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情短篇合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后母的浪穴

    我今年二十一岁,还未结婚,我仪表堂堂,经济小康,周围漂亮姑娘也不少,

    所以大家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还不结婚,所有外人都不知道,这是我和妈妈的秘密。

    我的妈妈徐玉娟是一位电力局的女干部,今年40岁,她身高1

    米64,颇有姿色,丰满白嫩,是南方人,丰乳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娇小。

    事情发生我还是一个中学生的时候。可能是遗传吧,我属于早熟

    的,十多岁时,就开始对妈妈的身体感兴趣。

    我家住在电力局家属区一栋楼房里的四楼。我记得很清楚,在一个下午,我

    无意中看到了妈妈的**,当时妈妈下班回来换衣服,我看到了她异常丰满白嫩

    的**,一时间我感觉憋得难受,但那时我还不能shè精,只觉得憋得厉害,就在

    爸爸妈妈在外屋吃午饭时,我却在厨房和厕所之间转来转去,突然,我发现了妈

    妈脱下扔在洗衣盆里的一双肉色短丝袜,那时还没有洗衣机,我家的衣服都是扔

    在洗衣盆里用搓板洗的。这时我家刚洗过衣服,盆里只有一付妈妈的丝袜,是她

    刚脱下来的。不知是什么原因,从那刻起,我觉得妈妈的丝袜是世界上最性感的宝物。

    我拿起妈妈的丝袜,使劲闻着那发黑的袜尖,然后将丝袜袜尖吃进嘴里。从

    那以后,妈妈脱下的丝袜就成了我的最爱,两年后,我第一次shè精,就是射在妈

    妈丝袜发黑的袜尖上的。此后,我就经常偷了妈妈的丝袜,先闻后射,十余年来

    我糟蹋了妈妈多少脱下未洗换穿的丝袜啊!

    到我十四岁那年,我再也憋不住了。一次,妈妈在家

    里试穿旗袍,这些衣服她不穿出去,只在家穿着照镜子自我欣赏。看着妈妈曼妙

    的身体,旗袍大开叉里露出的丰美的大腿,我再也忍不住了,上去抱住妈妈,大

    胆地说:“妈妈,我喜欢你,你真好看!我要插你!”

    妈妈大吃一惊,满脸通红地看着我,我从来没见过妈妈那样生气。妈妈很生

    气,但没有发火,因为她说过我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亲人。她先问我是那

    里知道这些的,我老老实实地对她说,我常偷听爸爸插她,虽然从没见过,但我

    偷看过家里的医学书,结合我听到的,就懂了。妈妈耐心地对我说,儿子不能插

    妈妈,要好好学习,将来娶个象妈妈一样好看的妻子。我被拒绝了。

    此后,我继续偷射妈妈的丝袜。

    妈妈在外面是个很正派的女干部,在家里却穿得很随便,经常只穿了白色小

    背心和白色半透明小三角裤,露出柔密的腋毛和丰美白嫩的大腿,光着白皙的小

    脚穿着拖鞋,阴部隐隐约约黑黑的一片。我一面提醒妈妈不要走到窗口,以免被

    对面楼上的人看见她的身体,一面对妈妈的性感身体垂涎三尺,欲火攻心。

    就这样又过了一阵,我实在难以抗拒妈妈**的诱惑,又向妈妈提出插她的

    要求,她又一次拒绝了我。我伤心极了,愤而离家出走。当时爸爸出差了,妈妈

    急坏了,到处找我,整整一天,才找到我。

    我大病了一场。此后我也无心上学了,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而且三天两头旷

    课,一天射妈妈丝袜十多次,到后来我已经面无人色了。

    妈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找了个时间认真地和我谈起来。我向妈妈倾诉了

    对她的爱恋,并说,如果她不让我插,我就去死,让她永远失去她心爱的儿子。

    妈妈对我说,儿子插妈妈是**,她绝对不会和我**的。但为了我的学习,为

    了我的前途,妈妈也不能再看我这样下去。她作了让步,同意我可以亲她的胯下。

    但有个条件,只有我每门成绩都在九十五分以上,才可以舔妈妈的胯下。

    就在那天,妈妈红着脸,脱了小三角裤,我惊呆了!妈妈白嫩的小腹下是浓

    密的黑毛,妈妈坐在沙发上,张开两条美腿,我一头扎进妈妈胯下,贪馋地舔着我出生的神秘之洞。

    从那以后,妈妈阴洞的美味促使我发奋学习,期中考试,我都考了九十八分

    以上。我兴冲冲回家,把成绩单给妈妈看了,就迫不及待把妈妈掀翻在床上,扒

    下妈妈的小三角裤,一头扎入妈妈胯下,大口舔着妈妈大丛阴毛下的阴洞,妈妈

    被我舔得不住呻吟,好象还流了水,都被我吃了。

    此后,舔妈妈胯下渐渐成了家常便饭。我的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我舔妈妈

    Bī的技巧也越来越好,妈妈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放开了。

    其间我曾多次想插妈妈,但妈妈是个很正派的女干部,坚决不**,她说,

    如果我强行插她,就连舔Bī的权利也会被取消,从此我再不想这事了,能舔妈的Bī我已经很满足了。

    后来,我又开始舔妈妈的屁眼,妈妈的屁眼长得很精致,屁眼周围长着细密

    的肛毛,性感极了。到今天我可以舔妈妈身体任一部位。只要爸爸不在家,我可

    以随时吃妈妈大如葡萄的褐色大奶头子,舔她的腋毛……

    这是我和妈妈的秘密,我爸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这是我的一个中学学弟的经历。我们是同好,所以他讲给我听他和他母亲的

    故事,我们长期交换彼此母亲的丝袜,先闻后射。下面是他的故事。他的经历和我有些相似。

    我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刚参加工作没几年,我和我妈妈在一个单位工作。

    我们都是某建筑设计院的。我母亲是一位建筑设计师,高工,今年已经41岁了,

    但仍在单位继续做她的业务骨干。我母亲夏玉翘,1米64,美貌,丰满白嫩,

    南京裔,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两只**异常丰满,沉甸甸地。平时她总是穿套

    装筒裤肉色裤袜浅口皮鞋,异常性感,妈妈的发式经常是长长的剪发,非常干练。

    受妈妈的影响,我上了建筑学院,毕业后就分配到妈妈所在的设计院工作。

    妈妈的脚长得很美,我从十多岁起,就开始偷妈妈的丝袜,后来能shè精了,

    我就经常偷了妈妈丝袜先闻后射,至今不停。

    妈妈有很多可爱的习惯,比如她经常同时换穿几十付各种颜色款式的

    丝袜,有连裤丝袜,长筒丝袜,短丝袜,网状丝袜,颜色有肉色的,褐色的,浅肉色的,棕

    肉色的,深肉色的,肉褐色的,素色的,白色的,黑色的,灰色的,灰肉色的,

    等等,我统计了一下,有十五种之多。在同一天里,妈妈在不同的场合穿不同的

    丝袜,所以她经常同时换穿几十付丝袜,然后一个月左右集中洗一次,这

    样她的丝袜发黑的袜尖莲香就较为馥郁,另外,妈妈经常把脱下的丝袜扔得到处

    都是,床头枕边沙发上,到处都是,这样很方便我取用,而且就是丢了一两付,她也不会发现。

    有时妈妈找不到丝袜,就另取一双穿上,丢一两只丝袜她并不在意,在她看

    来是不值钱的丝袜,在我却是宝物。如果妈妈知道她脱下未洗的新鲜丝袜对我的

    吸引力,恐怕她就不会对丢丝袜这样不在乎了。不过,这也是我妈妈的可爱之处,也是我的艳福。

    妈妈的另一个可爱的习惯是,她经常把小三角裤穿在裤袜外面,这样她裤袜

    的裆部骚味就比较浓。她还有一个可爱习惯是,经常情不自禁地半脱了高跟鞋晾

    脚,她自己还不觉得。那精美的穿着丝袜的脚后跟真馋死人啦。

    妈妈的又一个可爱的习惯是,当她紧张或者是特别激动时,常常情不自禁地

    将秀美白嫩的一玉趾翘得老高,象是在勾引我去吮吸。

    妈妈现在常穿一种无裆裤袜,这主要是方便我爸,可以不脱她的丝袜就直接

    插她。我爸比我妈妈小四岁,他们感情很好。我爸常插她,也难怪,我妈妈那么

    性感,很多人想插她,可是她只让我爸一个插她。

    我每天要闻妈妈脱下的新鲜丝袜,就象吸毒的一样,上瘾,嗅了就精神百倍,否则就无精打彩。嗅了就射。

    我经常偷听妈妈被爸爸插。同时把妈妈丝袜发黑袜尖戴在**上,听着妈妈

    轻轻的呻吟声,忍不住jīng液射透妈妈发黑的袜尖。

    夏天,妈妈光着雪白的秀足穿着透明拖鞋在家里走来走去。实在是馋死我了。

    我偷了妈妈丝袜,使劲嗅着那发黑的袜尖,然后把丝袜套老二上……我shè精后,

    等精斑干了,再把丝袜放回去。妈妈不知情,穿了那丝袜,穿上高跟鞋上班去了。

    一想到妈妈的秀美白嫩一玉趾顶着我的精斑穿着高跟鞋在街上走,我老二就硬了!这种事我干了不少次。

    在我十四岁那年,我决心对妈妈下手。一天,妈妈

    下班回来,照例坐在床边,解奶罩,脱丝袜,我跪在妈妈面前,吓了妈妈一跳,

    问道:“你这是干什么?”我捉了妈妈的美丽小脚,说:“妈妈累了,我来帮妈

    妈捏脚,解解乏。从今天起,我要好好孝顺妈妈。”

    女脚是女人的又一性器官,妈妈虽不知道她的女脚对我的吸引力,却本能地

    挣扎了两下,但没挣脱,也就由我去了。

    从此,我每天借口给妈妈捏脚解乏,趁机百般玩弄妈妈的秀足。

    后来妈妈也习惯了,说:“我的儿子也知道心疼妈妈了。妈妈在外面奔忙了

    一天,脚多累啊,捏捏真舒服。”我暗暗得意。

    终于有一天,我正在给妈妈捏脚时,突然捉住妈妈的脚,先是低头闻了闻妈

    妈翘起的秀美一玉趾,说:“妈妈的脚也不臭噢。”妈妈脸红了。紧接着我突然

    将她秀美的一玉趾含进嘴里,大口吮吸,这下有点严重了,妈妈红着脸,挣扎着

    想把秀足从我嘴里手里挣脱出来,但没成功。我继续吮吸,妈妈红着脸说:“快吐出来,多不卫生啊。”

    我仍大口吮吸,妈妈继续挣扎,终于从我的魔爪里把秀足挣脱出来。我的老

    二直直地立起,说:“妈妈的脚真香啊,妈妈的脚真好吃。”

    第二天,妈妈再也不让我捏脚了。

    我一下病了,病得不轻,妈妈日夜守候,过了好多天才好,但此后我的学习

    成绩一落千丈,我天天射妈妈的丝袜,无心学习,面黄肌瘦,眼看就这么垮下去了。

    妈妈慌了。为了我的学习,妈妈终于同意让我继续给她捏脚,并可以吮吸玉

    趾。我高兴极了,学习成绩节节攀升。我玩弄妈妈脚的本事也越来越好,终于有

    一天,妈妈被我吮吸玉趾,竟忍不住尿了。

    我要求喝妈妈的尿,妈妈拒绝了。于是我离家出走了。半个月后,急得快疯

    了的妈妈从外地把我找了回来。妈妈答应给我喝尿,但前提是必需学习好。我乐

    坏了。当场大口吮吸妈妈的玉趾,舔得妈妈又忍不住尿了,我将妈妈尿都喝了。

    从此,只要是在家,妈妈的尿都给我喝。到后来,常常是我躺在地板上,妈

    妈站在我身体上方,将秀足伸进我嘴里供我吮吸,舔到妈妈要尿了,她就蹲在我

    脸的上方,直接尿给我喝。或者她躺在沙发上供我吮吸玉趾,要尿了,我拿啤酒杯接着,然后喝掉。

    开始妈妈说好,只能喝尿,不能舔Bī,但后来也就被我舔了妈的Bī。现在我可以任意舔妈妈身体任意部位。

    如果我考得特别好,妈妈还会用手帮我弄出来。以示奖励。好几次我都想射到她脸上,但妈妈都躲开了。

    我从来没想过插妈妈,因为射妈妈丝袜,喝妈妈尿,吮吸妈妈玉趾,这比插妈妈阴洞对我的吸引力更大。

    我们母子至今坚持不**。

    现在的社会,妈妈们越来越性感,儿子们越来越早熟。母子**不在少数,

    只是家丑不外扬,不为外人所知罢了,象我们母子这样亲密接触的就更多了。在

    不少家庭里,母亲年龄大了,对父亲失去了吸引力,父亲在外面找年轻人,而

    在儿子眼里,妈妈风韵正盛,母子**交配,既安慰了妈妈,又满足了儿子,还

    很安全,很卫生。我认为母子**是社会的大势所趋。

    这一次由我表弟讲述他们母子之间发生的事。我表弟今年19岁,他妈妈徐

    月娟,38岁,1米64,保养得很好,颇有姿色,是某厅局的女

    干部。已退休。我和表弟长期交换我们妈妈的丝袜。下面就是我表弟讲述的他的事情。

    我妈妈在外面是一个很正派的女干部,在家里却很骚,夜夜被我爸插。她在

    家里穿得很少,她的极丰美白嫩的大腿和秀美的白脚令我垂涎三尺,她的丝袜也就更多地被我糟蹋。

    在我十多岁的时候,忘了做错了什么事情,妈妈很生气,很冲动,还正坐在

    澡盆里洗澡,就将我叫了进去,一边洗澡一边痛斥我。我则偷偷看着妈妈的**,

    妈妈一身白肉,是翘**,奶不大而性感,奶头子很大,是深褐色的。

    后来我大了些,再没有机会看妈妈的**了。妈妈脱衣服开始避开我了。

    妈妈一抬玉臂就会露出腋下柔密的腋毛。不知为什么,我一看到妈妈的腋毛,就会硬。

    我寻找着一切可以看到妈妈**的机会。那时,家里还没有淋浴,妈妈在厕

    所洗澡,需要爸爸把水送进去。有一次,爸爸出差,妈妈自己把热水准备好,进

    去洗澡,没想到她不经常准备洗澡水,水准备少了。她只好在里面叫我再送些热

    水进去。我心里砰砰直跳。我将热水桶端进厕所,趁机偷看妈妈的**,只见妈

    妈一身白肉,妈妈尴尬地把毛巾放在阴部,正面反面来回调换着,其实是为了挡

    住阴部,不给我看到。我故意慢慢地往盆里倒水,在妈妈调换毛巾的空里,我

    看到了妈妈阴部长着大片黑毛!原来妈妈那里也长毛的!我的**不可抑制地硬

    了起来。我怕妈妈发现,忙退了出来。

    此后,我一边疯狂地偷来妈妈丝袜先闻后射,一边继续寻找机会偷看妈妈**。

    一次,我放学回家,妈妈也刚下班,正脱得一丝不挂,刚要去厕所洗澡,见

    我突然回来,妈妈惊叫一声,忙将双臂抱在胸前,红着脸,匆匆走进厕所。但她

    的翘**和小腹下的大片黑毛已经被我看得清清楚楚。

    我**硬着,来到妈妈床前,拿起妈妈刚脱下的新鲜丝袜,使劲嗅那发黑的

    袜尖。妈妈在下班路上走得香汗淋漓,她丝袜发黑的袜尖莲香馥郁……

    终于有一次,妈妈洗澡时又让我往里送水,她又把毛巾挡在阴部,我再也忍

    不住了,一下把妈妈挤到墙上,跪在她脚下,抱住她的肥白屁股,狂吻她长着大

    片阴毛的阴部。妈妈惊呆了。我舔了好久,她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她生气地

    推我,但我不走,我激动地向妈妈讲述了我对她的爱恋。妈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我先出去。

    此后,妈妈在我面穿得比以前多了,尽量不在我面前暴露更多的**。

    一个夏天的下午,爸爸又出差了。昨夜妈妈被爸爸插了一夜,妈妈早上洗了

    澡就去上班了,中午回来吃了午饭,这时正在睡午觉休息,下午可能她不去单位了。

    我走进妈妈卧室,只见妈妈只穿了一件白色小背心,腋下窜出黑毛,露着白

    嫩的小腹,穿着白色半透明小三角裤,阴部隐隐约约黑乎乎一片,美腿秀足。真馋死我了。

    我慢慢将手伸进妈妈内裤,我终于揪到了妈妈的大丛阴毛!我又将手指插进

    妈妈的**,使劲抠妈妈的Bī。妈妈醒了,发现我在干什么,妈妈哭了。

    我爬到妈妈身上,舔着妈妈的泪水,和妈妈热烈亲嘴。

    妈妈没有反抗,我扒下妈妈的小三角裤,贪婪地闻着妈妈内裤的裆部,浓浓

    的骚味令我兴奋!我钻入妈妈胯下,舔妈妈的阴部,妈妈呻吟着,最后被我舔得

    忍不住流出尿来,我把妈妈尿都喝了。

    妈妈那天没有反抗,一个原因是还没完全睡醒,再一个原因是,她还沉浸在

    昨天夜里被我爸插的快感之中,而我又舔得她很舒服,填补了她的**需求。

    此后,我就经常舔妈妈的胯下,我几次想插妈妈,但妈妈坚决不**,只让

    舔,不让插,她只让我爸插,不过我也知足了。现在我可以舔妈妈身体任意部位。

    一天下午,我正在午睡,一个温柔的声音在我的床头响起:“乖儿,该起床

    了,下午上学,你再不起来,要迟到了。”我睁眼一看,只见妈妈站在我床前,

    她穿了一件白色小背心,水红色小三角裤,丰美白嫩的大腿正在我的面前,我忍

    不住抱住妈妈的大腿,亲吻她的大腿,继而扒下她的小三角裤,撕咬着她的大丛

    阴毛,在我的请求下,妈妈撩起一条大腿将一只秀足放在床上,亮出胯下在我的

    上方,我贪婪地舔着妈妈毛茸茸的胯下,舔得妈妈忍不住尿给我喝,我又将妈妈

    尿眼舔得干干净净,妈妈被我舔得不住呻吟……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