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情短篇合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和怀孕的情人失眠

    事情是这样的,姐姐最近发现姐夫找个姘头,她很愤怒,结果带著孩子回到娘家来住,那孩子只有三岁。姐姐和我睡在同一间房裡,我睡上格床,她睡下格床,孩子就跟我妈妈睡,害我没法去干妈妈。至於姐姐,她最初两星期都哭著睡去,根本没留意我在偷看她。她的身才比较浑圆、丰满,两个**足足有36吋D杯,有个小肚腩,屁股也相当圆大,真像日本肉弹「松板季实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生过孩子,姐姐特别有女人味。这一夜姐姐还没睡,我就坐在她身旁,问她说:「姐姐,為甚麼你回娘家这麼久,心情还未平复?」「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其他人……我憎恨你姐夫,不是因為他找姘头,而是他竟然……竟然和自己的妹妹有关系,就是说他们**。他妹妹才十五岁哇,呜……呜……你姐夫**很强,差不多每晚都要,连我大肚的时候他也要干我。我不肯,只肯让他用手弄,最初还可以,但过了一个月他就说不用我了,他自慰就行了。怎知道有一晚我半夜见他不在房裡,我走到他妹妹的房门口看到他和妹妹两个正干著。当时我很震惊。「我还听他们在说话:『哥,你不怕嫂嫂知道我们的事情吗?』『不怕,你嫂嫂睡得像死猪般,我一有机会就过来干你的**,看你这麼淫荡,就知道你等我等得很心急呢。』『你还这样说人家,你连你妹妹都强姦了。

    你知道吗,第一次被你插进我的**裡,真是痛死了,痛得第二天都走不了路。』『处女第一次一定会这样的,但之后你不就每次都有**,你真是天生**女孩。』『哥,别说了,我现在很想你干我,快插进来吧!』接著,我就看到你姐夫把他妹妹的双腿托起来,把大**插进她的**裡。呜……真是没天理,他连妹妹都干,那个淫荡妹妹又风骚得可以……呜……我以后都不知道要怎麼办……呜……呜……我忍他几年,这次真的忍不住才搬回娘家来住……呜……」「别伤心吧,姐姐,这种人不必為他流泪,既然姐夫这麼坏,就想个办法去报复他吧。」我一边说一边用手去摸姐姐的身体,从她背部一直摸到她的屁股,她还未察觉,只是哭著,我就用另一隻手去摸她的大腿内侧,直至摸到她**那裡,她才醒觉。「你干甚麼?发神经吗?」姐姐想推开我,但给我握住,我的手继续搓挖她的**。「姐姐,我是為了帮你忙,姐夫这麼**,他做初一,你就做十五你想想他妹妹的臭穴给你老公的**干,怎麼可能忍他呢?」「就算报复,我也不会和你做这种事嘛。」「你错了,他们两兄妹都做出这种事,和我做又怎麼不可以,等他感受那种滋味。你找个普通男人来干你,姐夫他又怎会心疼呢?我真心帮你,我也要负起千古罪名呀,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要还姐夫一点顏色?」我感觉姐姐的态度已开始软化,我一手伸去摸她的两个奶球,又搓弄她的两颗**,另一手伸进她的睡裤裡逗弄她的**。「不行,别,不要,会给别人发现。」「别怕,怎麼被人发现呢?你看你的**都流出**,还在装清高呢。」我把姐姐推在床上,掀开她的睡衣,把她睡裤和内裤都扯脱下来。姐姐虽然有反抗,但让我抓住她的双手,我用另一手解开自己的裤子,**已经全硬了。「坏蛋,你这坏弟弟,禽兽,放开我,啊……」我没理会她的哀求,我看到她两个大**在左右晃动著,就用嘴去吸吮她的奶头,姐姐两颗蜜枣又大又黑。

    我伸手去摸她的**,**荡漾,我吮吸一会儿就用脚强把她双腿分开,好像第一次姦淫妈妈那样。「别,不要,我们是两姐弟,不行的。」「姐姐,姐夫也是这样嘛,他连妹妹都干了,还不止一次,你怎麼哑忍他这样做?」说完我就把**顶住姐姐的**口。很明显姐姐已经放鬆了,只是还在哭叫著:「呜……呜……不要啊,我以后哪有面目见人呢,你放过我吧。」「姐姐,我已经忍不住了。」到这个时候,我甚麼都不理了,顺势一挺,整根大**插她的**裡。「噢!……啊……没天理的……呜……呜……你简直不是人……姐姐你也强姦,呜……」「对不起,姐姐。」我口裡虽这麼说,但还继续吸吮她那两颗蜜枣,**在她**裡出出入入地干著,我这麼带劲,我就不相信不能把姐姐干得欲生欲死,我要她很快就得到**,於是继续**她。姐姐开始有反应,她没再哭了,只是用牙齿咬著嘴唇,**的**都给我搞弄了出来,很滑很湿,而两颗蜜枣也硬挺起来,她开始呻吟起来。所谓「天下女人一样淫」,把她干几下,她甚麼枷锁都可以打破。我再狠插四、五十下,哗!姐姐有了**,全身发浪起来,**紧紧夹住我的**,还不自觉地挺起**,让我可以插得更深入。姐姐至少有两次**,我一边吮吸她的蜜枣,一边用力插她的**,姐姐完全被我征服。「啊……唔……唔……」「我是不是比姐夫更厉害?姐姐,你很美,**又多水又多汁,阴部那水蜜桃好像个嘴那样,懂得吸吮我的**,我爽死了,真得想一生都插在裡面不抽出来。姐夫為甚麼那麼笨,如果你肯给我干一生,真是短几年命我都肯。」「不……不要说了……别说这种种……我是你姐姐……不行的……」「别难為情吧,最要紧是大家高兴嘛,噢……不行了……啊……」我真是爽极了,把jīng液全都射进姐姐的**裡。我们静了下来,突然,姐姐推开我:「你怎麼可以射在裡面,我会给你害死的。」说完匆匆走去浴室洗澡,回来后上床睡,没再说话。「姐姐,别恨我,我真是忍不住,你的身裁又这麼漂亮动人,随便一个男人看到都想干你,姐夫这麼坏,你就同样做去报复他。」姐姐没出声,转过身去没理我。之后两个星期她都没主动和我说话。但我强姦她的事就没人知道,好像没发生过甚麼事那样。只是姐姐不敢正面看我。时间过得很快,姐姐回娘家已经四个月了,我和妈妈也有四个月没干过,姐姐打开长住在家裡,看来没有机会了。

    有一天妈妈终於忍不住对我说:「儿啊,今晚我去九龙塘豪华别墅等你。」我试过和妓女去租房,但和妈妈去租房干穴倒是第一次。我们一先一后进房,我一进房,妈妈就立即抱著我亲吻起来。「唔……唔……唔……」我们同时开始脱衣,看妈妈的样子好像是饿坏了,她主动来含吮我的**。「啊……好爽啊……吞进去吧……吞进喉咙吧……对了……噢……唔」妈妈吸吮鸡把的技巧进步不少,把我**吐出含进,又用舌尖去逗弄我的**,也懂深喉式吞吐我的**。「妈,让我吃你的**吧。」我们就在大圆床上玩69花式。「唔……噢……好……爽啊……弄进去……是……对了……」妈妈的**早就湿了,我用双手把她两片**打开,用舌头去舔弄她的阴核和大小**,一直吮到菊门那裡。妈妈坐起身来,对準我的大**坐了上去。「啊……好大的**……噢……」看见妈妈在我身上上下地挺动,两团奶肉上下地晃动,还很淫荡地叫起来:「啊……噢……不行了……给你干……死咧……噢……啊……哎哟……」我感受到妈妈的**,**夹得紧紧,妈妈平时的矜持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接著就转过身来改变花式,让我一次来餵饱你这个荡妇吧。我把妈妈的双腿托高掰开她双腿,还用枕头把她屁股垫高,等她的**抬得高高,我操起大**,慢慢插进她的淫洞裡,看著她的**缝被我的大**撑开,又看见大**在**她那**的情形,简直兴奋极了。妈妈果然很享用说:「儿啊,别看人家,羞死了,啊,爽死妈妈了,快用力插我的**吧。」我看到妈妈的淫荡样子,就忍不住发动一轮狂抽猛插,把妈妈干得欲生欲死。「哎育……**好大……噢……别停……哎……啊……啊……啊……」每插一下,妈妈都会「啊」地叫一声,终於我有一阵酥麻的感觉,浓精就射了出来,全射在妈妈的**裡。「噢!真是很久没这麼爽过,真是前世相欠,把我干得最爽竟然是我的亲生宝贝儿,对你的大**,我真又爱又恨。」「我也有同样感觉,你那个**洞真是爽极了,又多水又多汁,我的**插在裡面真是爽死了。」「你和姐姐同睡一房,有没有衝动去搞她一把?前几天她对我说阿文要和她离婚,我真不明白。」「如果你肯让我弄她的话,我做甚麼都没所谓。

    其实,我见到她时已经想搞她了。」「我早就猜到你这坏蛋脑子想甚麼,你弄她可要小心,别连姐姐的肚子都搞大了。」「知道,亲爱的妈妈。」那晚,姐姐又哭了,我走到床边说:「姐,為甚麼又哭了?」「别理我吧,反正全世界的男人都是坏蛋。」「是不是姐夫又惹怒你呢?」「那个坏蛋说要和我离婚,他寧愿要他的妹妹也不要我,真是荡妇。」「姐夫这麼坏,我们要还以顏色。」我说完就慢慢把手放在姐姐的屁股上摸她。「好,那个坏蛋这种事都做得出来,我也可以。其实我的**已经很久没爽过,你姐夫整整一年没干过我,那次被你强姦进去,其实我也很爽。」我听了很高兴,说:「我也知道你很爽,至少来了两次**,**又夹得紧紧,把我**包得很爽。」我开始把姐姐的衣服脱了下来,自己也脱光光的,然后就去吮吸她的蜜枣,两手搓捏她的奶球,接著就吻到她**那裡。姐姐害羞地说:「别……别吻那裡,很脏的,啊……哎哟……喂……」「姐姐,你那**很美耶!鲜红色,大**又肥嫩、小洞洞又狭窄,还很香呢!」「别说……人家很害羞……你还说人家……小便那裡…很香,真变态。」我用舌头逗弄她的**和阴核,整个**浸满**,姐姐又是个荡妇。「噢……好爽呀……别,哎……轻点……啊……」姐姐全身都颤抖了,我就把她两腿托起来,把自己的**放正位置,就插将了进去。「哎育……很大的**……噢……用力插……」「噢!好爽,**很滑很暖啊。姐姐,我干得你爽不爽?」我用力地**著。「啊……啊……啊……」「臭穴,你这淫妇,我要干破你的臭穴,干死你……干死你……啊……」我终於发射了。上天对我真不错,妈妈、姐姐和妹妹都给我干过,真是不枉此生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