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情短篇合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射进律师的阴道真舒服

    我叫阿龙,刚当完兵,一时找不到工作,住台北的舅妈知道我的状况后,问

    我愿不愿当舅舅的专职家庭看护,因为三年前舅舅在一次车祸中被砂石撞成植物

    人,需要有人照料,而舅舅的大儿子忠雄十九岁正在当兵,家里只有舅妈一个人

    实在无法应付,希望我能帮忙。为了早日有收入,我当然一口答应,很快我就收

    拾好行李搬进舅妈家,开始照顾舅舅。

    由於舅舅未成为植物人之前,从事股市及期货投资赚了不少钱,全家人吃好

    用好,在这种养尊处优的环境下,舅妈保养的很好,完全看不出已经四十六岁的

    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161公分高,胸围至少有35C以上,微胖所以有

    个至少36的肥臀,但腿确不会很粗,整体感觉很美艳。

    来到舅妈家便开始照顾舅舅的起居,包括翻身、擦澡等等,但是舅妈很照顾

    我,并没把我当佣人,经常和我聊天,由於家中只剩我两个人,所以舅妈很快的

    就把我当儿子一般对待。

    有一天晚上我突然听到舅妈呻吟的声音,我就到舅妈房门口听,果然没错,

    是舅妈的声音。我将门轻轻推开一点,原来是舅妈在思春,舅妈睡袍分开,里面

    仅剩下黑色蕾丝胸罩及近乎透明的薄纱三角裤,两脚夹着枕头摩擦,手摸着她那

    35C的**,发出愉悦的声音。看得我血脉贲张,真的很想冲上去好好安慰舅

    妈的**,但又提不起勇气,只好跑回房间打手枪。

    从这一晚开始,我看舅妈的眼神已不再单纯,而是充满**,我总是会趁舅

    妈不注意时,偷看她的**以及内裤。

    在一次晚上吃完晚饭后,舅妈在流理台洗碗,我在客厅看电视,不经意看到

    舅妈弯腰放盘子时,露出短裙下的风光,看到舅妈的粉臀。奇怪,怎么没看到内

    裤呢?为了证实舅妈有没有穿内裤,我就偷偷跑到厨房,趴在地上偷窥舅妈裙底

    风光,果真一片雪白,好漂亮的肥臀。趁舅妈没发现我就蹑手蹑脚地溜回房间打

    起手枪,日子就在我幻想与舅妈**下一天一天过去了。

    有一天舅妈说我可以放假回去台中了,因为表弟忠雄星期六放假三天,等到

    星期六一早就跟舅妈告辞回家,回到家里真是无聊,而且脑子里想的都是舅妈肉

    体,於是决定早一些回台北,就在星期天中午就回舅妈家了。

    当我开门进去时,又听到舅妈呻吟的声音,我以为舅妈又在自慰了,不过这

    次舅妈的生音更淫荡、更大声更愉快,我还隐约听到「好儿子,妈受不了┅┅」

    的声音,更加引起我的好奇,於是我就一声不响地走到舅妈门口,看看舅妈究竟

    在干什么,却发现舅妈居然连门都没关,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早回来。

    往里头一看,舅妈居然在和男人**,而压在舅妈身上的男人,不是别人,

    正是舅妈的儿子忠雄。表弟屁股正一上一下用力的干着舅妈,而舅妈则淫荡地配

    合着儿子的**,上下抬着屁股,口中更是:「好儿子,快干妈,从上次你回部

    队到现在,好久没跟好儿子**了,妈妈想死你了,快用力干妈妈┅┅」

    表弟也说着:「好妈妈,我也好久没和妈咪**了,我的**也饿了很久,

    儿子这两天可要好好干妈妈的小肥穴┅┅」

    舅妈:「乖儿子,今天妈妈的小肥穴都交给好儿子了,随便你的大**。

    我爱你,我的亲儿子,妈妈肉穴生的好儿子,快干妈妈┅┅」

    表弟说:「我不在家时,你有没有跟表哥**?」

    舅妈说:「妈妈没有跟你表哥**呢,妈妈只想跟好儿子你**,因为我们

    母子**时,**的感觉会让妈妈一次又一次的**,好儿子再用力插,妈妈快

    泄了!」

    「妈妈,你的嫩穴夹得我好舒服,儿子快受不了了,我要shè精了┅┅」

    「乖儿子,射满妈妈的肉穴,喔┅┅好热┅┅好舒服┅┅爽死妈咪了!」

    看到这一幕母子**的活春宫,受不了的我就在舅妈的门口打起手枪,害我

    射了一次又一次。突然电话铃声响了,我赶快跑回房间躲起来。

    后来听到舅妈和表弟谈话,原来是部队有事要表弟立刻回去报到,舅妈和表

    弟这对**母子只好心不干情不愿地起床沐浴更衣。

    表弟出门前还抱着舅妈热吻,甚至还把手伸进舅妈的裙底,爱抚着舅妈的肉

    穴,说道:「好妈妈忍耐一下,儿子很快就会放假回来插,到时候再好好地妈

    咪的美穴。」舅妈回报一个热吻后,母子俩又分离两地了。

    舅妈送走表弟后就回房间,由於她不知道我已经回来了,因此她回到房间后

    并没有关门,刚好给我一个偷窥的好机会,舅妈此时没穿内衣裤,只穿着一件透

    明黑色薄纱到膝的睡衣,躺在床上真是大好春光,透过薄纱若隐若现的**,以

    及两腿间美丽的肉穴,让我的**不断地膨胀起来,虽然很想冲上去狠干舅妈一

    顿,可是尚存的理智令我踌躇不前。

    我只好在门外脱下裤子,掏出老二对着舅妈打起手枪,或许是舅妈还沉醉於

    母子相奸的淫欲,她也开始用中指干着自己的阴部,甚至还发出愉悦的声音,此

    时的我在幻想与舅妈的**中,射出浓浓的jīng液,只好回我房间擦拭,另外也带

    着卫生纸,准备把我射到舅妈房间地上的jīng液擦干净。

    等我偷偷回到舅妈房间时,发现舅妈已累到睡着了,我想可能是昨晚舅妈和

    表弟干的太累了,於是我就把握住机会,悄悄地走到舅妈的床边,仔细地欣赏舅

    妈的**,尤其是35C的大奶及**的**,看得我血脉贲张,**又再次

    勃起,此时仅剩的理智全消,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往舅妈的**伸去,我终於摸到

    舅妈的**房了,虽然隔着薄纱摸着舅妈的**,仍感觉到舅妈的胸部真是非常

    柔软与温暖,当我爱抚着舅妈时,舅妈居然发出舒服的呓语:

    「乖儿子,又想干妈妈了┅┅」

    我想睡梦中的舅妈可能忘了表弟已经回部队了,把我当成表弟了,既然如此

    我就爬上床,将舅妈的腿架在我的肩上,并将我的老二对准舅妈的**慢慢地干

    了进去,**被舅妈的肉穴包住的感觉真是舒服,此时舅妈爽快地说:

    「乖儿子,你的大**好粗,塞得妈咪好紧喔,妈妈肉穴生的好儿子,快干

    妈妈┅┅」

    听到舅妈的淫声浪语,更是让我受不了,於是我更加用力地干舅妈的肉穴,

    双手更是搓揉着舅妈的肥乳。由於我的动作实在太剧烈,所以舅妈就被我给干醒

    了,舅妈一睁眼看到是居然是我,一时也讲不出话,只能说:

    「阿龙,喔!┅┅你不可以对舅妈做这种事喔!┅┅快停下来┅┅喔!┅┅

    阿龙快,听舅妈的话,停下来,喔!┅┅」

    我边干着舅妈边说:「舅妈,你好美,我从以前我就想和你作爱,现在终於

    干到你了,我停不下来,我要干穿舅妈你的肉穴,我喜欢舅妈,我要干你,我要

    天天干你┅┅」

    舅妈听到我说的话,知道我是不可能停下来,而且来自肉穴**的快感,让

    舅妈逐渐忘记礼教,说着:

    「阿龙,好舒服,你干得舅妈好舒服喔┅┅啊┅┅舅妈受不了了,喔┅┅好

    舒服┅┅」

    「舅妈,我的**也被你的嫩穴包得好舒服┅┅舅妈,我干得好不好?」

    「阿龙,干得好棒,舅妈被你干得快要**了,好舒服,喔┅┅舅妈受不了

    了,喔┅┅好舒服┅┅再用力插!舅妈快泄了┅┅」

    「舅妈,你的嫩穴夹的我好舒服,我快受不了了,我要shè精了┅┅」

    「乖儿子,射满妈妈的肉穴,喔┅┅好热┅┅好舒服┅┅爽死妈咪了!」

    就在此时,我将**紧紧地顶住舅妈的肉穴,让我的jīng液深深地射入舅妈的

    美穴。

    射完后我就趴在舅妈的身上,让老二仍泡在舅妈的肥穴里,边亲吻着舅妈的

    小嘴,另外用手爱抚着舅妈的肥乳。

    此时舅妈假装生气地说道:「坏孩子,怎么可以对舅妈做这种事,这可是乱

    伦,还不快点把你的┅┅『东西』拿开,要是被人知道怎么办呢?」

    我说:「我才不要,舅妈那么美,我好喜欢你,我要舅妈当我老婆,我要干

    你一辈子。」

    舅妈说:「你真的喜欢舅妈吗?舅妈已经老了┅┅」

    我说:「舅妈你才不老,你的**房和嫩穴一点都不老,要不然表弟和我怎

    么都想和你作爱呢?」

    舅妈听我如此诉说爱意,知道我真的爱她,内心真是高兴,又想到自己母子

    **被我发现,脸红地说:「坏人,你偷窥舅妈,你真坏┅┅嗯┅┅」

    看到舅妈的娇态,不等舅妈说完我就吻上舅妈,一方面泡在舅妈肉穴里的鸡

    巴,又硬起来了,於是我又开始**着旧妈的肉穴,舅妈也更加热情的配合着我

    的抽送,屁股往上一上一下地抬动着,我知道从今天起舅妈已经是我的人了。

    自从我干了舅妈后,我就进入了舅妈的性生活世界,这一天舅妈在煮中饭,

    而我趁机上网看一些**小说与图片,由於刺激的感官享受,让我**完全地勃

    起,於是走到厨房想找舅妈消消火。

    一到厨房看到舅妈也没换掉透明黑纱睡袍,睡袍内更是什么都没穿,看得我

    更是欲火大炽,我也不管舅妈在煮菜,从后将舅妈抱住,一手揉捏着她肥美的乳

    房,一手掏出自己的老二。

    掀起舅妈的睡袍,二话不说就将**干进舅妈的肥穴中。

    舅妈受到我突然的攻击,也委婉的配合摇动屁股。

    舅妈说道:「喔┅┅你也不管舅妈┅在煮菜┅┅喔┅┅就猛干人家┅┅你好

    坏喔┅┅」

    我说:「没办法,谁教舅妈长得这么美,这么迷人了,又穿着这么诱人的睡

    袍,看得我受不了,只有找舅妈消火罗。」

    舅妈:「好孩子,喔┅┅你嘴巴真甜,喔┅┅轻一点┅┅喔喔┅┅舅妈好舒

    服┅┅」

    突然我的**一热,感觉一股热液袭向**,原来舅妈泄了。

    此时舅妈娇喘连连:「宝贝心肝┅┅快叫我妈┅┅大**的儿子┅┅妈不行

    了┅┅妈泄了┅┅」

    舅妈说完后,整个人无力地趴在流理台,连喘几口大气,紧闭双目任我用力

    地干着┅┅

    我想舅妈可能是想表弟,为了安慰她,於是照舅妈的吩咐叫她“妈”:「好

    妈妈,儿子干得好不好?」

    没想到当我叫出妈的时候,舅妈显得更兴奋,而我也产生了另一种奇怪的感

    觉,妈妈美丽的面容与身躯,居然出现在我脑海。

    由於这邪淫的念头,让我不知不觉越干越用力,就好像在干着自己的妈妈而

    不是舅妈。

    就当我将jīng液射进舅妈的**时,我居然真的把舅妈当成妈妈的替身。

    这幻想让我用尽全力狠干着,同时叫出:「妈妈┅┅你的**夹得我好舒服

    ┅┅我的┅**又麻又痒┅┅妈妈┅我要射了┅┅」

    「阿龙┅┅妈┅妈┅┅也快泄了┅┅妈妈┅┅被你得┅┅好┅舒适喔┅┅

    啊┅┅亲儿子┅┅你┅死妈妈了┅┅妈妈好痛快┅┅我要┅泄┅泄了┅啊┅┅

    妈妈┅给亲儿子┅干得爽死了┅┅妈妈┅要泄给你了┅┅」

    舅妈叫完后,一股阴精直泄而出,我的**被舅妈的**一烫,紧跟着**

    暴涨,腰脊一酸,一股滚热的jīng液也猛射而出。

    舅妈发觉我突然变得兴奋无比,知道我也陷入母子**的快感中,於是更大

    声**:「好儿子┅射吧┅┅快把妈妈的肥穴┅射满┅┅喔┅┅妈妈被亲儿子干

    死了┅┅」

    就在这母子**的淫欲中,让我享受前所未有的快感,在我和舅妈稍做喘息

    后,我就问舅妈为什么要我喊她妈妈呢?

    舅妈说:「她对母子**有特殊癖好,在母子**的**中,特别容易有高

    潮,这也是她和表弟一直保持母子相奸的原因,而表弟当兵经常不在,於是舅妈

    便要求我在以后的**过程中都要叫她妈,好让她有更大的刺激。」

    我当然答应她,因为在这母子相奸的幻想中我也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让我

    想起刚刚和舅妈的**过程,我居然真的把舅妈当成妈妈在干,我不禁摇头想把

    妈妈的影像忘记,无奈,在这次的**过程,已把我心底对母亲的**幻想引出

    来了,我已无法将母亲美丽的**。

    此时舅妈看出我的挣扎,告诉我说:「阿龙,你在想你妈妈对不对?其实刚

    刚干舅妈的时候,你已经把我当成你的妈妈对不对?」

    我也不否认,只有点点头,舅妈说:「没关系,其实男孩第一个性幻想的对

    象,通常是自己的妈妈,只是有人承认有人不承认,有人真的让母子**的幻想

    成真,有人则不敢踏出第一步,她更告诉我只要我真的想和妈妈**,她愿意帮

    我,让我梦想成真,满足我对亲生母亲的性幻想┅┅」

    为了报答舅妈,以及满足我们母子**的**,从这次**后,我和舅妈性

    交开始都以母子相称,也从这不伦得幻想中得到更大的性满足。

    自从和舅妈的**以母子相称以来,使我对亲生母亲的欲念愈来愈深,在我

    心底深处想和妈妈**的念头一发不可收拾,我的妈妈淑真和舅妈雪慧同属美艳

    型的中年妇女,她的年龄比舅妈小两岁,不过也已经四十四岁。

    但是妈妈和舅妈一样懂得保养自己,都看不出四十几岁的人,也没有发福,

    仍保有健美的身材,160公分,有着一双美腿,胸围比舅妈小一点,但也还有

    33C以上,更有一个吸引人的肥臀,走在路上总是吸引着男人的目光。

    最近每当想起妈妈,**总是不知不觉坚硬起来,於是我和舅妈作爱的次数

    越来越频繁,因为她已经成为妈妈的替身,这种情形看在舅妈的眼里,她明了我

    已完全沉沦於母子**的幻想而无法自拔。

    今天我更向舅妈表示,我真的好想跟妈妈作爱,不知道这辈子能否跟表弟一

    样有福气,可以干到自己的亲妈,舅妈说:「舅妈的乖宝贝,有舅妈当你妈咪的

    替身给你干还不够啊!真的那么想干淑真是不是?」

    我说:「都是舅妈你啦!没事要我扮儿子,满足你母子相奸的**,弄得我

    越来越想干我妈妈了,偏偏又没机会,你看,每次只要想到我妈妈那美艳的脸蛋

    与一身的美肉,我的**总是**直立起来。」

    舅妈笑说:「这样好啊!舅妈的肉穴就可以天天被你喂得饱饱的!」

    我说:「好舅妈!别取笑我了,帮我想想办法吧!」

    舅妈笑说:「想办法可以啊!可是舅妈怕你有了你妈咪那日思夜想的美穴,

    就把舅妈的老穴给忘了!」

    我说:「好舅妈!你的肉穴可不老,又肥美又多汁,我百吃不厌!我要一箭

    双雕!既要干我的亲妈!更要干我的好舅妈!」

    舅妈笑说:「光说不练!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虚情假意!」

    於是我将舅妈紧紧抱住,热吻着舅妈的小嘴,双手开始上下其手,接着将舅

    妈推倒在客厅的地毯上,脱去舅妈的衣裙和黑色蕾丝胸罩与小三角裤,我便趴在

    舅妈的裸身上面,一面狂烈地吸吮着她高耸的乳峰,一面挺动屁股将把我的大鸡

    巴塞进舅妈的肥穴中。

    此时舅妈媚媚地道:「好┅┅儿子┅┅你先┅┅慢┅┅慢慢地┅┅动┅┅等

    舅妈的┅┅**里┅┅的**┅┅多些┅┅再┅┅用力插┅┅要┅┅不然┅┅舅

    妈可┅┅承受不了┅┅你的┅┅大**┅┅哪┅┅」

    我就照舅妈所说的慢慢挺动我的屁股,轻轻地抽送了起来,而舅妈也主动地

    挺送着她的下体,迎向我的大**。

    舅妈的肉穴被我粗壮的**,抽送得酸麻异常,舒服地流出了大量的**,

    肉缝里边也变得更宽阔、更湿润了。

    同时,她也被阵阵趐痒的感觉逼得**了起来道:「啊┅┅阿龙┅┅亲儿子

    ┅┅妈妈的┅穴┅里┅┅好痒┅┅啊┅┅啊┅┅你可以┅┅用力┅┅插┅┅进去

    ┅┅了┅┅快┅┅快一点┅┅我要┅┅乖儿子的┅大**┅┅插┅我┅┅」为了让舅妈放心的帮我将妈妈弄上手,於是我这次干得特别卖力,挥动大鸡

    巴压着舅妈的**,一再狂烈地干进抽出。

    舅妈的肉穴在我插干之中,不停地迎合着我的动作,我边插边对她道:「舅

    妈┅┅你的┅┅肉穴┅┅好┅┅温暖┅┅好紧┅┅夹得我的┅┅**┅┅舒服┅

    ┅极了┅┅」

    舅妈躺在下面淫叫着:「亲儿子┅┅快┅┅用力干┅┅妈妈┅┅嗯┅┅好舒

    服┅┅妈妈快泄了┅┅就是┅┅这┅┅这样┅┅啊┅┅美死┅┅我┅┅了┅┅啊

    ┅┅啊┅┅啊┅┅」

    我插干了约有几十分钟,渐渐感到一阵阵趐麻的快感爬到了我的背脊上,叫

    道:「好妈妈┅┅我好┅舒服┅┅好┅爽┅┅啊┅┅我┅┅啊┅┅我快要┅忍┅

    不住┅了┅┅啊┅┅射┅┅射出┅┅来了┅┅啊┅┅」

    这时我只觉得舅妈的肉穴突然收缩了,一张一合地强烈吸吮着我的**,同

    时一股股的阴精也从她的子宫里飞射了出来。

    而我终於忍不住地松开了精关,把阳精泄出,使得两股液体在舅妈的肉缝里

    冲激在一起,美得舅妈张嘴**。

    「啊┅┅唉唷┅┅乖儿子┅┅你也┅┅射了┅┅啊┅┅天呀┅┅这滋味┅┅

    真┅┅真爽┅┅啊啊┅┅啊啊啊┅┅」

    我和舅妈躺在地板上休息一阵子后,舅妈就起身打电话。

    我还搞不清楚状况,只听舅妈开口说到:「淑真啊!是我,大嫂啦,近来好

    不好,怎么都不来看看你大哥呢?┅┅」

    原来舅妈已经开始帮我忙了,我高兴地又在舅妈身上乱摸一通,此时听舅妈

    说到:「那星期天我去车站接你,不能黄牛喔!┅┅再见!」

    当舅妈挂完了电话,笑着对我说:「乖宝贝,你亲妈这个星期天要来看你舅

    舅和我,到时就请你妈和你睡一间,舅妈已经帮你制造机会了,你要怎么样报答

    我?」

    我二话不说又将舅妈推在地上,开始用**报答舅妈!

    好不容易等到星期天下午妈妈总算来了,看到妈妈我内心开始澎湃起来,长

    久以来的梦想逐渐要成真了,想着想着老二又勃起了。

    为了不让妈咪看到这一窘态,我赶紧站到妈妈身后。

    妈妈此时,也走进舅舅房间去看舅舅,我则在妈咪身后看着妈咪的身体,今

    天妈妈穿着白色套装,丰满的胸部,加上裙子紧紧地包裹住丰臀,还隐约看到内

    裤的痕迹,让我欲火突然上升。

    於是,我轻手轻脚地趴在地上,偷窥妈咪的裙下风光,好白好嫩的屁股,白

    色三角裤旁边还露出几根阴毛,此时突然有人打我的头。

    一看,原来舅妈发现我在偷窥妈咪,而妈咪已经准备到客厅了,我只好赶快

    站起来并且把妈咪的行李拿进我的房间。

    到了晚上用完晚餐,妈咪说她要回去了,舅妈一听,赶紧留人:「淑真啊!

    难得来一趟怎么可以那么快走,今天一定要留下来陪我聊天,要走也得等明天再

    说。」

    我也赶紧撒娇说:「妈妈!我好久没看到你了,留下来陪我吧!」

    最后拗不过,我们只好留下来过夜,但是妈妈没带换洗内衣裤及睡衣,於是

    便向舅妈借,此时更中舅妈下怀。

    舅妈便拿出性感、透明又小的内衣裤及长不及膝的透明纱质睡袍让妈妈挑。

    妈妈一看脸都红了,最后挑了一组白色透明的内衣裤及黑色透明纱质睡袍,

    但是到了晚上十点多,妈咪跟舅妈还在一直聊天不去洗澡,还一直催我赶快去睡

    觉。

    原来,妈妈是怕我看到她洗澡后,换穿的内衣裤及睡袍,於是我就先去洗澡

    睡觉,当然是只穿内裤假睡罗!

    好不容易,等到妈妈洗好澡回房间,我偷偷睁开双眼,看着妈咪弯下身整理

    行李。

    由於那件内衣既小又透明,使得那雪白丰满的胸部露出大半,连那红褐色的

    奶头都快露出来,加上一弯腰那短短的睡袍根本包不住丰臀,使得妈妈的屁股都

    露在外面。

    另外,薄纱丁字裤只有一条线,让我看到妈妈的**及阴毛,看得我不禁勃

    起,也看傻了眼。

    不过,为了怕妈妈发现我还没睡,我还是赶紧闭上眼睛假睡。

    妈咪总算整理好行李上床,等她钻进我的被窝时,观察我是否睡着了,确认

    我睡着后,便脱去睡袍,只穿着内衣裤和我同被而眠。

    就在妈妈躺下后没多久,我就开始今晚挑逗妈咪的行动,因为过了今晚,可

    能就没机会可以干到妈妈了,我必须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

    於是,我假借翻身靠近妈妈,并且侧躺用手脚抱住妈咪,同时我坚挺未倒的

    **,更顶住妈妈的屁股沟。

    我知道妈咪还没睡着,因为她的身体突然一颤,并且回过头,看我是故意还

    是睡觉姿势变换的原因,去用老二顶她的屁股。

    最后,她以为我只是换姿势不小心的,於是反手将我推开一些,没想到这一

    推居然碰到我的**,害得妈妈不但赶紧缩手,连呼吸也急促起来。

    由於**被妈咪碰触的快感,令我欲火焚身,於是我的手慢慢地往妈咪的乳

    房滑动。

    当我的手游移到**,抚摸着柔软、迷人的**时,妈咪全身又一颤,而且

    紧张地全身都僵硬了。

    那是因为,妈妈已确知我是故意抱她,且故意用我的**顶她。

    原本想制止我的触摸,但又怕伤到我们的关系,使得妈妈她不知如何自处,

    只得期待我是因为对女人好奇,抚摸完便会停手,於是开始假睡任我爱抚。

    在这种状况下,我开始轻柔地爱抚、揉玩妈咪的**及**,直到妈咪**

    弹起变硬。

    接着,我便将手往妈妈的下体移过去,慢慢地经过她的大腿,开始大胆的轻

    轻的抚摸妈咪的光滑迷人的大腿。

    由於妈咪还是没动,让我更加大胆起来,逐渐将手移向大腿的根部,最后终

    於摸到妈咪的肉穴,而且妈咪的**已经流出**。

    由於妈咪的肉穴已经**,让我的手指很容易就撑开妈咪的**,进入肉

    穴里。

    此时,妈咪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不断的喘息,肥穴不停地流出淫液。

    为了使妈咪接受更大的刺激,我开始用手指**妈妈的肉穴,同时摩擦妈妈

    的yīn蒂。

    受到这种刺激的妈妈,开始扭动着自己的屁股,於是我确定妈咪已经有了欲

    念,只是碍於摸她的是她的儿子,尽力不让自己兴奋的呻吟出声而已。

    我开始一次比一次深的用手指进进出出**起来,让妈咪再也无法遏制自己

    的欲火了!

    开始「喔┅┅喔┅┅」轻声的呻吟出来,并且把腿微微地张开,好让做儿子

    的我能够更深入她的肉穴里。

    我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便将妈妈的丁字裤的那条细带移开,将**直刺入妈

    妈已经湿透的**,此时妈咪啊一声惊呼,回过头跟我说:「阿龙,停下来,快

    把你的┅┅抽出去,不可以再进一步了,我们是母子,这样是违背伦常,你叫妈

    妈要如何做人呢?」

    於是我停了下来,但是我一半的**仍留在妈妈的肉穴里,此时我更紧抱着

    妈咪说道:「妈咪对不起!我忍不住了!你一直是我**幻想对象,妈妈你真的

    好美,管他乱不**,我要干妈妈的美穴!」

    说完我便将留在妈妈洞口的半截**整根插入妈妈的肥穴中,双手按住妈妈

    的肥臀开始抽送起来。

    「不┅┅不成啊┅┅噢┅┅啊┅┅噢┅┅啊┅┅阿┅┅阿龙┅┅你┅┅你乖

    乖┅┅啊┅┅你你先停下来好吗?┅┅喔┅┅宝贝┅┅你┅┅你快停下来吧!阿

    龙,妈妈的身体,可以让你摸、让你舔,妈还可以接受,但你绝不可以将这个放

    进妈妈的┅┅那里面去,万一,把妈的肚子搞大的!你叫妈妈怎么出去见人?」

    妈妈嘴里虽叫我停下来,可是我却感觉到妈妈的**愈来愈湿,**愈来愈

    多,好像很兴奋似的。

    「妈妈,不要再说了,你就好好享受乖儿子的**带给你的快感,你的**

    愈来愈多呢,妈妈,儿子干得不错吧?」我笑着说。

    「不┅┅不可以┅┅」

    「好妈妈,你难道看不出来?我老早就爱上你了!你知道我盼望这一天有多

    久了?你就成全我吧,妈妈,你就让我们愉快的结合吧!」

    面对儿子热烈的求爱,妈妈显然既惊又喜,她原来以为这一切只是儿子的性

    欲作祟,万万没想到儿子早已将自己当成他的情人,而且正要求着自己的身体。

    不知如何是好的妈妈,轻轻地叹了口气,将头转向一边,不再说话,默默的

    继续让我抽干着。

    操了百多下后,我把**抽出来,妈妈松了一口气,转身跪在床上,准备要

    训话一番。

    可是我不待妈妈说话,一把搂着她,和她吻起来。

    妈妈挣扎着:「唔┅┅唔唔┅┅唔┅┅不┅┅不要啊!」

    「妈妈!你看看,我的**还硬硬的啊┅┅」

    说完我把妈妈推倒在床上,趴在妈妈的身上,又再继续的奸淫她。

    这样面对面的奸淫,妈妈好像是受不了这种母子相奸的强烈刺激,又再挣扎

    着,我抓着妈妈的双手按在床上,然后慢慢地一下一下的大力奸淫着,妈妈也逐

    渐享受起母子**的快感,慢慢配合我的抽送动作,挺动着屁股,也发出愉悦的

    **声。

    我见妈妈已经欲火攻心,尤其是我的大**还插在她的**穴里,就像一支

    大**顶得她酸麻趐痒,什么滋味都尝遍了,使她非常舒爽地哼着。

    「呀┅┅呀┅┅对┅┅哎唷┅┅哎呀┅┅喔┅┅好┅┅舒服呀┅┅喔┅┅喔

    ┅┅乖┅┅儿子┅┅你┅┅干得┅┅妈妈┅┅舒服极┅了┅┅哎唷┅┅妈妈┅┅

    爽┅┅爽死了┅┅哎唷┅┅喂呀┅┅喔┅┅喔┅┅喔┅┅」

    妈妈爽得媚眼细眯、樱唇哆嗦、娇躯巨颤着,我的大**从出生以来没有像

    这么痛快的时候,而且插的是我美艳柔媚、娇嫩欲滴的亲生妈妈呢!

    又加上这些莺声燕语般的**淫哼,更使得我把小时候吃奶的力量都用出来

    了,拚命地夹紧屁股用力地**着妈妈的**,使她**穴里的**像夏日的雷

    雨般猛泄而出,一阵一阵接连地泄个不停,把我的床单浸湿了一大片。

    妈妈不时地呻吟着:「呀┅┅嗯┅┅嗯嗯┅┅好┅好舒服┅┅心肝宝贝┅┅

    哎┅┅哎喂┅┅舒服┅┅透了┅┅唷┅┅妈妈┅┅受┅┅受不了┅┅哎唷┅┅我

    ┅┅爽死┅┅了┅┅啦┅┅」

    我知道妈妈快要进入**了,更加卖力地扭动着,挥动我的大**直捣她的

    **心,同时顽皮地问道:「妈妈!你舒服吗?」

    妈妈没命地**着道:「好┅┅舒服呀┅┅哎唷┅┅妈妈的┅┅亲┅┅儿子

    ┅┅你┅┅干得┅┅妈妈┅┅爽死┅┅了┅┅啦┅┅」

    这时妈妈原本紧窄的**已经被我干得渐渐松了,加上她大股喷泄出的**

    滋润下,让我的**更是得心应手越插越快,大**和小肉穴相撞的「噗吱!噗

    吱!」声和**抽动的「滋!滋!」声,混合着妈妈小琼鼻里哼出来的**声充

    斥着整个房间,在这春天迷人的夜晚里四处回响着。

    妈妈舒爽得猛摇榛首,发浪翻飞之中,散发出一阵阵温馨的迷人香味,我的

    大**也不负妈妈所望地越干越深入,使妈妈媚眼番白地大声**:

    「美死┅┅了┅┅哎唷┅┅哎┅┅我的┅┅亲┅┅儿子┅┅呀┅┅我┅┅好

    舒服┅┅了┅┅啊┅┅啊┅┅啊┅┅呀┅┅喔┅┅喔喔┅┅啊┅┅妈妈┅要┅┅

    要泄┅┅要┅┅泄给┅┅我┅┅的┅┅好┅┅儿子┅┅了┅┅啊┅┅啊┅┅」

    只见她娇躯一阵抖颤,长长地喘了一口气,骚浪地泄出了一阵阴精,软绵绵

    地瘫软在床上,见她呈现着满足的微笑,让我太高兴而骄傲了,虽然我还没有射

    精,但是能使妈妈爽到如此欲仙欲死的境界,真是令我雀跃万分。

    妈妈娇羞满面地道:「嗯┅┅你┅┅唉!┅┅妈妈┅┅舒服┅┅死了┅┅只

    ┅┅只是我们┅┅实在┅┅不┅┅应该┅┅如此┅┅的┅┅我┅┅我怎么┅┅对

    的┅┅起┅┅你的┅┅爸爸呢┅┅唉┅┅」

    我不再答话,反正玩都玩过了,大**还又硬又翘地插在她的小肉穴中呐!

    我把大**抽出一半,又再猛地挺了进去,妈妈震得娇躯一抖,双手紧抱着

    我,浪声叫道:「哎┅┅哎唷┅┅你┅┅你还没┅┅泄┅┅泄精啊┅┅喔┅┅喔

    ┅┅又┅┅顶到┅┅妈妈┅┅啊┅┅的花┅花心┅┅了┅┅啦┅┅啊┅┅啊┅┅

    啊┅┅」

    妈妈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一直对着我的大**凑上来,好让她的小肉穴跟

    我的大**更紧密地配合着。

    妈妈真是个娇艳欲滴的大美女,再加上那淫荡无比的**声,我相信不论是

    哪个男人听到了,都会忍不住地操着大**插干她。

    我见她趐胸前的两团肥嫩饱满的大**,摇来荡去地抖得可爱,不由得伸出

    魔掌一把就抓住了妈妈的**,入手又嫩又暖,极富弹性,手感美极了。

    又揉又捏、又抚又磨地玩得不亦乐乎,她峰顶两颗奶头又被我揉得硬挺了起

    来,我看得垂涎欲滴地禁不住俯身一口含住它们舐咬含吮着。

    妈妈的娇靥显出非常受用的表情,喘着上气接不着下气,媚眼半闭,如痴如

    醉地张着樱桃小嘴猛吸着气,姣美的粉脸红郁郁地,浪得让人不得不加快**的

    速度狂干她。

    我狠狠地了她几千下,直到她又**着道:「哎┅┅哎呀┅┅亲┅┅亲┅

    儿子┅┅小┅┅**┅┅妈妈┅┅要┅┅要泄┅┅泄┅┅了┅┅啊┅┅啊┅┅喔

    ┅┅顶┅┅顶快┅┅点┅┅我┅┅我要┅┅来┅┅来了┅┅啊┅┅啊┅┅」

    大肥臀的动作疯狂地摇摆挺动,一股阴精,向着我的大**上浇来,最后她

    又把屁股扭了几下,叫道:「啊┅┅啊┅┅我┅┅我来┅来了┅┅啊┅┅喔┅┅

    好┅┅好美┅┅呀┅┅」

    我也在她大叫的同时,把一股jīng液直喷向她的美穴里,事后我轻吻着她的脸

    庞道:「妈妈!你刚才泄得舒服吗?」

    「嗯!┅┅」的一声,不好意思的她连忙把娇靥藏在我的胸前,这娇羞的神

    态,就如同刚开苞的新嫁娘,让人又爱又怜。

    我再用双手轻轻抚着她那又肥又嫩、又滑又暖的大屁股,道:「妈妈!我的

    大**干得你很美吧!」

    妈妈含羞带怯地微微点了头,我再把嘴吻上她的小嘴,两人互相吸吮着彼此

    的唾液,吻罢,四目含情地对望了一眼,灯也不关地就此交颈而眠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