè精了。我们两人同时到达**,真是太完美了!妈妈的**中不停的流出我的jīng液和她阴液的混合物,脸上微红,一副荡妇的表情。

    我开始收拾我们留下的浪迹,等一切都收拾到原样后,就回房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妈妈并没有发现昨晚的事,还是像平常一样。

    在这十馀天里,其中有十天是被我下了药的,并且在最后一天的早上,我在垃圾筒里发现了妈妈的卫生巾,但上面却是一点血迹也没有。原来妈妈预算月经该来的时候,月经却没有来,也即是说,妈妈可能怀孕了。算起来,我与妈妈**的**期间,正好是妈妈的排卵期。

    知道妈妈怀孕后,我假装特别听妈妈的话,妈妈也特别的高兴。

    我心里暗暗忖道:「哼!别高兴的太早,以后有够你受的!」

    一个月后,我从同学家回来,进门后看见妈妈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眼睛直愣愣的望着茶几。

    我走近一看,原来有一张化验单,再仔细一看,原来上面说妈妈已经怀孕了。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喜讯,妈妈终于有了我的孩子!妈妈这回她可是没脸见人了,以后她就是我的了。

    「妈妈,你怀孕了?这可太好了!你知道这是谁的孩子吗?」

    妈妈呆呆的唸叨:「怎么可能?我已经好久没有……了,怎么会有孩子?也许是医院验错了吧!」

    「不,妈妈医院没验错,你是怀孕了,而且我还知道是谁让你怀孕的。」

    妈妈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抓着我问道:「你知道?快告诉我。」

    「妈妈,别急嘛!你看完这圈带子后就会明白的。」

    我拿出拍摄妈妈和我**的录影带放入机器中,电视画面中出现一男一女**的情景。

    「丰丰,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还拿出来看!」妈妈骂我道。

    「妈,别急,先看清楚画中的两个人是谁。」

    「啊……怎么……会是这样……我……怎么会……」当妈妈看清楚画面上是她和我时,她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

    突然妈妈跳了起来,一把抓住我:「这带子从哪裡来的?你怎么会有?上面的事是真的吗?」

    我一把将她推倒在沙发上,面带微笑的回答道:「当然是真的了,这是我暑假的那十几天里拍的,主角当然是你和我。这一段时间里,我在你喝的牛奶里放了药,所以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干。我操你的时候你够骚啊,每次都流了一床的骚水。当然,你现在怀的孩子是我的了。」

    妈妈整个人呆住了,一动不动,嘴里默默唸叨:「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这样?我该怎么办?」

    「因为你,爸爸才会死的,我这是报仇。怎么样呀?**的滋味一定很刺激吧!妈,你也别想不开,女人嘛,陪谁上床都还不是一样?只要大家都开心就行了。你既多了个女儿、也多了个孙女;我多了个妹妹,又多了个女儿,大家应该高兴嘛,等女儿长大后,我还准备让她再给我生个不知道是女儿还是孙女的孩子呢。」

    妈妈还是一动不动,眼泪沿着脸颊流了下来,看上去真可怜。不知不觉,我的小弟弟又翘了起来,顶的我好难受,我像头饿狼般的朝妈妈扑过去。

    妈妈起先还想抵抗挣扎着,不让我脱她的衣服:「不要这样……你……快走开……我是你妈妈。」但是毕竟力气有限,不一会就被我压在沙发上。

    我用从地摊上买来的玩具手铐,将她的手脚都铐在茶几上。妈妈用力挣扎,可是一点都没有用,于是她开始恳求我:「丰丰,你不能这样,我是你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不要一错再错,我们不能发生关系。放了妈吧!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我骑在她身上,一边解着衣服一边笑道:「我现在没把你当妈妈,只把你当做一个女人而且。是贱女人!我现在只想插你的**。从今天起,你不仅是我的妈妈,而且也是我的情人,要不干脆就作我的小老婆吧!我要你天天陪我上床,再给我生儿育女。对了,忘了告诉你,小姨玉菁和大姨玉珠已经是我的人了,而且还生了我的女儿。」

    「什么?玉菁和玉珠她们已经被你……还有了女儿……」妈妈刚刚还在挣扎的身体忽然停了下来。

    「不错,我还准备让姨妈们为我生的孽种女儿将来继续给我生孩子呢,妈妈你也不例外啊。」我邪恶的笑着说妈的身上已经被我脱的精光,看着这美妙的身体,我真的好高兴,我终于要在妈妈清醒的时候玩妈妈了,我的愿望就要实现了。我拿起我的大**,对准妈妈的入口处狠命的一插。

    「啊……啊……丰丰你不……能……这样……」她到现在还在顽抗,不过没关系,等一会就让她求我插她。

    我用力的向**的最深处挺进,每一下都直抵子宫。妈妈痛得惨叫不断,双手紧紧的抓住沙发,完全是被强姦的样子。随着我抽送次数的增多,**变得润滑了,骚水也在不断的向外流。

    这时妈妈看上去不再那么痛苦了,反而有些舒服的样子,但她竭力克制住自己不发出声音。

    「看你还能顶多久!」

    慢慢的,她的呻吟声大起来,脸色也越来越红,看来妈妈快顶不住了。

    「啊……啊……好舒服……**被插……的好爽……儿子……**好厉害……插的……妈……妈要……上……天了……用力……再用力……插的深一点……啊……顶到子宫了……我喜欢……被儿子插……我是个淫妇……啊……我愿意为你生下孩子……啊……不行了……要洩了……」

    话音未落,我只觉得一阵阵热浪朝我的**涌来,我再也忍不住了,将我的jīng液全部射入妈妈的子宫。

    **过后的妈妈,无力的躺在沙发上不停的喘息:「阿丰,快放开我,你已经达到目的了——我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给姦污了。」

    「妈,别急嘛,这才刚刚开始呢!刚才你可够骚的,我看就连妓女也自歎不如。说到底,你生来就是儿子的婊子。」说着,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电动**,对准妈妈的**。

    「你……你……想干什么……你不要这样……我不行的……」

    「妈,干吗那么害羞呢?我知道你很需要它的。今天是星期五,明天是双休日。我决定这三天都让你这样绑着,以后除了我**你的时候都不许拿下来,在这三天里,我会不停的和你**,而我休息时则由它代替。我要你在这三天中不停的被插,我要看看三天后你会是什么样子,也许\那时对你来说,和谁**都一样吧!」

    我将电动器开到最大功率,对准**就插了进去。只见电动器在妈妈的身体里不停的震动着,同时妈妈的身体也开始有了反应。

    先是颤抖,特别是下身更加厉害,接着脸色变的很红,嘴里还不时发出呻吟,而且越来越响。很快,妈妈接近**了,她嘴角不停的流着口水,还大口的喘气。

    「啊……啊……啊……出来了……」妈大叫道。阴精从洞口流出,染湿了大片的布套。

    「好儿子……快把那东西……拿出来……吧……妈受不了了……再这样……我……会死的……」

    「通常来说,像你们这样的女人生命力特别的强,而且特别的**,这么点刺激没关系的。你还有两天要熬呢!」

    我觉得现在她根本不是我妈,而只是一个动物,一个作为我发洩物件的雌性动物。

    电动器还在体内震动,妈妈看起来已经精疲力尽了,毫无生气的瘫倒在沙发上。我干脆倒了杯饮料到隔壁房间看电视去了。

    大约过了两小时,我觉得电视没劲才想起妈妈还在隔壁房间。我过去一看,真是太精彩了!电动器还在不停的工作,而妈妈已经昏过去了,脸色苍白,可是**却还在不停的流着阴液,整个沙发套好像洗过了一样**的。

    我将电动器取出,然后将妈妈弄醒:「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还痒不痒?」

    「丰丰……放过……妈吧……以后……妈是你的人……你要……怎么样……都行……我实在受不了了……」

    「哪有这么容易?还有两天。」

    我用了半个小时喂妈妈吃完了饭。这时妈要喝水,我拿出一个瓶子,里面有半瓶乳白色的液体。

    「妈,你就喝这个吧!很有营养的。」

    「这是什么?怎么髒兮兮的。」妈问道。

    「怎么会髒呢!这是你流出来的阴液,我好不容易才收集了这么点,很珍贵的。」

    「你……你……简直……不是……人……我不喝!」妈妈生气的拒绝了。

    「那你就……忍着吧……看你的毅力有多大?」

    一个小时后,妈妈终于忍不住了:「丰丰……我渴极了……快给我喝吧!」

    我把瓶子递到妈妈嘴边,她一口气全喝完了,而且好像还想喝。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而且又有营养。吃饱喝足了,我们再开始吧!」

    「不……不……不要……」

    我哪管她喊,拿起我的大**猛的插入妈妈的**,狠命的插起来。不久,妈妈就开始大声的呻吟。大约两百馀下,我就在妈妈体内shè精了。接着,我又将电动器插入她体内,然后就回房睡午觉去了。

    一觉醒来,已是五点多了,我起身去看看妈妈现在怎么样了。她四肢张开,头发乱做一团,**由于电动器几个小时的震动,变得鲜红且有些肿胀,骚水不断的往外流。

    放在她身下的小盆已经装满了她的阴液,而且还溢了出来,弄的周围的沙发套像泡在水里一样。妈妈已经无力呻吟了,只是低声的哼哼,显示出十分痛苦的样子。

    「怎么样?这个下午过的很充实吧!没想到你这个小贱人这么厉害,骚水流的到处都是。看来你们一家都是**,生来就该被千人骑、万人压,不去做婊子真是太可惜了。」

    妈妈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了,只是呆呆的看着我,双眼哭的又红又肿。想到平时高高在上的妈妈,现在却成了我的xìng奴隶,我真是高兴得无法表达。

    我拿起盛满骚水的小盆子放在妈妈嘴边,她很快将它喝完了,看来妈妈已经习惯了这种饮料。这时的她已经丝毫没有廉耻感,她就好像是一个没有思维的动物,任由我的玩弄。

    三天很快过去了。到星期天的晚上,妈妈已经不成人型了。阴部又红又肿,而且流水不止。面无血色,眼泪已经流尽了。

    她浑身上下都有我的jīng液,**五月天头发、嘴里、鼻子里、身体上、肛门里,到处都是。我想妈妈在这几天里,大概洩了数百次吧!从今以后她就是我的玩物了,好像是我的一个玩具。

    我打电话去妈妈工作的医院,说妈妈最近身体不好要休息几天。此后一个星期我没和妈妈**,而让她恢复身体。大约三天后妈妈就恢复了,她的身体还真好。

    从那次以后,妈妈好像变了个人,无论什么事都听我的。在家里她一般不穿衣服,我不在家或者是我不和他**的时候,她都把按摩棒插在里边做家务,而且主动的为我**。为了取得我的欢欣,还当着我的面自己插自己。我也经常和她**,每次都把**插在他的**中才入睡。

    在我决定下,小姨玉菁和大姨玉珠都搬来和我们住在一起,好方便让我尽情的享用长辈亲人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