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情短篇合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俘虏漂亮的情人

    我是一位独生子,今年21岁,妈妈在生出我后,不久就不幸的去世了,留下我和爸爸一起生活了有18年之久。

    爸爸因为妈妈的离去,足足伤心了好几年,一直在怪妈妈为什么那么快就走了,留下他一个人。所以啦,从我小时候他就一直学习着照顾一个小婴儿、一个脆弱的小生命,直到我上小学、国中、高中,也一直没有再行娶妻的念头。

    在我14岁那年,我就叫爸爸再去娶一个老婆,并告诉他,我已经够大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请爸爸不要因此而浪费自己宝贵的春青。起初爸爸还不同意,但爸爸也才35岁左右,还很年青,所以我死命的左劝右劝,使爸爸不堪其扰,终于在外头正式交了一个女朋友,并且在我16岁那年又结了婚。

    我当然很高兴爸爸终于被我感动了,所以才又娶了一个老婆回家,我也直向他们两位献殷勤,叫他们再生个弟弟或妹妹来,家里才会更热闹,他们两人也含羞的点头同意了。但后来爸爸私下偷偷告诉我实情,我才知道,爸爸竟然已不能生育了,他说在我上小学时,就私底下跑去结扎了,害我差点没有昏倒呢!还一直骂爸爸怎么那么「笨」呢!没想到后来我与继母……

    我的继母是一位很年轻、又很貌美出众的成熟女人,她叫方文淑,她才24岁,身材又好,我从外表看到的三围大概是35.24.35吧!初时看到继母的身材及面貌,我的心就狂跳不已,久久不能停歇。

    让我知道爸爸不能生育,是发生在爸爸与继母结婚的半年后,爸爸亲口跟我说的,他还暗示我,叫我跟继母生个小孩子。起初我没注意听,但爸爸又再说一次时,顿时让我惊讶不已,直说:「爸……那是不可能的,她……她是我的母亲呀!」而爸爸仍直说没关系,他说他还想要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并叫我看着办,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爸爸离去的背影,我了解男人不能生育的痛苦,想着如果爸爸当年没有做出如此笨拙的决定就好了,他一定想不到他会再婚吧!他也想不到他还会要生儿育女吧!确实生母的突然去逝带给他无限的消沉及无限的空虚、痛苦,为了专心照顾我及为了表示对母亲的一份爱所使然,他才会断然跑去结扎吧!自己也为爸爸的无奈摇了摇头,就去做我自己的事了。

    如此这般的,我与爸爸、继母三人相安无事的又过了一年多,我也快十八岁了,我没有对继母做出任何越轨的情事,但对继母的一举一动却留上了心,心中逐渐对继母产生了不应有情感。我认为继母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至少她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来,虽然她在平时都会用一种深情的眼光注视着我,而我也没有刻意回避,反而任她在旁注视,衹是我没有理她而已,但我的心中也不期然的生出一股莫名的兴奋感呢!

    而爸爸自从娶了继母回家后,就跟死人一样,每天晚上我都会在他们房外偷听动静,但一点声音都没有。唉!父亲真铁了心,要把继母交给我吗!他每天都很晚才回到家,每次一回家也不管继母如何倒头就睡了,一点也不像个称职的丈夫,难道这是在给我制造机会吗?我心中的压力随着一大堆的犹疑而加大了。

    就在我十八岁那年,继母的生活开始有着重大的改变,连我也感到很惊讶。我就先把继母平时在我在家的时候做的一些事情说出来让大家分享一下吧!

    随着我与继母相处的时间因父亲晚回而拉长,日久生情这句话一点也没错,起初继母在家都穿戴得很整齐,即使不出门依然是如此,全身总是穿着厚重的身裤、裙般,完全让人看不到里面的内容。但久而久之,她的穿着便慢慢地一天天的不同起来,服装也性感了起来,她有时会穿着露出肚脐的超小背心配上超短裤,或者穿着宽松的无袖洋装配上超短及臀的迷你裙等,让我看得眼花撩乱起来,心也跟她的移动飞来飞去,眼睛更因此而环绕在她那傲人身材四周急驰着。就这样,让我一下子不是看到继母因衣服松露出了胸罩、深深的乳沟,就是看到继母因弯腰而露出的两片肥臀,穿着性感的各式各样的蕾丝内裤等,差点让我有想要占她的冲动,也差点让我忘记她是我母亲一事。

    起先我不知道继母为何突然有着大转变,但我确实被她所影向,我终于正式把继母当成我性幻想的对象了,每天都让我躲在房中**不下四、五次之多,以解我对继母的爱欲。

    事情就有如爸爸在背后计划般,由幕后一直推动着,我与继母的情感也一直发展下去,而爸爸好似真的变成了隐形人般,在我与继母的日常生活中消失,过了不久,爸爸的影像也逐渐在我脑海中消失不见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我的脑海中还是一直在问着。

    由于继母的关系,我真的逐渐爱上了她,在平时除了靠幻想继母的景像**外,我还爱上了继母所穿过的内裤,当然就是从浴室拿的。继母每次洗完澡后,她不像平时般,将换洗的内衣、裤紧藏在换洗衣物箱的最底层,而是故意把当天换掉的内衣、裤放在最显眼的顶层,尤其是内裤放得最明显,这也是我因一时好奇,拿起了继母的内裤**多次后,我才清楚的发现到,继母她是有意到让我看到才放得那么明显的!

    她的内裤都是当天换下了,非常新鲜,味道也非常的独特,有着奇特的香水味渗合着日常大小便所留下来的分泌物所构成、一股既刺鼻又清香的味道,让我久久无法从深深的思欲中回复过来,这更加刺激着我的**,让它无边的滋长。啊!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了继母了吧!

    继母的内裤便因此而成为了我每天**必用的工具,我的头通常都会套着她的内裤,把罩住她下体的部份对着我的鼻子及嘴唇间用力的呼吸着、舔着或者把她的内裤套在我的**上,体会着继母的阴部与内裤摩擦时的快感及幻想着插入继母**时的情景,并**着。要不然就是穿上那件小小内裤,而且袛能穿到大腿上勉强的罩着突起的**,感受着继母那细致的腰围、平坦的小腹等,所以有好几次内裤都被我的大**给撑破了。

    就这样经过了半年多,我也观察有一段时间了,而继母也一直没说什么,衹是在平时当她看到我时,也变了会脸红害羞了。于是,我也决定把刚射在继母内裤上的jīng液连件原封不动的放回换洗衣物箱的最上层,让继母也能够享受一番。

    到了我满十九岁后,继母就更加大胆了,她通常在洗澡的时候都会紧闭着门窗的,当我到浴室要拿继母换下的内裤时,没想到她现在竟然连门及窗户都没有关紧,还故意留下让人夸张的大缝隙。

    「难道她不知道有个儿子在家吗?一个如狼似虎、血气方刚的少年人吗!」这不禁让我既惊且喜,脑海泛起异样的情绪,心中又不禁想着:「这……这……继母难道……怎么会这样呢?!再发展下去就不得了了啊!」理性的高涨,顿时让我止住往前的脚步,袛拿了继母的内裤,便转头走回房中**去了。

    看着继母这样已有一个月之久,而我仍然不敢去偷看继母洗澡。就在某一天星期六的晚上,我经过父母的房间时,我听到一声呻吟声:「啊……啊啊……」我不禁好奇的要打开门偷看,我猜想一定是爸爸自己受不了了,正与继母在做。

    但是当我伸手正要偷偷把门打开时,门却不声不响的往前移了,露出了一条缝隙,我吓了一跳,不敢呼吸,但是听到呻吟声音并没有中断,反而更加的大声了。我安心的大力喘着气,才把眼睛凑向门边看,没想到不看还好,一看竟然是继母一个人躺在床上**,并发出淫叫声,而爸爸竟然不在那里!

    一看是这样,看不禁猛然把眼睛闭了起来,极力的控制自己不要去看,但身体却毫不争气的急速变化,一会儿,我的脸就发热了起来,心脏一直大力的「噗噗」跳着,让我的呼吸急促起来;在裤底的**更是涨得发痛,恨不得有个大洞能钻出来找东西发泄一下;脚也不听我使唤了,一动不动的直钉在地上,而全身更是一直微微颤抖着,发出喜悦的讯息,脑海中充斥着刚刚看到的继母的裸母片段,挥之不去,反而兴起让我想要偷窥继母**的**。

    许久,我的脑海「轰」了一声,我的欲念终于把我的理性给干掉、销毁了,顿时我被欲念缠身,紧闭的眼睛被欲念所控制,立刻睁着大大的双眼,直望向门内去!

    当我望向门内时,门突然「咿呀」一声被打开了!此时继母已穿上睡衣走了出来,我们面对面的彼此惊讶的看着对方,并同时发出:「啊!」的一声,就站在那边一动不动了。

    我惊讶的是这么一回事:「继母怎么那快就好了,难道是我站在这里很久了吗,错过了好戏一场?啊!继母怎么穿得那么少,睡衣还是透明的,两颗浑圆的**看得好清楚喔!下面的私处黑黑的一片,若隐若现的,好不吸引人喔!怎么样……现在怎么样……」

    而继母惊讶的则是这样一回事:「他怎么还在这里呢?已经看那么久了,他怎么还不回房去呢?啊!他……他的老二好突出喔,一定很大吧……他……他怎么还在看我呢!难道……难道是想……喔!虽……虽很想……但我……我还没准备好啊!现在……现在怎办呢?」

    还是我最先恢复过来,我尴尬的对继母说:「母……母亲……我……我正经过妳的房间……没……没想到妳走了出来……母……母亲……晚安……我先去睡了……」说了一堆连我也不知道的癈话,转身就溜回房间的。

    继母看着我跑回房间后,很小声的说着:「没……没关系……我……我正要去洗……手间……晚……晚安……我的儿……我……的……爱……人……」话愈说愈小声,最后的四句根本就以听不到的声音默唸着,随后她又回房了。

    当天晚上,跑进房间后,我的心一直在高速跳动着,久久不能平息,并隐约听到继母在说话,说完后又听见她关上房门,我才松了一口气,回想她刚刚的说话,我也听不清楚,索性就不管了,大力的将自己卧倒在床上闭上眼睛,想要睡觉了,但一直不能入眠,脑海中继母的**一直浮现着并逐渐清晰起来,我不禁回忆着刚刚的片段。

    继母的身材竟是好得不得了,从她脱光衣服后,我才能得窥到继母的完整身材,竟是那么美艳动人,全身散出一股吸引人的圣洁气质,身体更被灯光照耀的发出层层的光晕,让人看得是那么深刻,但又那么令人感到迷,就像雾里看花,愈看愈模糊,除非紧贴着脸看着她,否则都是雾的看不真切;除非你抱紧、抱实了她,否则你抱到的永远是迷漫在空气中的水份──雾。

    就这样一整夜的幻想,让我不由得又悄悄到浴室里拿着继母的内裤回房,罩在头上,一手压住内罩使它紧贴在我的鼻与唇间,一手握着****着,一边又幻想继母的种种,让我一整夜共泄了五次之多。

    **其间我也突发奇想着:「我……我要得继母……我要……我要成为她的男人……爸爸既然早先就跟我说了,而继母也愈来愈……我要……我一定要得到继母……这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妈妈……再过不久……我……我一定……一定要占有妳……妳那有如女神般的**……我……我一定会……会让妳得满足了……我……我要让妳生儿育……女……让我们……共……共赴巫出……吧……啊啊……泄……泄了……妈妈……妳看得到吗……我又为妳……为妳shè精了……我们又少了……少了一个儿子……或女儿了……妈……哦……我的爱人啊……妳知道吗……我已……深深的爱上妳了……妈……妳知道吗……妳知道吗……爸爸都已经默许了我跟……跟妳……了……妳……妳懂吗……文淑……哦……我的爱人呀……」

    我一直倾力的在脑海中诉说着对继母的深深爱慕话语,让我更增加面对继母的信心与决心,也因此而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阳光已照亮了我的房间,照了我身体发热时,我才精神恍惚的醒来,慢慢的睁开眼睛,光线充斥在眼内,害我眼睛感到疼痛并一阵头晕目眩,不禁举手挡在眉毛前遮住不让阳光直接照射到眼睛,许久才能稍微适应阳光的冲击。抬头看了看时间,已上午十一点了,还好今天是星期假日,否则我到学校后,稳被同学笑了,伸了伸懒腰后,撑着身体从床上跳了起来,着地时差点站不稳,两脚还在微微颤抖着,可能因为昨天晚上**过度吧!

    出了房间,摸了摸饥饿的肚子,走到了厨房,看到继母在那边忙着,正好继母的眼光也向我这边看来,我袛好硬着头皮向继母打了声招呼:「早……早安,妈!」

    「不早了啦……都中午了……还早安……」继母马上边红着脸边低下头切着菜边说着。

    「那……午……午安妈……」我也很不好意思的说着。

    「好……好啦……不要再说了……都饿了吧?妈……妈妈很快就做好饭了,儿……你等一下吧!」继母送了两盘菜到餐桌上说着。

    「哦……好……妈……不急啦!」说着说着,我转头看了看四周,竟然没有发现爸爸的踪影,于是就问继母道:「咦!妈……妈……爸呢?他不在吗?还是在休息?」

    「亏你还记得你爸呢!你爸呀……他现在已经是公司的董事长了……星期例假日都出去和朋友交际应酬了,更何况在平时。你呀……你真是的,你……你都没注意到吗?……你……你爸的用……用心良……良苦啊!」继母放弃了衿持,对我加以暗示的说着。

    「我……我……也知道爸……爸很忙……他很照顾家里的……我知道他很辛苦……很辛苦的一个人把我扶养长大……我……」我也知道继母在说什么,所以我把眼睛注视着地上,也大着胆说出心中的想法。

    「没错……所以你要好好孝顺你的父亲,他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这样才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继母打断我的话,背对着我说着。

    「是……是……妈……妳……妳说的对……我应该……应该听爸爸的话,做个乖儿子才是……」我很尴尬的低着头,向背着我的继母说着。

    接着俩人有一段期间的沉默,我静静的看着继母做饭的模样。当继母背对着我做饭时,这才发现继母衹穿着一件昨天看到的透明睡衣,胸前围着厨房用的围巾,罩住了上下半身,而背后却露出她的透明睡衣,她今天已把乳罩及内裤穿上了,但在我眼内,继母好似整个人裸露在我的眼前,她的傲人胸脯、迷人的雪白肥嫩的臀部,及那片浓浓的黑森林地带,不禁让我的**急速的膨涨起来。我急忙转身,以手按着下体,深呼吸着。

    「好啦!儿……啊……可以吃了……肚子一定很饿吧?快来吃吧!因为衹有我们俩……人,所以妈煮的比较简单,快呀!」继母在我背后突然的出声说着。

    「啊……啊……哦……好……好妈……马上来!」我被吓了一跳,急忙转头回应着。

    坐到桌上一看,不禁说出:「哇!妈……这……这是满汉全席吗?怎……怎么那么丰富呢?有人参、有鲍鱼、还有鱼翅在里面呢?妳看!」

    「傻……傻瓜……妈……看你平时都那么用功,这样身体会累坏了,所……所以妈特地去准备……准备要让你补一补的……怎么样……好吃吗?」继母红着脸,用深情的眼光看着我说着。

    对于继母的用心我已能体会,为了讨好她,我夹了一大堆菜来吃,并发出赞美的语句:「唔……唔……嗯……嗯……好……好吃……妈……非非……常好吃呢!」我故意吃得渍渍有声。

    继母脸一红,比刚刚更红了,她交叉手拖着下巴看着我大力的吃着,并媚笑的说道:「嘻……好吃也不用那么夸张嘛……来,再嚐一嚐这个……」继母又夹了一块猪脚给我。

    「妈……妳……妳怎么不吃呢?」我抬头看到继母并没有动碗筷,所以我问道。

    「不……不急嘛……妈……妈喜欢看你吃呀!反正等一下我边收拾还可以边吃饭呀!」继母笑着说。

    「妈……这……这样对妳不好吧!?……妳……妳这样……我……我……」

    「没关系啦,不要管我……来尽量的吃,这对你身体有好处的。」继母又端了一碗燕窝给我。

    「唔……唔……好好……妈……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大力的吃着。

    继母还是在桌旁看着我吃饭,直到我吃饱了,她都还没动过碗筷,她看我吃完后,跟我说:「碗筷就放在桌上,你先去休息吧,让妈来收拾就好了。」

    「嗯……嗯……妈……那我先回去房间了……谢……谢谢妈……我……我爱妳……」说完,我就一溜烟的跑向我的房间,留下继母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厨房深思着我的话。

    到了晚上,吃晚饭时,气氛也是很尴尬,继母还是一直静静看着我吃并夹菜拿汤给我,我则是默默的吃着。当吃完饭,继母整理完厨房后就准备去洗澡,而且她每天都很准时的到浴室里去报到,而我为了继母一事已躲在房中一整天了,想要换一下气氛,于是打开电视,看着综艺节目,先把继母的事抛开,专心的看着电视,确实,节目的内容让我笑翻了天,也稍微冲淡了我对继母的种种思念情感。

    但不久后,继母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小仁……你帮妈拿一下浴巾好吗?」

    「哦……哦……好了,马上来。」想也不想,就马上到父母的房间去拿毛巾了。

    「妈……浴巾拿来了……」我将抓着浴巾的手伸入浴室去,说着。

    「仁……帮妈拿进来好吗?妈……妈正在淋浴……」继母在浴室里说着。

    「哦……啊……什么……妈……这这样好吗?」我小心的问道,但脑海就像早已受不了控制般,挣脱了我的身体似的飞进了浴室中,幻想着继母在淋浴时的情景。

    「傻……傻瓜……你……你都看过了……还……快啦……快拿进来……」继母又在浴室里说着。

    此时,我的意志力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茫茫然的举起脚,推开门走了进去:「妈……妈……我拿浴巾来了……」我低头说着。

    「傻瓜……」继母说道。

    忽然,我被一股热气所围抱,我的眼前出现了继母那张美丽动人的脸庞,我的身体正被继母用力的抱着,胸前被继母那两颗**顶着,我再也受不了了,双手也抱紧了继母的身体,低下头就向继母的嘴唇吻了下去,继母也热情的回吻着我,而浴巾正往地上掉落着,时间就那样停顿了。

    许久,许久……我们分开了,我们互视着,眼神均射出火热的爱的情焰,我们都想大干一场,来解决几年来的饿渴及思念。

    我抱着继母一起躺在浴室的地上,让我无法想像的是,继母的热情,她急忙的脱掉我全身的衣服,两手抓起我那早己挺直的大**,趴下帮我吹了起来。

    我一时竟呆了,直说:「哦……哦……妈……妈……这样……这样不……不可以……不……妈……妈……哦……我……我……爱……妳……好……好……」

    到了最后,我不得不承认我也爱着继母,既然继母已抛开一切不惜跟我做那回事,我当然也顺其自然发展了。

    「呜……呜……仁儿……啊……妈妈……已受……不了……多……年……来……对……你……的……相……思……我……我……也……爱……你……呜……呜……」继母边吸着我的**边说着。

    「哦……哦……妈……都……都是我……我不好……我……没有听爸……爸的话……没有跟妳……跟妳……」我因为继母的表白,不禁喜极而泣的说着。

    「仁……不要说了……都是妈……不好……妈……不好……没……没有什么……好……说了……」继母也流着泪说着。

    我边享受继母的吹功,边看着继母那头秀发,激动的说道:「妈……妈……我知道妳……的意思……这应该要怪……我……但……现在……我……们……不是已经……在做了……吗?……哦……哦……妈……妈……妳好……厉害……哦哦……哦……」

    我知道继母在说什么,因为爸爸从结婚前后都没跟她行过房,继母早已受不了这种日夜没有人慰藉的日子,她心中不禁起了很大的疑问,经过爸爸私下跟她说明又叫她放手去做,她才勉为其难的答应爸爸,她也才敢做这样的事,要不然打死她都不敢做呢!但双方都碍于伦理,所以都不敢真的去做这样的事,如今,继母的主动,打破了双方长久的隔阂及理念,正要结合在一起了。

    继母不断的吸、舔、咬着我的**,并上下、上下的在她的喉咙间**着,不时的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

    「妈……妈……文……淑……好……好……我……我……要……射了……要……要……射了……哦……哦……哦……哦……」

    我的**被继母吹得受不了了,身体一颤,一股热热的jīng液直冲入继母的小嘴。

    继母不但没有起身,反而持续的吹着,顺着继母的嘴内流出了一堆jīng液,让我的**一下子就沾满了我自己的jīng液,而继母的吹功让我的**不但没有萎缩反而更见壮大,让我持续的享受shè精后的**。继母见我的**还是如此强壮,便张口吐舌在我的**根部逆流而上专心的舔着表层的jīng液,她把它吃了下去,让我看得不禁对继母更加爱怜了。

    「妈……文……淑……我爱……爱妳……我们……我们……来做吧?」我爱怜的看着继母说着。

    「儿……仁……不急嘛……我们的心防都……都已经打开了……不急在这一时……我……我们先一……一起洗个澡……你……你说如何呢?」继母抬起头坐在我的旁边说道。

    听继母这么一讲,也对,不如先跟继母洗个鸳鸯浴吧,于是说道:「好啊!文……淑……」

    「谢……谢谢……你这么叫……我……哟……我很高兴……仁……」继母说完,突然向我热情的一吻,先起身去淋浴了。

    此时我的心中忽然明悟到:「继母因为这次的事,开始变得活泼起来了,而我沉重的心情也突然轻松了许多,顺其自然吧!不要再让爸爸及继母失望了。」

    于是,我也跳了起来,从后抱着继母,吻着她的颈项,继母也回吻着我,我们的心灵互相结合了。我的心灵开始活跃了起来,两只手正上下抚摸着继母的**,而继母则左闪右闪害羞的叫我坐在小板凳上,她蹲在我的前面帮我洗刷着身体。

    看到继母这样,我也拿起沐浴乳往继母身上擦着,顿时她的全身都被我的手给摸遍了,每当我的手在继母的阴部游走时,继母总会叫出声音,动作便停顿的许久,她也没叫我停手,衹是脸已呈火红状态。而我的**正持续的挺立着,每当继母的手握住**上下移动时,就让我感到比自己动手做还来的舒爽,我们两人都陶醉在**的抚慰中,谁也不想马上结束。

    「文淑……文淑……好了吗?该冲洗乾净了……」我打破寂静的说着。

    「啊……啊……好……好……」继母尚回不过神来的断断续续说道。

    冲洗之间,我们也免不了要再调戏一番啦!

    洗完澡后,继母本想穿回衣服,我一看便马上抱起继母,往我的房间走去,而继母则害羞的缩在我的胸前,让我看到继母那前所未有的娇羞姿态,使我的心神已急速的飞往房间急候着了,我想继母应该也是一样吧?

    把继母抱进了房间,轻轻的把她的娇驱放到了床上,二话不说的我马上就扑了上去,一边亲吻着继母,一边用手指**着继母那已潮溼的**,继母被我这么一逗,忍不住「呜呜」了起来,身体急速的颤抖,两手则紧紧的抓住床单,两脚不安份的弓起并左右摆动着,我知道我已让她开始爽了起来。

    离开了继母的嘴唇,我开始往下进攻,先是用两手抓住继母的**挤压、搓揉着,并用手指捏了捏**,让继母发出了:「啊……啊……啊……」的声音,接我用舌头舔绕、吸吮着**,不久继母的**更突出、**更坚挺了。

    舔着舔着,舔到了肚脐上,我就用舌头舔着凹洞的周围,让继母一直说着:「啊……啊……痒……痒啊……快……快停啊……啊……」直到继母的手用力的把我的头往力一推,我才放过了肚脐。

    被继母这么一推,让我的鼻子直接插进了她的两片**间,哦!实在太迷人的香味了,比内裤的味道好上几百倍,继母的独有体香加上**的味道,不禁让我将鼻子顶入她的**里吸着。

    这时继母的两腿夹了起来,把我的头夹的紧紧的,一只手抓着我的头发,扭动着丰臀,让我的鼻子完全进入了**中,害我差点没法呼吸,急忙将头往上顶起,伸出舌头后,对准**就这么一插,灵动的在继母的**内翻搅着,让继母又忍不住的大叫着:

    「啊……啊……停……停啦……哦……好……好……哦……仁……好……厉害啊……哟……哟……快……快……哦……哦哦……」

    「哦……哦哦……哦……仁……仁……我……喔喔……爽……好爽……喔哦……我……我要……要泄了……要泄……哦……哦……哦……哦……」继母就在我灵动的舌头调戏下,她达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溼热的淫液,洪水般的由**急流了出来,顿时让我的舌头及两片嘴唇猛力吸吮着。喝下从继母的**中流出的**,这也是我第一次经验,味道不用说也知道,棒极了!

    「嗯……嗯……啊,文淑……妳那……味道棒极了……比果汁还好喝呢!」我不禁抬头说道。

    「嗯……嗯……人……人家不来了啦……都不知害羞是什么……给你……给你……舔那里……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还说……还说……仁……你……你好坏哟……唔唔……」继母双手捂着脸,身体侧了过去说道。

    「文淑……我爱妳……嫁给我好吗?我想……我想爸爸一定不会反对了……好……不好呢文淑?……唔唔……唔……」也不等继母的回答,双手移正她的身体,扒开了她的双手,低下头亲吻着她。

    许久,继母双手把我推开了,喘了一口气红着脸说道:「仁……我……我想要了……」

    「文淑……哦……」我激动了抱紧了她。

    于是,我移动身体,将继母的两腿抬放在我的肩上,一手扶着**,一手扶着她的臀部,「滋」的一声,将**插进**中。

    「啊呀……痛……痛啊……啊……」继母忽然左右大力的摇动头部,身体急速的扭动着。

    我的**前端才进入一半而已,继母便如此喊叫着,不禁又大力的一插、一抽又用力一插下,整根**完没入了**中,被肉壁紧紧的吸住了。继母用比刚刚还大声的呻吟声呻吟着:「啊……啊……痛……啊……啊……终……终于……啊……痛……痛……啊……啊……」

    我开始慢慢的**着,我忽然看到**带出了一丝丝的血迹,不禁惊讶的问道:「淑……文淑……妳……妳流血了……妳……妳还是……」

    继母身体配合着我的摆动而在摆动,正感受着我的**在她体内扰动、冲击着,她含羞带泪的说:「对……对……没错……我还是处……女……你……爸爸……都没有上过……我……他……他说要留给……你用……所以……我才……我才没有破……身……啊……哟……你的……你的好大……我……我受不了……受不了……喔……我……那里……那里好热哟……哦喔……快……快干……快……干我……哦哦哦……」

    「唔唔……文……文淑……妳的……妳的**……好……紧喔……夹得我好……爽……呼呼……我要干……死妳……爽死……妳……爱……死妳……呼呼……文淑……妳的**好……好多哟……呜呼呼……好……好爽……真的……很爽……」我边插着继母的**边爽道。

    「哟……哟……啊啊……啊喔……喔喔……仁……仁……哟……占有我……快……占有……我……呜呜……哟……我……我快被你干……干死了……哦哦喔……抱紧我……喔……喔……快……抱紧我……用力……用力的干我……啊……啊啊……」

    继母边说着,边要我抱着她、干着她,于是我将她的两脚放下,然后将继母抱起,我坐到床边,让继母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她扶正我的**对准**后坐了下去,双手缠绕在我的后脑勺,并让两个大奶紧夹着我的脸部摩擦着,我双手也紧紧抓住她的细腰,将继母的身体直上直下的让**能垂直抽、插着我的**。

    「啊啊……哟……爽爽……爽死我了……哟……哟……这样……好……好爽哟……啊……啊啊……啊……喔喔喔……仁……我爱死你了……你……你真强壮……啊……啊……这……这样好……很好……啊啊……啊……」

    继母急扭动全身,享受做着干的乐趣,不时的发出淫叫声,声声悦耳。

    继母的双手紧抱着我的头,压在她的胸前,两颗**正左、右、左、右的拍打着我的脸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正持续「噗滋!噗滋!」的吸入、吐出我的**,我的头则左右左右的摇动,用舌头舔着继母胸前那两颗一直摇晃的**房,我的嘴中也不时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让整个房间充满了淫濊的气息,更充满的有如交响乐般,妳一声、我一声的发出了爱的呼唤声,让我们两人互相干的浑然忘我。

    手有点酸了,于是我抱着继母的腰站了起来,而继母的双手及双腿随着我站起,分别抱紧了我的脖子及夹紧了我的腰部,身体向后荡着,让她的**以45度角插着,这也让我比较好抽、插,我们将姿势摆好后,我臀部一挺、一缩间,又将继母送到另一**了。

    继母的头及乌黑的秀发,正随着我下身的突击,上身受到憾动而乱摆着,我紧咬着牙,努力的干着她,让她欲仙欲死地好不快活,看到她的嘴角已不自主的流着口水,两眼翻白起来,嘴边还持续的发出**的淫叫声:

    「啊……啊……啊啊……啊……爱人……啊……好……好强……好厉害……哟……哟……喔喔……喔……我不行……不行了……快……快了……快泄……高……潮了……哦哦喔喔……」

    继母的淫叫声也憾动着我,我也不禁说着:「哦……哦……淑……文淑……我……我……干……干……爱……妳……哦……老……婆……好……好……老婆……哦……哦哦……呼呼……我……我……也要……要泄……了……啊……哦哦……呼……呼……呼……喔喔……喔……」

    这时,我们两人同时泄了,一股灼热的jīng液直冲向继母的子宫中,而**则顺着我的**流出,我抱着继母「碰」的一声,一起倒在床上,我的**还在她的**并没有拔出来,而继母仍紧紧抱着及夹着我的身体,整头缩在我的胸部里一动不动的,我们正静享受着彼此**后的快感、刺激感。

    良久,我们俩人对视了一眼,才分开彼此的身体,我看着继母那美丽动人的**,想不到继母的第一次就那么给了我,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既后悔及兴奋的情绪,抬起头向继母说道:「妈……文淑……妳……妳还好吧?会……不会很痛呢?」

    「还……还好痛……但……是你……我就不会……那么感到……痛了……」继母也含羞说着。

    「淑……爸……他呢?……他会怎么样呢?他的感觉……」我还是认为爸爸这样做,真的很不智才这样问道。

    「仁……不要管你爸了……他因为被你吵得没……没办法了,他才……他才……他……他没有真正的跟我结……婚……他……他也没跟我睡在一起……他都睡在床下的……他什么也没有跟我做……让我……让我……仁……你忘记了吗?……那天结婚时,没有请半个亲戚朋友啊!也没有办理登记……一切……一切都是假的……你爸他的用意是……帮你……帮你找个老婆……是要我们两人……等你大一点时,再让我们……我们结婚……这……这当我看到你后……我才愿意的……才答应你……你爸的……所以我跟你爸才……才……」继母怕我不高兴,说到一半后就低头不语了。

    「啊……妈……不……文淑……是……是真的吗?我……我还无法接受……接受事实……爸他竟……竟然没有跟妳结婚……哦!天啊……那么爸他……爸他……哟!可怜的爸……为什么会是这样呢?他……他不打算再……再结婚吗?」说着说着,我忍不住的流出泪来。

    「嗯……」继母回应了我一声,接着她忽然抬起头凝视着我说道:「你爸说……说他这一辈子只爱你妈一个人……他不想再结婚……他的心中只放得下你妈一个人而已……他说他只想要抱……抱抱孙子……让他……让他能安享快乐的晚年……才千辛万苦的找……找到我帮他完成心愿……我……我也劝过他……他还是不改初衷……」

    「妈……淑……不要再说了……我全都知道了……我知道爸爸的苦心了……妈……我对不起爸爸……也对……对不起妳……你们的苦心,儿子以后会好好的……好……好回报你们的……真……的……」

    「没……没关系……你爸爸一点也不怪你……他真的很照顾你……连你的将来……他都一手包办好要……交给你来继承……所以……所以你不要让你爸爸失望才好……至于我……仁……你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是……是我自己要这样的……不能怪谁……呜……仁……」

    继母说着说着,不由得已扑到我的怀中哭泣着。

    我手轻抚摸着继母的秀发,轻声的说道:「文淑,我的心情好很多了,从前的事不要再提了……一切的一切都是爸爸一个人在幕后推动的,谁也不能怪谁,自从母亲早逝后,爸的心态有很大的转变,连我也不能看透他的心,一切也都是因为我……我是一个独子……所以爸爸才会这样做的……现在……我心中再也不会怨任何人的,文淑……」

    我轻托着继母那秀丽的脸蛋,吻了一下光滑的额头,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说道:「妳……妳愿意……嫁……给……我……吗?」

    「……嗯……嗯……」无言的对视,又让继母的眼眶流出溼热的泪水,不知所措的摇摇头又头头。

    「淑……我要妳亲口说出……妳愿意……嫁……给……我……」我又坚定的说,眼睛里迸发出渴望的火焰。

    「……我……我愿……意……我愿意嫁给你……」说完后,马上满脸通红的低下头。

    继母最后的一句话,终于让我听清楚了,我不禁狂吻着她,吻着她的身体各部份,又抱着她跳了起来,让她不知所措的始终不敢看我一眼,只是随着我的呼喊狂笑而流下大量的泪水,代表着她心中的喜悦也不下于我。

    一切的烦恼痛苦也随风而逝,我又跟文淑两人大战了一番,才又一起到浴室清理淫秽的身子,两人又不禁在浴室搞了起来。这一天仿似拨云见日般,让我们的心彻底受到解放,共同狂欢了一夜。

    事后,我们等到爸爸回来,我亲自跟他说明了一切经过,爸爸当下也激动不已,直抱着我们二人一直说:「好……好……好……」我知道爸爸的苦心已有了成果,接下来便是我的回报了。

    过没多久,爸爸帮我与文淑两人举行了场面隆重盛大的结婚典礼,隔天我便和她去办理登记注册,我们两人便成为真真正正的夫妻了。

    说起来还真奇怪,我们两人竟同时爱上从前那种令人觉得变态的举动,我还是会每天拿起妻子换下的内裤**、偷看她洗澡、在房间**;而她也是一样,袛是又爱上了偷看我躲在房间、浴室**的模样,她也会在门外**着。随后我们才在一起做着爱,无论是在房间、浴室,甚至在厨房、客厅……任何地方我们都尝试的做过,这让我们觉得更加的新鲜、刺激呢!

    而爸爸也很配合,比较以前都更晚才回家,让我们有更宽裕的时间相处在一起,狂欢在一起。

    一年之后,文淑正式的产下了一对双胞胎,两个可爱的小男生,让爸爸笑得合不拢嘴呢!

    而我呢?我还在修习学业,等我大学一毕业后,才会正式到爸爸的公司里实习。现在的我还真庆幸当初没有交女朋友呢!要不然,我也娶不到那么好的老婆──文淑。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